第72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而如果你活着,你会现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你会看到小树成长,看到你身边的环境一天变了一个样,你的父母依然宠爱着你,他们的爱不会因为你有什么缺陷而有任何改变……你已经比鲁然幸福几百倍了,你没感觉到吗?”

    栾惠怔怔地坐着,矛盾地看着那不断重复着跌倒爬起的鲁然,最后站起来慢慢走了过去。    .

    清波怕她对鲁然不利,想追过去,沐筱萝指了指掉在地上的刀,无声地笑:放心吧!

    清波背上的秘密

    鲁中依照武氏的刑律是按律当斩的,念在他最后斩杀了头目也算有功,江浩和沐筱萝商量的结果判了他五年监刑。对此结果栾家没有异议,龚正海却不依不饶,龚正海带人去新县衙闹,指责沐筱萝办事不公。

    沐筱萝感冒好了,孕吐却越来越强烈,没那么多精神和龚正海吵,就让钱双质问了龚正海一句:“真的要禀公办事吗?你龚家经得住查吗?”

    一句话就吓退了龚正海等人,这些商人,谁没有私下见不得人的事啊,龚正海这样的人,手中更是少不了血案。想到自己家底都能被沐筱萝查清楚,这些血案经得住查吗?沐筱萝不追究已经是好事了,哪敢为此还激怒她,不平也只有按下了。

    眼见沐筱萝的兵马在锦城越来越壮大,连宝山都驻扎起了士兵,龚正海有些郁郁,自己没先下手,竟然坐让人家壮大,这让他一口闷气憋在心上总觉得堵得慌。

    儿子是救回来了,税也不好意思赖账交了,等到后面看到严君郎对交税一事理都不理,龚正海又后悔了,觉得自己真不该轻易妥协。

    严君郎很鄙视几个人的背叛,跟谢卫弘也不来往了,说看不起他们这些朝廷的走狗,还说自己不交税,看看沐筱萝又敢对他怎么样。

    严君郎的家族以矿山为主,族人大都在山上,几座山头蜿蜒百里,族人加上雇工近千人,除非大规模的围剿,否则还真没人能拿他怎么办。

    沐筱萝对严君郎的张狂并没放在心上,一直放着他,到《告民书》公示快满的前五天,才让一个和严君郎交好的老大夫帮县衙送了一封书信上山。

    沐筱萝在信中附上了一张地图,画了通往严家山头几条要道,这要道上就写了一个兵字,然后托老大夫带上一句话:“和气生财!”

    严君郎看了半天,气冲冲地对老大夫骂道:“她这是想威胁我,休想我妥协,你回去告诉她,就算她把路口堵死了,也别想我投降……格老子最恨小人耍阴谋,她要想我服她,真刀真枪和我干啊!”

    那老大夫摇头,劝道:“严族长啊,你固执了,她把路口堵死了,对你们一时是没什么损失,可是长久呢?你们出不去,和你们做买卖的人进不来,你们空守着宝山躲躲藏藏有意思吗?”

    这话说得严君郎半天找不到反驳的话,眼看沐筱萝就只给他几天的时间,这位靠武力吃饭的族长被逼之下决定铤而走险。在他的思想里,觉得沐筱萝是灾星,就是因为她本来团结的几个族长都纷纷倒戈,他要杀了她,维护自己的利益,然后让其他几个族长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五大家族以他为……

    沐筱萝孕吐,每天吃不了多少东西,却吐得很厉害,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圈,清波顾嫂看着心痛,却毫无办法。

    吴冠子那边顾擎出了一点麻烦事,他抽不开身过来帮她看,只简单地给了一些用沐筱萝的解释就是营养药丸的东西。吴冠子的药丸沐筱萝可以放心吃,街头那位张大夫的可就没人敢让她吃了。那大夫依然被请来给她看病,看的药依然不痛不痒,吃不死人就是让人受罪。

    这大夫每次来都贼眉鼠眼的,到处窥视,弄得半芹都有些郁闷了,问沐筱萝这要忍到什么时候啊?

    沐筱萝也挺郁闷的,你说这大夫现在抓他有什么用啊,就为了办个用药不力的罪名吗?除此之外人家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而让沐筱萝拿不准的是这大夫的目的,一开始听了清波的报告,她也以为是对付自己的,可是时间长了,她这种想法就越来越淡,反而越来越觉得这大夫是针对清波远山两兄妹来的。

    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现这大夫的目光老落在清波身后,盯着她的背,似乎恨不能剥开她的衣服好好探视一番。这目光中没有情.欲,否则沐筱萝早把他当色狼了,他的目光中更多的是贪婪,一种迫不及待,无法掩饰的**……

    沐筱萝觉得疑惑,清波背上有什么啊?

    清波不说,她自是不好问,心里想了个主意,要让张大夫自己暴露。这日,趁清波不在,她让半芹去骂张大夫,说他是庸医,治了这么久都没效,让他以后别再来了。

    骂完半芹就把张大夫撵出了小院,自己悄悄地躲着看他,等半天,还见那张大夫悻悻然地站着,目光怨毒地看着她们的小院。

    等他终于走了,几个姜曛的士兵就跟了上去。这些都是沐筱萝专门挑选出来做侦察兵训练的,不但身手了得,侦察反侦察的能力在这时代已经没几人能比。

    到傍晚,66续续就有消息报来,说张大夫出了城,到山里抓了一笼子毒蛇,又秘密见了许多武林人士,还准备了许多快马……等等!

    沐筱萝听到这些消息后失笑,这张大夫还真沉不住气,一逼就狗急跳墙了,这是做了想跑的准备吗?那一笼子毒蛇要了做什么?不会是想把她这变成蛇园吧?

    一想到满院子蛇到处乱爬,沐筱萝就觉得恶心,她可是最见不得这种软体动物的……

    想了想,她还是不愿意拿自己的家来做蛇园,只有让清波和远山自己送上门去了。别人家做战场蛇园总比自己家好吧!清波远山一定和她一样的想法……

    张大夫的确是大夫,只是论医术还没他另一门毒术好,可惜两者都是半调子的水平而已,这就让张钤好不甘心,一直盼望着得到本什么武功秘籍,可以让自己一夜间万人景仰,飞黄腾达。

    这个想法一直是云中雾,看似飘飘的总难以实现,直到他在街头看到了和沐筱萝在一起的清波远山。虽然已经隔了好几年,张钤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清波兄妹……记起他们是武林盟主赏金捉拿的前武林盟主的一双儿女!

    比起要赏金,张钤更感兴的是那套武功秘籍,还有那巨大的传说中的宝藏,所以他没急着去报信,而是暗中窥伺着,并做着想将人掳走的准备。

    沐筱萝的势力他是忌惮的,这就是他没急着下手的原因,要想从那么多的官兵手中把人带走谈何容易。张钤计划了几天也没找到一个两其美的方法,今日被沐筱萝的丫鬟骂是庸医,他想半天总结出的不是自己医术出了问题,而是觉得引起了沐筱萝的怀疑……被逼上梁山,只有铤而走险了。

    他正计划着晚上去茶楼放蛇放火,再趁乱掳走清波,清波兄妹就送上门来了。

    听到敲门声,做贼心虚的张钤惊跳起来,半天没想到去开门,还是远山在外面拍门,急急叫道:“张大夫,快开门,我姐姐受了伤,你快救救她啊!”

    张钤听出是远山的声音,更被吓到了,自己还想着去对付他们,怎么他们就送上门了?

    听着远山越敲越急,张钤狠下心,吩咐自己的兄弟做好准备,就去开门了。

    远山抱着气息奄奄的清波,叫道:“张大夫,我姐被蛇咬了,你赶紧救救她啊!”

    张钤眼角抽了抽,看到远山掳起了清波的裙子,脚踝上的确有个小血口,看清波的脸色已经有些黑了,他放下了怀疑,赶紧将他们让进来准备救人。

    他要的是清波,还有据说是纹在她身上的藏宝图,如果她死了,他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张钤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蛇药拿出来给清波,看着远山给清波服下,他就变脸了,站在远山的身旁,突然伸手点住了远山的穴道。

    远山愕然叫道:“张大夫,你这是做什么?”

    张钤又点了他的哑穴,才阴阴笑道:“曲公子,你不认识小的了吗?”

    远山瞪着他,看他慢慢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远山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悲愤仇恨的眼神凌迟着张钤,似乎为自己现在才现这个仇人的真面目而惭愧……

    张钤,把他们曲家出卖给了他们最大的仇人严陈杰,害得他们家破人亡的罪魁祸,竟然如此出现在了眼前。而之前几次三番他都和他擦身而过毫无觉察,这怎么不让远山悲愤啊!

    “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了……”

    张钤狞笑着将远山推到一边,就伸手抓住了清波,翻过来,想检查她背上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地图……

    不传之方

    张钤还没碰到清波的衣服,手腕突然被扼住了,那痛钻心入骨,似乎一瞬间就将他的手腕折断了。

    只见刚才还奄奄一息的清波坐了起来,伸手擦掉自己唇上的黑血,冷笑着看着他:“张钤,伪装得很好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怀疑是你!”

    张钤就抖了起来:“你……你没中毒?”

    “蛇毒吗?……你如果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喂蛇的人就是你!”清波冷笑着,一提他的手站了起来,解开了远山的穴道。

    张钤的人见势不好,冲出来想帮他,几乎在同时,沐筱萝带着官兵冲了进来。那些张钤找来的帮手都是半调子,还可笑地玩命抵抗。

    张钤见势不好,拼命冲自己的一个弟兄叫道:“霹雳弹……霹雳弹……”

    那弟兄会意,冲到张钤药柜前就翻箱倒柜,沐筱萝听见过霹雳弹的威力,一听这人竟然有霹雳弹,那还容他有拿出来的机会,一伸手拔下头上的簪,就当做暗器射了出去。可怜那人才找到霹雳弹,还没来得及去拿,手就被簪钉在了药柜上。

    沐筱萝没想到这人也是个狠角色,他愕然地看了一秒,另外一只手就拿出了霹雳弹,猛地向沐筱萝投过来。

    沐筱萝见势不妙,抢先一步往另一个方向掠开了,清波吓得张大了嘴,没提防被张钤一拳击在胸上挣开了。

    众人只见那霹雳弹投在了墙上,却没有震天的爆炸声,只是如哑弹一样,散开冒出了一股浓烟……

    沐筱萝下意识就闭上了气,现代的催泪弹什么的又不是没见识过,谁知道这浓烟有没有东西在里面啊!

    张钤趁众人愣,一把抓住清波就想往外冲,远山拦住了他,没打几下就摇摇晃晃地叫道:“烟里有迷药,大家小心啊!”

    沐筱萝看自己带来的人都东倒西歪,有点愕然这迷药的厉害,心想难怪这张钤半调子武功都敢来掳人,原来就是自持这迷药啊!

    她也不言语,冲上去救下了清波。张钤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见势不妙,仓皇而逃。等清波远山缓过气来,那一群人逃得所剩无几了。

    沐筱萝也没派人追,让士兵将屋里门窗部打开,先流通空气,才转而研究起剩下的霹雳弹。

    不能不承认,这张钤虽然医术武功半调子,可是这霹雳弹做的还算好。严格来说,他的这种霹雳弹根本不叫霹雳弹,充其量只算一种迷药的改进版而已,没有火药,也没有爆炸的威力。用一个硬壳包装了迷药,遇到重力自燃成烟而已……

    沐筱萝很佩服他这样的制作方法,这和她想送给远山的霹雳弹有些不谋而合的,如果把迷药的威力放大几十倍,再加上炸弹的协助,沐筱萝觉得曲家兄妹报仇也不难了。剩下的只是考虑怎么说服他们兄妹放过其他无辜的人!

    古代的报仇方式是沐筱萝无法接受的,一人有罪不代表一家都有罪啊!他们的仇人是严陈杰,和他的儿女什么的根本没关系,可是清波远山在这一点上就很固执,认为他们家部人都被严陈杰杀害了,仅仅他一人的性命是无法告慰自己家人的在天之灵,言词中总是坚持要拿他们家的性命去祭祀父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