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就这一点坚持,让沐筱萝无法热心地帮他们报仇,那可是一大家无辜的人,她无法想象自己亲手将他们送上断头台。.

    眼下张钤的出现又刺激了远山兄妹报仇的心,清波也没以前善解人意了,一边和沐筱萝研究着找宝藏的方法,一边私下联系着以前父亲的旧属,誓要报仇了。

    沐筱萝被她弄得有点焦头烂额,那宝藏图的确是纹在了清波背上,让沐筱萝第一次看到就感叹古人的愚昧。就这一张破图啊,就算它代表的是数不清的财物和至高无上的权益,也不值得牺牲一个女孩来做承载物啊!

    这一针针是怎么纹上去的?沐筱萝不知道这些交织的线条纹了多少针,也无法想象那位母亲为了成就守住丈夫的秘密,是怎么含着眼泪在自己疼爱的女儿身上纹了这副图的!

    这事无法和清波交流,古今人的思想差异导致看问题的角度就不同。

    她觉得身上有这幅图是光荣的,是父母给她的荣耀和信任。

    而沐筱萝却觉得悲哀,看了图就想她母亲怎么这么愚昧,这图带给清波的根本不是幸福,而是无尽的责任和烦恼。她没从那些宝藏中得到一点好处,还要随时警惕被人窥视,就算她嫁了人,她也要警惕她身边的人现,背了这样一幅图,她能幸福吗?

    沐筱萝很可怜清波,同时也很同情江浩,难怪任她怎么劝,清波也不同意嫁给江浩,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在啊!清波和她情同姐妹,一向无话不说,可是这次要不是张钤出现,沐筱萝也不知道她身上还有地图这一回事!那江浩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这样沉重的宝藏,意味着要用很多无辜的性命去交换的宝藏让沐筱萝不敢要了,她想把锦城建设好,可是她不想要这样血淋淋的钱。这念头还不能和清波兄妹说,虽然观念上有分歧,可是沐筱萝不能不承认这两人的确把她当家人一样看待。

    知道她孕吐吃不下东西,本着为自己未出世的侄子考虑,远山就变着法子给她做吃的,说要把她养得白白胖胖的,才能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有时很晚了,沐筱萝饿的睡不着,远山还起来给她做夜宵,那种关怀让沐筱萝相信就算清波怀孕了他也只会做到如此。

    而清波,一知道沐筱萝怀孕,就开始给她做小孩的衣服,不知道生男生女,她就什么都各做一套。沐筱萝笑她,她无所谓地说:“怕什么,不会浪费的,你这次用不了还有下次啊,又不是只生一个!总有机会生的!”

    沐筱萝就很无语了,男女各一个,也要生两次,他们就这么看好她能生啊!要是两次都是同样的,那是不是还要生?……只想想就被这样的念头吓到了,赶紧在心里念,希望楚公子没有这样怕‘浪费’的念头,他们还是只生一个好!

    就是这样的两兄妹,让沐筱萝觉得比宝藏还珍贵,她宁愿不要那些宝藏,也不想失去他们。而不想失去他们,又必须帮他们报仇,这是无法逃避的。

    那地图倒没什么神秘的,只是打开宝藏的地点有机关,而这些机关就含了数理之类的迷格在其中。沐筱萝不是很上心,她现在并不急于得到这批宝藏了,而是想着想解决报仇的事,到时再决定拿不拿这批宝藏。

    宝山的洞穴经过深入勘探,除了有硫磺,还有一种乳白色的矿石,那勘探的人没见过,挖了一块带出来给沐筱萝看。沐筱萝才看见就心跳加快,愕然地盯着那石头说不出话来。这硝石是制火药的主要原料,她从到蜀地就让人开始留意,可是一直没找到这种矿石。曾经和楚轻狂讨论过霹雳堂的霹雳弹是怎么做的,楚公子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他的几颗霹雳弹都是花了很多银子买的,这是霹雳堂的不传之方,他们不会说的。

    沐筱萝一直为找不到硝石感到可惜,这硝石工业上是制造火柴、烟火药、黑火药、玻璃的原料,还可用于配制孔雀绿釉,可用作五彩、粉彩的颜料,它还可以进行食品防腐,配合一种钡盐,还能制冰……

    沐筱萝无暇考虑用它做颜料,食品防腐的功效,先想到的就是火药,火柴,玻璃的制作。这些做的好就是商机,特别是便于携带的火柴,还有玻璃。那些琉璃杯色彩都不算好,玻璃透明度低,如果能把这两样东西做出来,在商贸会上推出去,沐筱萝以后都不用为市政建设的银子愁了。

    这时代的琉璃杯都卖得离谱,物以稀为贵,一个色彩透明度稍高的都能卖到一百两或上千两银子,那他们如果制成比这透明度还高的琉璃杯,何愁没人买呢!

    而火柴,这更是很简单的事,也容易推广,那些商人见到这样容易携带的火种,有谁会不动心呢!这算起来是最容易做的事,投资小见效快,沐筱萝决定先从这方面下手……

    一桩好事就伴着另一桩好事来了,荆州传来消息,楚轻狂已经击退了外敌,并把附近一些州县也平定了,他寄来的信中说他一时还不能回来,有些事要善后,比如重新组建军队,布防等等……一串军中琐事看的沐筱萝感慨不已,觉得最大的体会是楚公子已经懂得了自己身上的责任!

    黄金大道

    楚轻狂无法回来,清波倒替沐筱萝担心上了,说水佩和向兰那两个女人也去了荆州,沐筱萝就不怕她们缠上楚轻狂吗?更何况楚轻狂的毒还是那种情毒,虽然吴冠子给了缓解的药,谁知道到时能不能控制住啊!

    清波这样一说,沐筱萝也担心了,她担心的倒不是楚轻狂会和那两个女人有什么,而是担心楚轻狂要是真的毒,那两个女人会不会利用这事将自己送上门去。楚轻狂那个人,如果没什么的话还好说,如果真和那两个女人,特别是对水佩做出那种事,他一定会负责任的!

    沐筱萝可不想自己的孩子多出个弟弟或妹妹,更不想自己和楚轻狂的生活被这两人插进来,眼看过几天就是十五了,就动了过去看看楚轻狂的念头。

    一来和楚轻狂分开了这么久很想他,二来也为了他毒的事不放心想去看看他。一动了这样的念头就无法抑制了,沐筱萝又怕自己赶去路途上伤了孩子,专程去找吴冠子问了。

    吴冠子给她号了脉,说她孕吐虽然厉害,可是身体底子很好,这要归功于她断腿的日子楚公子给她吃的许多补药,还有吴冠子给她吃的灵石仙乳,加上她平日也没断了锻炼。吴冠子说她只要注意点,别受太严重的颠簸摔打,不会有什么事的。

    沐筱萝又去看了顾擎,顾擎脸色已经好多了,每日在那温泉里泡,将他的肌肤泡得有些红润,比起以前一看就毫无血色苍白的脸好多了。

    他的精神也好多了,在温泉住几天又回县衙,等该排毒了又回温泉。对俞晓宁就说去寻医访药,俞晓宁现在也习惯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不细问他去哪里,每天没事就去找刘掌柜帮忙。

    楚轻狂走后,沐筱萝怕俞晓宁没事一天盯着自己,还真为他们的生存出谋划策过。刘掌柜的酒楼开在西区,有杨细和龚家他们排挤,他是无法支持。

    沐筱萝去考察过,就让刘掌柜转行了,卖起了杂货,都是蜀地没有的小女人用的东西。什么胭脂水粉,还有些京城弄来的小玩意。刘掌柜在京城还有人脉,这货物就不用愁,人家托镖局走货就给他们带了来。

    那些京城的小玩意深受锦城的太太小姐们欢迎,生意慢慢就好起来了。不过沐筱萝也放话给刘掌柜,这生意做得只要能让他们在蜀地的人衣食无忧就行了,要是想资助楚云安,那对不起,她能扶他们起来,也能把他们打趴下去。她可不想自己养的人转过头还要害自己。

    刘掌柜让她放心,说自己知道怎么办,他不会和楚公子为敌的。刘掌柜毕竟是精明人,已经看透了形势,看楚云安躲起来不管事,而楚轻狂和顾擎明显地偏向了沐筱萝,楚云安的大事能不能成还是问题,还是以不得罪楚轻狂和顾擎为上吧!

    他就努力维持着这样的局面,反正每月只托镖局的人带一次货,卖完了对俞晓宁的解释就是路途遥远,进货不方便。俞晓宁已经是很多年前去过的京城,知道路的确很难走,又不懂生意上怎么运作,刘掌柜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她心软,带来的人手管不下就让施予去管,施予人散漫,却嗜棋,锦城很多茶馆都有人下棋,他就经常去外面看人家下棋,有时听到什么山上有下棋高人,他也会赶去拜会,弄得俞晓宁有时也几天见不到他。

    没有他们的相助,俞晓宁也管不下那些人,慢慢也不管了,任由他们自由散漫。顾擎呆在县衙的日子,看他们无所事事也不是事,就推荐他们去帮江浩,江浩给每人了一套军服,就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人。

    俞晓宁看见还以为是帮顾擎,也不计较。而那些人等现自己变相地成了沐筱萝的人时,已经是沐筱萝和楚轻狂成亲的时候,帮少主做事和帮楚云安肯定有差别,只是这些人都宁愿选择帮楚轻狂也不愿回去帮楚云安了。

    沐筱萝将锦城的事都交给了姜曛,反正现在这位曛将军在锦城也等同她,那些老顽固就算不买她的面子也会买这个英俊将军的面子,特别是那些家有待嫁闺女的,都想着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位少年将军,就可以借此在锦城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力。

    在这些乡坤的眼中,姜曛是绝不会臣服在沐筱萝手下的,他们也不知道这支军队实质上是沐筱萝培养出来的,都认为是姜曛的功劳,所以看好他的人很多,这其中也包括龚正海。龚家不止有儿子,还有两个已经到了出嫁年龄的闺女……

    沐筱萝和姜曛开玩笑:“我走了也是给你机会啊!那些仰慕你的人才敢向你伸出橄榄枝……你要小心的是别被他们灌晕了,做下受制于人的事!”

    姜曛脸红了,想说什么又忍住,想了半天才表白似地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帮你好好看着锦城,等你回来,完好的交给你!”

    沐筱萝看着他,要不是怕吓到他,很想给他一个拥抱……一个仅限于战友之间,无关男女性别之分的拥抱……他们为锦城的美好,为自己的家园奋斗的战壕中又多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战友……

    这种用共同的信念,在辛苦的奋斗中组建起来的友谊是牢固的,有生之年,沐筱萝相信他们都会珍惜这份友谊,轻易不会背叛它……

    临走前沐筱萝又再去宝山看了那些硝石,为了做出火柴还有透明度高的玻璃,她专门让姜曛在后山安的地方建了一个实验室,挑了几个靠得住的人跟她一起研究。只是姜曛一听说这东西弄不好会爆炸,是坚决不准沐筱萝近前的,说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还应该考虑孩子。

    沐筱萝争了几次都争不过他,只好负责讲解,具体的事交给几个实验人员了,这些人员中还包含了鲁然。沐筱萝为了鼓励他好好活出个样,将火柴制梗这些活都交给了他,还派木匠张清专门带他。鲁然也争气,不但认真学,还能吃苦,有时忙着制火柴梗连饭都忘记吃。

    鲁中他们犯人到宝山义务劳动时看到弟弟的变样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一直以为弟弟是需要照顾的,没想到离开了他,弟弟照样能好好活着,这让他更感激沐筱萝了,做活也更加卖力,力图想表现好获得‘减刑’……

    火柴制作还算顺利,玻璃就有点难了。沐筱萝的琉璃作坊虽然有技师,可是那个技师老人死咬了秘方不松口,说沐筱萝只是买下了琉璃坊并没有买下他的秘方,以此为借口据不告诉沐筱萝。

    弄得沐筱萝郁闷不堪,她在现代学过制作炸药,可没学过怎么制作玻璃,虽然大致知道成分还有一些简单的工序,可是要做好没有一定的基础是不成的。她又无法逼老人,只好先将这事放下,等去了荆州回来再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