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荆州也有个有名的琉璃作坊,据说那个作坊的技师是波斯人,沐筱萝想老外估计没有国人保守,就带了硝石,准备去的时候看情况和那技师合作一把。 .

    沐筱萝根本没想到,就是这一念头,让她又有了一番奇遇,真正走上了穿越者遍地是黄金的黄金大道……

    沐筱萝前往荆州,随身带了半芹,清波,还有昌东,几人很低调地离开了锦城,走得让人毫无觉察。茶楼的故事会对外说沐筱萝生病了,反正这两天她孕吐厉害,这样说大家也能理解。反正《西游记》已经讲完,没有故事吊着胃口大家觉得她来不来都无所谓。

    可是事实证明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来茶楼听故事喝茶的杨细第一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而看几个和自己一样的老茶客,也都觉得不自在似的互相大眼瞪小眼,送上的茶也喝得挺没滋味的。

    杨细无聊,将椅子拉到人家面前,八卦沐筱萝的预告,下次讲《天龙八部》,他们一群老茶客就一起猜测《天龙八部》到底说的是什么啊?有没有《西游记》好听呢?

    现在孙悟空已经和沐筱萝的名字成了锦城家喻户晓的名字,两者也不知道谁沾了谁的光,反正提起孙悟空就要提起沐筱萝,而提起沐筱萝,又免不了要提起孙悟空……而在那些分不清真实和神话的小孩思想中,沐筱萝就等同于孙悟空,都是一样的神通广大,似乎没有什么事是她做不了的!

    这样的想法幸好沐筱萝不知道,否则要被吓倒了,她哪有那么伟大啊!

    枭雄和英雄

    沐筱萝她们自以为走得无人察觉,可是才出锦城的十里亭,沐筱萝就现了有人跟踪,这笨拙的跟踪连自己的手下都瞒不过,又怎么会瞒得过她呢!她冷冷一笑,当做不知道。

    马车还是用了上次来锦城时顾擎的那一辆,清波做主又加了些棉絮干草进去,软得沐筱萝一坐上车就昏昏欲睡,虽然外面有人跟踪,她也没放在心上。

    昌东还有驾马车的士兵武功都不弱,一般的人他们两个就能抵挡了。再加上她和清波,沐筱萝相信现在就算楚云安来,她们也不见得就会吃亏。更何况从跟踪的手法来看,后面的人还没到楚云安的级别,沐筱萝估摸着她们根本不用动手昌东就能搞定了。

    马车离开了锦城范围,进入山道,昌东听后面的马蹄声渐近,听声音是十多骑,就紧张起来,拔了剑放在身边,让沐筱萝她们也准备好。

    半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有些紧张,等看到沐筱萝悠闲地拿出一个盒子时,她睁大了眼。

    清波看到盒子里面是银针,就笑道:“那些贼人也是没长眼啊,真以为我们几人可欺吗?”

    她伸手,抓了一把银针在手上,自嘲地说:“我有好多年没玩暗器了,不知道手会不会生了,万一扎到不该扎的地方,是怪我呢,还是怪他们?”

    沐筱萝笑道:“曲女侠就算没玩暗器,手也不会生到那里,那些人只要不是十恶不赦,还请曲女侠手下留情才好……”

    “你这算是为他们求情了?真是个爱惜百姓的好父母官啊!”清波唇角弯起,也不是知道是讽刺还是真心的。

    沐筱萝也不恼,径直拿了几根银针夹在手中,微微笑道:“我是不是好父母官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怕麻烦,消灭了一个严君郎,并不会改变什么,严家一大家子人还在,除非我斩草除根,否则又会出第二个严君郎,前仆后继多麻烦,我还不如收服一个永绝后患不是更好!”

    “你知道后面的是谁?”清波好奇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严君郎,明天是我给他的最后期限,他要表现只能挑今天了!”

    沐筱萝一手支头,倾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就笑着问道:“清波,你说他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来除掉我呢?单打独斗还是趁乱杀了我?”

    清波认真想了一下说:“如果是我就趁乱杀了你,我只要结果!他聪明的话也会选我一样的方法!”

    沐筱萝笑了:“你有做枭雄的潜质……”

    清波挑眉:“怎么不是说是英雄?枭雄和英雄有什么区别?”

    “英雄……有点迂腐,却是光明磊落的……比如……”

    沐筱萝话没没说完,就有一支利箭飞过马车,稳稳地钉在了前面的树上,同时一个人声如洪钟地叫道:“前面沐三小姐请留步,严君郎在此……”

    沐筱萝就冲清波眨了眨眼,顽皮地说:“听到了吧!枭雄和英雄的区别!严君郎要是私下设了埋伏或趁乱对我出手,我会收回为他们求情的话!可是现在……我觉得收服他们比杀了他们更好!”

    “他不会轻易服你的!”清波一直搞不懂沐筱萝的自信从何而来,明明比她小的人偏偏懂得很多事,更重要的是她还能都做好。

    “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沐筱萝敲敲车厢,昌东勒住了马,沐筱萝自然地走下马车,站在路上看着严君郎一行驶近。

    十几个汉子都是严君郎挑选出来的,山里人都是高大魁梧的,一身肌肉,结实的样子就像是用生铁铸成的一般。严君郎一边腰上挎了箭包,一边挎了腰刀,威武地骑在马上瞪视着沐筱萝。

    沐筱萝依然一身男装,秀挽成髻用楚轻狂的玉冠束着,温文尔雅的样子让一些没见过沐筱萝的严君郎手下都奇怪,就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不男不女的人竟然劳动严族长亲自出马?

    “严族长,有什么指教吗?”沐筱萝笑咪咪地拱手。

    严君郎冷笑,随手就抛过一把匕,上面戳着沐筱萝写的那封信,扔了过来。

    沐筱萝也没退后,镇定地看着信纸被匕插在自己脚前的土地上,她低头看看,装作不解地问道:“这是我写给严族长的信,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你凭什么和我收税?你凭什么给我下最后通牒?你凭什么堵住我们严家的财路?”严君郎三个诘问,问得字正腔圆,吐字清晰,让沐筱萝私下怀疑他为了这一刻练习了不下百次吧!

    沐筱萝淡定地弯腰拔起刀捡起信纸,才笑道:“严族长你们是锦城人吗?”

    “是和不是,和这些问题有什么关系?”严君郎冷笑:“我还和你讨论你有没有资格掌管锦城,你有什么资格问我是不是锦城人!”

    沐筱萝挑眉,也懒得和他废话,说道:“严族长带这么多人既然不是来讲理的,那是不是想凭实力说话了?成,想怎么做严族长划下道来,咱们就按你们的族规解决这个问题吧!我知道严族长坐上这个位置是靠实力上去的,那些打不过你的人就服从你的领导,你说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敢违逆你的吧!”

    “那当然,谁不服,就来和我比试一下!”

    严君郎高高举起刀,冲着沐筱萝示威地一比,又冲自己的手下比试了一下才冷笑道:“你要能打赢我,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要打不赢,你以后别管我严家的事,锦城任我们来去!”

    “严族长说话可算话?”沐筱萝回头看看自己的人,故作犹豫地说:“是不是上,我们这有两个不会武功!”

    严君郎似被侮辱了一般冲沐筱萝怒道:“我说和你……单打独斗,没说部!我严君郎说话不算好?你别侮辱我,我要是打输了赖账,轮不到你说我,我的族人都会唾弃我的!……”

    他用刀指住沐筱萝,叫道:“倒是你……你可要和你的手下说好了,刀剑无眼,我伤了你杀了你,叫他们别找我的麻烦,要怪就怪你技不如人!”

    沐筱萝失笑,总算懂了谢卫弘为什么说他人直,他还真怀了杀她的心,只是不懂遮盖而已。

    “那我要失手杀了你,你的手下不会来找我报仇吧!”

    沐筱萝看那些剽悍的男子,装出有些头疼的样子,这每个人都上来杀一场,她累不要紧,她不能不考虑肚子里的孩子啊!

    “我们山里人没你想象的卑鄙!我是村里第一高手,我输在你手上是我技不如人,他们现在不会找你报仇的!但以后的族长要找你为严家的事讨公道,你就不能怪到我身上了!”

    严君郎还真老实,把后果都说了,这让坐在车边听见的清波忍不住扶额,又被沐筱萝折服了,人家早已经预料到了结果,果然是一个严君郎倒下去,千千万万个严君郎会再站起来啊!为绝后患,还是留下这个空有一身蛮力的严君郎好,要是都换上杨细龚正海那样的老奸巨猾,才更伤脑筋!

    “那我还是让我的刀剑长眼算了,别伤了你……”沐筱萝笑眯眯地冲昌东叫道:“把你的剑给我,我和严族长过几招吧!”

    “我来吧!”昌东走上前,护在沐筱萝身边。沐筱萝看到严君郎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就笑着接过昌东手中的剑,说:“严族长给我这个面子亲自动手,那我也该给严族长面子啊!放心吧,没事的!”

    沐筱萝让昌东退下,随手挽了一个剑花,迎风而立,说道:“严族长,很快天就要黑了,我还有事要赶到荆州去,我们能不能约定一下,用最短的时间分出胜负,你觉得怎么样?”

    “你想多长时间?”严君郎警惕地问道。

    沐筱萝偏头想想,走到土地中间用剑画了个大的圆圈说:“这样吧,每人各攻五招。我站在圈子里时你攻我,我不还手,如果我被你杀出圈子,就算一步也是输,同样的,如果换你,踏出圈子一步也是输,这样打你同意吗?”

    严君郎狐疑地看看那圈子,又回头看看自己的下属,一个下属有点小心眼,就跑上前和严君郎咬了一下耳朵。严君郎就沉下了脸,冲沐筱萝叫道:“不敢打就明说,耍这样的小心眼算什么?”

    沐筱萝挑眉,冷冷地问:“严族长,我怎么耍小心眼了?请明说?”

    蛇群追杀

    沐筱萝挑眉,冷冷地问:“严族长,我怎么耍小心眼了?请明说?”

    严君郎冷笑:“你划这样的圈子,请问谁先来?如果一开始就你攻我,我输了岂不是连扳本的机会都没有?”

    沐筱萝失笑:“严族长怕不公平,那我先来吧!你先攻我,这样公平了吗?”

    严君郎又看了看那个下属,那下属就挑不出什么毛病了,附耳对严君郎不知道说什么,让沐筱萝有些警惕。她倒不担心严君郎,可是那下属的小心眼就不能不防了。

    严君郎估计也不喜欢下属的主意,提了刀走过来,抱拳说道:“这是你定下的规矩,伤了别怪我!”

    沐筱萝微微一笑,走进了圈子里,对严君郎说道:“严族长放心吧,你一诺千金,从容虽然是女流,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请!”

    严君郎也不客气,拔刀在手,吼了一声:“小心了!”就一刀砍了过来。

    众人明明看到那刀砍向了沐筱萝,不知道怎么就被她让开了,而在严君郎眼中,只觉自己一刀落了空。他就横刀一转,在半空中横砍了过去。

    沐筱萝凌空一跃,本来想站到他肩膀上,跟着又想到有些男人忌讳女人站在自己身上,怕严君郎恼羞成怒。就缓了一缓,在他的刀尖上足尖一点,凌空翻了个身,重新落到了圆圈里。

    这一手让严君郎大惊,他是会武功,可都是搏击这样的蛮力招式,可从来没学过轻功。如果沐筱萝用自己刚才这一招对付自己,他只能弯腰闪过,可是下一招如果人家削他的脚呢?

    自己想着就下意识将刀向下,竖劈上来,意图逼得沐筱萝站立不稳掉出圈外。谁知道沐筱萝竟然贴着他的刀背转到了后面,让他的刀又劈空了。

    五招已经去了三招,严君郎又换了刀法,从圆中分开,竟然斜斜地将刀舞出了一个立体的圆形,以为沐筱萝无法解自己这样的招式了!没想到沐筱萝只是一笑,竟然跟随着圆形游走。

    场中只见白衣伴着刀光闪得众人眼花缭乱,还没看清严君郎怎么攻出第五招,就见严君郎倒退了几步,刀失手掉在了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