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4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负手而立,唇角挂了一缕讽刺的笑,她冷冷地盯了严君郎他们一群人一眼,才信步走出圆圈,对严君郎说:“严族长,你刚才攻我的那几招我都会,你自付能像我一样躲得过去吗?如果躲不过去你就认输吧……”

    “休想……”严君郎的话还没说完,沐筱萝的脚尖就挑起了他的刀,对着空空的圆圈将严君郎刚才攻出的五招一一展示了,严君郎就呆住了,沐筱萝没说大话,她真的会。   .

    “我不想伤了你……”沐筱萝丢了刀,随手也丢了刚才接住的一枚浸毒暗器,冷笑道:“严族长,我敬佩你是条汉子,今日之事我就当你是一时糊涂受了小人的教唆做下的糊涂事……只要你认输,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如果不认输,还想较量的话,你们就部上吧!战决,我也好赶我的路!”

    严君郎脸红一阵白一阵,狠狠瞪了一眼刚才给他出主意的下属,上前捡了刀转身就走。

    沐筱萝看他的样子,索性再逼他一下,就叫道:“严族长,我就当你是默认同意服我了?”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见那下属眼神不对,立刻警觉起来,几乎在同时,只见那下属手中撒出了一把银针,都往沐筱萝致命的地方飞来。

    清波昌东看见就惊叫起来,严君郎听见回头,正看到那下属随着银针扑向了沐筱萝。为了躲漫天的银针,沐筱萝闪躲得有些狼狈,她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怕伤到肚里的孩子。

    银针才躲开,就见那下属的短剑也刺到了,沐筱萝有些愕然的是这下属的招式根本不像严君郎,感觉比严君郎武功更高似的。

    危险间,也顾不上多想,一扭头闪开了,正想反击。清波和昌东冲了上来,清波叫道:“你退下,我来!”

    沐筱萝知道她怕自己有闪失,就听话地退开了,只看见清波凶狠地挥剑往那下属的脸上劈去,那下属下意识地去拦,昌东就一剑刺到了他的肩上。

    那下属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跌倒在地上,就掏出一支短笛吹了起来,一时只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

    严君郎的属下都是从山里来的,一听这声音就恐惧地叫道:“蛇群啊……”

    严君郎冲那下属怒道:“严顷,你做什么?”

    “走……”沐筱萝冲过去一把就将严君郎推开,叫道:“他已经不是你的下属,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叫严顷的已经死了!”

    “嘿嘿……嘿嘿……”那下属顷刻间就被蛇包围了,他慢慢站起来,继续吹着短笛,指挥着那些蛇向沐筱萝她们围来。

    半芹在马车里看见,吓得缩进去就再也不出来,沐筱萝爬上马车,指挥着昌东快走。

    严君郎的人虽然见过蛇,哪里见过这么多蛇啊,看那些蛇色彩斑斓,有经验的人都知道都含剧毒,被咬一口虽然都有蛇药解毒,可谁知道对这些蛇有没有用处啊!他们都顾不上和沐筱萝为敌了,纷纷上马逃生。

    连严君郎也慌忙跳上马,狠命地打马想远离这危险之境。

    沐筱萝爬在马车后面看着那下属,她觉得有件事很诡异,刚才那下属很高大,可是跌倒后再爬起来,那人竟然变矮了,她的视线落到他刚才的跌倒的地方,愕然地现地上有两根白骨,上面还有些血肉黏着……

    沐筱萝一见心里就翻江倒海,也顾不上还在逃命,爬在车厢尾就吐了起来。也幸亏她垂了头,就看到一条蛇攀在了严君郎的脚上往上爬。

    那严君郎只顾逃命,根本没想到一条蛇刚才被自己带上了马,边跑边往回看,就是没看自己的脚。

    眼看那蛇快到他大腿了,蛇头高高抬着,似乎随时准备咬严君郎,沐筱萝一惊,摸到自己的银针,看准蛇头就飞了出去。

    银针钉在了蛇头上,也惊动了严君郎,他低头一看,正好看到蛇受痛掉在了地上,被紧跟上的马蹄一脚就踏在了蛇头上,顿时血肉模糊了。

    严君郎愕然地看向和自己已经并排的沐筱萝,没来得及表示谢意就被随后冲上来的下属冲开了。沐筱萝他们的马车驶向了通往荆州的大道。

    严君郎的马跑到了另一边岔道,等他看到那操纵着蛇的妖人追着沐筱萝他们去了时,他才勒停了马,蹙眉问自己的手下,那严顷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个妖人,可是一众手下都茫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严君郎不是不讲义气的人,沐筱萝救了他,又打败了他,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见死不救。想了想他让手下把解蛇毒的药都交给自己,把自己的下属分成两部分人,一部分跟着自己回去救沐筱萝,另一部分派他们回去向姜曛报告。这是严君郎觉得自己还沐筱萝人情最好的方法。

    沐筱萝几人被这妖人的蛇追赶得有些筋疲力尽了,银针再多也有用尽的时候,而这些蛇似乎无穷无尽,一批死了,这妖人又弄来了一批。蜀地得天独厚,山野似乎很适合蛇生长一样,一批又一批的蛇前仆后继地涌来,杀得沐筱萝眼都蓝了,到最后是吐也吐不出来。

    那妖人还跟着蛇后行来,走着竟然也能追上沐筱萝他们的马车,让沐筱萝大骇,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这样锲而不舍地追杀他们。

    “妖人……你到底想做什么?”清波忍住恶心,冲那人叫道。

    沐筱萝则不敢开口,她一直都是闭着气,就怕闻到血腥的蛇血又开始吐。

    “玉玺拿来,饶你们不死……”那妖人阴阴地笑道,一手撕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竟然露出了一张长方形似的马脸……

    “平姑……”沐筱萝震惊,没想到竟然是沈天斌的老婆,这让她不由得大惊,下意识地四处看,害怕沈天斌也跟了来。

    看半天不见沈天斌,才想起楚轻狂说他伤在了楚云安手下,楚云安都闭关养伤了,沈天斌估计也是一样的吧!

    沐筱萝心下的担忧却没减,以前听向兰说过,这平姑虽然貌不出众,一直以沈天斌为,事实上她武功还有用蛊毒术之类的才学都在沈天斌之上,算得上是劲敌了。

    他们把路上会遇到的险境算了半天,也做了应变的准备,就是没算到会遇到平姑,这下怎么办呢?

    柳暗花明

    沐筱萝他们正疲于奔命,突然前面来了一队人马,看车队的样式,是队客商。那些客商骤然和沐筱萝他们的奔马相遇没有造成惊慌,可是猛然看到他们马车后面追着的潮水般的蛇群,那些马就混乱了。

    一时间马匹互相奔踏,让驾马的人都拉不住马缰,横冲直撞地满路跑,有一辆撞上了路边的山壁,顷刻间马车就翻倒在地上,车里的货物都摔了出来,竟然都是些酒罐,摔到地上都碎了,酒淌了一地。

    有辆则失去控制,直接冲出路边,翻倒在下面的田里,车里的货物也没幸免滚得满地都是。

    有几辆车倒是控制住了,却互相撞在了一起,车里的人也不知道受没受伤,只见有两辆车上飞出了几个男人,拔刀在手,如临大敌地护卫在一个男人身边。

    沐筱萝他们跑出不远也勒住了马,见连累了这群商人,沐筱萝有些过意不去,看平姑被那几人拦住,怕他们吃亏,就让昌东调转马头又折了回来。

    走近了,她就看到了被那群男人围在中间的人,她觉得有些面熟,再一想记起了是来蜀地见过的那群商人,为的似乎在酒楼上还帮过自己。

    平姑被阻住,蛇群有些退却了,有些就聚拢在她身边,她恼怒地瞪着这一群人,吼道:“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群人中一个护卫头领般的人就怒道:“你是什么妖人,竟敢驱蛇为非作歹,拦住我们老爷想干什么?”

    平姑一指回来的沐筱萝他们,叫道:“我不是针对你们,你们要怪就怪他们好了!滚开,否则我就连你们一起对付了!”

    “好大的口气!”中间那男人呵呵一笑,手中的折扇一敲,却是对着已经下了马车,站在路边的沐筱萝笑道:“这位小姐,还记得我吗?我们算是有缘啊,又见面了!”

    沐筱萝施了一礼,坦然道:“她的确是针对我们来的,连累了各位,从容惭愧,各位有什么损失可以事后找我,一定部偿还。”

    “不过就是些酒而已,值不了多少银子,小姐不用客气。只是……”他用手指了只平姑,说道:“小姐和她有仇啊?被如此追杀很恐怖啊!”

    “是啊,好恶心……”沐筱萝看他对那群虎视眈眈的蛇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一动,也放下了心,走近笑道:“这老姑婆也不知道了什么神经,一直追着我们不放,这位大哥帮人帮到底,要是有什么能对付她的方法,就帮帮我们……各位如果是到锦城做酒生意,我有很多好酒,比你们酒罐里的这些酒更好!”

    “哦……”那中年男子眉一扬,笑道:“小姐也懂酒?”

    “还行吧!”沐筱萝是嗅到空气中被打翻的酒罐散出的酒香味判定的,他们的酒庄出的酒就纯度来说都是这些酒不能比的。

    两人旁若无人地讨论起酒来吗,气得平姑又拿起笛子吹奏起来,可是说也奇怪,那些蛇一到那群男人前面十步远,就再也不肯向前了,任平姑怎么费力吹,都是一致地徘徊在十步间的距离上。

    不止沐筱萝奇怪,连清波他们都奇怪地看着那些蛇酒醉一般摇摇晃晃,就是不肯向前。

    平姑终于放弃了,愕然地收了短笛,看着那中年男子,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见本来就丑的脸渐渐扭结成一团,突然颤抖着手指着男子,叫道:“你……你是……万……”

    她的眼睛在说到这个字时突然被吓得瞳孔收缩在一起,沐筱萝只感觉身边的男人浑身突然散出一种寒意,盯了平姑一眼,云淡风轻地笑道:“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班门弄斧,你也算强的,就绕你一命吧!再有下次,你知道我的规矩的!”

    平姑听了这话,却茫然地冒出一句:“二十年前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到底是鬼还是人?”

    男人眯了眼看她,突然有点拿不定主意了,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平姑对上他陌生的目光,就怔怔地伸手摸自己的脸,手还没举到眼前,就看到自己粗短的手指,上面布满的茧子,她就怔住了。

    看了半天,又转向男子,突然走进了几步,那些人下意识地挥剑拦住她,沐筱萝却细心地看到她眼中竟然是泪光。

    “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求求你……就一眼,就算从此让我死,我也瞑目了!”

    平姑伸着两手哀求地看着男子,刚才的凶狠已经荡然无存,一瞬间衰老的样子让沐筱萝莫名地对他生出了侧隐之心。

    男子似乎也被这目光打动了,上前了两步,阴冷地说:“看过我的脸的人都要死,你准备死了吗?”

    平姑慌忙点头:“死在你手上我愿意……我没有遗憾……”

    她的声音颤抖,那种充满感情的语气让沐筱萝忍不住乱想,这男子到底是她什么人?不会是年轻时的恋人吧?

    男子的心一瞬间被她这样的语气打乱了,手放在脸上,沉吟半天才喟叹:“你到底是谁?如果是故人……不看也罢!万某再世为人,前尘往事都已经是云烟,不想再提……也不愿再为此伤人……你走吧!”

    平姑不动,哀哀地叫道:“只看一眼……我可以誓,从此后只要你在的地方我都不会出现,这样……也不行吗?”

    沐筱萝被这样的哀伤打动了,只觉得男子矫情,就算看一眼也不会死啊!

    男子目光悠远地看着前面,手轻轻拂过了脸,他背对着众人站着,除了平姑在对面能看见他的脸,否则任何人都看不到他此时的样子。

    沐筱萝只能从平姑的眼睛变化揣测男子的面貌了,只见平姑怔怔地看着,半天突然掉下了泪,一串串的泪在她丑陋的脸上流着,却出奇的清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