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5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她颤抖地伸手,在男子前面不远处停住了,忽地转身,掩面而奔。  . 这一奔用上了她部的内力,只见山林呼啸,她竟然踏风而去……

    沐筱萝愕然地看着这一幕,被平姑的轻功震慑住了,不能不承认,她的确是个高手。

    “沐筱萝……既然他保了你,我就不会再和你为敌!东西武铭元是志在必得,你自己小心吧!”

    平姑的话借风力传了过来,又让沐筱萝呆了呆,这算是忠言吗?

    “她到底是谁?”男子再转回头来,除了语气还有点不稳,相貌都很正常。

    沐筱萝看他相问,又蒙人家帮赶走大敌,就实言相告:“我只知道她叫平姑,是沈天斌的老婆,沈天斌是江湖六道杀手的教主。”

    “沈天斌!”男子脸上有些怪怪:“就是上次酒楼和她在一起的男人?”

    沐筱萝顿时想起他们以前也见过一面啊,奇怪当时平姑怎么对这男子没感觉,是他掩藏的太好吗?

    “嗯,就是他!”沐筱萝点头,看男子脸上的疑惑更多,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沐筱萝也不方便问人家的私事,只好对男子说:“大哥,我叫沐筱萝,你们如果是到锦城的话就去新县衙,我给你们一封信带过去,他们会供最好的酒给你们的!我有事要接着赶路,就不陪你们回去了。”

    男子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沐筱萝看他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也不打扰他,折回自己马车上给江浩和姜曛写了一封信,大致介绍了一下男子的救命之恩。

    信还没写好,姜曛就带人匆匆赶来了,正好,沐筱萝将男子介绍给姜曛,匆匆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赶路了。

    重新上了马车,看到清波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沐筱萝累了,也无心问她在想什么,拉过被褥先睡一觉再说。等晚上赶到驿站时,睡得昏昏沉沉的她被清波摇醒,清波激动得似乎现代fans看到偶像似地冲沐筱萝双眼放光地叫道:“筱萝,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

    “什么?”

    沐筱萝睡得头晕晕的,根本不知道清波这样跳跃的思维想表达的是什么。

    “万灵……我们日间遇到的那男子是万灵……”

    清波激动地冲她叫道:“二十年前,他就是苗疆一带的毒王,杀人于无形的,据说什么至毒的不管是虫子还是有毒的花花草草,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也没有什么在他手中不能制成毒药的……啊啊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沐筱萝还没反应过来,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完了,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吃饱,怀孕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尽管吃饱后没几分钟她又会吐个精光……

    各位追文的亲们辛苦了,俺已经在收尾了,计划下月初结局……俺努力把事情都交待清楚……呼呼!

    算计和反算计

    “意味着什么?”

    清波很想给沐筱萝头上浇一盆冷水,免得这一向思维敏捷的人迟钝如斯。

    “意味着只要他肯出手,楚公子的毒根本不值一提……你还没反应过来吗?”清波冲沐筱萝手舞足蹈地嚷嚷。

    沐筱萝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确,万灵是苗疆的毒王,那苗疆的毒药对他来说就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啊!

    一时沐筱萝有点不识好歹地叫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就这样眼睁睁地错过啊?”

    清波委屈:“我也是路上一直想,才想起来的啊!当年他风光的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呢,我能知道他你该感谢我爹娘的博学了,否则才叫错过呢!”

    沐筱萝赶紧拥抱她,笑道:“现在也不晚……你快帮我出个主意,我是现在回去请他呢?还是先去把楚轻狂找回来?”

    “你还是先去见楚公子吧!跑来跑去的我怕你身体受不了!万灵那就再送一封信去,让姜曛尽力挽留他,等我们找到楚公子再赶回来,这样也算两其美了吧!”

    沐筱萝有些忧虑:“万灵肯帮我们吗?这样会不会怠慢了他?如果他不等我们回来就走了呢?”

    清波笑道:“你放心吧,你的命令,姜曛就算是要绑也会想办法把万灵绑在锦城等你回去的。”

    沐筱萝倒不怀疑姜曛会听自己的话,可是对万灵却不放心,江湖异士多有些怪癖,随心所欲。她和万灵没有什么交情,他出手帮她只是机缘,谁知道下一次他还肯不肯出手呢!

    想回去找万灵,又怕楚轻狂这边有问题,矛盾了一下,沐筱萝还是决定先去找楚轻狂,只要万灵还在蜀地境内,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沐筱萝真没想到,楚轻狂这边的确有问题了,只是问题没出在楚轻狂身上,却和他拉扯上了关系。

    水佩和向兰一听到楚轻狂在荆州,两人就收拾了行李往荆州赶,一路上小摩擦就出来了。水佩一直缠着向兰问楚轻狂中了什么毒,向兰都没告诉她,也没告诉她怎么去找解药。

    几次下来,水佩就对向兰非常不满,觉得向兰怀了私心,想独占楚轻狂才什么都不告诉自己。

    而向兰则烦透了水佩,这少女从小被人宠坏了,刁蛮又不讲理,不小心得罪了还要哄半天,让杀手出身的她烦不胜烦,有时看她聒噪的样子,恨不能杀了她一了百了。

    两人别别扭扭走了两天,就被楚元锋追上了,这下向兰更烦了。除了要应付水佩,还要应付楚元锋,要不是看在楚元锋比水佩懂事,又一副热心的样子,向兰早和他们分道扬镳了。

    听说楚元锋是楚轻狂的师兄,向兰力图先给人家留个好影响,才好让他在楚轻狂面前替自己说好话。可惜她的善意落在楚元锋眼中,却让他更喜欢她了。

    楚元锋这次动了真情了,想着自己这么大的人了,也该成亲了,而向兰就是他最好的成亲对象。人长得漂亮,武功也不错,更重要的是看着还很贤淑。

    他是越看越爱,所以也没急着下手,他这点小心思被水佩看出来了,水佩在心里就打起了主意。向兰什么都不告诉她,明显就是想独占楚轻狂,她的狂哥哥,她就没想和她分享,既然她无义,那就别怪她无情。

    她对楚元锋说:“表哥,我们明天就到荆州了,你真打算让向兰去找狂哥哥吗?我怕等见到狂哥哥,向兰就不理你了!”

    楚元锋烦躁起来,温情戏他一般就演不长,眼看一路来和向兰都只停留在表面早让他焦躁不安了,这要真见到楚轻狂,他还有戏吗?

    “那你说怎么办?”楚元锋斜睨着水佩,她那点小心思自然也瞒不了他的眼,忽地就满腹坏水,凑上去说:“水佩妹妹,你知道表哥的心思,表哥也知道你的心思,不如我们合作,你帮我得到向兰……我呢,帮你得到楚轻狂,怎么样?”

    水佩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楚元锋就笑眯眯地说:“小九那人很讲义气,你看你腿断了他都尽心照顾你十几年!要是你**于他,你还怕他不会对你负责吗?”

    水佩的脸腾地红透了,瞪了楚元锋一眼,却没火,这的确是她心中的心思,被说中了否认的话也没意思。低了头也没敢看楚云安,心虚地说:“你真能让狂哥哥和我……”

    她毕竟是小女孩,更过分的话说不出来,只能说到这份上。

    楚元锋过来人,怎么会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伸手取了一个小纸包出来,塞到水佩手中,笑道:“表哥先给你做个示范看看啊!只要你把这东西给向兰吃下去,表哥包你心想事成。”

    水佩感觉手中的纸包一时就很烫,迟疑了一下还是握紧了,怕向兰怀疑,水佩回房时带了一壶酒,又让小二炒了几盘菜上来,对向兰解释说看见她晚饭吃的少,自己也没吃饱,所以才弄点酒菜来做夜宵。

    向兰本不想吃,看她委屈的样子怕她又耍大小姐脾气,只好走过来,打算胡乱吃几口应付一下。

    水佩给她倒酒,笑道:“向兰姐姐,表哥不在,就我们两人还可以说说知心话啊,这几天被他跟着,我都快烦死了!”

    向兰心道:“我才是快被你烦死了!”

    水佩倒了酒,自己先喝了一口,看向兰不喝,就嘟了嘴说:“向兰姐姐,我表哥一直说我不懂事,让我向你多学习,说你又美丽又大方,还温柔贤惠,说狂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我要是再不改改我的小姐脾气,狂哥哥就不会喜欢我了!向兰姐姐,你要经常指点一下我啊!”

    水佩给向兰敬酒,向兰只好勉强喝了一点,水佩不高兴地说:“向兰姐姐,你不厚道,哪有人喝酒喝一点点的!”

    向兰无奈,只好一杯喝了,然后朝水佩亮亮杯底。

    水佩这才高兴地说:“向兰姐姐好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不像那个什么沐筱萝……我就搞不懂,狂哥哥为什么喜欢她……”

    她给向兰倒酒,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水佩不注意地说:“是小二送菜来吧,向兰姐姐,你去开下门。”

    向兰也没多想,走过去开门,果然见到小二捧了一碟菜站在门口。她伸手接过菜,刚想关门,小二叫道:“小姐,还没给银子呢!这菜是刚才那位小姐专门点的,不能记在房费中。”

    “多少?”向兰从怀中摸出碎银,看着小二。

    小二抓抓头,似乎努力回想,向兰等得有些不耐烦,怒道:“连帐都记不住,你们老板要你做什么?回去问清楚了再来吧!”

    “一两三十铜……”小二看她要关门了,赶紧报上数目,腼腆地陪笑:“小姐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

    向兰丢了二两给他,瞪了他一眼关了门,走回去将菜碟放在桌上,刚坐下就隐隐觉得不对,一时也说不上来。

    “姐姐,我们再喝一杯,就算庆祝我们认识吧!我没有姐妹,真庆幸能认识姐姐……”

    水佩举杯,脸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胜酒力还是太热,有些汗珠。

    向兰也举杯,一念之间突然又放下酒杯说:“谁?”

    她急冲到窗子,推开一看,就冲了出去,弄得水佩莫名其妙,站起来跟着来到窗边,却只见外面黑黑一片,连向兰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她怔怔地站着,想想又不妥,赶紧跑到隔壁的楚元锋房间里问怎么办?楚元锋安慰了她几句,说不会被识破的,让她赶紧回房。

    水佩再回房中,向兰还没回来,她坐在桌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事情,一会向兰进来了,懊恼地说:“没追到……”

    水佩没敢追问她生了什么事,只是打了个哈欠说:“向兰姐,不早了,还有两杯酒,我们别浪费,喝了睡觉吧!”

    “好!”向兰走过来,端了杯一饮而尽,冲水佩亮了亮杯底。

    水佩见她这么豪爽,也端起杯一饮而尽。

    向兰笑了笑放下杯子就走到自己才床边开始收衣服,水佩见她把衣服包好,就奇怪地问道:“向兰姐,你不睡觉想去哪里啊?”

    向兰回头莫名其妙地问道:“你没有什么感觉吗?”

    水佩不解:“什么感觉?”

    送解药

    向兰笑眯眯地抱手站在她面前,用一种悲悯的语气说:“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算计,我也活不到今天……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不过我也不关心了,因为……那酒现在你喝了……嘿嘿!”

    水佩瞪大了眼,难以相信地看着向兰。

    向兰微笑:“想不通吗?那就慢慢想去吧!我不奉陪了……如果你下的药和我想象中一样,那么恭喜我……嘿嘿,又少了一个人和我抢楚公子……嘿嘿……不知道有没有解药呢?”

    她歪了头看着水佩,一脸无辜的样子,可是那笑容让水佩心悸,这才现这个人和沐筱萝完不同。沐筱萝对她的无礼总是抱宽容的态度,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而这人,那笑容中的嗜血却毫不遮掩地流露出来……

    似乎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什么叫无情的杀手!如果向兰有情,那只会对楚轻狂,对其他人,她根本就没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