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48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一股燥热的感觉滕然从小腹下窜起,水佩呆住了,向兰没说谎?她的酒她喝了,被她换了酒?

    “啊……你算计我……”水佩愤然冲过去,还没打到向兰就被向兰点了穴道,她笑眯眯地揽住她,将她抱到了床上。 .

    “水佩小姐……还真是动了情啊!不知道你下的药量有多少,脸这么红啊……连我看到都想咬一口,你表哥会更喜欢吧!嘿嘿……”

    水佩的脑袋被这话一击就轰然响成了一片,她和楚元锋?想想就觉得天塌了下来,顾不上骂向兰,哭道:“向兰姐姐,我错了,你救救我啊,我……”

    向兰点了她的哑穴,摇头说:“水佩,你别怪我无情,这是你自己自作孽,换了现在是我,你也不会对我起怜悯之心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对了,如果我是你,这事后我也没脸见楚公子了……如果你还敢去见,我就佩服你的勇气了……嘿嘿……相识一场,我再帮你点忙吧!”

    她也没说帮什么忙,水佩只见她站起身背了自己的包袱就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水佩听到一声门响,就见表哥楚元锋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他的脸酡红,像喝醉一般泛着不正常的光彩,嘻嘻关了门就往床上摸了来……

    “不要啊……”水佩流出了绝望的泪,可是无法浇熄体内滚滚的热流,被楚元锋撕开了衣服反而还觉得舒服了些,意识渐渐涣散,疼痛袭来的最后一刻,她脑子里掠过的意识是:她要杀了向兰,不惜一切代价!

    荆州的胜利,带起了一股保卫家园的热潮,附近几个郡县受够了被邻国的欺辱,一听有人代表朝廷平乱,就纷纷来请求帮助。一时楚轻狂忙得不可开交,连卫涛都穿上了军服,帮助他处理军务。

    两人闲谈时,楚轻狂笑道:“影子楼的两位楼主都变成了朝廷的军官,这影子楼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卫涛笑道:“当然有啊,影子楼是你的,一帮兄弟是你带出来的,你脱了军服,还可以恢复你楚公子的逍遥,毕竟这军官做不了一辈子啊!”

    话说的轻巧,楚轻狂却知道自己一时半会脱不下来了。他不爱打仗,可是他无法看着那些百姓被欺辱而无动于衷,更无法在知道自己有能力帮助他们却袖手旁观……

    他也想在世间逍遥存活,伴在自己爱人的左右,可是选择了沐筱萝,似乎就偏离了自己的轨道,一步步走进她的世界,也一点点地被感化了。

    看着百姓们在夺回的家园中重新安家落户,看他们对他崇敬的眼神,楚公子找到了另一种存在感,为自己能帮助大家感到高兴。这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成绩,他和士兵们帮助农户将倒塌的房舍再建起来,他亲眼看着一堆孩子挤在破庙中无家可归……

    一幕幕,一桩桩,楚公子觉得自己每天都被震动着,每天都有新的感悟……而这时候,他就了解了沐筱萝,更深层次地对她所做的一切有了共鸣,明白了什么叫一人好不是真的好!

    楚公子懂得了务实,懂得了怎么把自己的家园建的更强。他本就是聪明的人,又受过那么多年安邦治国的教育,一通则通,做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

    他为人慷慨,又会用人,把郑嵎提起来当了自己的军师,让他推荐能人异士为自己效力,为了师出有名,楚轻狂也不忌讳,直立为蜀王。反正回去就娶沐筱萝,先将这名字坐实了再说。

    为了让郑嵎他们死心塌地为自己做事,楚轻狂也不瞒他们自己皇子的身份,要瞒也瞒不了,朝中已经传出皇上要为邵妃平反的事,也传出了邵妃还有一个皇子流落在民间的事。与其让他们猜来猜去,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郑嵎权衡了形势,觉得跟着楚轻狂,就算做不了皇上,能在蜀地站稳脚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侥幸做上皇帝,那他还算开国元勋,这样一想,就死心塌地地跟随楚轻狂了。不但给他推荐了许多能人,自己还出谋划策地教他怎么收回蜀地的控制权。招兵买马之类的事更不用说了,楚轻狂还没想到,他们这些幕僚都帮他一一想到。

    弄得楚轻狂感叹地对卫涛说:“我毫不怀疑,只要我说一声想做皇上,他们都会把我扶上这个位置的!”

    卫涛回答得理所当然:“那你就做吧!管一个家也是管,管一个国也是管,以你的能力,绝对比武铭元强。”

    这话楚轻狂的回答是:“我觉得我没他强,至少我曾经有机会对武二帝下手,可是我下不了手;而他……他下得了这个手!”

    楚轻狂的话没有夸张,影子楼虽然转移到了蜀地,可是他们的网络还是无处不在的。京城里传来消息,武氏开始内战了。

    武铭元终于逼宫,于某一日带兵冲到宫中,意图逼武二帝退位,没想到中了武二帝的埋伏。武二帝暗伏的精兵将武铭元的人一网打尽,武铭元见势不妙,悄悄逃出了宫,将这些罪责部推在了贺皇后身上。

    贺皇后为保武铭元,坦然承担了所有罪责,当即被武二帝罢黜了后位,打入冷宫。不知道武二帝和贺皇后达成了什么协议,武二帝暂时没有废黜武铭元的太子之位,而将他一家人软禁在太子府,形同监禁。

    武铭元自然不肯罢休,暗中鼓动群臣说武二帝年迈昏庸,已经失去了神智,让众大臣上奏折,强烈要求武二帝退位让贤。贺家的人为了不让武铭元倒了,也纷纷调兵遣将拥戴武铭元,一时弄得武二帝杀他不行,不杀也不行……

    京城乱成一团,楚轻狂闻讯后替武二帝都感到头痛,心下打算这边事一了,还是亲自进京将武二帝的玉玺还给他,现在觉得拿在自己手中责任越来越大了,没准下次武铭元就让众人的刀剑对准他,说他图谋不轨了。

    自荆州开始辐射,短短半月楚轻狂就收回了周围州县的权力,组建起几支像模像样的军队。只是他有自知之明,这些军队和姜曛的那支根本无法比,心下就妒忌姜曛了,心想回头把这些带兵的将军都交给沐筱萝去训练一下,他就不信自己的军队会不如姜曛的。

    每每这时候,楚轻狂就特别想沐筱萝,他常常望天,搞不动她的脑袋里怎么装了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搞不动明明比他还小的人,怎么有时候竟然比他还老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想她就单纯地因为她是他娘子,是他愿意宠着,也只会让他宠着的小女人……

    他怀念她在他怀中的感觉,怀念她有时耍赖,伸着手要抱的憨态,甚至她只是静静坐在身边,不时翻上一页书的样子……

    楚轻狂就纳闷了,怎么就这么喜欢这女人呢!换了别人,这些都会做,为什么她就不一样呢?

    满怀了相思之情的狂公子,终于迎来了荆州第一拨不受欢迎的客人——向兰!

    当楚轻狂一身戎装地随卫涛走出荆州县衙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站岗的向兰,只见她一身青色的裙装,青丝飞扬,本来很美丽的一幅画,却愣让不解风情的楚某人看成了麻烦……

    而向兰迎上来的第一句话却是:“楚公子……我给你送解药来了!”

    咎由自取

    “解药?”坐在茶馆里和向兰面对面坐着的楚轻狂看着手中小盒子里的丸药,半天不语。

    丸药不同楚云安的腥味,有些淡淡的香味,空谷幽兰似的暗香只嗅到就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楚轻狂掂量着这颗药,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解药。

    “你不相信这是解药吗?”向兰有些伤心,低头说:“这是我托人专门去找苗栗师父要的,如果你吃了有什么事,向兰愿意以命相抵!”

    楚轻狂倒没有怀疑向兰会用毒药,毕竟她想得到的是自己,一具尸体对她没有用处吧!可是,拿了她的解药就意味着又欠了她个人情,他不在乎欠人情,如果要用自己还的话他宁愿不要这个人情!

    “楚公子,你收下这解药吧!就算我们感谢你帮我们劫出了师父的尸体……除此之外,如果你能帮助我们在蜀地站稳,向兰代表苗师父和三善道所有人都感激你!”

    最后一句话让楚轻狂沉吟了,这算是交换条件吗?如果仅仅是帮助三善道,那还可以商量。

    “楚公子……你不是怕收了药欠我的人情吧?我知道我前些日子的行为给你的印象很不好,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三小姐说过,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她也曾经这样喜欢过三皇子!我不敢逼你喜欢我……可是,至少别讨厌我,别排斥我帮你们做点事啊!”

    向兰有些委屈:“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你都肯那么大度地对三小姐,就不能可怜可怜一个这么喜欢你的人吗?何况,我给你解药并不是想让你欠我的情,只是不忍心看你痛苦……你痛苦三小姐也难免吧?毕竟那么……猛烈地对三小姐……她也会受不了吧!”

    向兰前面的话楚轻狂都无动于衷,真正打动他的是最后一句。想到每次毒带给沐筱萝的伤害,他就非常内疚,他平日都舍不得伤害的人,毒时竟然禽兽一般侵袭她……

    想到第二天她的衰弱,他就捏紧了药,面无表情地问道:“你确信这是解药?向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所以有一点就该让你了解……我和容儿不同,对于欺骗我的人,我决不会当她是朋友……”

    向兰脸微微有些红,垂了头说:“楚公子,你可以当着我服下这颗药,我陪你坐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如果有任何不对,向兰这条命就交给楚公子了!”

    她这么说楚轻狂就信了大半,苗栗是苗疆人他知道,楚云安会做毒药都是向他们学的,她能拿到解药很正常。楚轻狂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这药的价值……

    “向兰,我不能白拿你的解药,你开个价吧!这样我才会心安!”想了想,楚轻狂折中说道。

    向兰就笑了,有些俏皮地说:“楚公子以前为了给三小姐求治断腿的药开价十万两黄金,不知道这药在楚公子眼中值多少啊?

    楚轻狂就认真想了想道:“我去苗疆一趟来回至少要一个月,有这时间我可以赚很多银子了,现在公务又忙,一时也脱不了身,你帮我求回解药省了我许多事。我的毒和三小姐不能比,因为我的命没她的珍贵……那就算一半吧!你的药如果真解了我的毒,我给你五万两黄金……”

    向兰微笑:“五万两黄金也不少了……就是有件事……楚公子现在能拿出五万两黄金吗?”

    她可是听说楚轻狂为了沐筱萝,不但大建宅院,还倒贴银子修塔,给沐筱萝银子军饷……影子楼虽然赚钱,向兰估计楚轻狂的老底都差不多被沐筱萝掏空了,这才有这话。

    “折现……一时是不可能!”楚轻狂没有丝毫的愧疚之色,拿出了商人的本色,算给向兰听:“我帮你们三善道接生意,等你们赚够了五万两黄金,我们两不相欠,这样行了吧?”

    “那就这样吧!”向兰的本意就是想靠近他,现在听他愿意帮三善道,就放下了心。督促楚轻狂说:“你吃药吧!我还要看效果呢!别等会出了什么差错又怪我!”

    楚轻狂见她执着,也没想其他,就吃了药。药丸入口微凉,那幽香遇热更浓了,满口异香,令人神志清晰。楚轻狂在口中停留了半天,没有任何烧灼的感觉,才敢咽了下去。

    向兰在旁似乎才想起来似地说:“楚公子,听师傅说这药是用莴胄炼成的,他们苗疆这么多年来就练出了五颗……呵呵,所以说你用五万两黄金能买到也不算吃亏啊!”

    楚轻狂差点被她这话呛死,愕然地指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向兰装作很无辜地看着他,问道:“楚公子,你也知道这莴胄是什么东西吗?我以前不知道,是苗栗师傅说了我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宝物啊!你说这样的宝物如果不能解你的毒,估计世上也没什么能解你的毒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