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一肚子的火积攒了多时,有些也不是对苗栗向兰的,还有盯着报仇无休无止的清波兄妹,她就不懂了,残杀无辜很伟大吗?一人做错了满门都要被牵连吗?

    “一个向兰就这样,仗了自己武功高,得不到的感情就可以强绑,阻碍了自己的人就可以乱杀,那还要道义做什么?人何必还有感情呢?都为所欲为算了!我恨向兰,我有这个实力杀了她,我就要杀了她。 .我爱这天下的财物,难道这天下的财物都该是我的吗?”

    沐筱萝很累,连路追来身体很累,孕吐严重吃不下东西也很累,可是这些都不足抵挡心累。

    杀一个人很简单,可是不在那个职位上谁都可以说这个词很简单,她也想快意情仇,可是她无法不为自己的家园考虑。一个向兰可以杀,可是随之而来的还有三善道一大批人,就意味着数不尽的恩怨……

    她可以对整个江湖上的人宣传向兰的卑鄙,三善道的忘恩负义,可是这些都不足以抵挡不同人心带来的麻烦!所以牢骚归牢骚,人还是不能在自己手上死,她憎恨私刑,就不能擅开这样的头,否则怎么去说服别人呢!

    沐筱萝叹了一口气,过去将苗栗扶了起来,平静地说:“不是我和向兰过不去,苗师父,换了你是我,你觉得你能轻易饶了向兰吗?我可以不计较她绑了轻狂的事,那彭伟呢?谁给他一个交代呢?”

    苗栗思想斗争了半天,苦笑:“三小姐,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苗栗将沐筱萝请了下去,当了清波等人宣布了向兰的罪责,做出的惩罚是废了向兰的武功,逐出三善道。

    向兰惊愕地听到苗栗苦涩的宣布,惊恐地叫道:“我不要被废了武功……师父我不要……你还不如杀了我……”

    苗栗没理她,只是低垂了眼问道:“三小姐,废了武功我会把她带回苗疆去,以后都不会再给三小姐找麻烦,只求三小姐留她一条性命,可以吗?彭伟的家人我会派人去补偿,赡养他父母……”

    武功对向兰意味着什么,沐筱萝从她惊恐的眼神中就体会到了,这样的结局……她默然,同意了苗栗的安排。

    苗栗还算公正,没有一味维护向兰,当着众人的面,含着泪不顾向兰的吼叫废了向兰的武功。

    向兰虚弱地躺在地上,凶狠困兽般的眼神盯着沐筱萝,让她心神一凛,不知道今日这样放走向兰会不会又为自己埋下一个祸根。

    可是看着苗栗一瞬间老了许多的样子,看着她母亲一样细心地帮向兰擦去唇角的血丝,背起她一步步走出去的佝偻。沐筱萝反悔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打开的门透进了黑夜,雨水夜幕顷刻间将那两人的身影无情地吞噬了。

    清波气急地嚷嚷:“筱萝,你看到她的眼神了没?你今天不杀了她,早晚还是你的祸害……你可不可以别这样迂腐啊!杀了她谁也不会谴责你的……”

    沐筱萝默默叹了口气,转身上楼去看楚轻狂。她或者很迂腐,或者不够心狠,可是斩草除根真的不是她的作风,欺凌弱小更不是她的擅长,这样的结局就好了!

    她不相信向兰,可是她相信苗栗的承诺,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彭伟的家人的!

    “容儿……”打开房门,听见楚公子又在说胡话,粗哑的声音唤着她的名字让她莫名地心软,鼻间有些酸酸的。

    走过去,抱着楚公子,那满脸的小红点没有影响他的俊容,反而让她觉得这样的他更真实,更容易把握。

    外面的恩恩怨怨原来都不像小说中轻松,那些动辄杀人家的刀光血影都不适合她,她努力建造家园,原来只是在追求她习惯了的秩序,一种安感,不用担心一夜间起来又被满门抄斩,不用被诬陷了也无处诉说……她想帮助更多的,像自己一样的弱者找到这种安感……

    这是一种天性,一种与生俱来,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中的使命感……不管前世重生,这都是她沐筱萝的一部分……就算是缺点,她也固执地坚守着……

    “你会懂我吗?”她无声地拥抱着楚公子,听着他起起落落轻重不一的心跳声,突然觉得好孤单。如果楚公子也无法理解她,她在时代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惊喜

    这场雨一下就长了,淅淅沥沥个不停,沐筱萝他们被迫留在了这个小镇上。

    狂公子昏昏沉沉迷糊了两天后,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眼前是沐筱萝有些憔悴的容颜,一手支了额头,闭了眼在打瞌睡。

    狂公子眨了眨眼,又闭上,再睁开眼,沐筱萝还是那副样子。

    楚轻狂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会痛啊,也不是在做梦,他就怔住了,傻傻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心里的暖意就开始泛开,让他莫名地鼻子开始酸……

    沐筱萝头往下一冲,醒了,看到楚轻狂的被子散开了,露出了手臂,就习惯地伸手拉好,才抬眼,就看到那狭长的眼睛闪着微光看着她。

    沐筱萝一怔,手就被抓住了,楚轻狂嘶哑的声音叫道:“容儿?容儿……”

    沐筱萝莫名其妙地看到他叫着就哽咽住了,一滴泪珠掉了出来,他抬手就将她拉下,紧紧地圈在自己胸膛上。

    “怎么啦?”听着他激动的心跳声,沐筱萝有些奇怪,楚轻狂没有那么脆弱吧?被绑了一次竟然生死重逢一般。

    “我不想……忘记你!”楚轻狂紧紧地抱着她,似乎想将她压进心中,牢牢地镶住,紧的让她有些无法呼吸。

    “唔……”沐筱萝苦笑,将脸稍稍转开,顺从地让他抱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冲进鼻中,让她安心,稍微纵容一下他吧!

    “容儿……你知道什么是最可怕的事吗?”楚轻狂贪婪地嗅着她间的香味,颤抖着声音问道。

    “生死离别?”沐筱萝自以为是地回答,在他怀中拱了拱,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躺好,环住了他的腰。

    “忘记你……”楚轻狂搂住她,脸贴在她的脸上,微微的潮湿让沐筱萝心动,这人这一次被绑真的有些不一样啊。

    “向兰说要带我去苗疆,说这世上有一种草叫忘忧草,吃了后我就会忘了你……然后……我现,最可怕的事不是死亡,分别,而是我从此忘了你……”

    楚公子抱紧了她,声音中那种痛苦也感染了沐筱萝,让她忍不住动容,试着想想如果楚轻狂吃了那种草……

    从此后他的记忆里不再有她,如果某年某月他们再相遇,他就如初次相见一般轻摇了折扇,从她身边漠然地走过……

    他的怀抱是别人的,他的笑也是属于别人的,再也没人低低转转地叫她容儿……

    沐筱萝突然打了个冷噤,理解了楚轻狂为什么说胡话都念叨着“我不要忘记你!”,原来他是恐惧他们在彼此的记忆中消失啊!

    回应了他同样的拥抱,沐筱萝庆幸自己赶到救了他,否则她失去的不止他的人,还有他的心。

    “我也不要忘记你!”

    两世为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无条件爱我的人,我怎么允许你忘记我呢!沐筱萝摸摸他还有些微热的脸,心痛地说:“我再也不会给别人机会靠近你了……都是我的错……”

    我太以为是!我以为我们的感情能经得住考验……可是我现在才现我很傻,感情是经得住考验,可是人心呢?那些罪恶不都是因为无法克制的贪婪才导致的吗?不该想着考验,而应该防患于未然……

    互诉了离别之情,楚公子精神不济,又昏昏沉沉地想睡,眼睛都闭上了,又猛地睁开,问道:“你怎么那么及时追上我们呢?”

    沐筱萝看他眼睛无神,没把有孩子的事告诉他,只说:“我想着快到十五了,怕你毒吴冠子的药无法控制住,就去了荆州,结果现你被向兰带走,我们就追了来!”

    “向兰不是弄了一个我的替身吗?他做了些什么事?你们怎么现我被换了呢?”楚公子虽然昏昏沉沉,这些问题在脑子里却很清晰。

    沐筱萝无法隐瞒,只好把怀疑彭伟的不见和向兰联系起来,又在向兰住过的院子里现了彭伟尸体的事都告诉了楚轻狂。最后连怎么救他,苗栗怎么处置向兰的事都说了。

    沐筱萝有些忐忑,说完小心地看着楚轻狂,问道:“你会不会怪我这么轻易放过向兰?你赞同清波的话对她斩草除根吗?”

    楚轻狂本来昏昏沉沉的脑子听完沐筱萝讲的事后竟然清醒了,可是他却闭上了眼,也不回答,只有抓着沐筱萝的手依然没放开让她觉得还有一丝安慰。

    许久,在她以为楚轻狂又睡着时,楚轻狂却睁了眼,叹息一声说:“你做的事总有你的道理,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他翻身,面向她,唇角扯出一个无奈的笑,揉揉她的头拉过来按在自己怀中:“善良也要有凶恶做护盾的,以后我做你的护盾……”

    坏人都由我来做吧!楚公子的叹息淹没在她的丝间,眸光掠过了一丝阴冷,垂间却悄然无波。

    沐筱萝没察觉到他一刹那的变化,迟疑了一下,轻轻地拉住了他的手,引导着他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狂……我很迂腐吗?”她轻声问道。

    “不……”你只是善良得让我不放心!楚轻狂的思绪飞到了很遥远的过去,她身边的春香,向兰……

    “我不是迂腐……”沐筱萝自我总结:“我只是为我们的孩子积一点德……我们是人,不是神,我们无法算得那么周,就算我们有心,偶尔我们也会疏于防范……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安安稳稳地出世,能健康无忧无虑地成长,多一群有本事的朋友,少一群有本事的敌人……”

    “嗯……”楚公子的意识被她的手抓了回来,掌下是她柔软的小腹,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微微凸起……

    他的意识呆滞了一下,听到了她的话……孩子?!又怔了半天,想着也不可能,爬藤植物没放下多久啊!孩子……想得太远了吧!

    沐筱萝停下半天,也不见楚公子有什么表示,就抬眼看他,有些疑惑地问道:“我们有孩子了,你不高兴吗?”

    楚公子似乎真的被吓傻了,机械地看着她,重复:“孩子?孩子?”

    “烧傻了呢?这里有我们的孩子了……你是不是没见过女人怀孕啊?”

    沐筱萝有几分无奈地看着他茫然的眼眸,有些气又有些好笑地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一下,嗔道:“你不是很想要孩子吗?怎么真的有了就像见鬼一样的表情……”

    “你真的怀孕了?”楚公子终于反应过来,又惊又喜:“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你走后不久现的,本来还想着你从荆州回去给你一个惊喜……”

    沐筱萝解释,难得地有些娇羞:“回去后我们还是先成亲吧!婚礼简单点就行了,主要是不想孩子大了惹人闲话。我是不在乎的,但孩子还要在蜀地成长,想给他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好……”楚公子一边听着一边盘算开了,亲肯定要成,婚礼却无法简单,上一次就够简陋了,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委屈她,举办一场婚礼的银子他还拿得出来,就算为此倾囊而出他也要兑现他的诺言。

    他的心不在焉让沐筱萝有些不高兴,瞪了他一眼,掩不住地失望:“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呢?怎么反应这么冷淡?”

    “我冷淡吗?”楚公子赶紧收敛了心不在焉,拥紧沐筱萝笑道:“我高兴呢!我怎么不高兴?否则我为什么要弄那么多爬藤摆风水啊?我们就要有孩子了,我在想我们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呢?最好是女娃,像你一样……我想看看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呢!”

    “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沐筱萝总算被他语气中的喜悦带开心起来,问了这话想起一事就霸道地说:“先说好啊,这个孩子生下来是要姓沐的,你同意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