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沐筱萝点了点头,顾擎却摇头说:“你喜欢他的程度一定没有他喜欢你的程度深……你相信吗?”

    沐筱萝思付,似乎顾擎说的是实情,可是她不想承认,她已经喜欢他了,这种喜欢一天比一天多,怎么能分得清谁多谁少呢!

    “没有轻狂你能好好活着……我相信!可是你不会觉得你生命中最精彩的一部分少了,这是任何其他东西都无法填满的缺憾,你想抱着这种缺憾过一生吗?”

    顾擎叹息:“三小姐,别再说这种话,轻狂没有你也能好好的活着,可是你们没有了彼此,你们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

    沐筱萝若有所思地点头,觉得自己太矫情,远不如顾擎看得清。. 谁没有谁都能活,只是,少了他,她会少很多很多快乐!

    顾擎点到即止,转了话头:“听说轻狂已经在筹备你们成亲的事,水佩知道吗?”

    沐筱萝摇头:“轻狂太忙,本来说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谈,一直没抽出时间来……水佩这些日子才正常了点,我们担心这事会刺激她……”

    “总要说的啊!不可能让她最后一刻才知道!”顾擎叹息,看看沐筱萝内疚的样子,又有些不忍:“算了……他不方便说,我去说吧!”

    顾擎怀着分不清是怜悯还是同病相怜的心情推开了水佩住的小院门,他看见昔日那个活泼的少女坐在树下,呆呆地不知道看着哪里,连他推门进来都没有听到。

    顾擎看到她瘦了许多,水红色的裙子只能衬出她的苍白。他站着,看着她,在心底叹息,她有什么错?

    一个懵懂的少女,喜欢了楚轻狂,又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情敌。一开始就没有胜算,是他忘记提醒她放手,才导致了她的悲剧。如果他早劝她放手,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顾擎慢慢走过去,站在她面前,犹豫了半天,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像以前她小时候被楚轻狂逗哭时,他习惯的安抚一般轻轻抚摸着她的头,沉声说:“水佩,愿意跟顾擎哥哥走吗?”

    这话一出,顾擎一直徘徊不定的心突然就找到了方向,在心里喟然叹息,承认了自己的感情。那两人成亲,难过的不只水佩,还有他!

    总以为自己对轻狂的感情是因为毒的原因,可是现在毒解了,为什么他对他的惦记就没少一分呢!

    总以为成他就可以放下这种惦记,可是他现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每一个他的消息都能让他触动,都能让他感觉到他离他越来越远……

    和他并肩的人已经不是他!他不再每天都像以前一样和他沟通,不再事事征求他的意见!

    他不介意蜀王让他,不介意他和沐筱萝并肩,可是他慢慢无法忍受被排除在他世界之外的感觉!

    “跟我走吧!这里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我带你回江南!”

    顾擎怀念江南的阳光,怀念他们读书时住的宅院。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师父虽然逼他们读书习武,却没有现在的霸道残忍;师娘虽然唠叨,却记得他们每个人的生辰,哪像现在,连最疼爱的水佩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闻不问;水佩爱撒娇,脸上却常常带了笑,是他们每个人的开心果;现在却变得阴霾,狭窄,她的样子就像深宫里的怨妇,再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欢乐……

    谁也没错!沐筱萝能干没错,楚轻狂喜欢她也没错,错的只是他们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他这个四皇子本就是假的,现在也该退位了,找到自己正确的位置,他们才会快乐起来吧!

    “顾擎哥哥……”水佩抬起迷茫的眼,问道:“回到江南就能回到以前吗?轻狂哥哥会和我们一起……依然像以前一样给我买满屋的礼物吗?宠着我,你们每个人都还能当我是最疼爱的妹妹吗?”

    顾擎沉默,放在她头上的手没有动,依然停留在原地,半天才说:“别人我不知道……你,我会永远把你当妹妹!”

    水佩就笑了,凄然地看着他,说:“可是妹妹和娘子永远是不同的,对吧?娘子你什么话都会和她说,妹妹却只能看到你,很近,却无法真正明白你在想什么……我再也不做谁的妹妹了!一个就够了!”

    顾擎又沉默,看着水佩迷离梦幻般的笑,突然觉得心痛,他抬手,拇指停留在她唇边,迷茫地说:“水佩……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裙子,扎了两根小辫,脸蛋红红的……你还记得当时我说了什么吗?”

    “你说等我长大你要娶我做娘子!”水佩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往后仰头,看着顾擎蹙眉说:“我当时说……我长大了要嫁给狂哥哥!”

    “轻狂当时说他才不要娶你,一天只会哭哭啼啼,他要娶我,会跟着他到处玩……”

    顾擎迷茫,那些久远的记忆为什么自己会记得那么清楚呢?是不是就因为当初他随口的一句话,才让自己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了跟着他,陪他闯祸,陪他挨打?

    “原来那时狂哥哥就不喜欢我……”水佩喃喃地说:“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呢!”

    顾擎努力拉回自己飘远的记忆,微笑:“你现在长大了……水佩,你还可以重新选择……你不愿意做妹妹,那么……你愿意做我的娘子吗?”

    水佩怔住了,看着他,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

    顾擎在心里叹气,既然要成他,何不做的彻底一点呢!水佩是他的心病,只有水佩幸福了,他才会完幸福。他的一生既然是影子,就做好影子该做的事吧!

    “那时我就喜欢你,现在也是一样!水佩……顾擎哥哥也可以像狂哥哥一样照顾你,我会让你跟着我,我在想什么也会让你知道!不把你当妹妹……而将你当娘子一样疼爱……你愿意嫁给我吗?”

    顾擎看着她的呆样,手指在她唇上移动着,犹豫着。

    “顾擎哥哥……”水佩被他眼中的怜惜碰触得鼻尖酸:“你知道我生了什么事吗?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我还喜欢着狂哥哥,这样的我……无法像一个正常的女人去喜欢你……这样的我,你会真的疼爱我吗?”

    “那些都会过去的,我们都把不高兴的事遗忘掉吧!从今天开始,选择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你和我,我们重新开始!”

    顾擎闭上眼,慢慢俯下身,将唇贴在她额上,没有想象中恶心。冰凉的触感让他陌生,恍惚间听到楚轻狂低低的笑声:“顾擎……我听容儿说你来了,正好,我刚要去找你……”

    声音嘎然而止,顾擎睁眼,看到楚轻狂一身戎装,愕然地站在院门前看着他们。

    那俊美的男子,穿了戎装显得意气风,男子气十足,高大的身材堵了半个院门,夕阳光在他身后,晃得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这样的楚轻狂光芒四射,又遥不可及。

    鼻间一酸,顾擎站直了腰,他不会知道他为了他牺牲了什么,他一辈子都不会让他知道的!

    “被你看见了……”顾擎大方地冲他笑:“我正在游说水佩嫁给我,想和你们一起举行婚礼,你不帮帮我吗?”

    “顾擎……你什么时候喜欢水佩的?我怎么不知道……”楚轻狂呆怔了一下,走了过来,狐疑地看着他。

    顾擎一笑,眨了眨眼:“以前觉得你们会在一起,不想说,怕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现在你有三小姐了,我想你不会再和我争水佩了,所以才敢说……你别告诉我你后悔了,蜀王都让你了,水佩我不会让你的!”

    “你这家伙……”楚轻狂打了一下他的胸,咬牙:“你怎么不早说……你如果早说……我不会和你争的!”

    我也害怕

    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

    自己一直以为麻烦的水佩竟然是兄弟的最爱!楚轻狂拉着顾擎,气急又无奈:“为什么不说啊?如果说了……今天也不会弄成这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水佩,竟然一直没现!”

    “是我隐藏的太好!和你没关系!”顾擎按住他的酒杯,担心地说:“别喝了,要说错都是我的错!以前觉得自己没能力给她幸福,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所以不想害她……现在毒也解了,看到你和三小姐那么幸福,才动了凡心……我是真的不介意她身上生的事,你别替我可惜了!”

    “虽然这样……可是你他妈要是早说,不是更完美吗?”楚轻狂咬牙,无边的悔恨让他无法释然,总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让顾擎有了这样的缺憾。作为一个男人,谁会忍受自己的娘子成亲前就被别的男子玷污过啊!

    “世间有完美的事吗?”顾擎苦笑,摇头说:“当初你喜欢三小姐时,她还带了残疾,你因为这个看不起她,觉得是个缺憾吗?”

    “那不一样……”楚轻狂分辨道:“你们本来可以更完美!”

    顾擎斜眼看他,笑了:“小九,你喜欢三小姐时,在乎她跟过武铭元吗?她对武铭元的喜欢一点也不亚于水佩对你的喜欢,可是现在你还在乎她喜欢过武铭元吗?”

    楚轻狂语塞,喝了一杯闷酒才找到话回答,他一把抓住顾擎的手嚷道:“我恨武铭元,他伤害了容儿,让我很辛苦很辛苦才重建了容儿对我的信心。我不想你恨我……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兄弟的,你是我的家人,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我不想你恨我啊!”

    楚轻狂有点喝多了,眼眶都有点潮湿,拉着顾擎叫道:“你知道的,什么皇子皇上,蜀王我都不稀罕,如果没有你们,就算给我世界,我会快乐吗?”

    “我不恨你!真的!”顾擎挺无奈,又有点欣慰,原来他在他心中也不是什么都不是的,至少他在乎他!

    “蜀王的位置还你……顾擎……”楚轻狂捏紧了他的手,悲凉地说:“你别给我说走的事,你要敢走,大家一拍两散,我也不管了……”

    很孩子气的话,莫名地让顾擎心酸酸的,喝醉了的楚轻狂看来也不是什么都不明白,竟然猜到他想走的意图吗?

    “水佩交给你,我放心……我一定会做个好哥哥,隆重地为你们举办婚礼的!”

    楚轻狂絮絮叨叨的醉语慢慢低落下去,酒盅滚落在地板上顾擎才现他伏在桌上睡着了,他怔怔地看着他,半天才低头把酒盅捡起来,抬头,看见沐筱萝在不远处站着,怜悯地看着他。

    顾擎看到她的眼神,突然心中明镜似的,原以为这份感情就只有自己知道,没想到沐筱萝明白,那么他的牺牲她也明白吧!

    他脱了外裳,自然地给楚轻狂盖上,才走过去站着沐筱萝面前。

    “想走走吗?”沐筱萝抬手取了一只灯笼,微笑着说:“夜游锦城,正好可以看看我们的家园变成什么样了”!

    “嗯!”顾擎接过她手中的灯笼,照着她走出院门。

    夜风清凉,他的心境格外的平静,悠闲地稍前一步,体贴地用灯笼照着沐筱萝,关心地说了一句:“怀孕很辛苦吧?我看你瘦了许多!”

    沐筱萝沉静地微笑,说:“辛苦却快乐着!”

    她的手抚过自己的小腹,幸福地笑道:“每天感觉他在肚子里大了一点,那种感觉很微妙……一个小生命在里面成长着,想想几个月后就能看到,这点痛苦就觉得可以忍受了!”

    顾擎温和地笑道:“你和轻狂的孩子一定很可爱……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点迫不及待了!”

    沐筱萝看看他,微笑:“你能看到的!”

    “能吗?”顾擎转头看着远处的夜色,轻轻重复:“能吗?”

    “人和人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男人和男人之间,女人和女人之间……有很多感情,顾擎,每种感情都有其独特的相处形式,没有什么是不对的!你觉得你在成他,可是他不见得领你的情!你认为离开是对他好,可是比起思念,他宁愿你在身边并肩作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