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81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沐筱萝微笑:“爱是多种多样的!他不是不爱你,他用他的方式爱着你!一如他用他的方式爱着水佩……他无法让每份爱都满意,可是他尽力去爱每个人……或者会有疏忽,或者不能尽如人意,他都在努力了!”

    顾擎沉默,沐筱萝偏头说:“来时你对我说,没了谁都能生活,可是会有缺憾!他爱我,可是这种爱和爱你不一样!你们之间的感情是我无法完替代的……少了我,他有缺憾;少了你,他也有缺憾;我不要你牺牲自己来成他的圆满……我只要你想想,没了他,你就没有缺憾吗?”

    沐筱萝伸手,指着远处开区赶工建设的灯火,淡淡说:“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你觉得他现在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我吗?你们的抱负,你们曾经有的理想不是建设一个完美的家园吗?你们一起并肩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为什么要在半途丢下他转身走了呢?”

    “这是成吗?”沐筱萝不赞同地摇头:“他在努力,我也在努力,甚至水佩也在努力……你只看到她受的伤害,你就没看到她在渐渐改变吗?她已经试着去了解楚轻狂,去了解曾经属于你们的世界;你却想带她走,去逃避面对……这不是帮她,这是在害她!让她的一生再也走不出轻狂的影响……”

    “小时候爷爷教我游水,那么深的水让我很害怕,爷爷说你不下去你怎么知道你不敢呢?”沐筱萝转头看着顾擎:“你们每个人都怕她受伤,都宠着她,想保护她,这么多年来看看你们做了什么?轻狂就是她的天和地,天塌下来了,她就死了!天有没有塌呢?”

    仰头,浩瀚的夜空繁星点点,像细碎的宝石缀满了悠远高深的天幕,顾擎忍不住抬头和她一起看天上的星星。  .

    沐筱萝幽幽地说:“我也害怕,我怕背叛,我怕一夜间醒来所有人都离开了我,我怕蜀地的百姓不喜欢我,我怕某一天我突然间看不见了……我还怕你们对我部是梦,梦醒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当我看到你们,清清楚楚感觉到你们在我身边……我觉得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就算是梦又怎么了,我只要把这个梦做精彩了,就算醒来也多姿多彩,足够回味了,不是吗?”

    顾擎若有所思,看了看沐筱萝,觉得对她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这样的女子啊,太睿智了,怎么叫人不喜欢她啊!就像一块毛翡翠,露出的这点翠绿就足以让人着迷,那藏在石头里的绿还有多少呢?

    不到最后,顾擎觉得都没人能完看懂她,他不由深深同情楚轻狂,爱上这样女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留下来吧!”沐筱萝站住,打了个哈欠说:“朝中的局势一变,战事是免不了的,与其分开彼此牵肠挂肚,倒不如同仇敌忾,等太平了再说吧!”

    顾擎苦笑,跟着她往回走,天下太平,谈何容易……可是这是多么堂而皇之的一个借口啊!可以合情合理地留在他身边。

    可是……他矛盾地看着沐筱萝的背影,她一点都不在意吗,留下他们就等于留下了两个烦恼……

    正矛盾着,沐筱萝说道:“对了,我们的茶山第一批新茶已经炒制好了,明天带你们去品茶。我还邀请了朱岷他们,你也去吧,茶山的路有点难走,水佩就交给你了!”

    顾擎怔了怔,沐筱萝就笑:“你想法帮她一下,威胁也好哄也好,就是要让她起来走路,再这样装下去,我怕她真的不会走了!”

    顾擎点头,沐筱萝随口说道:“明天上去,我会把你慎重地介绍给朱岷他们,以后蜀地你管县衙,轻狂管军务,我就不管事了,安心地养胎等着生孩子!”

    “啊……”顾擎愣住,沐筱萝狡黠地笑道:“本来就是你的责任,我帮你担了这么长时间,以前你病了我不计较,现在你好了难道还想逃避责任吗?”

    沐筱萝自顾说:“开区也给你留了地建府邸的,什么时候有空带你去看看,就在我们旁边不远。轻狂原本说等你成亲时再帮你建,你要喜欢开区那边的环境,选个设计图就可以动工了……”

    顾擎听着她叽叽喳喳地说着,突然觉得所有的委屈不平不满都被这事抚平了:原来他们没有把他排除在外,他们的未来有他……

    坐看云起

    茶山一直是葛安负责的,葛大娘跟葛安来到了锦城后,用沐筱萝给的银子帮葛安讨了个媳妇,一家人就在茶山下安了家。

    葛安媳妇已经怀了孕,肚子比沐筱萝的大很多,楚轻狂一下马就看到迎出来的葛家一家,自然,挺了大肚子的葛安媳妇就很显眼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他看着那笨重的女人,去扶沐筱萝下马车时就同情地对沐筱萝说:“容儿,怀孕真的好辛苦啊!我以后一定会对你更好的!”

    沐筱萝视线扫过葛安媳妇,才明白楚公子的感慨从何而来,不由笑了。心想等楚公子见识了生孩子的困难,估计他舍不得让她多生吧!

    转头看见楚轻狂因为隔夜醉酒红丝还没褪尽的眼,沐筱萝自然地问道:“头疼吗?”

    一大早她都还没起他就起来忙碌了,让她想关心他都没找到机会。

    “有一点!”楚公子对她安抚地一笑:“别担心,还受得了!”

    “等上去我让他们给你泡杯薄荷绿茶,能缓解头痛的!”沐筱萝拍拍他的手:“去招呼别人吧,我自己能行!”

    楚轻狂会意地转头,看见顾擎和江浩正把水佩抬了下来。沐筱萝在心里摇头,顾擎的魅力还有待提高啊,还是无法把水佩从轮椅上说下来。

    这让她考虑,是不是要自己人为地助她一臂之力呢?

    其实说茶山的路难走是骗骗顾擎了,为了交通方便,他们早修出了一条路直达上面的茶庄,只是路面还没平整,怕众人颠簸的难受才让他们下马走上去。

    杨细虽然老,却健步如飞,一听说有好茶,就迫不及待地追着来了,一下马也不等众人,拉着谢卫弘就往山上疾走,让朱岷在后面笑道:“这杨细倒像老顽童了,越活越小。”

    沐筱萝陪着朱岷等人慢慢上山,边和他们讲解着这茶山上有些先进的东西。茶树的改良,炒茶的顺序,还有蜀地茶业的展。沐筱萝并不是狭隘的人,没想过将炒茶的技术仅限于自己家的茶庄,她是计划推广的,有竞争才会形成市场,她还想大力展蜀地的茶业展呢,所以今天的品茶会也邀请了蜀地几家有名气的茶庄老板。

    这些老板中也有龚家的人,龚正海带了龚凌强也来了。龚老头最终拗不过儿子,同意龚凌强再娶栾惠,可是他们家愿意娶,栾惠还不愿意嫁了。

    栾惠现在和沐筱萝成了朋友,还姐妹相称,她叫沐筱萝姐姐,叫楚轻狂姐夫,叫得楚公子合不拢嘴,直夸她懂事。

    栾惠没事就来找沐筱萝聊天,还帮着做起了善事,跟着朱岷他们寻师建学校。抛头露面募捐也没任何的自卑感,大大方方倒博得了很多人的敬爱。

    龚凌强怕媳妇被人抢了,也变成了沐筱萝的‘朋友’,经常来帮忙不说,还主动捐钱建校铺路,以前公子哥的脾气改了不少,让沐筱萝也另眼相看了,对栾惠说:“龚凌强人本质不错,调教一下也是好男人的!”

    栾惠笑:“我现在不满足他是好男人了,我现在要找的男人要像姐夫一样,一辈子只喜欢我一个!龚凌强他一天不放弃娶小妾的念头,我一天不嫁他,我就不信世上只有姐夫一个好男人。”

    栾惠的父母现在根本没逼她嫁的念头,只要女儿平平安安的,两位父母就知足了,她愿意嫁谁都由她,没有生命,钱财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

    他们很感激沐筱萝让他们的女儿变得坚强,栾惠叫沐筱萝姐姐,两位父母在知道沐筱萝家只剩她一人后,也把她当女儿看了。遇到家里有好吃的,还让栾惠专门送去。弄得栾惠和沐筱萝开玩笑,说:“容姐,你要不嫌弃的话认我父母做干爹干娘吧!我娘一定很高兴有你这样能干的女儿。”

    沐筱萝失笑,考虑了一下栾惠的建议,隔日就带了礼物登门拜访,结果栾家父母就多了一个女儿,

    这次沐筱萝要和楚轻狂成亲,才提了提,栾惠回家和父母说了,栾家父母就着手给沐筱萝准备嫁妆,还真把她当女儿出嫁。栾母还把以前家传的一对翠玉手镯送给沐筱萝做嫁妆,那手镯一看就价值不菲,很是贵重。

    栾惠开玩笑,说:“姐姐,我妒忌了,我上次成亲时我娘都舍不得把手镯给我,现在就给了你!”

    沐筱萝还没说话,她娘就嗔道:“你和你姐比什么,你姐没爹娘了,我们不疼爱她谁疼爱她啊!你当初嫁的是龚家,他们家什么没有啊?你姐和你姐夫都是孤身在锦城,娘怎么也要给她撑点脸面啊!”

    栾惠并不是真的和沐筱萝争,她现在已经了解沐筱萝,知道她不是爱财的人,也知道她家‘姐夫’的能力完能给沐筱萝一个盛大的婚礼,更别说这样的手镯……

    俗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说的也是楚轻狂这样的人。别看到蜀地楚公子拿出了很多银子帮衬沐筱萝,应该所剩无几了。到置办婚礼时,沐筱萝才现她眼拙了,她家楚公子是真的有钱啊!变魔术一般银子是源源不断,还给栾家父母拿了一大银子,说是给沐筱萝的‘聘礼’。

    栾家父母说什么也不收,楚公子放话了,说:“容儿没了家人,现在你们就是她的父母,作为容儿的夫婿,我要对她好。别人该有的,该做的,我都会照做,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也不想让她留下一点遗憾……”

    栾母就让栾父收了,部换成陪嫁又送还给沐筱萝,据栾惠说这么多的嫁妆,等沐筱萝成亲那天足够引起轰动了,能装多少车栾惠没说,只说到时就知道了。

    沐筱萝很无奈,她是不想这么引人注目的,无奈楚公子固执,说承诺过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他是一定要做到的。

    楚公子还说:“上次是偷梁换柱,偷偷摸摸的,这次本公子光明正大的做主角,又是第一次成亲,不能委屈了自己!”

    沐筱萝奇怪楚公子哪来那么多银子,楚公子神秘地笑,勾了她的下颚说:“狡兔三窟,你夫君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没有点积蓄说不过去吧!再说,跟了楚云安这样的人,我不给自己留一手,我还是我吗?更何况……最重要的是,我不可能单身一辈子,娶娘子的本总要留点吧!”

    沐筱萝白了他一眼,笑骂道:“那你还和我叫穷”!

    楚公子叹息:“有你这样的娘子,我不叫穷估计你要把我挖干去贴补锦城了!锦城是我的家园没错,可我是男人,很自私的男人,我先要保证我妻儿衣食无忧才能考虑别人!你骂我狭隘也好,目光短浅也好,反正这是我的宗旨,不会改变的!”

    沐筱萝对他的回答是拉下他的脖颈,给了他一个缠绵的吻。回答:“我喜欢你的‘自私’,你就一直‘自私’下去吧!”

    这不是自私!我也没那么伟大!自己都无法独善其身,还谈什么兼济天下啊!那些空着肚子伟大的人都是虚伪的,楚轻狂说的只是实话,每个人最真实的心声。

    沐筱萝不再问楚公子到底有多少银子,反正她知道,他会让她们母子衣食无忧的,这就够了!

    很简单的话,最基本的承诺,却让她很感动,觉得自己真正有了依靠。

    她知道:不管她怎么折腾,不管她将蜀地变成什么样,不管她有多少敌人,只要转身,她就能看到他站在自己身后,衣食无忧……还有什么比这更实际更令人感到安心呢!

    这个茶山是离锦城最近的茶山,也是最大的茶山,他们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半山腰的茶庄。

    茶庄的名字是沐筱萝起的,“坐看云起处”几个草字就勾勒出这茶庄的境界,让朱岷几个老学究频频点头,舒心地对沐筱萝说:“三小姐,好名字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