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08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沐筱萝含笑,陪着他们站在山庄前远眺锦城,那新建的风水塔先就映入了眼帘,后面的新城已经初具规模,她有些感慨,当初起这名字时就是想看见希望。 .现在希望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已经出了预想,假以时日,她相信蜀地一定会飞腾起来,成为武氏最大的商贸中心……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想到王维这诗的意境,沐筱萝恍惚地想:其实一种绝境,何尝不是另一种希望的开始呢?

    善良多于邪恶

    其实一种绝境,何尝不是另一种希望的开始呢?

    从穿越过来,到家破人亡,再到现在又建起了另一个家园……还有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沐筱萝看向那推着水佩上来的楚公子,觉得这就够了,其他再多的都是意外的惊喜,她就满足于这样的幸福就够了!

    顾擎是第一次来这家茶山,看到匾上的山庄名字,就偏头看看沐筱萝,对她一笑,走过来接了楚公子手中的水佩,推着她先进去了。

    楚公子内疚地看着他们走远,才过来看沐筱萝,说:“水佩刚才和我说她愿意嫁给顾擎,他们要住在县衙那边,她让我去和师娘谈,意思是要我把他们赶走,你怎么看呢?”

    沐筱萝看着远处的风水塔,反问:“顾擎怎么说呢?”

    楚轻狂伸手搂住她,下颚疲倦地搁在她肩上,说:“我觉得对不起顾擎……一路上我总有种感觉,顾擎不是真的喜欢水佩,他是怕我为难才这样做的!”

    沐筱萝犹豫了一下,抬手环住了他,安慰道:“你别乱想了!就像没人能勉强你娶水佩一样,顾擎……也没人能勉强他做这样的事。你相信他,他做的事都有他的原因!”

    “我不想他为我牺牲,这些年来他为我做的事已经很多了,他该有自己的生活!”

    楚轻狂闷闷地说道,像小孩一样的郁闷让沐筱萝心痛,也为顾擎心痛,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这份感情注定没有回报。

    而他比水佩向兰更惨,她们还可以明目张胆地诉说自己的感情,而顾擎,只能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一辈子和他做兄弟。

    “他会有自己的生活的,你尊重他的决定就是了!”沐筱萝挽了他的手,拉着他进去。

    喜欢不是同情,而仅仅因为同情也不足以让一个人牺牲自己,沐筱萝宁愿相信顾擎是喜欢水佩的,只是习惯了和楚轻狂在一起,才觉得自己对楚轻狂的感情更深。当他们在一起相处时间长了,他慢慢会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第一批茶已经完成了各种炒制工序,进入了包装工序,给众人上的茶为了宣传都统一用了透明的玻璃杯,这些小玻璃杯是杰克赶制出来的新品,一端出来就让众人大为惊讶。

    沐筱萝等是见怪不怪的,杨细他们却是第一次见,都惊讶地端了杯子看来看去,看到碧绿的茶叶在透明的杯子里漂浮,都觉得新奇。

    连水佩都好奇地捧着杯子盯着看,不舍得喝。沐筱萝看到顾擎细心地照顾她,暗暗舒了口气,女人都是容易被感动的,这样的细心,水佩想无动于衷都不可能吧!

    茶叶的口感自然和楚轻狂他们原来的大为不同,先进的炒制方法就让茶叶的质量大为提升,少了苦涩就喝出了茶叶的清香。按炒制的效果分出了等级,沐筱萝让葛安他们上的是一级的茶叶,这些茶是计划供给京城还有各地的富绅的,价值不菲。

    按楚轻狂的理解就是富人的银子不赚白不赚,而有钱才能济贫,他们赚这样的银子一点都不该有内疚。沐筱萝自然也赞成这样的观点,选出的特级茶叶是计划送到各国皇宫的。蜀地展需要银子,而这些银子就只能从这些人身上拿了。

    那些茶庄老板喝了沐筱萝提供的茶,大家都是识货的,都从这小小的茶叶中看到商机,当即就有人要和沐筱萝合作,开出大价钱抢着要她的技师去培训自己家的工人。

    沐筱萝让这些老板去袁鸣处报名,让袁鸣安排。她的本意就是让这些茶庄联合起来,形成规模,这样商贸会一开,各地的商人前来参加时就可以打开市场了。别到时人家来,除了自己家的茶庄其他茶庄都没货,这样一枝独秀也成不了气候。

    这些老板,包括龚正海,现在才现沐筱萝的气度,也才了解她弄商贸会的苦心,大家敬佩之余,都对蜀地的前景充满了信心,都表示要配合沐筱萝开好商贸会,打响蜀地的招牌。

    连龚正海都感慨地和儿子龚凌强说:“强子,回去你去开区选块地吧,再不跟着三小姐走,我们龚家在蜀地算完了!”

    龚凌强才郁闷,当初人家不要钱龚老头不去开区选地,现在好的地都被选完了,只剩被沐筱萝标出的有偿使用的土地。这些土地在开区的广场附近,当时沐筱萝就说了,这是黄金地段,是整个开区的精髓,是属于县衙的,要有偿使用。

    县衙统一建商铺,需要的可以和县衙租借,县衙所得的银子用来做公共建设。沐筱萝这是被逼的,本来计划让大家交税建设,结果那些以龚正海为的商人堵了县衙门口吵,说他们大多数人都住老城区,交的税只能用于老城区建设。

    沐筱萝烦不胜烦,不愿意和他们纠结这问题,就一口答应,专款专用。开区这边不用老城区的税收来支出,三小姐就想出这个办法,反正来开区建房的人越来越多,她已经不需要靠免费来吸引人了。

    虽然要花银子,可是先下手为强的道理龚正海懂,好的商铺都被人认了,他们龚家再不占一席之地就真的被排挤在外了。谁来了商贸城开区这边还会想去旧城找自己家啊!就连那些老客户,说不定在新城区看不到他们家,还以为他们龚家落寞了。

    仅仅看了他们的茶叶老奸巨猾的他就嗅出了危机,回去后心痛地掏了大银子让龚凌强想方设法地在开区弄了个商铺,才现人家杨细的商铺早建成了,连罗林海都有两个宅院。

    这现弄得龚正海郁闷不已,敢情就自己一个人固执,别人都两手准备啊!

    龚凌强拿了银子,讨好地找栾惠商量,决定把自己的小家安在开区,栾惠和他约法三章,龚凌强答应了一辈子不娶小妾,栾惠才高高兴兴地和他去看房子。

    龚正海现在对栾家已经没架子了,三小姐的‘娘家’,而且三小姐要嫁的人还是‘皇子’,蜀地最高的统治者,他和人家对抗,那不是自找没吗?

    他对栾惠的能干也是心服口服,自己都没能把儿子降服下来,人家栾惠瞎了一只眼还把他管教得服服帖帖,老头子觉得龚家就需要这样的儿媳妇。拉下老脸登门道歉,求栾家父母同意他们的婚事,说自己什么都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再举行婚礼。

    栾家父母问女儿的意思,栾惠大大方方地点头应允,还说姐夫说了,反正他请的是流水席,婚礼就一起办吧,到时就在大街上摆上酒席,不管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可以吃。

    为此,栾惠又逼着龚家放血,说又不是她姐夫一人娶妻,龚家怎么也该意思下吧!

    龚老头好面子,被激就放话说婚礼的酒席他包了,摆三天的流水席,只要到锦城的人都是客,都由龚家招待。

    楚公子被抢了风头,有些不悦,他是主角啊,怎么变成龚家是主角了,早知道不建议一起举办婚礼了。

    沐筱萝见他郁闷的样子,失笑,送了他一份出风头的礼物……礼花!

    这是火药的附属物,也是沐筱萝计划商贸会上推出的商品之一,随之做出来的还有一种迷药霹雳弹,性质近似现代的催泪弹,只是加了浓度很高的迷药。

    这迷药是万灵贡献的,被沐筱萝加在了霹雳弹里,一共做了二颗,爆炸后的劲道能让方圆一公里的人都昏迷不醒。沐筱萝本有能力把这种霹雳弹做成杀人的,可是想到用途,沐筱萝宁愿选择迷药,至少它能让人有后悔的余地。

    她把霹雳弹送给清波时是这样说的:“这里有两颗霹雳弹,一颗能让你仇家部死亡,尸骨无存;另一颗仅仅是让他们部昏迷,你可以手刃你的仇人报仇,其他的……你自己选择。”

    这也算她帮他们报仇了!

    沐筱萝相信就算清波选择了部死人那一颗,事后现她骗了她,她也不会怪她……因为两颗装的都是迷药!

    她愿意赌清波看着那倒满了一地的人,下不了手去屠杀。

    道理说再多也没有实际看到的触动大,她相信当清波和远山真的站在那复仇的土地上时,那活生生的人会给他们上最好的一课,她相信这世上善良总是多于邪恶……

    希望之光

    婚期一天天临近,锦城也一天天热闹起来,开区很多商铺宅院都竣工了,一排排地按照规划建的房子各有特色却整齐有序,其中最有特色的自然是楚府。

    楚公子军务繁忙,每天还要忙里偷闲去看看新房装饰得怎么样,指手画脚地让人种了许多植物在园子中,自然没少了爬藤类的植物。这让沐筱萝好笑,有个孩子还不知足吗?

    楚公子振振有词地回答:“这不只是孩子的问题,罗族长说了,爬藤是你的幸运物,还可以辟邪的!”

    爬藤的生命力很强,一点点就可以窜得到处都是,遍地生根,窜得满园的绿色,就算是冬季万物沐条也能保持绿色。楚公子知道沐筱萝喜欢绿色,种了这么多爬藤倒不是为了孩子。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爬藤为他们带来了幸运,楚公子希望幸运一直跟随着他们,特别是沐筱萝,他愿意把自己的幸运也给她,只希望罗族长说的那一劫不会实现。

    要算婚礼吉日,就要报两人的生辰八字给罗族长,楚轻狂还记得那天罗族长算了他们的生辰八字后久久沉默着,弄的他的心也跟着虚了,以为有什么不妥。

    罗族长写了一个日子给他,沉吟了半天才说:“爬藤能旺夫生子,也能驱凶辟邪,你新宅里别忘了种上这种植物啊!”

    楚轻狂拿了纸条不走,固执地问道:“罗族长一定还有话没说完,为什么不部告诉我呢?是凶是吉我都能承受,请罗族长指点……”

    罗林海看看他,半天仰头叹道:“楚公子,我是人,不是神!我虽然有能力为你们的前途指点一、二,却无法真正改变你们的命运!这世间很多事都已经注定了,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什么是天命?”楚轻狂不屑地说:“我只信我自己,妻儿都是我的,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夺去他们,就算老天也不行!”

    狂妄的口气却让罗林海听出了一缕心虚,怔怔地看着楚轻狂,原来这个洒脱不羁,有时轻狂有时邪魅的男子也有害怕的事啊!是太在乎了,才怕失去吧!这男子原来真和他表现出来的一般深爱着三小姐啊!

    或者,有这份爱,一切也不是不能改变!

    罗林海被楚轻狂的固执或者是坚持感动了,这位风水大师决定破一次例,为蜀地,为楚公子的幸福做一点事。尽管这些事可能在他们的劫数中杯水车薪,无法改变什么,罗林海却希望可以借此扭转他们的命运,给他们的前途一点希望之光。

    有希望一切都有可能改变,这是罗林海的信仰,也是楚轻狂紧紧抓在手上的希望之绳……

    罗林海亲自给风水塔题了一个名字,很简单却寓意深远,大雁塔,大雁南归,提醒人们不管走多远,都别忘记自己的家园,别忘记在这片土地上洒下的爱。

    罗林海在大雁塔的顶层又设了一个八卦阵,他的解释是聚风水,聚天地之灵气的乾坤阵。设了这个阵,罗林海让楚轻狂塔落成典礼结束后封了顶层,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楚轻狂奉命而行,沐筱萝不解,他只简单地解释说:“罗族长不会害我们的,我相信他!”

    沐筱萝是无所谓,锦城的人更是把罗林海奉为神明似的人物,塔是他让建的,这封顶层自然也有他的道理,没人质疑他的动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