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让我失去了一生最爱的人……让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怀了别人的孩子……

    “你这阴险的女人啊!”武铭元的手滑在了贺冬卉腰间,让她一瞬间只觉得后脊椎强烈地刺疼起来,无法忍受地惨叫出来,连为自己声辩的机会都没有,就觉得骨骼错位,软软地就从武铭元腿上滑了下去……

    喉间血在流,贺冬卉却觉得和自己腰间的疼相比,那已经是很轻很轻的伤口,腰下一疼后就没了知觉,贺冬卉恐惧地拉着武铭元的衣角,叫道:“王爷,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腿没知觉了!”

    武铭元一脚就踢在了她脸上,狞笑道:“你不是要我吗?不择手段也要和我在一起,那我们就在一起吧!只是……看你能承受多少了……从今天开始,筱萝受过的苦,你也一一体验一下吧!”

    贺冬卉呆怔了一下,狂叫起来:“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武铭元,你不能什么都不问就迁怒于我啊,我什么都没做过啊!”

    贺冬卉怀了一丝侥幸,法正已经远走,不知道身在何处!就算武铭元猜到她当初在其中作梗,也没有证据定她的罪啊……

    众叛亲离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狡辩吗?”武铭元怒了,大喝一声:“连梅!”

    他的声音未落,贺冬卉看到自己的贴身丫鬟连梅,就像黑夜的幽灵一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静静地站在武铭元身后。.

    贺冬卉愕然地看着连梅,一时有些懵了,不敢相信这个情同姐妹的丫鬟会出卖自己,她的家人都在华家做奴婢,她敢出卖自己?

    “继续狡辩啊!”武铭元揶揄地笑,眼里是恨意:“贺冬卉……没想到你这么会装啊!你想自己说说你是怎么接近筱萝,怎么引起我的注意,怎么让法正伪造了筱萝的批文……还是让连梅来说说你怎么用死胎陷害筱萝,买通侍卫打断她的腿……让她再也站不起来呢?”

    贺冬卉大张了嘴,看着连梅仍是无法相信……武铭元每说一句,她的脸就白了一分,到最后颓然地爬在地上,惨笑:“所以……你也要让我再也站不起来?”

    贺冬卉奇怪自己听了武铭元的指责竟然释然了,报应啊!当初沐筱萝的丫鬟出卖她时,她还觉得沐筱萝蠢,连个丫鬟都无法收服,没想到自己也沦落到和她一样,竟然被最信任的丫鬟出卖了!

    这让她很好奇,不看武铭元,看着连梅问道:“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做的?竟然让你不顾姐妹之情,不顾你家人的安出卖我?”

    连梅抿了抿唇,冷漠地说:“姐妹之情?……王妃和三小姐也是姐妹啊,王妃不也对三小姐做下了那么残忍的事吗?我做的……远没有王妃多!”

    贺冬卉失笑:“我为的是王妃之位,太子妃之位,皇后之位……你为的又是什么呢?难道武铭元许了你做皇后?”

    她不无嘲讽地抬手指了指亦巧,冷笑:“难道你比亦巧还厉害吗?”一个小小的丫鬟,竟然想登天吗?

    连梅看看亦巧,淡淡地说:“亦巧姐姐有王爷的孩子,连梅也有王爷的孩子……我们在王爷眼中是不分高低的,王妃别挑拨离间,亦巧姐姐和我都不会上你的当的……”

    “什么……你……你什么时候有了他的孩子……”

    贺冬卉震惊地盯着连梅,看她自豪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时只觉得似被闪电击中了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亦巧也听到了,愕然地看着连梅,又看看武铭元,她突然有种恶心的感觉,很想吐……她转头,看见贺冬卉脖颈上还在溢出的血,她再也忍不住,冲了出去,抱着柱子吐了个天翻地覆。

    贺冬卉了半天呆,突然指着武铭元笑起来,她的笑一如亦巧的吐一样不可抑止,也不知道笑自己蠢,还是笑这世上可笑的人,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连梅都色变也没停止……

    武铭元很镇定,不屑地看着疯了似的贺冬卉笑,唇角的讽刺越来越深,等到贺冬卉笑停了喘气时,他才俯身盯着贺冬卉说:“我的王妃,这才是开始,你准备好吧!我会一点一点地帮筱萝拿回你欠她的!”

    贺冬卉盯着他极俊的脸,突然张口,一泡口痰就吐到了他脸上。

    武铭元一愣,下意识地一个耳光就狠狠甩在了贺冬卉脸上,打得贺冬卉的脸顿时肿了起来,满口的血腥味。

    连梅赶紧掏了帕子上来帮武铭元擦脸,武铭元一把抢了过来,自己擦着时看着贺冬卉愤恨的眼神。

    他有一瞬间恍惚,这场景好相似,似乎曾经生过……猛然想起,当初沐筱萝在天牢,他去劝她招供时,她也是这样一泡口痰吐在了自己脸上……

    可是……那是他爱的女人啊!她贺冬卉凭什么,当初如果不是她用心计,他怎么可能失去筱萝……

    新仇旧恨突然一起涌来,混合了这些日子的挫折,还有朝中大臣不敢公开说,私下却不止的嘲笑怨恨,武铭元狂了,一把揪住贺冬卉的头,拳脚雨点般地击打在了贺冬卉身上……

    贺冬卉的惨叫让府中的人都吓得毛骨悚然,亦巧更是,吐得没有力气,被她的惨叫声一吓,瘫在地上就起不来了,最后还是丫鬟寻来,将她抬了回去。

    连梅在一旁看得心惊,想劝又不敢劝,最后还是武铭元自己打累了,停下来,狠狠地看着贺冬卉,冷笑:“这样的结局是你自找的,怪不了别人……你好好反省吧!”

    他转身,也不叫连梅,独自摇晃着走了,只留下贺冬卉爬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连梅看看地上的贺冬卉,犹豫了一下,转身小跑着追武铭元去了。

    贺冬卉静静躺着,身骨骼都痛,胸口似乎断了一根肋骨,让她连喘气都有点困难。痛没有让她昏迷,反而让她很清醒,她瞪着桌上的油灯,跳着微弱的光,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掠过了沐筱萝的容颜,她在天牢时受的罪也不过如此吧!

    贺冬卉想笑,可是自己也知道她此时真笑出来的话,估计比哭还难看。沐筱萝天牢受的苦怎么能和自己比呢?天牢的刑罚成了她,现在谁提到沐筱萝不是一副崇敬的样子呢?

    她自己呢?受了这样的毒打,谁会同情她?以前的‘姐妹’只会说她活该……她费尽心机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贺冬卉茫然!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呢?结局不该是这样的啊!武铭元当初那么爱她,连吹个冷风都紧张得要死,是什么让他现在下手毫无怜悯之心……

    他们都变了……我也变了!

    贺冬卉悲哀地现自己越走越远,想起当初和沐筱萝做姐妹的时光,她竟然很怀念那时的沐筱萝。没有心机的一个傻丫头,浑然不知道自己接近她的目的,单纯地对她好。

    有心事第一个告诉她,有好玩的也会找她,逢别人送她好东西,也会分一些给她。那时她自是不屑她的好,她眼中就只看到了武铭元,看到了后位……

    可是,现在躺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过问,贺冬卉悲凉地想,原来她错过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不是后位,不是武铭元的爱,而是一份友情,很珍贵的友情。它和后位比,后者根本不算什么!

    恍惚地想,就算她能坐到皇后的位置又怎么样呢?一辈子孤零零地呆在皇宫中,身边有许多宫婢贵人,她们谁会真心地叫她‘姐姐’,谁会真心地只对她好呢?

    她才现,她唯一有过的朋友和好姐妹是沐筱萝,而她自己为了不相干的利益亲手葬送了这段友谊。

    以后,一辈子,她要像贺皇后一样,提防着其他女人,不让她们抢走了自己的皇后位置,算计着让自己的孩子坐上皇位……哦,她不能有孩子,更要担心别人抢了自己的位置……算计着,算计着,将青春生命精力都消耗在这些算计中……

    年华逝去,她得到什么呢?曾经崇拜的贺皇后不是最好的例子吗?

    论心计,论手段,论魄力,她怎么可能比得了贺皇后,她是连自己爱的人也能送上断头台的啊……

    算计了一辈子,如今的贺皇后不也在冷宫中呆着吗?偶像都是这样的命运,她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咳……咳……”贺冬卉的血流多了,只觉得身冰冷,更冷的是心。惹大的太子府,就没一人来看看她吗?武铭元现在还要仰仗贺家,就如此肆无忌惮地对她。要是他真的坐上了皇位,还有贺家的容身之地吗?

    贺冬卉低低地笑了起来,还好阻止了父亲将妹妹嫁给武铭元……武铭元,很好,很好……贺冬卉低笑,你送了我这样的礼物,我如果不礼尚往来,那不是显得我很小气吗?

    你等着吧!我会送你一份礼物的,这份礼物不是私人恩怨,而是为整个贺家着想,你不能再怪我了,是你先不仁我才不义的!

    “贺王妃……”

    油灯将灭时,她错觉地听到了有人呼唤,她睁大失神的眼睛,努力聚焦,终于看到了蹲在身旁的荣光,他一脸的焦虑让她干涸的心有了丝湿润,原来还有人没忘记她啊!

    “我要走了……临走前还可以为你做一件事,你需要我把你送回贺家吗?”

    贺冬卉这才看到荣光一身灰色的衣服,不是经常见到的戎装,贺冬卉呆怔了一下,失笑:武铭元,你已经众叛亲离了,连一直跟着你的荣副将都要走了,你以为你比我好多少吗?

    她摇头:“不,我不走……”

    我还要看着武铭元和我一起毁灭呢!

    群龙无

    宋闽有些焦头烂额了,眼看着六道在沈天斌的领导下四分五裂,而在这场浩劫中三善道虽然保存下了大部分实力,可是却被逼得逗留在蜀地。再加上向兰一心只在情上,对三善道的事几乎不问,就导致一部分兄弟心灰意冷各奔出路了。

    等苗栗带走向兰,三善道就更惨,群龙无,他这个护法的话也没人听了,乱哄哄的时候他们还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被影子楼的人出通牒,六道的人部不准逗留在蜀地,限期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宋闽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惹怒了楚轻狂,这个看似温文无害的男子,没想到怒竟然这般可怕。他气愤三善道的几个长老联合制住了他,害他差点失去记忆,所以将三善道树为自己的敌人,誓将他们都赶出蜀地,让他们自生自灭去。

    这还是楚公子仁慈了,怕沐筱萝知道生气,限期离开,否则依楚公子开始的想法,才不管他们的死活呢!

    宋闽对这限期离开头痛不已,三善道这一年来近乎逃亡的生活已经散失了大部分人手,再被楚轻狂这样一赶,出了蜀地就是沈天斌的人马虎视眈眈地等着,他们还折损得起吗?

    他思来想去,喟然现导致他们如此落寞的人是向兰,如果向兰不把银月令牌从沐筱萝手上要回来,以今天沐筱萝的能力,还有楚公子的魄力领导,三善道决不会如此凄惨……

    宋闽叫来昆町,两人商量了半天,觉得要想三善道还能在江湖中存活,只有去求沐筱萝了。宋闽有些羞愧,他这是在利用沐筱萝的善心啊,他知道沐筱萝肯定会答应的,因为一个能舍己救人的人,她是不会因为一时的委屈而无视其他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的。

    宋闽斗胆去茶楼求见沐筱萝,没想到进去看见的是楚轻狂,楚公子若无其事地说:“容儿去宝山了,这几天都不会回来,宋师父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

    宋闽老脸都羞红了,恍然明白楚公子的狡黠,一定早料到他们要来求沐筱萝,才将沐筱萝支开了。如果只是自己一人的事,宋闽可能就转身走了。可是楚公子给的限期已到,事关三善道的前途,近千人的性命,宋闽这脚步怎么也迈不出去。

    矛盾地看了楚轻狂半天,宋闽跪了下来,给楚轻狂磕了三个头,说:“楚公子,这三个头,一个是给你道歉,我们不该听信向兰的谗言,得罪了你;第二个,是给三小姐受的委屈赔不是;第三个,得罪你的人是老夫,老夫一人做事一人担,望楚公子大人有大量,请别迁怒其他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