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9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楚轻狂被他这一跪惊到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宋闽如果是为了自己求他,他看不起他,可是为了三善道的人……这一跪就有分量多了!换了沈天斌楚云安,他们谁能做到宋闽这样呢!

    楚轻狂怔了一会,就上前扶起了宋闽,沉声说:“宋师傅,不是我要和你们三善道为难,实在是被逼不过才出此下策。 .”

    他将宋闽拉到椅子上坐下,诚恳地说:“我家容儿当初救你们,你们就可以看出她的心,她的善良有目共睹。我赶你们走,她是不知情的,如果她知道,她断然是不肯让我这样做的!宋师傅,你来找她,想必也是看准这一点的吧!”

    宋闽老脸微红,硬着头皮说:“三小姐仁慈,当初是向兰不懂事,才拿回了总管令牌……我惭愧,是想三小姐念在答应了余江师傅的份上,继续替余江师傅照管三善道!”

    宋闽赌了,什么都告诉了楚轻狂,他愿意赌这个肯冒着生命危险去劫余江尸体的年轻人也有一颗善心,不会无视那么多的生命消失在眼前,诚恳地说:“三小姐答应了余江师傅会将三善道引到正途,我希望三小姐不计前嫌,再接下这个担子,做三善道的总管!”

    宋闽掏出了三善道的银月令牌,放在桌上,沉声说:“这一次,宋闽誓,谁敢和三小姐为敌,我宋闽第一个不放过她”!

    楚轻狂瞟了一眼令牌,笑道:“宋师傅,不怕告诉你,我家容儿有身孕了,就算她肯答应,我是不会同意她做你们的总管的!不是我打击你们,冲你们现在的散乱,我还看不上她做你们的总管,她如果想玩,我的影子楼随便她玩……你们的总管还是自己选人吧!”

    宋闽一口气被噎住了,还无法反驳,三善道落寞,影子楼自然是很红火的。影子楼的人跟着楚轻狂,在蜀地的展更加的飞,以前两家还能互相抗衡,现在变成一边倒,连以前的老客户都去找影子楼了。这虽然是楚轻狂的打压,也是最终的结果,人家狂有资本,宋闽无语了!

    “宋师傅……”楚轻狂突然又转了口气,修长的手指拈起令牌,笑道:“容儿有身孕不能管你们,我却是能的,宋师傅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做你们的总管如何?”

    “这……”宋闽狐疑地看着楚轻狂,沐筱萝心善能把握,这个男子却很神秘,喜怒都无法预料,他做总管?宋闽忧心的是他会把三善道带往何处呢!

    楚轻狂看透了宋闽的心,悠然地说:“我这个总管只想做个挂名的,具体的事还是宋师傅拿主意吧!毕竟我军务繁忙,我的影子楼都是交给卫涛去负责,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操心。我为什么想做你们的总管呢?宋师傅和我交心,我也不怕和你说实话,我做你们的总管对你们只有好处,宋师傅可以衡量一下我的话再决定!”

    楚轻狂玩弄着令牌,漫不经心地说:“影子楼和三善道如果都是我的属下,你们就没有竞争的说法,生意是大家的,有冲突我会解决。沈天斌我也会解决,说不定我一高兴,还会帮你们拿回六道的控制权。当然,如果你们不想做我的下属,我也不强求,你们必须离开蜀地……容儿心地善良,我不是,我和你们没有任何恩情,你们死活和我都没关系,我不会养虎为患……允许别人利用容儿的善良欺负她……”

    楚轻狂眯了眼看着宋闽,一字一句地说:“一次……就够了!不会再有第二个向兰的!”

    楚轻狂声音不大,从声音里面传出的冷意和坚定却让宋闽心悸,暗想向兰真幸运,被苗栗带走时这人还昏迷着,否则就不仅仅是被废了武功这么简单了!

    “你们可以回去商量一下再给我答复!”楚轻狂站起来送客,意味深长地说:“你们的人和我的人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我相信很多‘有识之士’都会选择和我合作的!”

    宋闽苦涩地问:“如果你做总管,我们六道还会存在吗?”不用回去问,很多下属的心声宋闽能猜得七七八八,影子楼的风光谁看不到啊!人往高处走,他们怎么可能不动心!

    楚轻狂失笑:“那当然!我没有吞并你们的心,你们有你们存在的必要!”

    这世间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保护的,楚轻狂不认为杀手和保镖会冲突,反正他做事都是不按理出牌,有这样的想法就不奇怪了。

    宋闽却放了心,立刻就答应和楚轻狂合作,在不违背彼此利益的条件下,三善道听从楚轻狂的安排。

    解决好后顾之忧,就该一致对外了,听了后面楚轻狂的调度,让宋闽组织人手配合阻击沈天斌的人时,宋闽暗暗在肚子里骂楚轻狂狡黠,明明沈天斌已经找上了他,他竟然还若无其事地和他们讲价。他忍不住想,要是自己不答应合作,楚轻狂也不可能分出人手来赶他们,说到底还是自己沉不住气,自动送上门。

    只是这种抱怨在心里只存活了很短时间,原因是楚轻狂的处事折服了他。虽然只是挂名的总管,楚轻狂却真的把三善道的人当自己的下属,考虑问题都是从牺牲最小,安第一的角度出,一番话谈下来就让宋闽心服口服了,觉得要是楚公子肯对三善道用点心,三善道绝对会扬光大的。

    一步步来吧,宋闽收回总管令牌时很有信心,这块令牌最终会送出去的……

    收服了三善道,楚公子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青城山,沈天斌都出山了,有个人也该出山了,师娘和师兄不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他也该出力啊!

    楚云安……楚公子矛盾地想,你就算要皇位,也该动动你尊贵的身子吧……这一次,该有个结果了!

    天下无敌

    “解救你们师娘其实不难,为什么不让姜曛带人去试试呢?”

    沐筱萝还想劝楚轻狂和顾擎同意她的计划,让姜曛带‘特警队’去把人救回来,这支队伍可是她和姜曛特别挑出来的,经过严格考验,特别培训过的精英,人人都有其过人之处,足够完成任务。

    可是楚轻狂自有打算,上前拥了沐筱萝说:“你就别操心了,回去休息吧!这事交给我来办。还有五天就举行婚礼了,你要休息好,才能做个美丽的新娘子!”

    “我只是想帮你分担一点辛苦,你忘了吴大哥不准你劳累过度啊!”

    沐筱萝有些心疼他,很多事混在一起,楚公子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足五小时,虽然他不叫苦,脸上却无法掩饰疲惫。

    而他自从上次被向兰喂了很多软骨散后,心跳一直不正常。事后让吴冠子和万灵检查过,两人得出的结论和沐筱萝的结论是一样的,楚公子心肺受损,需要慢慢的调理才能恢复。

    吴冠子给楚轻狂弄了很多补药,交待他不能劳累过度,否则有可能昏倒或者因心脏缺血呼吸困难,严重的话还可能死亡……

    沐筱萝是从现代来的,知道心脏病的危害到底有多大,虽然楚公子还没那么严重,可是一不小心还是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所以她尽量让顾擎和姜曛多帮楚轻狂做事,力图减轻他的负担,好让他能多休息。

    楚公子也是劳碌命,事情压在身上就只想做好,又想把婚礼办好,又要把军务做好,事必躬亲,自然很累。

    沐筱萝看他眼眶下都有黑影了,借口说去看新房就不由分说拉着他离开了军营。

    来到开区他们的新府邸,碰到卫涛亲自指挥着下属布置新房,一箱箱的衣物搬进他们的卧室隔壁。大大小小二十多箱,沐筱萝眼都看直了,半响瞪着楚轻狂摇头说:“你别告诉我你买了一年四季的衣服?”

    楚轻狂耸耸肩,不在意地说:“不只你的,还有孩子的!你去看看还缺什么,回头写个单子让卫涛买去!”

    “败家子……”沐筱萝嗔了他一眼,相当无语。当初在京城,他就买了许多衣服给她,结果很多她都没穿过就离开了京城,现在这人又犯毛病了,乱买啊!

    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楚轻狂拥住她笑道:“别心疼银子,我们就成一次亲……我要给你最好的婚礼,银子没有我们以后再赚,委屈了你,我会遗憾一辈子的!”

    沐筱萝笑了:“我不委屈,你已经给了我最好的礼物!”

    一个孩子……沐筱萝笑,他颠覆了世人对我的嘲弄,拨乱反正,等他再大点,当初什么不会有后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破,贺皇后,武铭元,就让他们看看他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此时沐筱萝还不知道武铭元为了她怀孕的事和贺冬卉翻了脸,日后她知道,愕然半天,非常同情贺冬卉,心想早知道这样,当初自己出手报仇还好一点,至少贺冬卉不至于弄得这么惨。

    新房继承了楚公子华贵的风格,华丽却不俗气,典雅大方。让沐筱萝意外的是楚公子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一大块铜镜,就像穿衣镜一样安置在窗边。

    沐筱萝站在镜子前,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肚子,已经凸出了很多,孩子以惊人的度生长着,让她怀疑照这样的度生长的话,她能不能坚持到十月满啊!太累了!

    “很美丽……我家容儿是最美丽的娘亲!”

    楚轻狂从后面环住了她,手指停留在她的腹上,看着镜子里面的她笑道:“很想将我们现在的样子画下来,以后让我们的孩子看看,他们的爹娘是多么恩爱啊!”

    “臭美……”沐筱萝白了他一眼,唇角却掩不住笑意涌上,镜中的确是一对璧人啊!楚公子军服没换,修长的身子被军服衬得很阳刚,可是那张邪魅的脸却又是另一种风格……这样俊美的将军就算整个武氏也找不出几个吧!

    “我们的孩子要是像你,十多年后又要让多少女人伤心了!”

    沐筱萝反手,手指拂过楚轻狂的脸,感慨,这等极品男人,怎么就对自己情有独钟呢?还好他没做皇上,否则伤心的就不止向兰水佩了,后宫佳丽都为狂而疯了!

    “那我们的孩子还是像你好了!”

    楚轻狂宠溺地吻过她的颈,有些自大地说:“长得像你,性格像我,聪明呢像我们两个,懂事后你教他识字,我教他武功,让吴大哥教他医术,万大哥教他毒术……我们的孩子就天下无敌了,哈哈!”

    “天下无敌!……真够狂妄的!”

    窗外的阴影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淡淡的讽刺,那声音久违了,却让人一听就能听出其独特的清洌冷酷。

    楚轻狂下意识地拥紧了沐筱萝,脸上却浮起了淡淡的笑容,看着阴影笑道:“义父,你来了?我还以为我的婚礼你都不肯赏光呢!”

    这一声义父让阴影中的人叹气,半天才说道:“你还叫我义父?你连义父都陷害……你这样不仁不义的人也配叫我义父吗?”

    楚轻狂挑眉,幽幽地说道:“养儿方知父母恩……狂儿承认有些地方是对不起义父的养育之恩,那都是一时的年轻气盛,狂儿知错了,对不起,请义父原谅!”

    阴影中的人没了声音,似在掂量楚轻狂话中有多少诚意。可是楚轻狂这人,邪魅似让人看得恨不能在他脸上捣上那么一拳,可是认真时,楚公子却是一脸的无害,诚恳得让人掏心掏肺。

    沐筱萝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楚公子了,他话中有多少诚意她是能听出来的,此时这声‘知错了’,在她听来有八分的诚意。

    很明显,楚云安也听出来了,怔怔地看着楚轻狂,一时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本以为对自己充满恨意的人,没想到竟然先和自己说对不起。如果他继续敌对,他还可以无情,可是他先软下来,楚云安就有点失措了。

    沉默了一下,他冷笑一声说:“小九,别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吗?我几个徒弟就是你最狡猾,他们都没少被你骗,难道你以为我和他们一样吗?”

    楚轻狂叹了口气,将沐筱萝拉到身后,说:“容儿,那床是今天新铺的,你先去休息,我和义父好久没见,我请他去喝杯酒去!”

    “嗯,少喝点啊!”沐筱萝退开,让他走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