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思绪如打开闸门的水,哗哗地流淌出来。.他一直以为自己不记得和她的点点滴滴,可是从没留心去记忆过,这瞬间想起却现自己并非不记得,而是习惯了她的付出,不用去感动她也会一直都在……

    看着那被光反射过来,昔日的墨掺了杂质,那眼角无法遮掩的鱼尾纹……原来不是这样的,她不会一直都在,岁月,苍老,焦虑还有失望都会带走她……

    楚云安突然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她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他该怎么办呢?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最爱的人,他不能连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也失去啊!

    他不爱她,他只是习惯了她在身边……不,当一个最爱的人,在岁月的洗礼下连面孔都模糊时,他还能再说爱她的话吗?

    楚云安恐慌地在记忆中疯狂地搜寻那张脸,却只能想起楚轻狂说的话:“你用尽一生的时间,再也守侯不到她的出现……别连手上的都失去时,你才是真的一无所有……”

    他看看自己的手,利剑上还沾了血……他的一生,就这样不停的争斗,为了那个癫狂的念头,他不断地奔波,培植着自己的力量。

    他得到了什么呢?

    几个徒弟一个个离开,他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时间去教育……看着那做贼心虚缩在一边的楚元锋,再想起连玉玺都不要的楚轻狂,楚云安喟然:原来最失败的人是自己啊!

    “师娘……”花君子的叫声唤回了他的思绪,楚云安抬眼,看见俞晓宁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蹒跚的步伐让他眼酸酸的。

    “晓宁,你要去哪?”追出来,看见俞晓宁茫然地站在路间,似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楚云安上前扶住她,她身上的臭味传过来,让他呼吸一窒,却奇怪地没有放开手。

    “我要回家!”俞晓宁没看他,而是看着远处,梦呓般地伸手指着远处,喃喃地说:“我要回家……我的家在江南……我要回去做奶奶……”

    楚云安怔住了,仅仅疏忽了一会,俞晓宁就挣脱了他的手,自己跌跌撞撞地寻了路,孤独地一人走了。

    楚云安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掏出了玉玺,一边是至高无上的权力,拿着就可以得偿夙愿,杀上京城做天下至尊……可是,另一边……那孤独的背影,还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的楚元锋,低了头踢石头的花君子……

    楚云安突然思想清晰了,选择了玉玺,他就失去他们了……连同楚轻狂,也将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他当初无法下手杀武二帝,自然也不会让别人杀他……选择了这条路,总有一天要和楚轻狂对决,她的孩子,他真的能下手杀他吗?

    那背影越走越远,眼看就要走出自己的视线,楚云安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有了决定。他将玉玺重新放回怀中,一跃而起:“花君子,我们回家……”

    他快步追上那女人,第一次用和蔼的语气对她说:“晓宁,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

    “没有平姑的沈天斌是一只没有爪子的狼……”

    楚轻狂看着斗在一起的沈天斌和宋闽,昆町,林寒山,幽幽地对卫涛笑:“而失去沈天斌的武铭元,则是一只幼兽,失去了母狼的庇护,他该自己出来觅食了!”

    卫涛好整以暇地抱手:“你不怕他来找你的麻烦?”

    楚轻狂笑:“我怕,他就不来找我了吗?”

    卫涛挑眉:“他来找你不仅仅是私人恩怨了!如今国库空虚,蜀地富裕,武铭元想坐稳天下岂能放过这‘杀富济贫’的机会!”

    “淮南也很富裕,比起蜀地的路难行,武铭元更方便攻打淮南。而且……我不是他的威胁,真正威胁他皇位的人是武铭正!”

    楚轻狂负手而立,看着越斗越猛的几人,睿智地一笑:“武铭正也知道这一点,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找我谈合作的事了!”

    “你想和他合作吗?”卫涛假做惋惜:“我还一直梦想着要做开国元勋呢!你做皇上多少也给我弄个什么侯爷做做,你却……我再问一遍,你真的不想做皇上吗?”

    楚轻狂挑眉:“你要真想做开国元勋,也可以啊,我把你推荐给武铭正,他这人虽然有些事做的不是很光明磊落,基本上还是一个很公正的人,他做皇帝,一定会重用你的!”

    “你还是不做皇帝啊?那算了!”卫涛摸了摸鼻子,笑道:“比起每天天不亮就要去早朝,我还是很满足现在可以睡到什么时候想起就什么时候起的日子,就算一辈子做你身边打杂的,我也觉得比做开国元勋幸福!”

    楚轻狂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搂住卫涛,说:“有你们这样的朋友在身边,我也觉得比做什么皇帝舒坦多了!”

    姜曛在后面几步远,手按在剑柄上,眼睛看着场中,耳朵却把他们两的对话一句不漏地听完了,他的唇角带了淡淡的笑,并没有觉得楚轻狂的话矫情。

    姜曛的家人都被楚轻狂想法接来了蜀地,在开区还给他们建了府祗。他的家人开始不习惯蜀地的生活,沐筱萝每天都去请安问好,还让袁鸣帮助姜家人购置了田地,让他们慢慢融入了蜀地的生活。

    姜父没多久就喜欢锦城了,原因是他喜欢吃辣的,被沐筱萝带去吃了两次水煮鱼,姜父就对姜曛说:“就算你们以后回京城,我和你娘都不走了,我们就留在锦城安家吧!等你什么时候累了,还可以回来!”

    姜曛没有回答,心里却很感激楚轻狂和沐筱萝为他做的一切,让他的父母在年老时找到了平静安宁,这比对他封官加爵可贵多了。

    皇上……做不做也无所谓啊!姜曛顺着楚轻狂的思路想,有这样富裕的土地,还有这样一群肝胆相照的朋友,还要什么呢?

    场中的胜负结局早已经知晓,他们几人没人关心沈天斌的死活。六道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他们在这是捍卫自己的土地,作为一方父母官,给予最后公正的裁决……

    作为一代枭雄的沈天斌,获得楚公子唯一的怜悯是:他错在不该选了他的地盘威胁他……为了他妻儿的安,就别怪他出手了……

    楚教主

    林寒山的剑刺进沈天斌的身体时,就注定了六道的内战尘埃落定,集聚了所有的恨意,一得到宣泄,连林寒山都感觉到疲惫了。

    扔了剑,和昆町,宋闽三人没有欣慰的感觉,反而觉得一座沉重的山压在了身上。面面相窥,被沈天斌搅得乱七八糟,支离破碎的六道,在江湖的排挤,朝廷的追杀下该如何生存呢?

    三人相互看看,又看看那在高处袖手悠闲的楚轻狂,一瞬间三人心意相通。楚轻狂既然可以做三善道的挂名总管,为什么就不能做六道的挂名教主呢?

    宋闽更是老奸巨猾地想,楚轻狂这名一挂上,就由不得他了,他们总会有办法让他做成实的。既然变成他的属下,依沐筱萝说的‘我家楚公子最是心软’,难道他还会任由六道自生自灭不成?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宋闽上前,从沈天斌尸体上搜出了骄阳令牌,混合了手上的银月令牌,一起走到了楚轻狂面前。

    楚轻狂人精,一眼就看出三人的想法,抢先说道:“宋师傅,沈天斌的事已了,你们就可以重振六道了。平姑答应了万灵,以后都不会管六道的事,你们不用担心她报复,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楚公子……”当日暗算楚轻狂的人是林寒山,这人倒恩怨分明,知道自己欠楚轻狂一个道歉,也不在乎周围还有很多自己的属下,单膝跪倒:“对不起!当日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昆町也单膝跪下:“楚公子今日助我们六道平复内乱,老夫服你这个总管。如今六道群龙无,还望楚公子胸怀悲悯之心,接任教主之位,带领六道兄弟们走上光明之路。”

    宋闽火上浇油,跪下呈上两块令牌,高声说:“宋闽愿立誓,辅佐楚总管将六道扬光大,重振六道声威……愿意奉楚总管为教主的,都过来参见教主吧!”

    一时就跪倒了一片,众人齐呼:“楚教主……楚教主……”

    卫涛悄悄对楚轻狂笑道:“你就接下教主之位吧,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带一支军队也是带,你就把六道当你的另一支军队带吧!”

    两块令牌被宋闽高高举在眼前,楚轻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看下面的呼声越来越大,再推辞就矫情了,只好伸手扶起三人,说:“你们的教主我还是挂名吧!具体事务还是你们三人负责,等你们找到更适合的人,这教主之位我会让出的……”

    能得到这样的答复三人已经满足了,最了解楚轻狂的宋闽暗笑,等事情背到你身上,你想卸担子,谈何容易啊!

    这就是几个护法死也不做教主的主要原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权力有时看着很诱人,可是后面的辛苦和责任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楚公子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只是他站得高,自然看得远。他知道与其将这一堆高手放到外面去,还不如握在手中。有武铭元和武铭正的天下,他不忌惮他们,也要让自己保持能进能退的尺度,只有这样,说保护家园之类的话才不至于变成空话……

    处理好六道的事,楚公子现在可以高枕无忧地做新郎了,他兴冲冲地去宝山接沐筱萝,去到才现不止顾擎在,杰克也来了,三人呆在‘实验室’里,下属去禀报了半天也不见他们出来。

    楚轻狂不知道他们三呆在实验室做什么,就亲自过去找,才近前,就听见三人的笑声。楚轻狂不知道三人又鼓捣出什么,只听着他们的笑声就有些妒忌,这三人现在已经是个小帮派了,经常混在一起鼓捣新玩意。

    前些日子弄出了‘洗水’,楚轻狂开始不以为然,这能卖多少钱啊?

    不过沐筱萝用过一次后他就改变了观念,非常喜欢她用洗水后丝散出的淡淡清香。如果这洗水不是他家自己做的,他是花多少银子都要给沐筱萝买的,换换观念,他相信那些皇室贵族,谁不喜欢这样的‘洗水’呢!

    让楚轻狂妒忌的是自己军务繁忙,没有时间参与他们的‘研究’中,每每他们鼓捣出的新玩意,最后一个知道的就是他,就是这个让楚公子心里不平衡。

    此时听到他们的笑声,楚公子就更妒忌了,很想什么都不管,每天和他们混在一起。可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楚公子只好安慰自己,一家人总要有个在外奔波,他的辛苦是为了妻儿的幸福,他们高兴他也高兴了!

    “轻狂……你来了!”见他推门进去,沐筱萝笑着迎了上来。

    看到她的笑,楚公子就觉得疲劳都一扫而空了,笑道:“事情都解决了,想着能赶上晚膳,就过来带你回去吃饭,你们能走了吗?”

    沐筱萝有身孕就喜欢吃辣的,前两天就嚷着说要去吃水煮鱼,楚轻狂答应了却没做到,今天就是来兑现诺言的。

    “当然……”沐筱萝上前挽住他的手说:“我们的事都完了,正要走呢!顾擎,杰克,我先走了!”

    沐筱萝迫不及待地拉着他往外走,楚轻狂就笑了,低头悄悄地说:“你又做了什么事瞒着我啊?”

    “哪有……没什么事!”沐筱萝无辜地眨眼,楚轻狂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低笑道:“你没现吗?你一有秘密,你就特别的乖……所以只要你很乖的时候,你就有事瞒着我!说吧……什么事?”

    沐筱萝翻了翻白眼,嘟嘴:“这还有秘密吗?都被你看的清清楚楚了!”

    楚轻狂低头间嗅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不同于她用的洗水,很好闻,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闻到香味的同时也看到她嘟嘴的样子,一时就有种冲动涌上心头,让他突然很想吻她……

    呼吸顿时就急促起来,沐筱萝立刻就感觉到了,抬头看他,就在他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情.欲,她的脸顿时红了,拉着他匆忙走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