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顾擎和杰克都在后面啊,这人怎么什么场合都不分地情……

    “容儿……你用了什么,好香……”

    才出了门,就变成楚轻狂拉着她了,也不万前,就绕到了后面,将她按在墙上,头就埋到了她颈间。.

    沐筱萝被他拥在怀中,动弹不得,脖颈间被他的鼻息挠得痒痒的,听着他粗重的呼吸,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玩火玩过头了吧?

    “回去告诉你啊……”沐筱萝很无辜地抱着他的头推开,这香水是花香啊,可不是催.情剂,弄不懂楚公子怎么嗅到香味就‘兽性大’!

    酒精再加上杰克帮她做的蒸馏管,他们研究出了‘香水’,这是‘软黄金’啊!在现代就价值不菲,她可是打算拿来赚大把大把银子的,这样就不必动用清波的宝藏也能帮蜀地的县衙度过财政紧张期。

    沐筱萝刚才只不过试用了一下,就这样得到了楚公子的青睐,看来效果很好啊!原本还打算回去沐浴更衣后偷偷洒一点让楚公子惊喜一下,没想到这人鼻子比什么都灵,竟然就嗅到了。

    于是,沐三小姐只好边吃辣辣的水煮鱼,边把‘香水’的事争取‘坦白从宽’地提前告诉了楚公子,让楚公子听得咬牙不已,慎重地警告三小姐以后这样的事要早汇报,否则有什么后果就别怪他了。

    辣辣的水煮鱼不适合习惯清淡口味的楚公子,可是这不影响他陪沐筱萝吃。一边抹汗,一边可怜兮兮地问:“人家说喜欢吃辣的孕妇生的孩子多半是女孩,你说我家丫头出来会不会很泼辣啊!”

    “不会……最多像我一样!”

    沐筱萝很自然地回答:“泼辣也好啊,没人敢欺负她!”

    楚轻狂闷闷地说:“我不是担心有人欺负她,我是担心没有另一个楚公子敢娶她!”

    沐筱萝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骂道:“楚公子,我现你现在脸皮厚了很多啊!要夸自己就明着说了,拐弯抹角,有欠厚道啊!”

    楚轻狂嘿嘿笑:“你没现你相公很好啊!能文能武,最重要的是大度……你说错过我,你上哪里再找一个我这样的相公啊!”

    “所以我拼命抓住你了啊!”沐筱萝拍拍他的手,笑道:“这一次,你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楚轻狂反手握住她的手,舒心地笑:“你也一样……”

    两人的戒指相互碰撞,彼此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他们现,彼此都很期待将要来临的婚礼……

    这一次,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人,没有任何事能阻挡他们在一起……

    侠之大者

    蜀王的婚礼和大雁塔的落成是同一天。大雁塔落成典礼是一大早,婚礼是临近中午。

    三对新人一起举办婚礼,开区一直到东城区新铺的街道上都摆满了流水席,外来的客人和本地的百姓都可以来此大吃大喝。

    这样的排场在锦城是头一次,狂公子请柬也不一家家,而是印成布告,到处街头粘贴。弄得不止锦城、蜀地的百姓知道,国大部分人在走商的客商宣传下都知道了。

    蜀地的商贸会已经被这些客商广而告之地宣传,现在他们又宣传了蜀王的婚礼,一时蜀地名闻天下,富裕的名声已经在周边几个国家都传开了。

    听闻这样隆重的婚礼举行,婚礼后不久又是商贸会召开,就有不少商人日夜兼程赶来蜀地,一是为了见识见识这蜀王的婚礼是怎么样的,二也是为了能在商贸会上占一席之地。

    沐筱萝事先已经和杨细几个族长沟通过,要接待好来往的客商。这些客商的吃住是一不小的收入,不是几家人就能承担下来的。

    沐筱萝动当地的商人,有客栈酒楼的都打扫干净,准备好货源参加商贸会。有些老顽固开始不以为然,等看见66续续进锦城的客商越来越多,才赶紧准备起来。

    看看人家杨细,就有许多商人佩服,老奸巨猾就是老奸巨猾。杨细在开区的商铺建好,宅院也不建了,人家建了一栋酒楼,把自己原来在东城区的房子改成客栈,这一路他自己都可以形成吃住一条龙了。

    还没开张,就有人预定了客房,高兴得杨细每天来喝茶听故事都哼着小曲,逢人说他年轻了几岁,他就笑得眯了眼,点头:“都是三小姐的故事滋养的……不信你也来听听吧!”

    沐筱萝的故事现在是非常受欢迎,每天里里外外围了几层人听故事。沐筱萝的《天龙八部》还没讲完,孕吐只要不是太难受她都会坚持去讲。

    有些人听不到,或者听了不过瘾,就有人专门出钱,请了几个写字快的,把沐筱萝讲的故事记下来传阅。一时锦城关于《天龙八部》的手抄本就有很多,有好事者还把沐峰联想成了沐老侯爷,认为沐筱萝讲沐峰就是在讲沐老侯爷的传记,用这种形式在为沐老侯爷的一生正名。

    这种传言传到了沐筱萝耳中,她失笑之余感叹,公道自在人心,何必解释呢!

    沐老侯爷和沐峰,都是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别的不说,冲这一点,沐老侯爷丝毫不亚于沐峰。

    这样的手抄本也有人送给沐筱萝,沐筱萝就留给狂公子看。狂公子军务繁忙,没空去茶楼听,沐筱萝给的礼物就被他视如珍宝,常常看完后急于想知道后面的,就跑来问沐筱萝。

    沐筱萝不累的话会给他开点后门讲讲后面的内容,要是太累的话就吊着狂公子的胃口,弄得狂公子郁闷不堪,誓以后沐筱萝的故事,部讲完了他才看,这样被吊着,比受刑还难过。

    天龙八部》在姜曛的军中也有人抄,姜曛也弄了一本看。每看一次就感慨一次,触动很深。

    听到沐峰是沐老侯爷原身的传言后,姜曛还和楚轻狂聊过一次,两人都感叹沐老侯爷的不幸,都觉得这故事是沐筱萝想出来缅怀沐老侯爷的,感叹之余,也很佩服沐筱萝的‘才华’,竟然塑造出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

    狂公子则比姜曛多了一些想法,眼看沐家灭门快满一年,沐筱萝肚子慢慢大了也不好回京城去祭奠。想了想,他就让人做了一些灵牌,刻上沐家人的名字,安放在他们宅院一间专门收拾出来的房间中,以供沐筱萝有实物可以寄托哀思。

    婚礼前一天,楚轻狂带沐筱萝去看这些灵位,为了避免沐筱萝猛然看到受惊,影响孩子,楚轻狂路上就告诉了她。

    等沐筱萝打开门,看到那满屋的灵位时,她还是被震撼到了。这些灵位高高低低,一排排整齐地安放在供桌上。一个牌位就是昔日一个生命,一个名字就伴随着记忆里的容颜一起浮现在沐筱萝脑中。

    有些人她只知道名字,有些人她只记得脸,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狂公子好本事,竟然弄到了详细的资料,一人不漏地给安了牌位。

    沐筱萝的泪掉了下来,哽咽着抱着沐老侯爷的灵位不住的掉泪。穿越过来被打,众人都遗忘了她的时候是老侯爷不嫌弃她,亲自将她抱了回去……

    一幕幕,一桩桩往事快地闪过脑海,沐筱萝痛啊,这满屋的冤魂何在,他们在彼岸还好吗?

    “爷爷……爹……各位大哥……我会替你们好好照顾容儿的……你们放心吧!”

    楚轻狂搂住她,将她怀中的灵位取出来端正地放回去。拉着沐筱萝跪下,认认真真地磕头,让沐筱萝的怨气又慢慢消散了,楚轻狂没错,他也是受害者啊,都怨皇位害人,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替武家赎罪,我只是一个爱你的男人……因为爱你,才怜惜你失去的,才想给你很多很多的爱,来填满你心中的空白!”

    狂公子伸手抱住她,吻去了她脸上的泪:“也把你的爱给我,好吗?我们都不要再有残缺的爱,我们要把完整的爱给我们的孩子……给我们的家!”

    谁也不是谁的替身,谁也不是谁的救赎,我们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

    沐筱萝没有家人,婚礼的头一晚,栾家父母就把她接到了家中,让楚轻狂第二天到栾家娶娘子。

    沐筱萝的嫁衣是清波亲手做的,沐筱萝本来建议清波和他们一起举行婚礼,才说了头,清波就说:“江浩愿意等我报了仇再成亲。”

    沐筱萝就没了后面的话,怔怔地看着清波,感觉到了离愁。

    清波也没瞒她,说:“我和远山已经决定了,婚礼结束了就走,你别替我们担心,有你的霹雳弹我们没事的,报了仇我们会回来的。你是我们的家人,这里也是我们的家,我们不回家还能去哪里呢?”

    沐筱萝笑了:“对,我是你们的家人,你们就算不来看我,也该来看看你们的侄子……”

    两人互看着彼此,都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清波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失望什么?沐筱萝大体猜到了,有些欣慰,也没多说,紧紧抱了抱她:“谢谢……”

    代所有她剑下侥幸活下来的人说的这声谢谢,清波会懂的,远山也会懂的,生命是多么可贵啊,任何人都没权利轻易剥夺别人的生命……

    水佩也没家人,俞晓宁走后她就搬回了县衙,她仍不肯站起来走,顾擎好说歹说也没用,都有些灰心了。

    栾家父母接走沐筱萝,楚轻狂又把水佩接回了茶楼后的宅院,说作为水佩的哥哥,他要好好把水佩嫁出去。为了方便,水佩的婚礼安置在第一个,然后是栾惠的,最后才是他和沐筱萝的。

    楚轻狂陪嫁妹妹自然也是大手,一套嫁衣就花了上千两银子,是清波丝绸铺里最好的丝绸,绣工最好的嫁衣。当然,楚轻狂不敢告诉水佩,真正绣工最好的嫁衣是清波亲手做的,她留给了沐筱萝。

    如果是别人,楚轻狂就算花双倍的价钱也要买回来给水佩,可是沐筱萝拿了,他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娘子争呢!

    就只有在其他方面弥补水佩了,送给水佩的一串珍珠项链,颗颗拇指般大小,色泽均匀,也是价值不菲。

    顾擎作为‘四皇子’,当日和沐筱萝成亲时皇上送的许多财物都被沐筱萝用得所剩无几,沐筱萝内疚,把和方儒合作的琉璃作坊给了顾擎做私有财物。顾擎拒绝,沐筱萝就让楚轻狂当做陪嫁又给了他们两个。

    弄得顾擎苦笑,对沐筱萝说:“你们又何必和我分得如此清楚呢,这不是把我当外人吗?”

    琉璃厂的透明玻璃还没面上市,就几个流传出来的都让那些商人开出了大价钱。琉璃作坊肯定是赚大钱的,蜀地建设正需要银子,沐筱萝还给他,不是和他分清吗?

    沐筱萝回答是:“我们没和你分清,给你琉璃作坊是安水佩的心,女人……自己有财产会比较有安感,而且,我不想让她一辈子依靠轻狂!”

    就是最后一句让顾擎懂了沐筱萝的心,才接受了琉璃作坊,打算婚后带水佩过去照看琉璃作坊,顺便接手荆州。

    你欠我的

    第二日就是婚礼,没了沐筱萝在身边,楚轻狂有点不习惯,和罗林海他们商量好第二天大雁塔落成典礼的细节,回到茶楼已经很晚了。路过水佩的院子,看见院门虚掩着,里面灯光还亮着,楚轻狂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现在他已经相信水佩能走却不想走,顾擎的心灰意冷也看在了眼中,作为哥哥,作为水佩最依赖的人,他觉得有必要去劝劝水佩。

    站在院子中,看到只有水佩的房间亮着灯,丫鬟都去睡了。这几个丫鬟是沐筱萝精心挑选出来的,耐心极好,又细心,水佩的衣食住行都打理得很好。让顾擎都感动,对楚轻狂说沐筱萝是真把水佩当妹妹看啊,爱屋及乌,做的比他这个哥哥还要多。

    “水佩……睡了吗?”楚轻狂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没声音,他又等了一会,也没听到水佩回答,他迟疑了一下,推开了门。

    灯下,水佩坐在桌前,凤冠霞帔完好地穿戴在身上,她正在给自己描眉。

    楚轻狂就怔在了原地,这……感觉有点不对头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