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水佩似乎没现他进来,认真地描着,描完了又拿了一张红纸过来给唇添上颜色。 .如此装扮完,一张艳丽的脸转向了楚轻狂,红唇微启:“狂哥哥,我美吗?”

    楚轻狂突然觉得鼻间酸,想起了以前,水佩每次穿了新衣服都要向他炫耀:“狂哥哥,我美吗?”

    我美吗?给你做娘子好不好?记忆中水佩问过好多次,他的回答也随年龄的不同各种各样。

    年少无知时他回答好,反正答应过要照顾她一辈子,做娘子似乎就可以照顾一辈子了!

    稍微长大后分清了娘子和妹妹的区别,他回答:“我不要你做我娘子,做我妹妹吧!”

    天天要哄着的娘子太累,压的小小的心都喘不过气来。每次这样回答,水佩都会生气,又哭又闹,他更不愿娶这样的娘子了,白天可以给她,夜晚总要为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记忆中娶了娘子就可以和水佩分开了,现在真的要分开了,为什么他却感到不安呢?

    楚轻狂凝视着水佩,她终于站了起来,红红的嫁裳拖在了地上,施施然,美得惊人。

    安静的水佩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恬静而温柔,这让楚轻狂恍惚地想,当初的水佩要是这样懂事,说不定他就爱上她了。

    心中有些酸涩,水佩嫁给顾擎的勉强无人不知,他终是负了她,又为难了自己的兄弟……

    “我美吗?给你做娘子好不好?”

    水佩站在他的面前,凤冠的珠帘下半隐半现的脸看不清表情,楚轻狂只觉得她的双眼,明亮媚人。

    楚轻狂被她的靠近逼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怔怔地看着她,似想分清她的话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我美吗?给你做娘子好不好?”

    水佩又逼近了一步,眼睛里似乎有了雾气,声音都颤抖了。

    楚轻狂这才清醒,恍然明白为什么感到不安了。

    水佩太安静了,从和顾擎定下婚事,她就安静得过分,不哭不闹,不撒娇也不缠着他们。她就像一个局外人,平静地看着他们在身边来来往往,就像看破红尘……

    眼前这个水佩才正常!楚轻狂有些慌乱,明日就要举行婚礼了,她这样的‘正常’不会弄出什么不正常的事吧!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水佩垂眸:“我不好吗?……我这样……还不是你想要的娘子吗?我听话,很乖,我努力学习沐筱萝……虽然没有她能干,可是给我时间,我终会变成你喜欢的那种女人……这样,你也不肯要我吗?”

    楚轻狂痛苦地闭上了眼,他就知道是这样……天哪,谁来告诉他该怎么办?

    面对这样的痴心,面对水佩这样的执着,他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她?

    “狂哥哥……我不为难你……我只要你……一晚……可以吗?就一晚!”

    水佩上前,搂住了他,她的身子努力地挤进他的怀中,凤冠撞在了楚轻狂脸上,让他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慌忙想推开她,可是水佩抱得太紧,让他怎么也推不开。

    “沐筱萝可以拥有你一辈子,我只要你一晚,难道连这最低的要求,你也不愿意答应我吗?”

    水佩嘶声说着,扯掉了碍事的凤冠,拉乱了刚才梳好的,有些癫狂地寻找着楚轻狂的唇。

    楚轻狂避开,一边拉住她疯狂解他衣服的手,一边苦涩地叫道:“水佩,你别这样……停下……你再闹我点你的穴了!”

    “你就对我那么无情?”水佩嚷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对我就没一点点动心……还是你嫌我脏了?”

    她的泪混合着越来越过分的撕扯,让楚轻狂终于忍无可忍地点了她的穴,伸手抱住她倒下去的身子,送到了床上。

    水佩瞪着眼看着他,狂乱地叫道:“我不要嫁给顾擎……狂哥哥,今晚你不要我,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楚轻狂闭眼,抬手又点了她的哑穴。屋里安静了,他却害了一场大病一样无力颓然地坐在床前。

    明日该怎么办?顾擎的婚礼会不会变成笑话?他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他怎么忍心让他背负这样的耻辱呢!

    水佩呢?难道就变成他不会醒的噩梦吗?一想到她会在婚礼上闹,楚轻狂就觉得本来很美好的明天说不定就是一个灾难!

    我该怎么办呢?

    楚轻狂此时好想沐筱萝,如果她在,会帮他解决这样的难题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声悠然的叹息在屋里响起来,楚轻狂受惊地睁眼,看到沐筱萝倚在门前幽幽地叹息,他惊跳起来,狂喜地跑上去,叫道:“容儿,你来得正好……帮我劝劝她吧!”

    沐筱萝看看慌乱的楚轻狂,无奈地一笑,轻声控诉:“你惹的情债,为什么每次都要我善后呢?”

    楚轻狂抱拳,求饶地苦笑:“我哪还敢惹什么情债啊,就一个……”别人要敢这样缠我,我还容她活着麻烦你啊!

    沐筱萝瞪了他一眼,走过去站在床边,伸手解了水佩的哑穴,淡淡地说道:“就我个人来说,你死了对我只有好处,我根本不想救你!只是……我讨厌你用死来让轻狂记住你,所以,我救你……如果你仍然想死,离开蜀地,走远些去死,只要不让轻狂看到,我才不管你死在哪里!”

    沐筱萝抬手,一粒药丸没等水佩说出话来就塞进了她的口中,噎得水佩咽了几下口水才咽了进去。

    她愤恨地瞪着沐筱萝,看看楚轻狂,以沉默对抗。

    楚轻狂惊讶地看着沐筱萝,好奇地问道:“容儿,你给她吃了什么?”

    沐筱萝讽刺地笑道:“放心,不是毒药,是解药!你这位水佩妹妹真不让人省心啊……想把明天的婚礼变成葬礼啊!可惜……有我在,我是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们的婚礼的!”

    “葬礼?”楚轻狂看看水佩那一身红裳,有些明白为什么水佩早早就换好了嫁裳,她是不是想用这样的形式让他后悔,记住她一辈子呢?

    他看向水佩,水佩毫不示弱地看着他,叫道:“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失言了……别妄想把我嫁给顾擎就解脱你的责任,你欠我的,欠我们家的……我要让你记住……让你一辈子都还不清……让你内疚一辈子!”

    楚轻狂不说话,看着她的眼神慢慢悲凉,又落寞……

    他走过去,将沐筱萝拉到了身后,才解开水佩的穴道,索然地说:“你走吧……今日开始,我没你这个妹妹了!”

    水佩跳起来,叫道:“楚轻狂,你言而无信,你忘恩负义,你是无耻,见色忘义的小人……”

    一连串的骂声通畅悦耳,楚轻狂却没有任何恼怒的表示,唇角越扬越高,静静地听着,似乎水佩每骂一句,他对水佩的内疚就少了一分……

    水佩越骂越心虚,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最后气急败坏地嚷道:“你别以为不反驳就可以赶我走,你欠我的,欠我们的家的不还清休想让我走……我就算……就算死也要赖着你……”

    先汗个,预的章节弄成明天的,刚才上来才现,所以今天的更新晚了许多。

    今天是端午节啊,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家团圆,大家快快乐乐的过节吧!

    俺还坚持在工作岗位上,万恶的创卫啊,忙死俺,我已经快半个月没休息了,7.8.9号对我们城市能不能评上卫生城市是关键,俺前几天就接到不好的消息,这几天上班时间早上7点到晚上11点,如果……俺说如果我回来太累的话更新就无法保证每天6千了,大家原谅一下,过了9号,俺会度结局的,各位亲们原谅原谅啊!%&a;a;a;a;a;gt_&a;a;a;a;a;1t;%

    幸福成长

    “我就算……就算死也要赖着你……”

    水佩的话让楚轻狂一笑,说:“我不欠你了……就算是命,我也不欠你了!我容忍你,是念在我们多年相依为命的情分上……只要你继续这样懂事,我是可以照顾你一辈子……可是你不该用死来威胁我……真的很不应该!”

    楚轻狂握紧沐筱萝的手,微微摇头说:“每个人都纵容你,我现在现是害了你……你该学着自己长大了!我原来还担心你不幸福,现在我倒庆幸你不嫁给顾擎更好,别害了顾擎,他值得更好的女子相配!”

    你太让我失望了!楚轻狂说完就不再理她,拉着沐筱萝往外走。

    水佩第一次见楚轻狂不理她,连她的生死都没放在心上,她慌了,叫道:“楚轻狂,你还是不是人啊?枉我们家为了救你们母子家丧命,你竟然不管我……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沐筱萝生不出孩子……”

    她口不择言地乱说让楚轻狂的脸色一变,眼睛就危险地眯了起来。

    “够了……水佩你别再乱说话了!”花君子及时地从黑暗中站出来,摇头叹道:“你会为你今天的话后悔的!如果我是你,就给楚大哥道歉!”

    “我不……凭什么,是他对不起我!”

    水佩看见楚轻狂理也不理她走出了院子,就疯了似地追上来:“楚轻狂,你不准走,你今晚给我说清楚……”

    花君子拦住了她,对楚轻狂说:“公子,你送三小姐回去休息吧,有些事也该让她知道了,让我和她说比较好!”

    楚轻狂偏了偏头,意兴阑珊地颔:“随便说说吧,早点休息,明天够你忙的!我送了容儿就不过来了,明天一早你到军营找我。”

    “嗯,好。”花君子拉着水佩回屋,楚轻狂扶着沐筱萝出门,脸上换了宠溺的笑容,问道:“你怎么来了?你义母肯让你出来吗?别是自己偷着跑出来的?你真不乖哦,都要做新娘的人了还乱跑!”

    沐筱萝笑道:“我才没偷跑出来,光明正大出来的,义母一听说我要出来救人,二话没说就放我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水佩服毒的?”楚轻狂问了又恍然:“你给她换的丫鬟去报告的?”

    “嗯……总觉得她不正常,才让丫鬟注意她。丫鬟一看到她莫名其妙地换嫁裳,就去通知我了。我怕你为难,就赶过来了!”

    沐筱萝叹息:“傻丫头,想用死让你内疚……下下策啊!”

    楚轻狂微微一笑,说:“你不好奇为什么我说我不会内疚吗?”

    “我好奇……我等着你解释呢!”沐筱萝其实隐约猜到了一点,只是想从楚轻狂口中得到证实。

    楚轻狂自嘲地一笑,说:“我知道这个秘密也是偶然的,要得到证实只有回去找贺皇后……不过我不怀疑它的真实性,因为我想来想去,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解释……”

    当年俞家大院,俞家人为了保他们母子,除了楚轻狂和水佩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杀害了。逃亡的途中,水佩的腿受伤再也站不起来,这一直是楚轻狂的心病,总觉得他欠水佩的。

    这么多年来楚轻狂呕心沥血,不顾生命危险都要找药给水佩医治,除此之外,在钱财上从来没轻慢过水佩。那些天价的药材维系着水佩的生命,而为了得到这些药,楚轻狂付出了什么代价花君子都知道。

    很多时候他看着他以身犯险,提着脑袋为水佩弄药都会感动,就算是一母同胞的哥哥,所能做到的也不过如此吧!而那些大大小小,装满水佩房间的礼物,更是数不尽数,价值连城……

    这样比公主还奢侈的生活靠的是什么?俞水佩小姐身在福中,从来没去问过,也没有想过为了能让她过这样的生活楚轻狂付出的代价和辛苦……

    她已经习惯了他的付出,一时的得不到就变成了他的不是,他的忘恩负义!

    花君子自然看不过眼水佩的任性,而让他为楚轻狂不平的是,他背的债太冤枉了!

    这不能不从邵妃说起了,自古红颜多祸水,长得太美不是福,是罪过。从宫里逃出来的邵妃,借住在俞家大院,她和水佩的娘是好姐妹。可是好姐妹也会变成仇敌,情是最大的导火索。

    借住的几年中,水佩的爹竟然喜欢上了邵妃,想着邵妃母子也离开皇宫几年了,为了能让他们长久的留下,水佩她爹动了纳邵妃为妾的念头,这心思偶然被水佩娘知道,她娘就无法再和邵妃做姐妹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