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89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引狼入室……水佩的娘痛恨自己收留了邵妃母子,才导致相公起了外心,她自付自己姿色不如邵妃,害怕邵妃做了小妾后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 但是她又不敢冒险将邵妃母子赶走,被相公知道的话势必要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水佩娘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最下策,她通知了贺皇后,想借刀杀人……借贺皇后的手除去邵妃母子,从而保住自己家庭平安……

    没想到真正的引狼入室还在后面,贺皇后派来的人不但要杀邵妃母子,还把俞家的人都杀了灭口……水佩娘就这样葬送了俞家的人和自己……

    这样算起来,楚轻狂自是不欠水佩什么了,如果没有水佩娘自作聪明的举报,哪来俞家人的灭门呢!

    楚轻狂偶然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矛盾过,他一直觉得水佩就是自己的责任,那么多付出都无怨无悔,又怎么会因为水佩娘一时的糊涂迁怒同样无辜的水佩呢!

    今晚,要不是水佩一直嚷着他欠她,楚轻狂也不会心灰意冷地说出这些话。而花君子,更是看不过眼地出来打抱不平了。

    “我没欠她了!”楚轻狂释然地笑:“如果我曾经欠她的……我觉得这么多年我为她做的事也够偿还她了……以后她不是我的责任,我不会再宠着她……该让她自己去面对生活,面对没有我的世界……”

    沐筱萝微笑,有些不以为然,狂公子能做到吗?这就像一种天性,母鸡照顾小鸡的天性……

    他已经习惯照顾水佩,现在只是生她的气才这样心灰意冷,过上一些日子气消了,照样又习惯地去照顾她。

    只是她相信伤了心的狂公子,以后和水佩再也回不到亲密的时期了,没有恩情的束缚,狂公子算是真正走出了水佩的阴影。

    沐筱萝不介意多个妹妹,前提是水佩懂得感恩……

    识时务者为俊杰,被花君子教育了一晚的水佩,在知道了当年惊人的内幕后,像只迷途的羔羊,在思想的迷途中彷徨了一夜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新的目标——顾擎!

    作为一个女人,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她悲哀地现想要活着,除了为自己再找到个依靠,否则别无他法。

    而顾擎,是这世上除了楚轻狂对她最好的人,而她相信,只要嫁给他,他的责任心会让他一直对她好!

    想通了她也不管花君子怎么看她,拉着花君子的袖子说:“师兄,你去帮我给狂哥哥道歉,就说我听话了,以后都会很乖,不会再给你们找麻烦……求他允许我嫁给顾擎哥哥吧!”

    楚轻狂已经丧失了勇气,无法将这样的水佩再嫁给顾擎,听了花君子的汇报后天还没亮就去县衙找顾擎。

    他不要他如此的牺牲,为水佩这样的人,真的不值啊!

    可是顾擎只听了他的来意,就笑着阻止他说下去:“小九,是什么让你总认为我在牺牲呢?你就没想过我是真的喜欢她吗?”

    喜欢不是爱……这是沐筱萝和杰克的英文中很明显的区分,1ke和1ove让顾擎也分清了自己的感情。

    既然无法得到所爱,那么只要有喜欢,就足以让他和另一个女人度过这不是很长的一生。而这样的生活,只要用心去经营,谁说不能像蜀地一样,从不毛之地慢慢变得繁荣昌盛呢!

    而他有的是耐心来等待自己的‘幸福’成长……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楚轻狂在弄清了顾擎没有勉强的诚意后,叹了口气,离开了……

    黎明的太阳升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楚轻狂郁闷的心情在看到阳光后也慢慢地舒展了。

    每个人都需要机会,顾擎只是给了水佩一个机会,该怎么珍惜,就看水佩自己的造化了……

    今天不是终结,只是一个开始,一时的选择也不代表什么,就算错了,新的一天都会允许他们去改变的!

    他们还年轻,跌倒了再爬起来就是了,又何必弄得世界末日一般!

    今天就一更了,昨天就被抓去加班,到十点才回到家,写了两千字就困得撑不住去睡觉了,今天一大早就爬起来继续写……现在要上班去了,俺痛哭啊……亲们多多包涵……

    我只相信做的

    大雁塔披着金色的霞光,矗立在开区的高处。头上是广阔的天空,脚下是开区纵横交错,整齐有序的街道。从下往上看,那白色的塔壁显得纯净而庄严,好像真有什么佛法无边的力量,让人产生一种近乎神圣的崇敬之心。

    说不清是风水塔的落成典礼魅力大,还是沐筱萝和楚轻狂的婚礼魅力大,反正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观礼,聚集在锦城开区的人是越来越多。南来北往的客商,操着各地的方言汇聚在塔下,等着大雁塔的开光仪式举行还有随后而来的婚礼。

    作为蜀地的领主,楚轻狂在罗林海的建议下请了报国寺著名的方丈大师慧远来主持。慧远门下的僧人也来了很多,端坐在塔下为大雁塔念诵祝福经文。

    楚轻狂一身戎装,在杨细几个族长还有当地乡绅的陪同下站在大雁塔的下方,他没有在人群中看到沐筱萝,有点遗憾。本来这样的场合沐筱萝是应该在场的,可是罗林海说沐筱萝不能上塔,栾母也说成亲前两人不能再见面,硬是不准沐筱萝再出来,所以这热闹的场面沐筱萝是看不到了。

    没有沐筱萝一起分享这热闹,楚轻狂就觉得兴致少了一点,只盼望着仪式赶紧举行完,就可以去娶沐筱萝了。想着过一会沐筱萝就正式成为自己的娘子,狂公子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少过。

    看得谢卫弘都有点妒忌了,忍不住问道:“楚大哥,成亲就那么好吗?看你一直在笑,真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楚轻狂大笑:“好不好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各中滋味别人说什么都没用,只有自己亲身体验了才知道!”

    酸甜苦辣,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不被理解,两情相悦,种种爱恋,等等滋味怎么能说清楚呢!只有体验了才知道爱是怎么回事,而在茫茫人海中,寻到一个能让自己动心的人又谈何容易呢!狂公子庆幸自己没有错过沐筱萝,才收获了现在满心的幸福!

    这种幸福是如此巨大,都把他的心撑满了,不断的外溢让人看了羡慕。人群中有一人默默地看着楚轻狂,有些妒忌他表现出来的幸福,心里翻江倒海,脸上却如万年的冰山一样没有丝毫的流露,连身旁的侍卫都没人现他的异样,静静地保护着他,不让周围的人群拥挤中撞到他。

    这人个子很高大,一身华服在喧闹的人群中并没显得很特别,连他周围的侍卫都一样的不引人注目。他看着大雁塔的仪式即将举行,没有和人群一样往塔下挤过去,反而退出人群,信步往外走。

    周围的侍卫赶紧跟上,这一来倒引人注目,不过注意到的人是少数。热闹中楚轻狂自是无暇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还是影子楼一个下属上前附耳报告,说:“二皇子离开了,看样子是去栾家!”

    楚轻狂这才从忙中抬眼,越过人群看那已经空空如也的开区出口,他的俊眉微微一蹙,想了想说:“让弟兄们注意点,容儿的安第一重要,我不管你们怎么做,要是容儿有什么闪失,你们都不用来见我了!”

    “是……”下属抹汗离开,不是担心不能保护沐筱萝的安,而是惊悸楚轻狂的口气,这估计是他跟随楚轻狂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认真’的话!

    而楚轻狂,听到武铭正去找沐筱萝的消息,在典礼上就更呆不住了。他知道武铭正来了蜀地的事,几乎是武铭正踏上这块土地上时就知道了。

    武铭正的大部分来意他已经猜到了,他猜不到的是类似这样合作的事,他只要找个谋士来谈就可以了,何必亲自到蜀地呢!

    要知道现在淮南已经被武铭元紧紧盯着,周围都布上了兵马防备,他就不怕自己一走武铭元就让淮南变天吗?

    栾家,沐筱萝刚沐浴出来就接到了一张拜帖,看到上面的名字她淡淡一笑,和她意料中一样,武铭正没找楚轻狂,而是直接找她了。

    “让他在厅中稍等一下,我就来!”沐筱萝让半芹出去回话,清波抱怨道:“我还要给你梳头穿嫁衣呢,这时候见什么客人啊?”

    沐筱萝对她一笑说:“这客人很重要啊!呵呵,你别急,轻狂还要去送水佩出嫁,我们还有时间呢!”

    她挑了一件宽松的衣服穿上,披着一头湿就走了出去。

    栾家的会客厅中,坐了武铭正,他低头捧着茶,没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牙疼的样子。

    沐筱萝站在门口,就是看到他这副样子,她的心莫名地抽搐了下,看着这张酷似徐正的脸,顿在了原地。

    楚轻狂的预感没错,她和武铭正就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她可以用一百种理由否认这种情愫的存在,可是此时,她无法欺骗自己,她的确对武铭正有情,只是这种‘情’分不清是对眼前这个武铭正,还是因为他很像徐正的‘不能忘情’。

    虽然这种‘情’现在已经成为过去了,可是它毕竟在心里存在过,是她过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不能忽视,只有面对了。

    “二殿下,没想到你亲自来为我们的婚礼祝贺啊!”

    沐筱萝笑意盈盈地走了进去,武铭正听到她的声音抬起了头,没有掩饰,他眼中那种伤感,茫然若失的神情就落在了沐筱萝眼中,让她的心颤了颤,随即就恢复了平静,静静地和他对视着。

    “我一直想不通我输在了什么地方,三小姐,你能告诉我吗?”

    今天的武铭正已经没有了一贯运筹帷幄的镇定,眼睛中难得露出了真情,让沐筱萝有些感慨,这估计是她才能见到的脆弱,而且仅仅是一瞬间……因为这个男人下一刻就会把自己包裹在冰山下面,不让别人见到他感情的流露。

    难得的坦诚,不再猜测试探,让沐筱萝对他有了点怜悯,却没给他痛快,而是促狭地反问:“二殿下输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告诉你输在什么地方啊?”

    武铭正一向沉稳的脸有了些裂痕,扯出了一丝苦笑说:“三小姐蕙心兰质,又何必和正装傻呢……非要逼正说,那正就说吧!我一直不想不通三小姐为什么选择楚小弟,而不选择我,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我为什么要选择你?”沐筱萝反问:“轻狂是喜欢我,难道二殿下也喜欢我?”

    这话挑衅的味道太浓,按武铭正一贯的性格是不会回答的,可是沐筱萝错了,他只是微微怔了一下,似乎被沐筱萝这样大胆直接的问题惊了一下,稍微默了一下,才说:“我喜欢你……而且,我相信我的喜欢一点也没比楚小弟少,我想让你做我的王妃就是因为我喜欢你……这样的回答太晚了,对吗?”

    他的视线落在了沐筱萝微凸的肚子上,自嘲地笑:“当时在京城,如果我这样坦白地说出我的感情,会不会让你改变主意,跟我走,而不是跟他?”

    他的直接反而让沐筱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想了想笑了:“二殿下,你都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了还来问我,真是不厚道!”

    “如果当时我说喜欢你,你真的会跟我走?”武铭正似乎不相信,又反问了一遍。

    沐筱萝这次不笑了,淡淡地说:“二殿下,我已经不是纯真的少女,许多事我只相信做的,不相信说的……你觉得我会跟你走吗?”

    武铭正和她对视着,沐筱萝没有掩饰自己的不屑,当时沐家落难,她就不相信武铭正不知道沐家的冤枉,他选择避开还有后面坐享渔翁之利的行为都是她看不起的。

    作为一个皇子,他的一举一动都很合乎标准。作为一个未来的帝王,他放下私情的大义也让人佩服。

    可是她要的不是这样的夫君,她只是一个女人,她是需要被人宠的,而不是被人当做筹码,危急时抛出去赌前程,太平盛世时才想起儿女私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