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武铭正太理性了,他不似狂公子的散漫,他永远都能分清什么对他是最好,什么不利于他的‘大业’展,感情只是他的筹码,就连此时的‘真情告白’也是一种算计……

    沐筱萝讨厌这种算计,可是不能不佩服武铭正,他的确比狂公子更适合做皇上,因为一个为了‘国家’能连自己的所爱都牺牲的人,他不可能不尽心尽力地把‘国家’建设好……

    因为他的人生没有了爱情,就只能把‘爱’都投入到这个支持他一生奋斗的目标中!

    沐筱萝自付自己做不到这么伟大,狂公子更是无法伟大到如此,那么他们只有做武铭正的支持者了。  .沐筱萝看着武铭正,收敛了所有的怜悯,这男人需要的东西里面没有怜悯这两个字的容身之地,她只能及时表明他们的立场:“轻狂没想做皇上,如果你能容我们在蜀地继续称王,我们支持你做皇上!”

    断更了三天,实在对不起各位亲,群摸摸……昨天创卫终于结束,俺们城市加入了卫生文明城市的行列中,可是俺们领导没有兑现承诺,原定给我们放假五天,结果没,呜呜,我唾弃他……再次感谢各位亲们的谅解,谢谢谢谢!

    幸福就在不远处

    沐筱萝的话一出口,武铭正愣了一下,苦笑:“原来你真是懂我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武铭正看着微风吹过,沐筱萝的长微扬,那恬静的脸上睿智的微笑让他心虚,心上的空缺越来越大,让他听到了想听的话却没有喜悦的感觉,而是破天荒地觉得,他失去的远远比得到的多。

    没错,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中,从施予手中接到大皇子的靠山郭家的那些罪证开始,他就一步步算计着。

    保沐家自然不符合他的计划,所以他只能避开,让沐家被毁,从而给自己扳倒大皇子又增加一个强有力的利器。

    这样的算计自然只有牺牲沐筱萝了,尽管这是他多年来唯一动过心的女子,他也没想为她保沐家,甚至她……

    沐老侯爷用免死金牌保下她是他没想到的,这让他知道她没死后又庆幸地想,或者还可以得到她。

    可是,回来后现失去了她的踪迹,而她再次出现时,一切都不受他控制了。他恩赐似的提亲遭到了她的拒绝,本以为自己是她最好的人选,结果再一次被她否决了。

    武铭正的挫折感是这个女子给的,一次又一次,让他一直想不通自己到底有什么不如人的。皇位在他的努力下一步步向他靠近,只有这女子,却离他越来越远……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他觉得自己已经和武铭元一样了,对她着了魔。

    他关注着她到蜀地的情况,一举一动都有人汇报。她怎么又和楚轻狂在一起,怎么将蜀地弄得有声有色,怎么弄开区,怎么站了起来,还有了身孕……

    得知她站起来能走的那天,他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喝得酩酊大醉,第一次觉得心痛,为自己错失的感情掉下了泪。

    他是要得到天下了,可是他却很妒忌楚轻狂,就这样一个散漫的人,他凭什么能得到她的青睐呢!

    再也没有另一个沐筱萝了……这样的女子别说他一生难遇,就是遇到了,他却眼睁睁地放开了手,这样的遗憾拿什么填补呢?

    他不禁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当初要是保下了沐家,或者在沐家水深火热时冒险伸出援救的手,他也不至于失去了沐筱萝。

    不是做不到,而是他将皇位看得太重了,他将每一份风险都算计在其中,救沐家付出的代价太大,他的谋士和支持他的人都不允许他如此‘任性’,所以他只能看着‘任性’的楚轻狂终于得到了沐筱萝!

    “我和他不一样……我没有一个做皇后的母后……”这样的借口在沐筱萝面前苍白无力,武铭正是聪明人,听懂了沐筱萝的话,就说不出解释的话了。

    怔怔地看着沐筱萝,他终于知道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虚弱的温情在这样睿智的女人面前都无所遁形,做不成夫妻,那就做朋友吧!

    有这样的‘朋友’,对武氏,对他是极大的财富,他不会再犯下武铭元一样的错误,选择和这两人为敌!

    这是两个权力极端的人,一人拥有跨时代的智慧,一人则是江湖新的霸主。楚轻狂做了六道的教主,这支已经落寞的江湖力量不久后会重新崛起的……

    武铭正相信楚轻狂完能做到,他最自傲的一点就是自己不会看错人……他已经看错沐筱萝一次,他不会再看错楚轻狂的!

    沐筱萝……武铭正矛盾地看着这个女人,她真的是那个传说‘无才无德,刁蛮任性’的女子吗?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和他印象中的她完是两个人,一个人的变化能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武铭正想起自己一个谋士说的话,那谋士有一日和他谈起蜀地的变化,说到沐筱萝时说了一句晦涩难懂的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要求谋士再解释,那谋士叹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是一个大师给三小姐新做的批语,就两个字‘重生’。我就是这样理解的,殿下你觉得该怎么理解才是正确的呢?”

    重生?置之死地而后生?武铭正过人的智慧已经联想到沐筱萝‘借尸还魂’,唯有这样才能解释沐筱萝前后的性格大相径庭的原因,可是这样的想法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他从来不敢和任何人说起。

    此时,看着沐筱萝,他的问题到了嘴边几次又咽下了,想了想终于放下,她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不管她是谁,她都不可能是他的,该伤脑筋的是楚轻狂吧!

    楚轻狂是皇子……这一点武铭正又比武铭元敏锐多了,他一直怀疑楚轻狂的身份,还有他接近他们的目的,在落实了楚轻狂是邵妃的儿子后,他就按兵不动了。

    这是对他有利的一面,楚轻狂和皇后有仇,他还要借楚轻狂的手除去这个他登上皇位最大的袢脚石。只是他算来算去,没想到武二帝竟然把玉玺给了楚轻狂,这让他太被动了。

    所以他亲自前来蜀地,一来是想看看蜀地到底建设成什么样了,毕竟下属汇报是一回事,自己眼见的才是真实的。二来,则想亲自了解一下楚轻狂和沐筱萝到底想的是什么,如果无意皇位,他可以当他们是‘朋友’;如果有意皇位,他考虑是先除了他们还是先安抚他们……联合他们先除了武铭元再除去他们……

    可是武铭正这样的想法在见到开区后被震到了,他头一晚就到了锦城,在开区客栈住了一晚。

    一个夜晚,当楚轻狂还挣扎在水佩的‘柔情’陷井中时,武铭正却在开区转了又转,这个‘新区’带给他的震撼是巨大的,也是具有启意义的。

    正如沐筱萝对楚轻狂所说,武铭正为了皇位自私狭隘了点,可是他却是做皇上最适合的人选。这位非太子人选的皇子,不但有想做皇帝的野心,也有想壮大武氏的野心。

    武二帝的政绩仅限于‘安居乐业’,武铭正却不满足于这样安定,周边呼延国的壮大日渐威胁着武氏的安宁,如果再这样固步自封,武氏迟早要被呼延灭亡。武铭正志在千里,居安思忧,一直在想着坐上皇位后怎么壮大武氏王国。

    如果他一直寻寻觅觅中没有找到良法,那么‘新区’的出现对他就是一个极大的启了。这是一个小小的‘新区’,麻雀虽小五脏俱,概括了‘学校、医疗、治安、商业’等等,虽然规模不大,折射出的现进‘管理’理念却让人无法小视。

    武铭正不能不思考这样的‘管理’用在武氏,用在自己封地上会有什么样的收获,而让他震撼的是,这绝对是每个人都向往的理想生活;而这样的‘学校’在官府的支持下,十年后又该出多少的人才为武氏效力啊!

    武铭正的优点就是他的野心,他想壮大武氏的野心,作为一代枭雄,他的思维方式就在一般人之上,一个夜晚的转悠让他完看出这两人对自己的影响。

    他们是最大的威胁,也是最好的助力。

    用好了是助力,用不好才是威胁!

    他在强烈的思想斗争之下,做出了他一生最明智的选择,他要和这两人做朋友而不是敌人。两败俱伤对武氏没好处,更是便宜了武铭元,虽然他相信最终的结果自己会赢,可是他不愿意让武氏的‘经济’为此停滞不前。

    这两人不管是谁想出了建‘开区’的主意,他们的头脑都有和自己类似的过人之处,武氏那么大的土地,他一人无法顾,强强联合,他就不信呼延还能对武氏构成威胁……

    说不定,在这两人的帮助下,他还能统一天下,将呼延国,濮阳国,鲜于国、颛孙国、谷梁国……都冠上武姓!

    能牺牲自己感情的人,就有其过人之处,武铭正的‘容人度’就很大,一想通和这两人的立场,他就适时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开始展开‘怀柔政策’了。

    沐筱萝是女人,也是最容易攻克的堡垒,所以武铭正就拿她先下手了……

    武铭正这步棋走得极对,他和楚轻狂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曾经也是朋友,可是直接找去就有点嫌疑。特别是对方还有玉玺在手的情况下,他找上门去就有点尴尬了。

    找沐筱萝就不同了,一来可以探探口气,二来也有个转圜的余地,所以他一上来就打了柔情牌。这其中一半是真情,另一半就是算计了。

    沐筱萝看透了他,直接给他吃了颗定心丸,武铭正略有些尴尬,却放下了心。这两人他现在已经了解很多了,他们的缺点他都有数,只要不是违背了他们的原则,他相信他们是言出必行的。

    武铭正惆怅了一下,才拿出带来的贺礼,一对玉石打造的金童玉女,恭祝沐筱萝和楚轻狂百年好合。

    沐筱萝看到这对玉石,倒被惊了一下,这玉石通体碧绿,里面隐隐有水波流动,所用的玉石绝对不是一般凡物,武铭正为拉拢他们,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示好吧,另一种形式的达成协议,解除了后顾之忧,她和楚轻狂都不必担心武铭正对付他们,可以安安稳稳在蜀地生下孩子了。

    而武铭正,则可以专心对付武铭元,拿下皇位……就算他以后想反悔,她的孩子也出生了,还用怕他吗!

    “轻狂没有长辈,既然二皇兄在此,就去做男方的长辈吧!”沐筱萝施了一礼,有些感慨地说:“他看见你在,一定很高兴的!”

    他不说并不表示他不在乎,沐筱萝原来是让吴冠子和万灵做男方的长辈,既然武铭正来了,沐筱萝想楚轻狂应该会高兴在他们的婚礼上有个自己的亲人证婚的。

    他不姓武,可是他血脉里流的是武家的血,武铭正略一想就懂了沐筱萝的意思,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可以和楚轻狂拉近关系的任务,在沐筱萝的安排下去开区宅院等候为他们主持婚礼了。

    送走了武铭正,沐筱萝赶紧回房,让清波给自己梳头换嫁衣。栾母也赶紧过来,帮她开脸,描眉。

    两个女儿出嫁忙坏了这位善良的母亲,她絮絮叨叨地向沐筱萝讲婚后要注意什么。虽然沐筱萝都已经怀孕了,这位母亲却没自觉似地传授着侍夫的经验,弄得沐筱萝闷笑不已,冲清波做鬼脸,意思是让清波注意听,到时就有经验了。

    清波是认真听了,眼睛却慢慢红了,想着沐筱萝的大喜之日,硬是不让眼泪流下来,转身走了出去,倒弄得栾母莫名其妙的。

    沐筱萝知道她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和娘亲,在心中轻叹,思付着改天想和栾母再讨个人情,一个女儿是认,不如再把清波姐弟也认下,好让清波再多个牵挂,也多份温暖……

    这样想着,前面就有人来叫栾母,说龚家的花轿到了,赶紧出去把栾惠送上花轿吧!

    栾母就手忙脚乱地往外跑,一边走还一边叮嘱沐筱萝说:“你小心点啊,干娘顾不上来招呼你了,你自己注意点别累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