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哭什么啊,大喜的日子该高兴啊!你这丫头就是任性……以后让轻狂管紧点,大家就放心了!”

    洪坤过多的责备也说不出口,一路行来,楚轻狂的声誉也听了不少,现在对这个狂公子看得很顺眼了。. 虽然长得俊美还是不像带兵的,行事作风却还是深得洪坤赞赏的。

    唠叨了几句,看围观的人太多,就让楚轻狂将沐筱萝送进了洞房,叫着下属去洗脸填肚子了。

    楚轻狂送沐筱萝进洞房,没忙着出去,体贴地帮她卸了凤冠,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娇美的脸,到现在都难以相信他们真的成亲了。

    沐筱萝看他有点傻傻的样子,开玩笑地猛地伸手拧了拧他的脸,问道:“痛吗?”

    “痛……”楚轻狂委屈地摸着脸,嘟嘴问道:“容儿娘子为什么要拧我啊?”

    “痛就对了,证明你没做梦!”沐筱萝一本正经地回答:“现在该干嘛去干嘛去,离天黑还早呢,别让人以为你就想呆洞房里到明天了!”

    狂公子耍赖,拉过她环抱着,说:“趁天还亮着,我好好看看我家娘子,免得晚上被灌醉了,又懵懵懂懂地过了新婚夜!”

    卫涛那些酒鬼,早已经垂涎他们家的酒,现在再加上戚泽,洪坤这些嗜酒的,狂公子未雨先绸缪,哀戚自己今晚估计又不能清醒回来了。

    沐筱萝偎在他怀中,陪他感受一下这小小的温馨时刻,狂公子俯下头,轻轻将唇印在她唇上,闭上了眼。

    馨香满鼻,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感觉幸福的时候了,从此她是他的,冠上了他的姓,她肚里的孩子,流着他们两的血液,将他们紧紧联结在一起,他爱她们……

    “容儿……我爱你!”他在她唇上誓言,将手指和她紧紧纠缠,传达他体内对她的渴望……

    “狂……我也爱你!”沐筱萝回应,安抚地抱紧了他。所有的过去都在这时候告一段落了,今日开始,他们将一起共度他们的人生,不管前面是风雨还是坎坷,她都不再孤单,因为她相信身边的人会陪着她一直走下去……直到终结!

    美丽的夜晚,美丽的锦城,所有外来的客商还有本地的百姓都见识到了什么是盛大的婚礼。

    开区的广场上,从大雁塔落成典礼结束后就一直有歌舞表演,到晚上,当那些‘礼炮’被姜曛的士兵运来广场上排开时,周围的百姓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姜曛的士兵把围观的人都请到安线外,这些人中包括了吃饱喝足来散步参观开区的洪坤一等,连武铭正也来了,陪着洪坤感慨沐筱萝和楚轻狂的‘政绩’。

    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了楚轻狂和沐筱萝呢!两人都是行事不拘的人,不觉得新婚就一定要呆在洞房里到第二天。良宵虽然苦短,可是这个值得纪念的夜晚精彩的东西太多,什么都不能错过啊!

    更何况,这个礼物是沐筱萝送给楚轻狂的新婚礼物,她又怎么能不陪狂公子出来欣赏呢!

    她换了一身轻便的礼服,仍然是喜庆的红色,对襟都是清波亲手绣的牡丹,精美而富贵。

    狂公子则换了一身黑底喜服,外面的纱是红色的,一头墨用玉冠束着,俊美的脸更显妖孽。

    两人一路走来,都有人行注目礼,锦城的人,特别是开区的‘区民’都已经习惯了两人离经叛道的行为,看见今日才成婚的新娘子不顾礼俗地跑出来,也没人指责,任由他们一路来到广场。

    洪坤现在对这个干女儿,已经能做到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她做的事就是离常规远了一点点,又无伤大碍,算了算了,人无完人,人家相公都不在意,他何必自找没呢!

    “义父,等下让你们欣赏一下我们的新赚钱工具……”沐筱萝挽着楚轻狂的手臂,来到洪坤身边得意洋洋地说道。

    洪坤已经见识了开区初具规模的繁华,从武铭正若隐若现的透露中,知晓了两人的无意争皇位的心,虽然替两人惋惜,但也觉得能守住蜀地对他们也算好事。

    这次赶来,参加婚礼是一事,最重要的还是要探明楚轻狂的心,朝中的局势已经严峻到刻不容缓,这场皇位争夺战随时都会打响。

    洪坤是替沐筱萝着急,既然喜欢的是楚轻狂,而楚轻狂又是皇子,而且玉玺在他手上,按沐家军这帮老臣的打算,只要沐筱萝愿意捧楚轻狂做皇子,他们也会力挺楚轻狂的。

    朝中局势变幻莫测,洪坤一直没接到沐筱萝的信,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越等越焦虑,就亲自赶来探口风了。看到武铭正被楚轻狂夫妇奉为上宾,洪坤就知道两人的选择,在心底暗叹了一声,绝口不提让楚轻狂做皇上的事了。

    比起楚轻狂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皇子,他们还是更愿意相信武铭正,至少这么多年来,对武铭正的为人做事风格都有所了解,觉得他做皇上,武氏更有前途。

    一场婚礼,就决定了武氏的命运,远在京城的武铭元今晚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只是任他想,他的智慧也想不到除了自己爱的人成亲了,后面还有这隐藏的波折。

    而锦城的灿烂之夜,事后他在下属的汇报中窥到了那一夜的灿烂,可是,不亲眼见到那漫天的烟花,他怎么去想象世上还有一种美是满天的星辰都不能相比的……

    这场烟花不止是送给楚轻狂的礼物,还兼了‘广告’的意思。姜曛的士兵按照沐筱萝的设计,将烟花从广场放到了河岸旁边。

    烟花先从河岸开始点燃,一颗颗“火珍珠”在水上跳跃着,好像可爱小蚂蚁在水上跑动,渐渐行来,一路的璀璨,照亮了开区的主街道。慢慢环绕到空中,一圈圈就带起了梦幻般的色彩。无数的小火珠交织成一副美丽的画,映照亮开区的半边天。

    听到响声,再看到满天的瑰丽,那些逗留在城区里的百姓和客商就纷纷涌向了开区,都赶着来见识这满天的璀璨。

    栾惠在家中听见,也坐不住了,不顾婆婆的白眼,扯了喜裳换了衣服拉着龚凌强也走出家门凑热闹。

    人群中,顾擎也牵着水佩的手,安静地站在远处,给水佩讲解着这烟花是怎么做出来的。

    水佩迷茫地看着天上赛过星辰的光亮,再看看远处拉着手紧紧靠在一起的楚轻狂和沐筱萝,终于承认了一个现实,有沐筱萝的天空,永远都没有她的闪光点,那两人的高度永远都是她无法触及的……他们的世界,她只能占据一个角落,如果不满足于这个角落,她可能连看到光亮的机会都没有。

    听着顾擎温柔耐心的讲述,水佩突然很感动,顾擎哥哥十多年如一日啊,他是一直对她好的人,从来没有厌倦嫌弃过她,有这样的人对自己默默付出,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感动,她还不珍惜的话,到失去时哪里去寻找呢?

    像快要溺水的人,她伸手抓住了顾擎的手,紧紧牵着。顾擎惊讶了一下,低头看她,再看看远处的一对仰头一起看烟花的璧人,他温柔地一笑,任由水佩拉着手不放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归宿,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他……也算找到了吧!虽然有点小小的缺憾,可是人生就是由这些小小的遗憾堆积起来,才回味无穷,才牵牵挂挂,才值得留恋和珍惜……

    越来越多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美丽而令人震撼,这些各地的商人哪里见识过这样的婚礼,更别说百姓了。

    这些烟花是银子,也是商机啊,还没等结束,就有人找姜曛的士兵询问哪里有这样的烟花作坊,价钱几许。这些都在意料中了,这些商人都被引到了袁鸣处,让袁管家忙得烟花都顾不上看,忙着招呼这些商人了……

    “这结婚礼物喜欢吗?”

    狂公子正忙着欣赏此起彼伏的烟花绽放,看得眼花缭乱时耳边传来了沐筱萝献宝似的得意。

    狂公子失笑,转头捏紧了她的手,笑骂道:“原来前些日子你和顾擎他们躲着我,就是弄这些东西?”

    “我没……我就指导了一下!”沐筱萝乖巧地回答,怕狂公子又唠叨什么危险之类的话,送上一个大大的笑脸:“这礼物够你记一辈子了吧!我相信,除了我,再也没人有这么大的魄力给你送这么大的礼物了!所以,你要记住一辈子,不止这礼物,还有我……”

    楚轻狂低头,看着她赛过烟花璀璨美丽的双眼,心一热,不顾周围那么多的人,将她拥了过来,环住,低头说:“没有人……没有任何事能让我忘记你……就算有一天这里变成了沧海桑田……就算我已经不在人间,那颗星……也会见证今日,此时……我和你……我们的爱……”

    他的唇覆在沐筱萝唇上,手指却还指着那烟花落尽的繁空,沐筱萝从没合上的睫毛缝隙中,看到了那颗星,月亮旁边最亮的星……

    她有些恍惚,又有些欣慰,就算在现代,她一样曾经看到过这颗星……那么,他们的爱是真实存在的,就算过去了几千年,依然有迹可寻……

    很想将这章作为结局,可是还有点小尾巴没了结,就有点遗憾了,再写几章吧,交待下武铭元和沐筱萝的完结,还有沐筱萝一个小小的劫难,亲们再多给我一点耐心,俺已经疯狂收尾了,不想留下遗憾,只好继续……

    财神

    锦城的这场婚礼虽然流水席摆了三天,可是热闹却一直持续到十天后的商贸会举行,加上为期十天的商贸会还有后面的余波,整整持续了一个多月才慢慢恢复平静。

    武铭正商贸会的第三天就赶回了淮南,临走前和楚轻狂畅谈两个晚上。楚轻狂将玉玺给了他,卸下这个重担后他一身轻松,和沐筱萝一起送走武铭正后问道:“容儿,你说我不做皇上,姜曛郑嵎他们会不会对我失望?”

    沐筱萝微笑:“失望会有一点点,但是他们总会理解你的!”

    楚轻狂又挑眉问:“你觉得武铭正真的能容我们在蜀地称王吗?坐等我们壮大对他形成威胁?”

    沐筱萝扯唇一笑:“狂相公,这问题该我问你才对,同是男人,他的想法你应该最清楚,小女子就不班门弄斧了!”

    楚轻狂狡黠的一笑:“我娘子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子,我想什么你都清楚,何不说说,让我看看我们夫妻是不是真的心意相通!”

    沐筱萝不屑地扬了扬唇角,说:“我如果是最聪明的女子,你就是最狡猾的男人……你和武铭正不分伯仲!”

    都是老奸巨猾的人啊!武铭元和你们相比,就输在太自负上面。以为依靠了贺家和沈天斌就羽翼丰满了。没想到后面的两只鹰,一个折断了沈天斌这只翅膀,另一个则把另一只翅膀握在了掌中。

    贺家当初想嫁给武铭元做小妾的小女儿,在贺冬卉的阻止下贺父再也没提,可是没提不代表就无所动作。这个小女儿被辗转送给了武铭正做小妾,贺冬卉当时就已经在给贺家找出路,可怜武铭元完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枕边人出卖了。

    这个小妹妹深得贺冬卉的亲传,到了淮南后不但获得了武铭正的宠爱,还把他两个儿子也教得越来越懂事,按照这样的‘贤惠’,只要不出‘意外’,加上贺家的势力,她是能稳稳坐上王妃位置的,王妃都做了,皇后还远吗?

    贺冬卉这次为贺家下的这步棋很稳,至少看人看得很准,武铭元失去了民心,武铭正就是皇位的最佳人选。淮南的兴旺,武铭正的野心她都把握在胸,这个妹妹就是贺家最后的希望,她怎么可能让贺父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呢!

    贺冬卉唯一算漏的一点是武铭正的心,她没想到武铭正迟迟不娶妹妹为王妃不是因为时机不到,而是在武铭正心中,他的王妃位置是留给沐筱萝的。

    这场婚礼完斩断了他的念头,回去后武铭正才一条心地将她妹妹扶了正。

    武铭正和武铭元争夺皇位就有一场烈战要打,如果再加上楚轻狂,就会变成武氏的内战。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可是绝对不是一年半载可以结束的,三对三不如二对一,就算将来一对一也比这样的拉锯战要好许多。

    武铭正和楚轻狂都是精于算计的人,又怎会不懂这样的道理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