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狂公子的退步是成,也是一种明哲保身的上上策,蜀地展才具规模,离真正的繁华还很远,经不起战乱的折腾。.而他比武铭正更好一点,他是把蜀地当做自己的家,凡事只能从家的角度去考虑,他不但要考虑自己的妻儿,还有自己的百姓。

    而淮南是武铭正的跳板,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拿来挥霍,冲这一点,狂公子承认自己‘输不起’。所以他把皇位让给武铭正,甘做武铭正的后盾。

    就算将来蜀地坐大了,武铭正不能容他们时,他们早已经强大到能和他抗衡,何必惧怕他呢!为了各自的利益,武铭正需要牺牲,他们也需要牺牲。

    沐筱萝和楚轻狂同样的聪明,又怎会看不清形势,而让她感动的正是楚轻狂这一点点善心。他和武铭正武铭元所不同的地方是他尊重‘人’,没想过要用别人的性命堆砌自己通往帝王之路的石阶……

    正是这一点,狂公子才是狂公子,她才会爱上的人!

    商贸会的成功在意料之类也在意料之外,商贸会才开幕后三天,所有的货物都已经交易一空,这让袁鸣还有杨细几个管事的都张口结舌,这后面的商贸会怎么办啊!没有货物,拿什么来交易?

    来参加商贸会的人实在太多了,几乎各地各国的商人都来了,加上闻讯来见识的其他各界人士,商贸会是人满为患,没有货物已经不奇怪,连周边几个州县的食物酒菜都被姜曛的士兵买来供应商家。

    而相比毫无经验的其他商家,和沐筱萝联盟的琉璃坊丝绸坊茶厂酒庄就准备充分了,他们也和其他商家一样没了存货,但是他们留了样品。这些样品任谁给高价也不买,就摆在商铺中做样品供其他商人参观。

    有人看自然就有人买,没货怎么办,就交定金,同样也能接生意。这一着马上就有人效仿,有些商家把自己卖出去的存货高价买回来做样品,一个学一个,商贸会到后面就变成了订货会。

    为了预防有些不良商家借机骗人,沐筱萝让姜曛的士兵告诫众商家,这样的订货单子都要去找县衙备案,县衙不收取任何费用,如果有人不愿意去备案的,以后被骗和锦城毫无关系。如果备案后被骗,县衙负责赔偿损失。

    这一来就有许多商家都去县衙备案以求保险,钱双乘机摸了底,对商贸会上的交易等等都有所了解,对来蜀地的商人们也一一登记了行业性质,方便以后统一管理。

    在商贸会上,一向以自己家的丝绸得意的龚正海遭到了打击,清波的丝绸作坊一枝独秀,精湛的做工绣工都把龚家比了下去,让龚老头更郁闷的是,人家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染料,竟然把丝绸染出了很多亮丽的颜色和花样。

    这批丝绸一出来,就深受商人的追捧,自古以来就是女人和小孩的钱好赚,这样漂亮的丝绸做出来的衣服,想想就能受女人们的喜爱,又怎会不受商人们喜爱呢!

    龚老头的郁闷没持续多久,因为他儿子一句话就让他高兴起来。

    龚凌强沾了栾惠的光,也跟着叫沐筱萝姐姐。楚宅落成时,他还热心地带着楚轻狂去选家具摆设,时常追随的结果让沐筱萝也不好意思他一直的付出。

    她本来就只想杀杀龚家的嚣张,并不是真的想打击龚家,就像她说的,一枝独秀不是真的好,只有形成规模才会有更大的商机。

    锦城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丝绸,而龚家是锦城最大的丝绸世家,她怎么可能自毁锦城名誉呢!

    杀了嚣张,让龚老头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就该扶持了。清波的丝绸闯出门路,再说服龚老头接受先进的生产管理理念就容易多了。

    龚凌强告诉龚正海,沐筱萝愿意将染料工艺给龚家分享,就这一句话就让龚老头兴奋起来。而在龚凌强的持续‘洗脑’后,龚老头的眼光也开始远大,不再局限‘独家生意’了。

    姜是老的辣,龚老头哪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两,所谓的‘先进思想’绝对是沐筱萝和楚轻狂灌输的,老奸巨猾衡量的不是他们给他这好处有多大的利益,而是其中隐藏着什么展前景。

    商贸会引来的各国人士让他开了眼界,龚老头总算明白了沐筱萝的胸襟,这两个‘蜀王’的野心激起了龚老头的雄心,原来他们和他一样,并不满足只在武氏大6做生意,而是想把蜀地推向各国啊!

    世界有多大,龚老头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些波斯人还有那些奇怪的蓝眼睛都是他们的‘财神’,一块丝绸卖给本地人就几两银子,好一点的几十两,而这些‘财神’却能成千上百两地掏,他们的银子不赚才是笨蛋……

    持续的‘洗脑’还是有作用的,龚老头被栾家和自己儿子被绑架的事一刺激,再加上几个家族孙子被送到县衙公办的学校后,每天回来讲学到了什么,那丰富的学科让龚老头一夜间想开了,守财不能富,只有开源,钱财才能滚滚而来。

    老头子也不甘输给沐筱萝,西城是自己展起来的,自己家族里的很多人都住在西城,他怎么能让西城没落下去呢!

    老头以身作则,率先捐钱出来修路做公共建设,还动西城的富商都拿出钱来把西城打造一新。沐筱萝对他这个举动也很支持,让县衙配合,说服一些占道乱建的房屋拆迁,把西城重新理建出一个新样子。

    下一步再有闲钱,沐筱萝是计划将东城西城联合起来,一起接到开区,这样才是完整的锦城,一个日渐规模宏大的新锦城……

    世外桃源

    商贸会结束,余波远远没停,很多商人还逗留在锦城寻找展的前景,沐筱萝功成身退,到宝山养胎去了,留下一堆事交给楚轻狂和顾擎他们去处理。

    可怜狂公子,‘蜜月’也没能渡,每天忙得要死,好不容易处理完军务,还要跑十几里路去看老婆孩子。沐筱萝终是过意不去,又悄悄搬回楚宅在家中等他。

    好在楚宅实在够大,狂夫人现在能在园子里自由地到处逛,还弄了根鱼竿无聊时钓钓鱼,兴致再来时亲手做点什么香水鱼或者松鼠鱼之类的菜肴慰劳一下狂公子。

    吃得狂公子泪眼涟涟:“有娘子的感觉真好啊,有家的感觉更好……天天能吃到娘子做的饭菜,就算累死我也无怨无悔啊!”

    狂夫人白了他一眼,笑骂道:“就你这出息,难怪人家皇上看不上你了!”

    玉玺一交出去,没多久朝中就传出了传闻,说武二帝打算退位让贤,将皇位传给武铭正。武铭元这个太子凭地被架空,当夜就冲进了皇宫中,软禁了武二帝,第二日早朝就匆忙登基,改国号为‘元’。

    武铭正自然不肯坐以待毙,亲自率兵进京讨伐,除了蜀地和江南,外面战事四起。战争和水灾还有一些地区的干旱如法正所预言的一步步来了。

    很多流民涌向了江南和蜀地,姜曛负责外事这一块,按照沐筱萝以前的吩咐把这些人都妥善安排。蜀地的土地肥沃,三国时期就是天下粮仓,沐筱萝熟悉历史,自然不肯让这些良田白白荒芜,事先就让吕老头和一些精通农业的人考察过蜀地的山地良田,定出了种植计划。

    这些流民一进入蜀地,就被有计划地引导,各就各位地加入到种植行业里面。到武家两兄弟争夺皇位的战事起,蜀地百分之六十的土地都种上了庄稼。

    干旱和水灾没有影响到蜀地的种植,他们分区域种了抗旱易熟的庄稼,还源源不断地继续种植。

    在吃的方面,沐筱萝是悲观主义者,她没见识过人吃人的场面,但是无数的历史教科书记载的这悲壮的场面让过目不忘的她记忆犹新。

    她对楚轻狂说她没有能力管天下人的死活,她只能尽力,不让他们的土地上出现这样悲惨的一幕。

    狂公子一向富裕,唯一过的惨日子是当初被追杀那一段时间,听沐筱萝这样一说还不以为然,直到他在自己的土地上亲眼见到一群逃亡来的难民,狂公子才知道自己的自以为是有多害人。

    那一群难民,最小的才两岁,瘦的就只剩骨架,大大的眼睛就像镶在头骨中,伸出的手像鸡爪,又黑又脏,抓到姜曛下属给的干粮,狼吞虎咽就吃了起来,直吃得两眼翻白也不肯停手……

    这一幕很滑稽,也令人心酸,当时一群军人,以楚轻狂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吃。

    到最后,楚轻狂看不下去,转头时已经泪流满面,他回去告诉沐筱萝说:“我平生第一次流这么多泪……那一刻我才理解了你的悲观……这是我的耻辱……作为武家一份子,不能给自己的臣民温饱,我耻辱……作为一方城主,我决不允许在我的土地上生这样的事!”

    狂公子于是更忙了,不但抓商业,连农业也亲自抓起来。郑嵎给他找了几个能干的农业好手,他都亲自负责安排他们的工作。他们有事都是直接向他报告,要的钱财楚轻狂都优先,在这一点上,他和沐筱萝达成了共识,只有吃饱了,才能‘乐业’。

    不但如此,楚轻狂的手还伸到了江南。江南是鱼米之乡,也是狂公子生长了多年的地方。虽然打下的根基大都是借了楚云安的名头,可是楚云安一走,那些人群龙无,又不甘心就此消散。听说楚公子在蜀地展不错,就有些老人在刘掌柜的示意下来投奔楚轻狂。

    楚轻狂开始顾忌楚玉在江南,毕竟江南是他的封地,他不太好插手。后来是楚玉亲自派人来送信,说已经知道他是皇子,他不想兄弟相残,更不想助纣为虐,他愿意把江南也当做武家的天下粮仓,只要天下百姓能有口饭吃,就算他为贺皇后积德吧!

    虽然有楚玉这样晦暗不清的承诺,楚轻狂还是没那么猖狂地接手江南,只是让人带了书信给楚玉,统一了一些思想,达成了为百姓共同利益的想法,除此之外,楚轻狂没有丝毫干涉楚玉管理江南的意图。

    这又赢得了楚玉的友谊和兄弟之情,楚玉本来为贺皇后对邵妃做的事内疚不已,再加上沐家的事,他连靠近楚轻狂和沐筱萝都心虚,被两人左一封信又一封信去的劝解,终于放开了心怀。

    他再来的信开始恢复以前的活跃,一声哥一声嫂子的叫,还虚心向两人请教怎么治理江南,说久仰锦城的开区,要不是他的王妃要生孩子了,一定亲自来看看。

    他言词中谈到自己的王妃,掩饰不住的兴奋让沐筱萝释然了,这小孩总算从对自己的迷恋中走出去了,也算一件好事啊!

    外面战事纷纷攘攘,蜀地却一片宁静。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就算不是,狂公子都要把它弄成是。

    作为一个男人,他愿意看着沐筱萝在这样安宁的环境中孕育他们的孩子,看着她脸上无忧无虑的笑脸,看着她的肚子在他的精心照顾下一天天变大……

    没有什么成就能和这个相比,他从中获得的满足感是巨大的……

    他觉得那腆着大肚子在花园中散步的沐筱萝是美丽的,那会在她肚子里用小脚踢他的小生命是神奇的。

    楚公子常常站在屋前,看着沐筱萝从园子中慢慢走过来,他常常觉得奇怪,她的肚子是怎么装下孩子的,虽然已经被撑得大的不可思议,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会胡思乱想,他的孩子在她肚子里面怎么生活?他会不会呼吸困难?他吃什么?

    对这些幼稚的问题,狂夫人耐心地扫盲,可是理论归理论,狂公子的胡思乱想还是没断过,让狂夫人无奈,一遇到他问就笑:“好奇宝宝又想知道什么?”

    好奇楚宝宝想知道的很多很多,例如她为什么总躲着和吴冠子嘀嘀咕咕?为什么她的肚子很大很大?为什么她懂的事那么多?为什么她和杰克会有那么多‘共同语言’?

    可是睿智的狂公子,无数的疑惑在看到那双爱意盈盈的眼睛后,就努力把这些疑惑遣散了。她是谁有关系吗?她有事隐瞒了他有关系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