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曲家的坟墓都立起了碑,很低调地依然留在了京城的角落里。  . 过了很久才有人现原来的武林盟主被雕成了个石像跪在了曲家的坟墓前。没有人为他鸣冤,就连他们的家人也无视这一‘耻辱’,任‘他’永远这样跪下去……

    一人的‘跪’换了数十条鲜活的生命,值和不值,公道自在人心。

    恩恩怨怨,为名为利,前仆后继,一批人走了,一批人又重新崛起,此起彼伏……这就是江湖!

    谁也无法退出这样的轮回,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怎么退出!

    咎由自取

    七月,楚军离开蜀地,南上,兵分两路,一路楚轻狂亲率,驱赶鞑虏。一路姜曛亲率,赶往江南协助楚玉平定内乱。

    蜀地留下的士兵由沐筱萝亲自负责,卫涛还有顾擎协助。

    江浩前脚才望穿秋水地走了,后脚清波和远山就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没见到江浩,远山歇了一天就赶着去追了,说要给自己的姐姐安带回一个姐夫来。

    清波留下来陪着沐筱萝,每天督促她休息按时饮食,那个‘奇怪’的实验室她是坚决不准沐筱萝再进的,原因是沐筱萝他们不知道鼓捣什么‘硫酸’竟然引起了爆炸,顾擎拼命护着她逃了出来。

    顾擎背上都受了伤,沐筱萝手上烫出了些泡,还好万灵留下的药很好,擦了几天就好了。

    八月,武铭正没了后顾之忧,举兵南上,武铭元亲自率军抵抗,一路迎战将武铭正的兵马抵挡在豫州一带。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武铭元运筹帷幄了多年,就算没有贺家的支持,他自己能坐上皇位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两军对垒,拖拖拉拉战火不熄,连累了京城一直到豫州的百姓。僵持的局面一直无法突破,转眼就进入了秋天。

    九月。楚轻狂的军队大败呼延氏,将他们赶出了玉门关,汇合了洪坤的军队,一路平定了乘机来搞乱的谷梁等小国。

    至此,武氏的外敌基本肃清,只剩内敌了。楚轻狂赶着想回去陪沐筱萝生产,又接到了武铭正的求助信。

    楚轻狂和洪坤一商量,都觉得武氏内乱拖的时间越长,对百姓对武氏损耗都很大。武铭正为皇的呼声越来越高,索性好人做到底,再将他送上皇位吧!

    楚轻狂和洪坤率军调转了马头南上,希望能尽快平定了武铭元的军队,还能赶回去陪沐筱萝。

    三支军队一汇合,迅就突破了武铭元的防线,武铭元一路失守,迅退回到京城。等三军攻到京城脚下时,京城一片缟素,武铭元的信使打出太上皇武二帝驾崩,熄火十日的旗号,就此止住了军队前进的步伐。

    武铭正的谋士唯恐这是武铭元的缓兵之计,劝说武铭正继续攻进去,先称帝再丧。洪坤却不主张武二帝大丧的时候行此让天下人寒心之事,力劝武铭正,说武铭元穷途末路,让他十日又何妨。

    两边各说各有理,武铭正也不知道该听谁的,去找楚轻狂相商,营帐里却寻不到楚轻狂。一问,他的下属才说他进城了。

    楚轻狂孤身一人,再次进京城,满目的混乱让他唏嘘不已,这离别还不到一年的京城,竟然如个饱受蹂躏的妇人,繁华上贴满了沧桑的膏药,让人心疼,让人感慨……

    一路行到皇宫,满眼的缟素已经难寻上次见到的气派。楚轻狂心戚戚感叹不已,避开了巡逻的卫士,一路来到了武二帝的寝宫。只见寝宫门大开着,里面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都换上了孝服,中间摆放了灵柩,前面跪着几个幼小的皇子公主,哭哭啼啼地在烧纸。

    楚轻狂怔怔看了一会,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仍穿着铠甲,来往的宫女太监开始都没注意,一直到他走到宫门前,才有人现他的铠甲和宫中的侍卫完不同,就有人惊叫起来。

    围上来的士兵和太监却无人上前,都呆呆地看着楚轻狂在门前解下了佩剑丢在地上,解了头盔抱着一步步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他脸上的肃穆杀气阻挡住了这些脚步,还是那张俊美酷似邵妃的脸上变幻莫测的蓝眸震慑住了众人,那些小皇子和小公主都停止了哭泣,呆呆地看着他一步步上前……

    装殓着武二帝的灵柩被高高架起,楚轻狂眼中没有众人,一步步走上前,蓝眸越来越深,他站在灵柩下,转头扫了众人一眼,那些侍奉武二帝的太监宫女都被吓得哆哆嗦嗦,怔怔地看着他只一跃就站在了灵柩架上。

    几百斤重的棺盖沉重地压在棺木上,阻隔了阴阳,楚轻狂的手放在了棺盖上,茫然地想起那个将他推开,从房顶上滚下去的老人。他负了娘亲,从没有养育过他一天,却在危急的时候保护了他……

    恨从那时就慢慢淡了,比起一剑将他杀死,他愿意他活在内疚中,看着听着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却从来不会叫他一声父皇……

    所以他不愿回来,就算他私下派人去找他,他也不愿让他看到他。什么皇位皇子的身份,他不稀罕,他要的父爱他给不起,他也不会满足他的愿望!

    人总要有点缺憾的,他固执地想让他尝尝这种滋味……不是有钱,有权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觉得他做到了,他用远离惩罚了这个男人。可是……为什么知道他再也不会盼望他,不会在这里等着他时,他会如此失落呢?

    泪掉在了棺盖上,一滴……他心酸酸地笑了,原来他还是在意的……

    在意他那么多的儿子,人人都可以围绕在他身边,就算被他骂被他吼,他们都有一个‘父皇’可以叫。

    而他,那些不明内情的玩伴私下叫他野孩子,师兄们对他也有隔阂……他总是不同的,他们都无父无母,而有谁在乎他有爹……却不能叫……

    是不是我早回来,就能看到你呢?没有等到这一声呼唤,你在下面会瞑目吗?

    楚轻狂低吼了一声,用力推开了棺盖,定睛一看,就闭上了眼睛……一切和想象中相差无几……

    他仰头,尖利的长啸瞬间穿破了寝宫穹顶,响彻在皇宫上空。那些皇子公主吓得抖抖索索,胆小的连尿都失禁了……

    “武铭元……我不杀你犹如此剑……”

    刚烈的剑在狂公子手上一折而断,他的蓝眸已经深得犹如黑夜,风一样地卷下灵柩,还没冲到寝宫门口,就听到清脆的琵琶声响起。

    他顿住了,回头看,只见那些跪倒的宫女中,一个老人正自顾自地弹着琵琶,一头白端庄地束在皇冠中,纤纤的手指一下一下有力地拨动着琴弦。

    “贺皇后……”楚轻狂看了半天,才认出那张脸是昔日倾国倾城的贺小玉贺皇后,他呆住了。

    还没有一年,那高贵美丽得目中无人的贺皇后竟然变得如此苍老,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是冷宫太摧残人,还是世事的风霜太凌厉呢!

    贺小玉看过来的眼神空洞,她下意识昂着的头却保持着她至高无上的尊严,听到楚轻狂叫她,她蹙眉,瞪眼:“大胆,见到朕为什么不下跪,还在此大呼小叫的,要是惊吓了朕的爱妃,朕要诛你家九族……”

    楚轻狂愕然,半天反应不过来,还是贺小玉身后一个宫女,趁她不注意,悄悄地对楚轻狂指了指自己的头,再指指贺小玉,楚轻狂这才明白贺小玉已经疯了……

    她幻想着自己是九五之尊,身边的太监宫女都是她的臣子!

    楚轻狂怔了半天,狂笑起来,报应啊报应,自己布的棋子终于挥作用了!

    哈哈,他笑的前俯后仰,还以为她真的很厉害,刀枪不入呢!没想到还是敌不过自己的良心……不是不相信鬼怪吗?不是不相信报应吗?

    他不能手刃她,不代表不能送她一份‘大礼’,夜夜噩梦,清妃邵妃的幽灵满寝宫满皇宫飞,不用多,一个轻功好的女属下就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任她铁石心肠,又能忍受几日这样的‘折磨’呢?

    疯了才好,不疯他还怕自己下不了手呢!这下对楚玉也有所交待了,他承诺过不杀她,可不代表就这样放过她……

    至于当晚冷宫起火,贺皇后**的事就真的和楚轻狂没关系了,冷宫起火时他已经在百里之外。

    贺皇后一个疯了的人怎么有条理的给自己身边堆满了易燃物品,以致现起火后,虽然宫中的太监迅扑灭火,结果冷宫烧了一个角落,贺皇后却烧得面目非,毫无生机……

    楚轻狂可以对天毒誓,他真的和这事毫无关系,事后他为了不枉背这个罪名暗自调查了一下,结果相当的无语,只能把贺皇后的死归结为咎由自取了。

    要怪只怪贺皇后的敌人太多了,她疯了楚轻狂可以放过她,别人却和狂公子不一样,别说疯,死了都不能宽恕……

    呼呼,终于到尾声了,明天大结局,俺们容儿要生了,是男是女……期待吧!

    你输得起吗

    要怪只怪贺皇后的敌人太多了,她疯了楚轻狂可以放过她,别人却和狂公子不一样,别说疯,死了都不能宽恕……

    这些敌人包括武铭正,还有其他受贺皇后压制的妃子……等等,这些人中,楚轻狂觉得武铭正嫌疑最大,二皇子的母妃当年也是贺皇后的竞争对手,宫中的传闻说她没少受贺皇后折磨,武铭正为母报仇也就不奇怪了!

    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楚轻狂没再查下去,是对是错每个人心中都有本帐,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又何必干涉别人讨公道呢!

    楚轻狂笑够,扔下疯了的贺皇后,走出寝宫去找武铭元。

    那些侍卫被楚轻狂的张狂弄得一愣一愣的,等看着他消失在眼前,才有人想起他是“叛军”,一时皇宫中喊杀声四起,御林军纷纷被聚拢来抓楚轻狂。

    楚轻狂一路掠到乾清宫,太和殿,手中的利剑还有被愤怒染蓝的眼眸让众人退避三尺,寻了一圈,竟然不见武铭元。楚轻狂越来越焦躁,正恨不能挖地三尺寻出武铭元时,突然见围攻自己的侍卫散开了,大呼小叫地嚷着“叛军攻进京城了,快逃命吧!”

    楚轻狂冲到高处,看见城门起火了,无数的火把光亮似游龙一样纷纷游进了京城,向皇宫行来。武铭正还是攻城了!

    楚轻狂已经无暇计较他的迫不及待合不合礼俗,抓到一个侍卫长问出武铭元去了坤宁宫,他又急急冲到坤宁宫。

    坤宁宫是皇后住的地方,自从贺皇后被打入冷宫后无人居住,冷清了很久。武铭元做了皇上后也没把贺冬卉迁进宫来,任由她呆在太子府直到死。坤宁宫就一直空闲着,楚轻狂冲到坤宁宫时看见宫里灯火通明,里面好多宫女太监捧了酒食来来往往。

    相比外面的慌乱荒芜,这里显得安宁一片,楚轻狂蹙眉,心中那股莫名不安的情绪扩得越来越大,让他无法冷静地思考问题。

    武铭元的镇定功夫真的如此强大吗?大军都攻到了脚底下,他还有闲心喝酒寻欢。

    楚轻狂冲到宫门前,阴森的剑还有他身上的寒气惊得宫女们乱跑,那些所剩无几的侍卫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杀出一条路来,冲进了宫。

    坤宁宫的大殿中,高高在上的皇后宝座上只有一套凤袍,孤零零地被摆成一个人形供在了上面。而下,穿了皇袍的男人已经喝得人事不省,依在一个宫妃的怀中呼呼大睡。

    楚轻狂怔怔地看着那凤袍,后位空闲,谁是能做这后位的女人?武铭元把这位置留给了谁?

    他垂眸,看着那和武铭元有同一张面孔的男人……九五之尊的皇袍不是穿在他身上,而是挂在他身上,没一点尊严之感……

    他不是武铭元,真正的武铭元已经不在这个皇宫,甚至早已经不在京城……

    楚轻狂猛地转身,冲出了坤宁宫,掠出了皇宫,在城门找到了自己的队伍,抓了一个士兵让他去报告姜曛,自己寻到自己的宝马谁也没带就离开了京城。

    等姜曛接到消息时,楚轻狂已经在返回蜀地的路上,马鞭被他挥得霍霍作响,他心急如焚,恨不能化身为空中的鹰,急飞回锦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