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武铭元怔了怔,哈哈笑起来:“这也被你看穿了,嘿嘿……楚轻狂,那怎么办呢?你就这样看着我带走沐筱萝吗?”

    楚轻狂默然半天,终于想通了什么,说:“武铭元,一个现成的孩子,还有你的安,换容儿怎么样?”

    不止是武铭元,还有沐筱萝都愣住了:“孩子?什么现成的孩子?”

    “你的孩子……亲生的……”

    楚轻狂对武铭元揶揄地笑:“春香怀了你的孩子逃走了,她现在就在锦城,我已经派人去接他们了,你想不想看到你的孩子?”

    啊……春香?久远的回忆飘过了脑子,沐筱萝这才现这名字已经很久很久没被自己想起了,要不是楚轻狂提起,她估计永远都不会想起这个人来。 .

    武铭元也是思索了半天,才记起自己生命中还有过这样一个女人,他对春香没什么感情,可是孩子……已经出生的孩子……他的血脉……

    贺冬卉说他被诅咒过一生不能有孩子,可是现在楚轻狂竟然告诉他,他已经有了个孩子……

    武铭元的表情可谓丰富之极了,变幻莫测,挣扎在沐筱萝和孩子之间,到底什么最重要呢!

    “春香怎么可能在这里……”

    武铭元狐疑地看着楚轻狂,冷笑道:“我找了她很久都没消息,你别骗我!”

    楚轻狂淡淡一笑,似对他解释,却是对着沐筱萝说:“我是在一堆难民中看见她的,开始也没认出来,是她孩子病了,央求卫涛帮她找大夫才认出她的,她求我不要告诉你,说她对不起你,没脸见你!”

    沐筱萝无言,怔怔地看着楚轻狂,这男人到底还隐瞒了她些什么啊!难道到这时候他还不知道她的性格,怕她对春香报仇吗?

    “你可以带春香和你的孩子走,我不会再追你的……”

    楚轻狂负手,看着武铭元冷笑道:“下次战场上再见,我们刀剑说话!”

    武铭元看见卫涛带了春香赶来,那当初的小丫鬟已经变成一个沧桑的妇人,紧紧抱着孩子,目光复杂地看着沐筱萝的肚子。

    沐筱萝淡然地看着她,现自己的心情没什么起伏,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让容儿过来,我就让春香过去!”楚轻狂冲武铭元叫道。

    武铭元犹豫着拿不定主意,那一直跟随着武铭元的御医则高兴地提醒武铭元,说:“陛下,要孩子吧,女人到处都有,孩子对你可是很珍贵啊……”

    这话一出,武铭元脸色沉了沉,回头瞪了御医一眼,那目光如果可以杀人的话早把御医杀了几百遍了。这算是武铭元的隐疾了,贺冬卉两次胎死腹中,还有其他侍妾的流产,武铭元一直没孩子让贺皇后心烦,就让御医给武铭元的众侍妾调理身体。

    那些御医没在侍妾身上现问题,却现了武铭元的隐疾:他会有胎儿,可是这些胎儿能成活的比例太小了,意思就是除非特别的意外,否则武铭元很难有孩子……

    武铭元不信这个邪,到处播种,指望着能有一个女人帮他生出孩子,结果真应了被诅咒的话,愣没有一个孩子顺利出生。

    御医是真心为他好,却不该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这自然让武铭元恨死,要不是此时非常时期,御医死几次都不够。

    权衡了利弊,武铭元还是决定采纳御医的话,先要孩子,再要女人。

    迟疑了一下,他解开了沐筱萝的穴道,在她耳边低笑:“筱萝,没完呢……我还会回来的!”

    就像无数的电视中看到的那样,沐筱萝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交换的人质。当她和春香交错而过时,那一刹那,她看到了她怀中的孩子,有些黑瘦,眼睛大大地睁着……

    沐筱萝还没看清,就听春香低低地说道:“小姐……对不起,别恨我了,我已经为我的过错付出了代价……”

    她的声音很低,要不是沐筱萝耳力极好,根本听不清她说什么。

    还没来得及去想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见楚轻狂掠了过来,拉住了她:“容儿……你没事吧?”

    狂公子拉着她上上下下看看,现除了憔悴点没伤到哪里才放心,一把将她拥进怀中,叫道:“感谢菩萨,让你平安无事……”

    沐筱萝听着他激烈的心跳声,才恍然他刚才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狂公子早已经紧张死了,却硬是没让她看出一点点不对,他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啊……楚轻狂,你骗我……”突然响起的尖声惨叫吓到了沐筱萝,她挣扎着从楚轻狂怀中抬起头,却被狂公子一把拉到了身后。

    楚轻狂冷笑道:“武铭元,你有什么脸说我骗你?你不是要孩子吗?那就是你的孩子……怎么不敢接受现实吗?”

    沐筱萝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从楚轻狂背后探出头,只见大船上,武铭元高高举着那孩子惨叫:“这就是我的孩子……这就是我的孩子吗?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那孩子怎么啦?”沐筱萝看到春香跌倒在船板上,不知道是不是被武铭元打了,就悄悄问楚轻狂。

    楚轻狂轻轻叹道:“那孩子吴大哥看了,说脑里有很多水,估计活不长!”

    啊!沐筱萝怔住了,这……这……,她看着武铭元疯癫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贺冬卉一直在信中说报应,难道这就是武铭元的报应?

    “我的孩子……哈哈哈哈……筱萝……不,如果你为我生,我的孩子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不甘心啊!”

    武铭元半天从疯癫中清醒过来,一把将孩子扔给春香,拔出剑吼道:“楚轻狂,不用来日了,今日我们就一决高下,谁胜了谁带走筱萝……”

    白痴!谁和你一决高下!楚公子直接懒得理他,拉着沐筱萝转身,卫涛带来的军队已经赶到了,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我们回家!”楚公子小心地扶着沐筱萝,打仗打累了,追人也追累了,这些杂事就交给卫涛去搞定吧!

    他觉得自己已经够看得起武铭元了,没想到丧心病狂的人不是常人能预测的。困兽走到绝境都会反咬人一口,武铭元又怎么会例外呢!

    霹雳弹突然在脚边炸开,楚公子被气流掀得拉着沐筱萝扑倒,转头,看见武铭元疯了似地跑下船,朝他们猛扔霹雳弹。而船头,一字排满了弓箭手,都瞄准了他们……

    “快跑……”卫涛急了,命令自己的手下也摆起了弓箭阵,只是稍弱一点的是他们没有霹雳弹。

    沐筱萝可以做礼花,却没想过要大力展霹雳弹,在这冷兵器时代,这种杀伤力极广的武器要是被广泛应用,那绝对是人类的灾难,所以别人怎样她管不着,她自己是不会带头做这样的武器的。

    狂公子看见更多的霹雳弹落在了自己周围,虽然没有直接炸到他们身上,但是炸起的灰尘却落得他们满身都是,他顿时紧张起来,一把抱去沐筱萝,就飞掠开了。几个起落,就飞到了卫涛他们身后,再几个起落,将沐筱萝送到高处,霹雳弹和弓箭都无法射到的地方。

    狂公子放下她,才现自己一手的血。

    “你哪受伤了?”楚轻狂紧张地叫了起来,沐筱萝低头,没找到自己身上受伤的地方,反而看得楚公子手臂上源源不断流出的血。

    “傻瓜,是你受伤了!”沐筱萝心一痛,想也没想就撕下自己的衣服要给他包扎,楚轻狂却手一挥说:“你没事就好,等我先收拾了武铭元再来包扎吧!你好好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沐筱萝没拉住他,看着他几个起落又飞到了卫涛身边,从一个下属的手上抢过剑,跨上一匹马就带马冲到了武铭元船上。

    那些弓箭手毕竟是朝廷军,所受的训练连姜曛的士兵都打不过,那敌得住这个武林高手的袭击呢!

    沐筱萝只看见狂公子的身影随马在船上横冲直撞,武铭元的士兵经不起这样的冲撞,没多久就溃不成军了。武铭元的霹雳弹没几个,丢完只有拿剑应付暴怒的楚轻狂。

    而解除了霹雳弹的威胁,卫涛的士兵就一拥而上,纷纷冲上了船头。

    沐筱萝看到武铭元大势已去,才舒心地一笑,突然就感到肚子一疼,抽搐了几下。她脸色一变,难道是要生了?算算离预产期还有十多天,可是这样奔波颠簸,提前也可能啊!

    晕死,这里什么准备都没有啊!产婆和那些准备好的小包被衣服都在开区,这里就算马上赶回去也要一天一夜,难道要生在外面?

    晕了晕了,肚子又抽搐了一下,沐筱萝忍不住大叫:“轻狂,快来,我怕是要生了……”

    人家第一次生孩子,还是双胞,紧张一下也应该啊!何况,她还是想帮一下楚轻狂,让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兄弟总是不太好吧……他们的孩子要生了,还是为未出世的孩子积点德吧!

    楚轻狂虽然在打斗,却是时时注意着沐筱萝那边的动静的,听到她叫,就什么都不顾了,扔下剑叫道:“卫涛你善后,我先去看容儿”!

    “是不是要生了?怎么生啊?”老远楚轻狂就跳下马飞奔过来,有些慌张,这江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到哪去找产婆啊!

    “没那么快,先回城吧!”沐筱萝看到楚轻狂慌乱,自己倒镇定下来,冷静地布置:“羌州最近,一个时辰能赶回去了,先叫人回去找家客栈,让客栈老板帮忙找产婆,准备热水,等我们到就差不多了!”

    “好好……你有经验听你的!”楚轻狂赶紧回头叫人,也不知道自己话中的语病。

    什么叫你有经验啊!我也是第一次生好不好?

    沐筱萝肚子又抽痛起来,无力和他辩论,任他将她抱上马,依在自己胸前往回赶。最后一眼,她看到船上起火了,浓烟中武铭元似乎在眺望着这个方向,沐筱萝心一动,痛成一片,她清楚这不是自己的心在痛,是曾经的沐从蓉,这个身子的原主人。

    她是认真地爱过武铭元啊!

    可惜武铭元一直到最后也没正确地回应她的感情!

    最后一刻,孩子也比她重要!

    沐筱萝为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女心痛……爱错了!

    泪一滴滴掉了下来,印到了狂公子身上,他低头,看她满脸的汗满脸的泪,他拥紧她说:“很痛吗?再忍一忍,我们马上就到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沐筱萝笑了,偎在他怀中疼得意识有些涣散,猛然想起他的手受伤了还没包扎,却无力说话,只感觉他的手强硬地紧紧搂着她的腰,将她固定在怀中,不让她大力摇晃颠簸,好减少她的疼痛。

    沐筱萝隐约觉得他手臂上的血浸到了自己的衣服里,烫到了她的肌肤,又渐渐浸到了她的心里,她的心暖暖的,心底隐形的寒意都被这热度驱赶开了。

    她觉得自己的心胸都敞开了,接受着他的血液和自己的融在一起,又共同流向了他们的儿女……

    从此后,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享受天伦之乐了吧!该报的仇都报了,该了结的情债也了结了,他们一家人,会和属地一样慢慢走上繁荣的……

    二个时辰后。

    沐筱萝在羌州的客栈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当一个产婆兴冲冲地跑出去告诉楚轻狂时,狂公子耳尖地从没关紧的门缝中听到了另一个产婆叫道:“快来,还有一个。”

    那产婆就关上门,屁颠屁颠地跑了回去,狂公子在外面怔,什么叫还有一个?

    一向聪明的狂公子秀逗了,想半天想不通就问旁边陪着他的下属:“什么叫还有一个?”

    那下属局外人,不像楚公子当局者迷,忍住笑给楚公子解释:“一般这样说,就是指夫人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再简单一点说,就要恭喜少主了,夫人一胎生了两个!”

    楚公子石化,半天才反应过来,呀呀呀,沐筱萝竟然一胎生了两个啊!难怪肚子那么大……他一直以为会是大胖小子,没想到竟然是两个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