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58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这里不只白天热闹,晚上也热闹,一盏盏县衙出钱挂的灯笼将这里照成了白昼,从这里还可以欣赏到大雁塔的美景。 . 那顶楼依然不能进,摆的风水阵罗林海说还不到撤的时候,楚轻狂就任塔一直封着。

    直到很多年后,法正来到此地,看到这塔,一笑说:“本固枝荣、已结连理,还怕大雁南飞啊……”

    法正走到楚宅拜访,楚家夫妇无缘带着笑笑出外去了,只有沐楚坐在门前的矮墙上玩竹子做的飞机。

    飞机从墙头飞起,又落下,他跑过去捡起来又拿回去继续飞,酷似沐筱萝的脸皱得紧紧的,似乎不弄清楚这飞机为什么会飞不肯罢休。

    法正站了半天一直看着他,他觉得生命真神奇啊!这又是一个倔强的人,他的倔强会给蜀地带来什么呢?刚想下意识地揣测他的面相,想到什么又摇头放弃了。

    都说相由心生,他离长大还远着呢,谁知道其中会不会又生什么事改变定好的命运呢!还是别做这无谓的事了!

    一笑,他转身离开了,都说造化弄人,谁知道造化是不是人弄出来的呢?

    这世界千奇百怪,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他不管什么天道轮回,他只知道,历史被改变了也没什么可怕。看着连路来蜀地人民的富足,他不后悔泄露天机……

    三年大旱大灾,各地都有饿死冻死的人,唯有蜀地却没一人饿死,这杯传为奇迹,可是他知道这功劳不是他的……是那女人的功劳!

    他曾经狭隘,是她让他打开了天眼,他才看到了世界,看到了‘人’……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番外俺就更一更了哈!想想又写点……总觉得有点画蛇添足,嘿嘿!

    没养过双胞的人不知道双胞的痛苦,看着风光,实际养着的人却很痛苦。两个孩子,一个哭,另一个本来玩的好好的,也跟着哭起来,弄得人不知道忙那边了。

    楚家一双儿女虽然看着小,哭起来那肺活量之大令人咂舌,只要一哭,就让楚府的人心惊胆战的,因为不是他们在忙,而是狂公子忙中添乱。

    这位父亲是级宠爱自己的孩子,只要军务不太繁忙,他是愿意时时守着两个小人儿,带着他们在花园里捉迷藏,挖蚯蚓,弄得自己一头一脸的泥也毫不在乎。昔日的翩翩公子,为了这两个小人儿,大失形象啊!

    有时县衙有事找,来传话的军士看到他们平日威风凛凛的楚将军从草丛中钻出来,一脚的泥,俊美的脸上被他家笑笑郡主画成了孙悟空,军士们都被吓一跳,都没想到楚将军还有这样的一面。

    楚将军满不在乎形象被毁,擦干净手就接过公文浏览起来,肃穆的神色衬着孙悟空的脸,有些滑稽,却没人敢笑。看到的人心中多少都有些暖意,原来楚将军对士兵的爱是从家里延伸出去的啊,一个对家有爱的人,他才会爱士兵,爱臣民啊!

    楚家两个孩子,虽然是一男一女,长得却一模一样,除了沐筱萝和楚轻狂能分清,外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才生下来时很像沐筱萝,长着长着却越来越像楚轻狂。

    小小的样子就一张妖孽的脸,俊美得让整个锦城的人都妒忌,一上街就引起人围观,却没人有胆逗两个小孩生气。

    沐楚性格稍微比笑笑好些,小子是腹黑型,人家越逗他,笑得越无害,把人阴了人家还说他懂事。

    笑笑就暴躁了点,喜怒于形,她师父开始是万灵,就因为她闯的祸越来越多,让沐筱萝和楚轻狂都头疼不已,才让吴冠子和万灵互换了徒弟。

    沐楚学毒,笑笑学医,本意是为了磨磨笑笑的性格,没想到却助长了沐楚的腹黑。

    相比笑笑,沐楚除了继承了沐筱萝和楚轻狂的聪明,还继承了沐筱萝的过目不忘,小小年纪就把家中的藏书都看完。弄得楚轻狂每年都要张榜求书,号召过往的客商有好书都送到楚宅,只要是楚府没有的都高价收购。

    这些客商南来北往,有些还是‘外国人’,送来的书就千奇百怪,沐筱萝负责“收书”把关的事,送来的书她都先过目,没有‘毒害’的书才收到藏书楼给儿子看。

    楚府的书房已经大得过皇宫中的藏书楼了,楚轻狂宠儿子,专门辟出一块地建了一栋四层高的楼房给沐楚,让他做书房。

    就是这么大的房子还无法装满沐楚的书,每年沐筱萝还要派人把他不要的书清理出来运出去捐给县衙的学校。沐楚就上过一年学校,那还是沐筱萝让他去体验一下学校和同学们一起生活的乐逼他去的。沐楚坐牢似地上满一年就再也不去了,说学校里的孩子太幼稚了,他不愿意和幼稚园的孩子一起玩,会影响他的智商。

    沐筱萝很无语,一个四岁不到的孩子竟然说这样的话,他以为他多大啊!

    相对儿子的聪明,沐筱萝又多了一份忧心,小孩不是该享受童年的乐吗?怎么她家小孩却飞跃过童年,直接成长到能和她对话的地步呢?

    学校里没有老师能教他,沐筱萝只好亲自教儿子,英语自然是要教的,只是没教多久这娃儿就自己跑去找杰克教了,呆在琉璃作坊玩了半年回来,人家连波斯语还有什么周边谷梁鲜于方言都学会了。

    弄得沐筱萝更郁闷了,长得高,看得远,她不怕这个儿子聪明,她怕得是高处不胜寒,当他的智慧远远过这个时代的人时,他注定是孤独的!

    不管沐筱萝愿不愿意,沐楚都用他自己的方式成长着。楚轻狂的纵容在其中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别人家的小孩三四岁还在爹娘怀中撒娇,沐楚却被楚轻狂满世界地放出去乱跑。

    有段时间楚轻狂忙着收拾呼延的挑衅,顾不上六道,就把沐楚派了去,结果六道又成了沐楚的新玩具,带着一帮手下在江湖上‘杀富济贫’,弄得连武林盟主都亲自来蜀地找沐筱萝,说不能放着他这样玩啊,破坏江湖秩序。

    沐筱萝不护短,却挑眉问道:“什么是秩序?江湖上不是习惯持强凌弱吗?那些江湖人士一向都奉行着这样的原则对别人,怎么别人反过来对付他们,就变成不是了?”

    这话是针对武林盟主说的,本来沐筱萝他们和江湖是井水不犯河水,六道也约束得比以前沈天斌在时好很多。可是江湖中有些事的确陈腐弊病太多了,前些日子闽南一个门派因为和另一个门派口角之争,门下弟子就纠结了许多人,半夜杀进了另一门派中,将人家大大小小杀死杀伤了四十多人。

    这在平静了许久的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碍于这个门派的实力,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的。受害人吵到武林盟主那,盟主各打五十大板,明眼人还是看出他偏袒凶手,认为是受害者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沐筱萝和楚轻狂知道这事后感慨了很久,沐楚在旁听了小脸上就浮起了笑,酷似狂公子的狡黠,漫不经心地说:“以暴止暴,江湖规矩需要重新洗牌!秩序只有强者说了算。”

    当时沐楚的话还被沐筱萝教育了一番,说以暴制暴是恶循环,沐楚尊敬娘亲,低眉垂眼说娘亲教育的对。转过身楚轻狂则漫不经心地拍着他的脑袋说:“秩序善良没有‘恶’做护盾也不能走长远,该‘恶’还得‘恶’!

    两个一老一小不按理出牌的男子在这一点上取得了一致,才有了六道插手江湖,江湖各大门派规则重新洗牌的事。

    持强凌弱可以?和他娘亲告状?沐楚就挑了武林盟主的老窝,把他的种种劣行公布于众,硬把人家盟主羞得连家都不敢回,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沐楚也不坐他的位置,按照江湖规矩,选出了一个新的盟主,给人家重定了规矩,有仇的寻仇,再敢株连九族的,盟主有权治罪,盟主令牌号召天下武林人士群起而攻之。

    沐楚闹得天下不宁,沐筱萝虽然在家是严母,在外却是支持儿子的。小子做事有分寸让她感到欣慰,只要不太出格,她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闹。

    比起沐楚,笑笑也不是省心的人,丫头继承了沐筱萝小时候的倔强,喜欢到军营里看士兵训练。经常跟着姜曛骑马巡逻,弄了一根鞭子,把宝山的蛇都抓回来给吴冠子做药,闹得沐筱萝摇头不止,对楚轻狂说:“你高兴了吧!再由着这丫头闹下去,以后真的没有另一个狂公子敢娶她了!”

    楚轻狂一笑,揽着她说:“娘子就爱杞人忧天,我们家笑笑虽然男子气足了点,但是很善良啊!你都有人娶,你怎么就知道没人敢娶她呢!”

    沐筱萝白了他一眼,笑骂道:“感情娶我还是你的恩典啊?”

    楚公子摸了摸鼻子,笑:“我的荣幸!是我们楚家积了不知道几辈人的德,才让我遇到了你!我相信笑笑也修了几世才修够缘到我们家做我们的孩子……上天送她来一定有它的意思,我们顺其自然就是了!”

    沐筱萝开始对楚轻狂的话还有点迷惑,等后来在笑笑身上生了一件大事后,沐筱萝才懂了楚轻狂话中的意思,虽然有点嘘嘘,沐筱萝却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事情还是从万灵和吴冠子说起,这两个老头现在是把锦城当大本营了,那潭温泉很适合两个老头。里面的名贵中药越放越多,浑身疲倦时进去泡一泡舒筋活血,还神清气爽。两个老头越泡越年轻,连带杨细都跟着去泡了,当然他去就要收费了,杨百万的银子多得数不胜数,哪还在乎这点小银子啊!

    他去就带动了很多锦城的名流也去,万灵和吴冠子就不干了,有些药可是千金难买啊!两人的温泉不对外开放,笑笑看着那么多的银子送上门来没人要就心动了,不愧是楚轻狂的女儿,经商头脑一流。

    这位郡主就动手下人去采购药材,在温泉旁边开出了支流,盖了几栋泡澡的‘小别墅’,专供这些富商泡。收费自然不是一般的澡堂能比的,就这样还要预定才有位,一开张银子就哗哗地往包里淌,让姜曛都失笑,说这下笑笑郡主是‘小富婆’了!

    沐筱萝和楚轻狂对她做的这事是支持的,反正丫头赚的银子是拿来修路,他们没道理不支持啊!笑笑修路有原因,她立志要把路修到京城,告别蜀地行路难的历史,说等路修好了,她要邀请皇上伯伯一家人来蜀地玩。

    不知道是因为笑笑姓武,还是一家人的天性,笑笑和武铭正很投缘,逢有人进贡什么的,宫中的公主皇子有份的,一定少不了笑笑的。多远的路武铭正都会派人送来给她,而笑笑每年都要去宫中住几天,陪陪这位伯伯。

    笑笑的温泉名气一大,小丫头野心更大了,竟然动了把温泉后面的山都开成避暑山庄似的度假圣地,就拉了姜曛陪她一起去‘考察’。

    这座山很大,丫头玩性又很大,开始还紧跟着姜曛,后来贪玩就和姜曛走散了,结果掉下了山坡,卡在了两山的山壁之间。小丫头这才被吓到了,又哭又叫也没人应。

    天黑下起了雨,还不时传来野兽的叫声,小丫头一直哭到嗓子哑,才被闻讯赶来的姜曛救了上来。姜曛被雨淋得身潮湿,腿又受了伤,一瘸一拐地背着她回去。

    沐筱萝他们赶到温泉时,才现姜曛不止腿受了伤,一只胳膊都在寻找笑笑的途中跌断了,露出了白肉,就这样不顾

    自己,连包扎都不曾顾得上地把他们家的小郡主送了回来。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沐筱萝看着着烧还守候在笑笑床前姜曛,脑中一片清明。

    姜曛不顾老父经常唠叨,一直没娶,他在等谁呢?沐筱萝和楚轻狂一样清楚,可是她无法回应这样的感情啊!

    此时看到他把对自己的感情转给了自己的女儿,沐筱萝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可是绝对不是反对……

    就像楚轻狂说的,各人有各人的缘分,谁是谁的缘还说不清楚,她有什么权利去提前折断一颗刚芽的嫩苗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