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反正是赚自己人的银子,在他们看来‘国家’有的是银子,武铭正不会介意银子给自己的皇后娘家赚的……

    武铭正怎么可能不介意呢!还没做皇上时就对贺家的独断深恶痛疾,仰仗了贺家的势力做了皇上,贺家如果有所收敛的话他还能顾念恩情放贺家一马,没想到贺家竟然不思进取,还在他有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

    是可忍孰不可忍!武铭正已经动了清除贺家这颗毒瘤的念头,碍于一直没抓到贺家的把柄才没动手。逢各地灾难频频,贺家屯粮抬价已经是罪大恶极,在瘟疫横行的时候还疯抢药材赚国库的银子,这就让武铭正无法再忍。

    看各地报上来的数据,武铭正没当场龙颜大怒已经是奇迹,只是阴沉下的脸2,还有身上怒到极致散出来的杀气已经让众臣寒颤。

    贺家几个叔侄在朝中担任了不同职位的官员,此时感觉到这种杀气腿都软了,连他们都暗自腹诽自己的族长,贺家这次真的犯到了龙须了。

    这几个叔侄还算见识稍微广的,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坼贺家的台,一退朝就去找吏部尚书,认捐,将家底的三分之二都拿出来捐给朝廷置粮买药支援灾区。

    这几人是以贺郭庆的堂弟贺明国为的,贺明国不顾吏部尚书的讽刺,捐了大半财产出来后对另外几个有点愤愤不平的子侄说道:“诸位,不要再想着你们失去的!刚才龙颜大怒诸位不是没有看到,要是这点银子能买的各位家周,已经算我们赚了!银子失去了还可以得,性命丢了就什么都没了……孰轻孰重自己去想吧!”

    他叹了口气,独自走了。贺家大难临头,这些子侄还想着敛财,真是疯了!贺明国捐了财产,当晚就递上了告老还乡书,在贺家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带着家眷回老家去了。

    武铭正看了吏部尚书的奏折,看到贺明国捐了大半家产,又翻了翻贺明国的资料,现他只有两个女儿,并没儿子时准奏,让他回乡养老了。

    贺家该怎么办呢?

    夜色中,武铭正逗留在皇后的寝宫之外,小皇后贺夏荷对朝中生的事一无所知,带着武铭正原王妃生的两个孩子散步回来,才现门外负手走来走去的武铭正。

    他阴沉的脸让贺夏荷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将两个小孩交给身后的嬷嬷,就迎了上去。

    “皇上,夜冷风凉,怎么不进去歇息啊,可是有什么事要和臣妾说?”

    贺夏荷延续了贺冬卉的温柔体贴,可是毕竟年纪小,火候不够,语气中的惶恐就没贺冬卉的大方了。

    可是就是这抹青涩让武铭正对她动了恻隐之心,他抬眸看着贺夏荷,再看看被嬷嬷拉着进去的自己的皇儿。她没比他们大多少岁啊,就这样做了自己的皇后!她自己都还是孩子,她懂什么啊!

    可是她不懂,贺家的人懂啊!想到他们借她的手越伸越长,武铭正的怒气又不可抑止地浮了上来。只是他一像喜怒不露于言行,虽然肚中已经怒气冲冲,表现在脸上的却是一层寒霜,无形中就拒人千里之外。

    贺夏荷是皇后又怎么样,骨子里还是惧怕这一国之君的,被武铭正一给脸色,就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武铭正自己憋了半天气,看贺夏荷还是傻傻的站着,就憋了一口气问道:“贺皇后,你说朕的两个皇儿是你的皇儿吗?”

    贺夏荷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顿时就跪了下来磕头,惶恐地说道:“皇上恕罪,臣妾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请皇上明示!”

    武铭正看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贺家做的好事,非常失望,她是很乖很温柔,可是一国之母连国家大事都不关心,他娶她来是做摆设的吗?

    看她磕头,也没了怜香惜玉的心情,冷冷问道:“你还没回答朕的问题呢!朕的两个皇儿是你的皇儿吗?”

    贺夏荷以为两个小家伙去告自己的状了,想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他们,看武铭正等的不耐烦了,只好委屈地说道:“皇上,臣妾自进门后,就把两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好生伺候着,从不肯让他们受半点委屈,皇上这么问……是不是臣妾没做好?如果这样……”

    “不是说你做不好!”武铭正不耐烦地打断她,冷冷地说道:“朕的皇儿是你的皇儿,那朕再问你,天下的百姓是朕的子民,他们是不是你的子民?”

    贺夏荷下意识地点头:“臣妾和皇上是夫妻,臣妾是一国之母,天下的百姓自然也是臣妾的子民!”

    “好个一国之母”!武铭正一摔袖,将一份联名控诉贺家屯粮哄抢药材的奏折摔到贺夏荷脚前,怒冲冲地说:“一国之母,好好看看你的娘家是怎么对待你的子民的!他们是不是要把你的子民赶尽杀绝好让朕做孤家寡人啊?”

    从嫁过来,贺夏荷还没见过武铭正这么大的火,胆战心惊地捧起奏折一看,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汗颜。父亲这是要做什么啊?不但弄得民怨沸腾,连朝中的官员都怨声载道,这样敛财能长久吗?

    她是不反对吃好的穿好的,可是杀鸡取卵这样不可取的道理她还是懂的,看到武铭正为此大雷霆,贺夏荷都还不知道严重性,低眉垂眼地说:“皇上,这事臣妾不知道,请皇上息怒,臣妾这就回去劝说父亲停止这样的行为,将米价盐价恢复原价,不让皇上为难!”

    “仅仅如此?”武铭正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皇后就这样无知?不知道他们贺家犯的错足够死百次了?

    贺夏荷悄悄看武铭正,看他有点失望的眼神,就小心地说:“那臣妾再让父亲施粥布斋一个月,为皇上念经祈福,顺带挽回贺家的声誉……可好……”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在武铭正的逼视下‘可好’两字吐出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武铭正却奇怪地淡淡一笑,走近把她拉了起来,说:“皇后,你可知道这天下谁最富?”

    贺夏荷没留意武铭正挖了个陷阱给自己跳,平日做惯了娇娇小姐,上面有父亲还有‘姑姑’,贺冬卉撑着,她就是看看书,学学绣花,抚抚琴,哪知道天下谁最富啊!

    用道听途说的一点知识搪塞:“郭家?吴家?还是楚家……”

    武铭正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抚摸过贺夏荷的手,白皙滑嫩,他若有所思地说:“皇后,朕听说你爹对你们姐妹几个很好啊?”

    贺家的姐妹据说是常常鲜花沐浴,家里还有奶娘提供乳汁洗脸覆手,敢情这双手是精心侍候下的结果啊!

    “是很好!”贺夏荷看武铭正脸色好多了,乖巧地顺着他的话说道:“我爹也很喜欢两个皇儿呢!今天都还让人送了两袭狐裘过来,是上品呢,据说每袭花了五万两银子!”

    “哦……让你爹费心了!”武铭正的唇角讽刺地高高扬起,依然微笑着:“皇后,施粥一个月你知道要花多少银子吗?”

    贺夏荷哪知道,还以为武铭正是为贺家考虑,怕贺家蒙受损失,就大方地笑道:“这点银子贺家还拿的出来,皇上别管了,能为皇上分忧,贺家的光荣……吃点亏不算什么的!”

    “是吗?”武铭正笑了:“平日的米价是5oo文一石,前些日子的米价是35oo文一石,现在的米价是贺家先定出来的,5ooo文一石,就相当于三两银子一石。皇后打算让贺家开几个铺子施粥啊?”

    贺夏荷脑子迟疑了一下,父亲的吝啬守财她多少也清楚,让贺家蒙受损失太大的话她也交不了差,可是武铭正这里不安抚了,也说不过去,只好支吾地试探道:“十个……铺子够了吧?不行的话南边还有几个……”

    武铭正笑了:“那就算二十个吧!一日两餐,每个铺子施粥2o石,贺家每天共施粥4oo石,一个月三十日,贺家共施粥12ooo石,折成银子就是三万六千两银子……呵呵!三万六千两,朕估摸着能让一城的百姓饿不死了!”

    贺夏荷陪笑,看武铭正高兴,自己的忐忑也慢慢消了,谁知道武铭正语气一转,冷笑起来:“这一城的百姓该感激贺家啊,乐善好施真是不容易!可是朕想着他们要是知道贺家送一袭狐裘给朕的皇儿……仅仅一袭狐裘就花了五万两银子,皇后……你如果是朕的百姓,你会怎么想朕呢?”

    贺夏荷的笑就僵在脸上,听出了武铭正语气下面的暴怒。

    “贺家哄抬粮价,搜刮朕的子民,把他们的血拿来挥霍地买什么狐裘,是想置朕于何地呢?”

    贺夏荷的脸色就失去了血色,怔怔地看着武铭正,武铭正冷笑道:“这天下最富的人不是朕,不是什么郭家,是你们贺家……朕就纳闷了,你们贺家现在什么夙愿都成真了,还想要什么呢?皇后是贺家人,天下最富的也是贺家人……还这帮穷凶极恶地敛财,还不满足……还有什么是你们想要的?难道真的要朕把这皇位拱手相送才满意吗?”

    “咚”贺夏荷吓得跪倒了,惶恐地摇头:“不……皇上……我爹决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没想……我们……”

    武铭正冷冷地看着她,半响才说:“贺家不该啊……”

    贺夏荷泪流满面:“皇上……臣妾愿意回去劝说家父捐出大半钱财,只求皇上恕罪啊!”

    她猛磕头,磕得头破血流也没见武铭正有所表示,凄凄惨惨地跪着,半响才见武铭正转身说:“你回去吧,朕再信你一次!”

    贺夏荷如受大赦地爬起来,顾不上换衣,带了人就匆匆赶回了娘家,可是正敛财有术的贺郭庆哪肯听她相劝啊!

    被她哭哭啼啼地一说就恼了,前一个女婿武铭元把自己的女儿贺冬卉逼死,现在这个女儿还以为嫁好了,终于成了皇后,没想到还没坐稳位置,又被武铭正逼着让贺家收手。

    贺郭庆一生受郭家压制,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了,还碰上这样死脑筋的女婿,他不恼才怪。

    哄抬粮价的又不仅仅是贺家,他怎么不去治别人的罪啊!

    贺郭庆下意识地忽略了哄抬粮价是自己家带头的,别的商人是效仿国丈家而已。

    被女儿唠唠叨叨地哭一气,贺老头就恼了,出来喝闷酒,想着自己家从贺小玉几个‘女儿’做了皇后都不能如意,那郁闷的心情就如滔滔洪水不可遏止,正烦闷时,遇到了他的灾星……远房侄子马向!

    马向以前是跟着武铭元的,贺冬卉死后仍跟着武铭元做了御前统领,荣光走后更是得武铭元重用。武铭元弃京城逃走他也跟了去,到蜀地绑沐筱萝他也有份。

    最后武铭元和楚轻狂江边决战时,他看势头不对,悄悄放下了小船逃生,又回到了京城。武铭正自然不能容他,他仕途之路就断了,还是贺郭庆看他也算狠角色,就留他在自己身边使唤。

    这郁郁不得志已经让马向郁闷得要死,再从贺郭庆口中知道武铭正不能容贺家,马向一狠,就怂恿贺郭庆造反……

    郁郁不得志已经让马向郁闷得要死,再从贺郭庆口中知道武铭正不能容贺家,马向一狠,就怂恿贺郭庆造反……

    “姑父,别怪小侄心直口快啊……”

    酒过三巡,马向趁着醉意叹道:“贺家女儿多,男丁少……按理两个女儿做了皇后也算贺家的荣耀了,可是别怪小侄说的话大逆不道,你看看从贺皇后到贺王妃,哪个不是受制于人,命运都掌握在武家人手上啊!就拿新皇来说,要不是贺家出了大力,他能坐上那个位置吗?可是他是怎么报答贺家的?贺家才弄点银子花花他就有意见了,他不给贺家花要给谁啊?”

    贺郭庆深以为然地点头,马向的话说到心头上了。女婿的银子和自己的银子都差不多,天下都是女婿的,难道自己就不能拿点来啊!

    “依小侄说啊,这样被人管着不痛快,还是自己当家做主才痛快,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何必看人脸色呢!”

    马向给贺郭庆倒酒,边说:“姑父,贺家老是为人做嫁衣,没意思啊!依我看贺家都有能力把新皇扶上位,何必怕他呢!惹烦了,把他拉下来,扶个贺家的子侄坐皇位,让天下改姓贺,还用得着受谁的气啊!”

    这话一出贺郭庆被吓了一跳,酒有些醒了,瞪了马向一眼,看看四周没人才放下心骂道:“你醉了,乱说些什么啊?”

    马向早憋了很久,今天鼓足勇气说出来就是想得到个结果,哪肯这样罢休,就拉着贺郭庆说道:“姑丈,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你以为贺家这样富皇上会不眼红吗?现在天下的形势怎么样姑丈又不是不知道!他让皇后来警告贺家只是前奏,估计下一次他肯定要拿贺家下手了。姑丈愿意将家财白白拱手让给皇上吗?”

    这话就像刀一样戳在了贺郭庆心上,他怎么甘心呢!可是造反……那可是杀头诛九族的事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