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3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马向再给他一刺,冷笑道:“姑丈不先下手,难道真要让人家杀上门来才后悔今日没下手吗?据我所知,朝中关于贺家的奏折多得数不胜数,随便挑几本出来都够贺家杀头的……姑丈,要做鱼肉任人宰割吗?”

    贺郭庆目光中就露出了狠意,他奋斗了一生,怎么甘心这样被武铭正画上句号呢!

    马向不给他迟疑的机会,凑上去说:“姑父要早做决断,现在御前统领还是小侄,御林军也是贺军在管着,想变天轻而易举,要是皇上对贺家起了杀心,到时就来不及了!”

    “用什么借口……把武铭正赶下台呢?”贺郭庆动心了,犹犹豫豫地看着马向。  . 内战才熄火,这时在天下大灾时又再起动乱,总要找个能说服人心的借口吧!

    “武铭元是皇上钦点的太子,他坐皇位是理所当然的事。武铭正在先皇驾崩时不熄战火攻进京城中,不孝不义,我们就打着三皇子武铭元的旗号讨伐武铭正,替天行道吧!”

    马向出主意,怕贺郭庆动摇,又加了一句:“姑丈,把武铭正推翻,到时从贺家选个有出息的子侄做皇上,把表妹推上皇太后之位,也不辱没表妹啊!”

    贺郭庆想到自己才刚满十五的小女儿贺夏荷,心下有些不忍,皇太后的位置很风光,可是她的一生就要这样毁了吗?她还是孩子啊!

    “皇太后和贺家满门的命,孰轻孰重,姑丈要分清啊!”

    马向火上浇油:“表妹现在还没有身孕,皇上想对付贺家可是没有顾忌的,难道姑丈真的要等到人家伸出手,才看得清形势吗?”

    贺郭庆被激了一下,皱起了眉:“那三皇子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要是活着,我们打他的旗号会不会便宜了他?”

    马向笑道:“三皇子是肯定死了,我的一个弟兄逃出来后告诉我,是他亲眼看着三皇子被楚轻狂的手下刺中胸膛,带着剑一起掉进了江里。水流那么急,再加上几天的大雨,下游的河水都泛滥了,他的尸体早就不知道被冲到哪去了!我听说那个小丫鬟还想寻了他的尸体和他的孩子埋在一起,都没有找到!他铁定是死了,不会来和我们争的!”

    贺郭庆一听这才放心,不敢立刻答应,只说要回去想想,告辞了马向,就回去找贺军商量了。马向毕竟是外侄,贺军是又亲了许多,就算贺家要派人做皇上,贺军也比马向可靠得多。

    那贺军在武铭正手下呆得也很憋气,以前贺皇后在时他相当受宠,扶持着武铭元做了皇上,本来算是开国元勋,可是武铭元皇帝命短,还没做满半年就灰溜溜地逃出了京城,还好他转向及时,立刻效忠武铭正,加上贺家的影响才保住了御林军统领的位置。

    可是武铭正不比武铭元,这是个人精,做事不像武铭元一样随遇而安,在他手下没个真才实学很难混日子。御林军的副统领葛豪是武铭正的人,派给他做副手就让他多了心,感觉自己的位置晃晃荡荡地坐不稳了。

    前些日子武铭正说要派人去抗洪救灾,点了他的名做统帅,他怕死,回去想了半天弄出一场大病来,他母亲就去求贺夏荷,让她帮他求情。任务是推卸了,可是武铭正的信任也失去了。

    武铭正直接对御林军体官员说年底要引进蜀地的考核机制,能者居上。

    这一来贺军就觉得武铭正是在针对自己,想方设法想把自己换下去,正郁闷,贺郭庆一来找他探口气,聪明的他马上就听懂了贺郭庆的言下之意,怎么可能不赞成贺家自己执掌天下呢!

    两人一拍即合,贺军就怂恿贺郭庆封马向为大将军,率先拉开反武铭正的大旗。贺郭庆一听正有此意,回去就把马向找来,封为大将军,权让他主管谋反大业了。

    马向跟了武铭元多年,智商谋略也学了不少,他头脑又灵活,哪会不知道贺郭庆叔侄打的是什么主意。马向聪明,替人做嫁衣的事他是不肯做,可是如果是为了自己呢?

    皇位既然可以是贺家做,为什么就不能马家做呢?贺家愿意出银子成他,马向当然不会拒绝。于是,他也打着自己的算盘加入了谋反的大业。

    武铭正这边还在伤脑筋对贺家怎么处置,就有人密报贺家要造反,龙颜大怒,一气之下就放着他们闹,等到贺家准备的差不多要谋反了……

    武铭正出手了,一夜间撤了贺军的官职,马向则被自己的手下杀进家中缴了械,还搜出了他准备好称皇的龙袍。贺郭庆被马向供出是主使者,一夜之间贺家被葛豪带兵查抄了部家产……

    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宫中却一片安宁,贺夏荷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闹得天翻地覆,犹自还在宫中哄着武铭正的两个孩子。

    自然,她身边的宫女都换成了武铭正的人,这些宫女虎视眈眈的目光让她心绪不宁,贺夏荷总觉得今晚是个不寻常的夜晚,可是要生什么她根本不知道,玩了一会,看夜深了,就让嬷嬷把两个小孩带下去睡了,自己去沐浴打算歇息。

    宫女把热水准备好了,她脱去衣服慢慢走进池中,水温正好,飘着的花瓣刚刚泡出了颜色,淡淡的香索绕在鼻间,她陶醉地靠在了池壁上,任一头秀飘散在池边……

    雾气蔼蔼,武铭正走进来的脚步声很轻,轻到她根本听不见。她闭着眼睛,觉得自己似乎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贺冬卉款款走来,蹲在她身边微笑着说:“妹妹,我来接你了!”

    “接我?你不是死了吗?”贺夏荷一惊,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可是身子软得似泥,连眼睛都无法睁开,只好恐惧地感觉到贺冬卉拉起了她的长……

    “我没死,我只是去了一个好地方……那地方真好……我舍不得你,所以才来接你了!”

    贺冬卉怜悯地拉着她的长,嘻嘻笑道:“爹和娘,还有姑姑表哥们都去了,就差你了,你收拾一下和我们走吧!”

    “我去了这里怎么办?”贺夏荷可怜兮兮地问道:“皇上的妃子那么多,要是几天不见我,他一定会宠\/幸别人的!”

    “傻丫头……那就让他宠\/幸别人吧!这你也该看淡了,得到的不一定是好的,也许失去了才是福……可惜姐姐现在才看清,早知道就不会将你推给皇上了……姐姐以为是帮贺家,没想到最终还是害了贺家啊!”

    一滴泪掉在了贺夏荷脸上,很凉,一直凉到了心,她猛然睁眼,只见池子上空纱缦轻荡,香气已经很淡,哪里有贺冬卉的影子啊!

    贺夏荷怔怔地看着那些袅袅上升的雾气,突然觉得心好疼好疼,她以为是幻觉,没想到心口越来越疼,疼得她连喘气都难。

    她想爬起来,脚下一滑就跌进池子中,热水和花瓣灌了她满口都是,她更是喘不过气,奋力一挣,扑腾起很多水花……

    “救命……救……”

    贺夏荷疯狂地抓住胸口,那里越抽越疼,她的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了,还在努力地挣扎着,扑腾着想爬上岸……

    门口侍奉的两个宫女远远站着,没有听到这边的响动。

    一个宫女悄悄说:“皇后不知道贺家谋反吗?要是知道还这样镇定,真是佩服她,小小年纪就有大奖风度了!”

    另一个宫女嗤笑说:“什么风度,强弩之末而已,她不装出镇定,难道哭着去求皇上饶了贺家吗?贺家满门都是死罪,他们一倒,她这皇后位置就坐不长了!就算皇上念她无辜,她好意思赖在这位置上吗?”

    那宫女有些同情地说:“其实这小皇后人挺好的,就是不该有贺家那样的娘家啊,让她难做!”

    “呸……”另一个宫女骂道:“她给你点小恩惠就收买你了啊!他们贺家比皇上还富,给你的小恩惠都是从百姓身上搜刮来的……你看她沐浴一次都要几十两银子的花瓣,要是拿这些银子给我们百姓买粮食,那有多少人不会被饿死啊,我弟弟也不会被没粮吃的人吃了……”

    宫女说到伤心处抽抽搭搭起来,怕被人听见压低了声音,那种压抑感更让人心痛,先前说话的宫女就不敢帮小皇后说话了,同情地看着她,陪着她一起伤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听到小皇后唤人,这宫女就心虚了,说:“我去看看皇后好了没有,别出了什么事等下和皇上不好交待!”

    “能出什么事,她沐浴哪次不是泡足泡够……”大宫女虽然抱怨着,还是觉得今晚小皇后泡的时间太长了,两人一前一后说着回到御池。

    拉开门,只见一池的水汽伴着花香冲面而来,四周点的烛光摇曳着纱缦飘动的影子。

    “娘娘……”小宫女看着池中的轻纱唤道:“水凉了,娘娘该起来了,否则等下又要着凉了!”

    没人应,另一个宫女定睛一看,突然出一声惨叫,慌慌张张就往外跑:“救命啊……皇后娘娘溺水了……”

    留下来的宫女就看到飘过来的纱缦下,小皇后素白的脸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大大睁着,只是已经没有了聚焦点……

    小皇后贺夏荷是失足溺水,还是旧疾复,或是知道贺家畏罪自杀,死因随着贺家谋反败露满门被抄已经无人关心了。

    一夜之间贺家就倒了,谋反已经是罪大恶极,再加上之前的哄抬粮价,囤积药材等,数罪迸,龙颜大怒。

    墙倒众人推,无人为贺家求情,还都争先恐后地给贺家罗列罪状,一时贺家声名狼藉,人人喊杀。

    新皇为平民愤,也为了杀鸡给猴看,镇压下那些囤积药材粮食的奸商,准了杀贺家满门的奏折。

    贺家累积了几辈人的家底部被抄,所收缴的财产据说连国库的仓库都装不下,新皇为此让人专门收拾出个宫殿用来堆放财宝。

    贺家在各地遍置的产业也都收缴归国库,国库充盈,武铭正大一挥,拨了许多银两救灾,命各灾区官府购粮分配救济,还设了许多的粥铺施粥。

    没多久,新皇爱民如子,大义灭亲的美名就传开了,各地拥护武铭正的百姓越来越多,武铭正的声誉慢慢转好。

    银子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药材,各地瘟疫蔓延的度并没有因为国库富有而衰败,反而越演越厉,渐渐不是没银子的事,而是有银子也买不到药材,药材入不敷出了。

    武铭正愁得一夜一夜睡不好,一封信又一封信地到处求助,信寄到蜀地,沐筱萝和楚轻狂也替他愁眉不展。

    和吴冠子和万灵商量的结果,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再进药谷了,药谷是各种药材的宝山,虽然艰险,但是为了天下苍生,只能冒险进去了。

    药谷蛇多,瘴气有毒,还有很多植物都有毒,吴冠子和万灵带队,楚轻狂和沐筱萝都报名一起前往。

    姜曛知道后也要求一起去,带上他亲自培养的‘精英’,再加上苗栗还有六道的几个前辈,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实力很雄厚。

    用吴冠子的话来说可以把药谷搬空了,当然蛇窟里的蛇王没人把它放在心上了。

    清波和江浩留下来管理蜀地,远山争了几次,才让清波勉强同意他跟着沐筱萝去见识见识。

    沐楚和笑笑还小,被栾惠的父母接到家中亲自照顾,两人没后顾之忧,轻装上阵了。

    这是沐筱萝生产后两人第一次一起出门,楚公子的本来的愿望是能带着沐筱萝天涯海角到处游玩,无奈军务缠身,一直没等兑现,这次出门亦公亦私,勉强随了他的意。

    狂公子一出门就拉着沐筱萝先走,说好在药谷前和他们会合,就没义气地抛下众人,和沐筱萝并马先仗剑江湖去了。

    本来算是补蜜月,可是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百姓颠沛流离的惨境,两人都有些心戚戚的,只有到客栈休息时才能甜蜜的粘在一起,路上都无暇顾及儿女私情了。

    狂公子大手大脚的毛病在沐筱萝的熏陶下改了不少,可是看到好东西,特别是沐筱萝能用的,他还是会大方地买下来。

    他一直耿耿于怀的是送沐筱萝的那支簪被自己生气摔断了,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反而不在他的惋惜范围中。

    沐筱萝笑他本末倒置,他却振振有词地说:“夜明珠你不能带在身上,那支簪你却能时时插在头上,因为是我送的,我看着心里总是高兴的,能时时陪着你啊!”

    狂公子一直留意着要找支特别的簪再送给沐筱萝,却一直碰不到好的,他又不肯将就,就一直寻寻觅觅,逢人就打听哪有好的簪,弄得卫涛他们都跟着他紧张,每到一地就会帮他留心,看有没有好的簪。

    狂公子爱妻的名声在蜀地那是众人皆知,栾惠她们都把他当做楷模教育自己的相公向他学习。

    军中的男人也没人敢笑话狂公子紧张沐筱萝,都觉得两人的相亲相爱很令人羡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