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我要我们永远都这样相亲相爱,等笑笑他们长大,就只有我和你,我们拥有彼此……”

    楚轻狂誓言般地亲吻她,拥紧她:“我们不会给彼此疏远的机会……答应我……”

    “我答应!”沐筱萝安心了,承诺般地吻上他的唇,我不会再要孩子,就像你说的那样,以后,等笑笑他们长大了,我就是你的孩子,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也不愿再有人分享你的爱……

    我想永远这样被你宠着!

    十指温馨地相扣住,夜色朦胧又醉人,这一刻,没有什么能打扰他们分享彼此的人生……

    楚轻狂和沐筱萝逗留了两天后,所有人都赶到了,大家汇合,查点了一下要带的药物,武器,再带上火器干粮,第二天一早就进入了巫山药谷。 .

    巫山浓雾缭绕,绵延千里的山脉,越往里走,积雾越浓,人眼看到的范围越来越少。大家都跟着吴冠子走,楚轻狂只管照顾沐筱萝,拉了她的手紧跟在万灵身后。

    每个人都弄了根尖尖的木棒拿在手中,不但可以开路,支撑自己,另一头还绑了匕,万一遇到毒蛇猛兽也能自卫。

    姜曛的队伍带的装备更多,很多都是沐筱萝根据特警所用的装备设计的,适用而精简,连步行靴也是根据特种兵行军用的设计的,靴子用牛皮做成,包到了小腿,在山中行走极为方便。

    他们每人一双,连万灵吴冠子都分到了,让吴冠子兴奋地缠着姜曛,说回去多做几双给他,方便他以后上山采药。姜曛一口答应,说万灵吴冠子的靴以后他们都包了。

    姜曛不是盲目的大方,军中的士兵有个什么病痛都麻烦两人,这两人看在沐筱萝的面上一贯是随叫随到,一点架子都没有,姜曛正愁找不到机会孝敬他们,哪会把几双靴放在心上。

    有毒王和医圣开道,队伍前进的出奇顺利,不到两天,就进入了药谷。浓雾就更浓了,除了面前的人影,能见度不足五米。

    楚轻狂让大家提高警惕,两人一组手拉着手,方便照应。

    他和吴冠子则小心地辨认着路,药谷中长满了奇珍药草,可是他们的目的却不仅仅于此,几人事先就商量过,一定要再回到蛇窟去探探,都觉得蛇窟后面的洞穴一定别有洞天。

    就算探险吧!这么多人,再加上充足的准备,他们没把那蛇王视为阻碍,都觉得一定能顺利进去。

    沐筱萝自从听楚轻狂说过向兰在药谷里没有出去过,一路进来就留了心。可是看到满山谷的猛兽和毒虫,还有毒瘴气,她这种戒心就慢慢减低了。

    他们进来是有充足的准备,还有万灵吴冠子照应着,向兰一个女子,即使能进药谷,这么长时间,她在里面怎么生存呢?说不定早死了。

    浓雾阻碍了视觉,一干人都不是很留心脚下的植物有什么异常。走着走着,楚轻狂突然滑了一跤,倾斜着差点滚下山坡。拉着他手的沐筱萝一急之下被他带下去几步,一惊之下迅用手中的木棒扎进了土地中,稳出身形就拉住了他。

    姜曛他们听见异响赶上来帮她将楚轻狂拖了上来,楚公子一脸愕然,抬起手来,一手的血,皮都被蹭破了,手上却抓着一块兽皮。

    沐筱萝一怔,顾不上看他的手,先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兽皮,兽皮还很新鲜,根据上面血肉腐烂的程度,也就是才从身体上脱落一两天的事。

    沐筱萝察看兽皮周围,现了锯齿般参差不齐的缺口,根据缺口可以判断这不是动物挂到什么尖利的物体脱落下来的,更像是人为的。用一种类似尖利的石器之类的物质切割的!

    这药谷里还有其他人!沐筱萝心下一凛,抬头对上了楚轻狂的眼,两人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信息:向兰还活着。

    似乎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通了。巫山外驻扎了楚轻狂的人,进出巫山的人一向很少,就是一个两个都有人详细向楚轻狂报告。外面旱灾水灾,这一带已经很久没人来了,除了向兰还会是谁呢?

    “怎么回事?”姜曛也看出了蹊跷,从沐筱萝手中接过兽皮研究起来。

    沐筱萝这才掏出手帕给楚轻狂包扎手,他的手一滑之间被地上的石子划破,有几颗碎石子还扎在手心中。她细心地挑出,又给他倒上万灵递过来的伤药,才包扎好。

    万灵几人都围拢到姜曛身边,一起研究兽皮,众人的结论都一样,认为这山谷中除了他们还有活人。

    沐筱萝和楚轻狂对视了一眼,楚轻狂轻咳了一下,讪讪地将自己让人救走向兰,又送到药谷来的事都说给了众人听。

    最后有些内疚地说:“如果真是向兰的话,大家从现在开始就要非常小心了,她是个杀手,如果恢复了武功是个不容小窥的对手,她在这山谷中生活了那么久,比我们熟悉地形。我们在明,她在暗,大家一定要小心啊!”

    吴冠子蹙眉想了一下笑道:“楚小弟,你放心吧,先她不可能恢复武功,因为你老哥哥我当日进谷是有充分准备的,得到恢复功力的地脉灵芝也纯属偶然。那灵芝数百年才产一株,被我取了她还上哪找啊,所以说她无法恢复功力!”

    楚轻狂一想也是,别说灵芝只有一株,就算再有一株,有那蛇王看守着,向兰怎么可能拿到还有命在啊!想着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暗暗舒了一口气。

    沐筱萝可没他们乐观,武侠小说中的奇人奇遇很多,谁能担保向兰不会误打误撞有了奇遇呢!她泼冷水道:“先别高兴,就算她没有恢复武功,她能在这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不是奇迹吗?说不定有我们无法想象的事生了!”

    被她这样一说,万灵也点头,说:“这里瘴气那么重,我们下来都做了充足的准备还吃了解毒药。换了一般人在这根本无法生存,她能活下来一定有什么奇迹,我们还是别掉以轻心。”

    沐筱萝让众人原地站好,自己要过姜曛背的绳子,绑住腰要下去查看,楚轻狂也学她的样子要了根绳子陪她下去。沐筱萝看看他,微微一笑,也没阻止,阻止也没用,试想要是楚轻狂下去,让她在上面心焦地等着,她宁愿陪他一起下去。两人心意相通,自然就不用废话了。

    下面是个斜坡,倾斜度很大,稍不小心就滑到了下面,一路的草也不知道是不是药草,被重物压得东倒西歪,动物的皮肉四肢掉得满坡都是,让沐筱萝看到有些愕然,向兰这是在做什么?怎么弄成这样?

    似乎像一个小型的屠宰场,幸好能见度太低,看不到更远处的血腥,就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够沐筱萝想吐了。

    下了一段路,沐筱萝感觉到这是一个峡谷的底端,他们的位置应该是下去最好的道路,换其他地方,可能布满了峭壁。越往下潮湿度越大,雾气倒慢慢散开了,远远可以看到一汪潭水,潭面很大,四周竟然青草遍布,野花水果依潭而绕,端的是个人间仙境。

    看似平静,没有危险,沐筱萝逮了逮绳子,给姜曛出他们专门制定的信号,一会姜曛就和万灵吴冠子下来了,上面还留了人断后,一群人集中,都愕然地看着这个隐藏在瘴气中的仙境。

    等了一会,没现异常,吴冠子和万灵就先过去检查潭水。微温的潭水,里面还有色彩斑斓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鱼游来游去,姜曛还没伸手去捞鱼吴冠子就先叫道:“别动那些鱼,会吃人的!”

    沐筱萝蹙眉,定睛查看,看见地上有散落的血迹一直延伸到潭水边,碎落着动物的皮肉,她心一动,隐约猜到向兰杀了那么多动物是做什么用了。

    如果不出她所料,向兰是用动物的肉来喂这些鱼的!

    她为什么要喂鱼?

    沐筱萝抬头眺望潭水上的高山,以她对向兰的了解,她绝对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她这样做是为什么呢?

    “有什么想法?”不知道何时,楚轻狂站到她后面,和她一起抬头看着山脉,从这个位置看山上面,雾气少了很多,隐约已经能看到山上树的形状,还有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

    “山那边是什么?”

    沐筱萝自然地问道,不过多解释,相信楚轻狂知道她的意思。

    楚轻狂沉吟了一下,蹙眉说:“那天我跌进山洞纯属偶然,大体方向也不知道,如果你怀疑那边山上就是蛇窟,也有可能,叫吴大哥来确认一下吧,他来过几次,路比我熟。”

    说着楚轻狂就放开声音叫道:“吴大哥,过来一下!”

    吴冠子正打算和姜曛钓几条鱼上来,他兴致勃勃地对姜曛说这鱼虽然会吃人,可是晒干后可是好药,能治风湿之类的疾病。姜曛老父被风湿困扰了多年,一听这话就自告奋勇地帮他钓鱼。一路上掉落的动物皮肉拿来做诱饵,何愁鱼不上钩啊。

    只是姜曛虽然惦记着老父的病,一看沐筱萝他们把吴冠子叫过去,就知道他们有所现,就放下手中的事物,跟着走了过来。

    “吴大哥……按方位看,你觉得蛇窟会在潭水后面的山中吗?”楚轻狂指给吴冠子看。

    吴冠子眯了眼,看了半天摇头说:“不敢肯定,这山会迷罗盘,在这里面不是亲自走到谁也不知道对不对!”

    迷罗盘?沐筱萝心中一动,古人不懂磁场和矿石的关系,她可是懂的。以前拉练的时候就学过野外生存知识,对这些知识也专门做过恶补。

    能让罗盘都迷失了方向的山脉,一定有很强的磁力,这些磁力如果不是自然本身散的,就是山脉里面的矿石散的

    ,这山终年有迷雾已经够神秘了,如果能在下面现矿石她丝毫不会觉得奇怪。

    而能影响磁场的矿石,又以铁矿为主,难道下面是一个最大的铁矿基地吗?

    沐筱萝沉吟着又看了看四周,铁矿是有用,可是如果在这里开采铁矿,势必破坏这一带的生态环境,这么多的奇珍药草以后就无法生长出来了,孰轻孰重?

    才这样一想,她就放弃了开采铁矿的想法,人心都是贪婪的,她无法想象几年后这里变成矿场,寸草不生,上天居然没让人现这山脉的秘密,她也不用多事提早终结巫山的美景。

    “向兰喂鱼到底想做什么?”楚轻狂站在潭边蹙眉。

    沐筱萝笑道:“想知道很容易啊,我们等她亲自来告诉我们不就成了!”

    楚轻狂不解地看着她,沐筱萝附耳嘀嘀咕咕一阵,楚轻狂恍然,佩服地看了一眼沐筱萝,过去招呼姜曛他们按计划行事。

    一行人清理了脚印,抹去了留下的痕迹,就找地方躲了起来。沐筱萝和楚轻狂在附近的一棵果树上伪装好,眼睛就看着潭里的鱼。

    按她的想法,那些兽肉新鲜度在两天左右,那证明向兰喂鱼是很勤的,不出所料的话,她很快又会来喂鱼的。

    果然,天色慢慢暗下来时,就听见林中传来的异响,鸟飞兽叫,很是凄厉,持续了一段时间才静了下来。

    楚轻狂暗暗心惊,握紧了沐筱萝的手,想着失去了武功的向兰是怎么宰杀这些猛兽的,那种狠绝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正想着,突然看到他们刚才下来的斜坡上猛地丢下来许多残肢断身的动物尸体,数量之多让他们咂舌。断断续续的‘抛尸’持续了半天,等停止后一个人影拉着一条藤条利落地滑了下来,看不清脸,只能从兽皮兽衣裹着的身躯依稀看出是个女人……

    ***

    汗一下,停了好几天,总记挂着还有点尾没了,尽量今天写完番外,了结俺的这桩心事啊!

    没人出声,一直看着那女人下到下面,然后用缠在身上的藤条绑了动物尸体,就拖着走了过来。

    她越走越近,沐筱萝从身形上认出那人真是向兰。

    可是……此向兰已经不是彼向兰了。

    沐筱萝看到她满脸的乌黑,头凌乱地散披着,兽皮裹住的只是身体几个要害部分,裸\/露的胸还有修长的大腿都和脸一样是乌黑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狼狈却强壮有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