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5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陷在情中就无法自拔,这只能让你和我越走越远……沐筱萝替她惋惜,一辈子就这么完了!

    “谁要你同情我!你以为你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不到最后休想我认输……”

    她忙着说话,哨子停了,那撞击声也没了,她一急,瞪了一眼沐筱萝又使劲吹哨子……

    撞击声就更猛烈了,突然山壁一空,塌了一大片,一条巨蛇从半空中飞过,箭一般地射往向兰……

    楚轻狂一看,那蛇是蓝眼的,尾巴没了,正是当日那条蛇王。 .

    他迅往蛇王窜过来的地方一看,那边的洞穴正是他和吴冠子邂逅的洞穴,小蛇都不见了,他有点奇怪,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这些山洞大大小小的洞有成千上百个,彼此互通,小蛇身子小,来去自由,蛇王被困在那边,自然无法过来。

    向兰估计也没想到山洞别有洞天,一看到那边的洞穴,眼睛一亮,马上想到自己要找的恢复功力的药就在那边,急急爬起来就要冲过去,没想到那蛇王直直地就冲到了她怀里,将她撞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一块石头前才止住身形。

    后背让石头一撞,一口浓血就喷了出来,下意识地抱着蛇身,那蛇身上前次楚轻狂就领教过了,是毒液,顿时她的手就被腐蚀得满手是血……

    小哨也不知道被撞在了哪,蛇王身子一卷,就把她卷在了蛇身中,举到了口边。

    长长的舌舔过她的脸,向兰的脸瞬间就白了,连沐筱萝也跟着她白了脸,任谁这样被狂蛇卷着,不害怕才怪。

    还来不及同情向兰,只听她突然惨叫一声,双手捂到了脸上,洞穴中光线有些暗,他们看不清生了什么事,只是听着向兰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就更加毛骨悚然。

    “容儿……吴大哥万大哥,我们先过去!”楚轻狂也不管了,趁蛇王纠缠着向兰,拖了沐筱萝就往上爬。

    沐筱萝有些不忍,回头看,犹豫地问万灵:“不救她吗?”

    万灵蹙眉,看了一下蛇王说:“这蛇我们不能杀,有它控制着这巫山的群蛇也是一种平衡,否则以后这里的药草会绝种的。”

    “那和救她有冲突吗?”沐筱萝最终没问出这句话,因为她看到蛇王一圈圈盘了起来,向兰就被困在了其中。她以前看过科普书,蛇的力量大得能将一头牛的骨头都挤碎,向兰被这样一挤就算有命也是废人了,以她的骄傲估计是愿意死也不愿苟延残喘的。

    沐筱萝怔怔地看着向兰的尖叫声慢慢低落,隐约能分清说的是“我不甘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甘心什么?这样死吗?她不唤来蛇王又怎么会死!

    那些周围的蛇失去控制乱晃,他们身边因为有万灵,蛇群都远远地避开,几人站着看蛇王挤碎了向兰吞了进去,都没有动一下。

    蛇王的度已经过了他们想象,他们等着看它要做什么。

    蛇王吃了向兰,似乎忘记了他们,抬头嗅了一阵,就率先游到了另一个洞******万灵恍然,低笑道:“天助我们,一定是那些‘少女情’吸引了它,大家赶紧过去……”

    吴冠子就兴奋地手忙脚乱地爬了过去,冲到当日找地脉灵芝的地方,只见蛇王卧过的地方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万灵看到他失望的样子,就笑道:“你以为地脉灵芝很多啊,百年才有一棵,你侥幸拿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赶紧走吧!

    几人转到后面,还是遍布钟乳石的地方,和那边的洞穴一模一样,近似孪生的。只是这边没被破坏,在他们的认真寻找下又找到了几棵肉佛。

    这边的洞穴也套了一个洞穴,很长很狭窄的通道,延伸到后面。万灵先进去,没有什么危险才叫大家跟上。几人跟着走过去,一直走到尽头被一道石门堵住了。

    那石门紧闭着,不见缝隙,连开门之类的锁眼都没,几人在周围看了又看,也不见机关之类的东西。一筹莫展,带来的火折子都差不多燃完了,沐筱萝提议出去了,明天再进来查看。

    众人没办法,只好排队出去,楚轻狂落在了最后,有些不甘心地频频回头,慢慢就觉得眼前多了一些蓝雾,再看回去,那石门上好像有字。

    他有些愕然,擦了擦眼,看回去又没了,他有些生气地站住了,想着一些令人生气的事,蓝雾有浮现了,这次真的看到石门上有字。

    字远看不清,他下意识地走回去,沐筱萝走远了,感觉他没跟上来,就折回来,看见他往原路返回,也没叫他。以她对楚轻狂的了解,他一定是有什么现才走回去的,她就静静地跟了回来。

    楚轻狂越走越近,石门上的字迹就清楚地呈现在眼前。

    “受命于天,护国宝库”八个字让楚轻狂有些熟悉的感觉,低头一想,武二帝给自己的玉玺上写的是“受命于天,护国宝符”,一个宝符,一个宝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呢?

    这八个字和玉玺上的字排列一样,很浅的印迹,如果将玉玺拿来重叠,会不会就是开门的钥匙?

    楚轻狂蹙眉想着,半天才感觉沐筱萝站在身边,他抬头,自然地看着沐筱萝说:“这道门和武家有关系!”

    沐筱萝挑眉,他得到鼓励似地说:“上面有八个字:受命于天,护国宝库。这些字的排列和玉玺的大小一样,你说玉玺会是开这扇门的钥匙吗?”

    沐筱萝答非所问:“玉玺在武铭正手上。”

    楚轻狂怔了怔,懂沐筱萝的意思了,要想知道玉玺是不是开这扇门的钥匙,只有拿玉玺亲自来试。可是武铭正怎么可能给他玉玺呢?

    “天色晚了,怕姜曛担心,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沐筱萝拉着他的手往外走,边若有所思地说:“以前我看书,有些野史上记载过有些富裕的皇帝,怕儿孙受苦,将财产藏在了山中,以备不时之需,你们武家有这样的皇帝吗?”

    楚轻狂沉思着,半天才说:“武家的历史我曾经研究过,好像没有鼎盛的时期,唯一出过一个皇帝,据说喜欢收罗天下至宝,他在位时就让工匠大肆修墓,据说死后将收罗的金银财宝都陪葬了。”

    “那这个皇帝的皇陵一定无人知晓!”沐筱萝想起了秦始皇的皇陵,据说也是陪葬了许多金银财宝,可是真正的皇陵至今也无人现。

    “你怎么知道的!”楚轻狂有些奇怪:“这是秘史啊,我敢担保就是武铭正也不知道这事!这个秘史是我义父说的,我娘家以前和这个皇帝有些渊源……所以才知道!”

    “我猜的,这皇陵肯定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是被人知道了早被盗空了!”

    沐筱萝蹙眉说:“我奇怪的是武二帝难道也不知道这个秘密吗?”

    “未必……”楚轻狂将得到玉玺后生的事一起想过一遍,觉得知道真相的估计还有京城那个小巷中的老头,根据顾擎的描述,他觉得这老头可能是世代看守宝库的忠士之类的人物,说不定和他还有瓜葛呢!

    楚轻狂决定有机会回京城一定去看看老头,顺便探探口气。

    两人出了洞穴,万灵和吴冠子还在外面等着他们,沐筱萝和楚轻狂默契地没提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没想好要不要将这宝库暴露在世人面前时,他们都觉得越少人知道越好。

    “出去吧!那蛇王一时回不来了!”万灵离开前有些感慨,说:“这蛇窟你们最好少来,两边洞穴一打通,以后还会生异变的!我的感觉很灵敏,蛇王和‘少女情’,还有食人鱼,肉佛都生长在同一个地方是好事也是坏事。如果机缘巧合,造就出一个宗师也是可能的,就看谁有这个机缘了!”

    一行人从蛇窟出来,天已经黑了,等找到姜曛他们,正赶上他们用晚膳,在那坡下生起了几堆篝火,烤兽肉吃呢!

    很香的兽肉递到沐筱萝手上,她想到日间向兰喂给食人鱼吃就无法下咽,楚轻狂体贴地接了过去,姜曛一看就让士兵送了几个果子来,配了干粮,沐筱萝随便吃了几个就饱了。

    坐在篝火的一边,沐筱萝想着日间生的事有些感慨,如果楚轻狂不多事把她救了送到这,或者她忘了前尘往事,还能善终啊……

    楚轻狂可没她这么多想法,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抱膝问道:“容儿,如果那宝库里真的有昔年先皇的皇陵,里面的财宝怎么处理?”

    沐筱萝转头看看他,微微一笑说:“我很满足现在这样的生活……当然,如果天下的百姓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时候,我不介意你取出来救济……”

    楚轻狂舒了一口气,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说:“我和你的想法一样,现在我们已经很好了,不需要锦上添花……就这样吧,我们都忘了它吧!”

    两人相视一笑,都将这个秘密放在了心底。至于万灵说的有缘人,如果真的有缘,他可能会找到那道石门,至于能不能打开石门,又是另一种缘分了。

    沐筱萝查看石门时已经特别留了心,这道石门做工很精巧,完镶在了山中,就算用现代的定点炸药也难保打开后不山体塌陷,其他的蛮力就更不用说了,严重的话可能连自己都葬在了里面……

    谁有那么好的机缘拿到玉玺,又能拥有楚轻狂的蓝眸,或者才能得到里面的宝藏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几十年,或者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吧!

    一如她,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缘,穿越时空,才寻觅到属于自己的爱……

    冥冥中,她相信一切皆有因果!

    两人互看,沐筱萝失笑,问道:“到底是不是你们来过的蛇窟啊?如果不是没有蛇就很正常了!”

    “感觉是……又好像不是!”楚轻狂也不确定,看着吴冠子询问地扬起眉说:“担任我进来蛇太多了,火折子不敢亮很久,匆匆忙忙瞥过一眼也不确定是不是?吴大哥你来过几次,应该能确定吧?”

    吴冠子抓抓满头的乱,苦笑道:“我来了两次都是从正面,这是第一次从水中过来,看着是那个洞穴,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敢确定啊,我来时只顾躲着蛇,不记得了”!

    说了等于没说,沐筱萝不指望他们了,四周扫了一眼,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既然你们是从正面进来,那正面的洞穴在哪?”

    楚轻狂和吴冠子被她一提示,才现真的不见进来的洞口,楚轻狂张望四周,凭印象飞奔过去当日进来的方向,却见一整面洞壁浑然一体,哪里有洞**的样子,别说洞穴,连通往外面的小洞都没有。他顺着走了一大圈,洞壁还是一体的,没有缝隙,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一个整体。

    “这里应该不是我们进来的蛇窟!”楚轻狂做了决定,从上面跳下来,站在一个巨石上时突然站住了,举高了手中的火折子看着洞穴上方。

    沐筱萝他们还没觉得他这个姿势怪异,一直呆呆地站在一旁的向兰却目不转睛地看着楚轻狂,似乎他手中的火折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的眼中开始光芒乱闪,似乎在挣扎着想摆脱什么。

    作为控制者的万灵第一个感觉到她气息的波动,转头,看见她的手掌伸开又握紧,心下刚觉不妙,就听向兰狂吼一声,竟然扑向了沐筱萝。

    “容儿,小心……”楚轻狂在上面急叫道,迅跃了下来。

    可是向兰更快,已经将沐筱萝扑到,沐筱萝伸手抵住她的胸,她的手却掐在她脖子上,指尖很尖利,迅就划破了她的肌肤。

    万灵已经赶到,一掌拍在向兰身上,向兰却死死掐着沐筱萝的脖颈,沐筱萝一瞬间脑子就昏了,竟然毫无力气。意识还有些清醒,只听向兰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为什么就不能容我……你害了我一生,我要让你死……”

    “你还没问我答应不答应呢!”

    楚轻狂的声音近在咫尺,沐筱萝只看到他手中的剑光一闪,一边脖颈就松开了。

    不知道是谁冲过来将向兰一掌拍开,沐筱萝看到她的手腕光秃秃的,还以为是错觉,等楚轻狂一把抱起她,她低头,才看到脚旁掉着向兰的断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