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是的太君,孙女可喜欢听了,太君你知道吗?大戏中的热闹戏要数醉打山门最为热闹了,你听‘寄生草那里到芒鞋破、随缘化’,很有一股意境呢。 . ”

    “是呀,我老人家也觉得这一句不错,世上的万般事情就随缘化去了罢,哈哈哈哈……”

    …

    令沐若雪目瞪口呆的是,,妹沐筱萝竟然能够跟老太君说上几句话,这换了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难道,妹撞邪撞鬼了不成,或者是那些个大戏人物的鬼魂附体了,不,不可能的……

    想到了鬼魂什么的,沐若雪忍不住浑身战栗。

    东方飞燕看在眼底,“若雪我儿,你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啊娘亲,突然感觉到有点冷呢。”沐若雪抖擞着显得有些苍白的唇瓣。

    “来人呐,给大小姐送件孔雀羽大氅来,别让小姐冻着了。”东方飞燕喝令左右的众人,目光撇到筱萝生母这边,满满的厌恶之色,该死的贱妇,早上还去菜园子挑粪的人,如今却在这里和自己平起平坐?真受不了她身上那股子味道。

    皮笑肉不笑的东方飞燕开口道,“妹妹啊,今儿个菜园子的活计可完成了?”

    “这……”筱萝生母吞吞吐吐得,只把眼珠子勾勾得盯着亲生女儿沐筱萝。

    “禀告老太君,”沐筱萝起身,直接绕过东方飞燕,抵达老太君的膝前,“老太君,今儿个我和母亲都是忙完了院子柴火和菜园子等的活计,忙完了我才特意看望老太君的。”

    老太君满是讶异之色,“什么?乖孙女你…你是在柴房砍柴吗?你母亲他怎么去了菜园子了?”

    “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君看向东方飞燕的时候,所表现的那股子不满,大家都看到了。

    只是东方飞燕莺莺笑道,“老太君,你不知道啊,是……”

    东方飞燕是相府掌权中人,她从来没有想到筱萝生母这母女胆敢没有经传唤就私自进入长安园,而东方飞燕更是瞒着老太君,让她们母子二人作粗重的活计。

    “老太君,都是孙女自愿的,孙女看到相府每天用的柴火那么多,所以每天都很早起来,砍柴劈柴,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渐渐的,沐筱萝伸出手来,上面布满了老茧,老太君看在眼底心都凉飕飕的,原来和自己一起大笑谈论曲目的嬛姐儿,却是这么过来的,虽然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大夫人臻珍苛刻府中的,系,可没有想到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

    “菜园子的活计,也是我自己主动要做的,臻珍姐姐也曾好心劝我不要做。”筱萝生母也站起来,看了一眼东方飞燕,旋即对老太君道。

    气死我了!

    当我东方飞燕是傻子么,你们这么一说,明眼人早就看出是我东方飞燕苛刻你们了不是吗?

    沐若雪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暖和若三月春风的笑容,可眸心却是那么一扫,当她的目光和东方飞燕的目光互相一触,顿然新毒计了然在她们的腹内升腾。

    “妹妹,我原以为你会洗心革面,好生安心得在菜园子挑粪赎罪,以维护老爷的尊严,谁知道你竟然如此嚣张在老太君面前搬弄是非?”

    东方飞燕变了脸色。

    毒妇果然是毒妇,蝗虫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什么?”筱萝生母心骤然凉了半截。

    沐筱萝挺身而出,“我尊重你是,母,可是请你也不要诽谤我的娘亲!”

    “你们母子是一丘之貉,我会不知道?”东方飞燕当着老太君的面,说道,“林秋芸,你勾引京城的衣匠衣锦绣,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时我就现你们之中有奸情,为了不罔顾老爷贵为一国丞相在大华朝的威名,我同时也隐瞒这件事,让你好生在菜园子度日为生,就是希望你静思己过,谁知道这几****又跟衣锦绣有来往,还私相授受汗巾一副。”

    “东方飞燕,你胡说,我林秋芸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老爷的事,再说我跟衣锦绣丝毫不认识,他是长是方是圆的,我都无从所知。”

    东方飞燕和林秋芸终于撕破脸皮,正面交锋。

    “老太君,若雪也看到了,我看到嬛姐儿的生母筱萝生母和那衣锦绣在那菜园子的田埂沟里,露天席地做那男女苟且之事!”

    见此间形势,叫那筱萝生母母女二人在相府永无翻身之日,沐若雪强加了一剂毒药。

    “什么?”

    老太君惊惊颤颤地站起来,沐若雪是自己最为心爱的长孙,女,她应该不会撒谎,那么若雪看到了,那便是事实了。

    老太君震怒之下,几乎所有陪侍的丫鬟家丁们轰然跪在地上,低头不敢言语,整个长安园鸦雀无声,屁都不敢放一个。

    重生的筱萝,她知道自己人生的大致轨迹,她嫁给了夜倾宴成为皇贵妃之后的三年,便是母亲被下毒害死的那一年,母亲被强行灌下鸠酒的理由,同样是母亲和京城第一衣匠衣锦绣**之罪,就一点,足以击碎了相父沐展鹏对林秋芸仅存的一点怜惜之意。

    可沐筱萝根本无法想象得到,母亲被陷害和衣匠**要等好几年才会生的事情,可如今却被提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沐筱萝重生了,未来的方向会有些许的变幻不成?

    不怕,神挡弑神,佛挡杀佛,这是沐筱萝重生之后的决心,现在的她,死了都不怕,她还能够畏惧什么?

    “请问长房夫人,你可有证据?”沐筱萝挡在母亲的面前,这一世,一定要好好保护母亲,不让任何人来伤害她。

    轻轻一哼,东方飞燕妖娆一笑,“证据,怎么会没有证据,我若雪姐儿亲眼所见,就是证据!”

    “是呀,二妹,姐姐我从来不知道你生母筱萝生母那一天和男人交合的时候,原来是那么***果然是卑贱无双的辛者库的洗脚婢呢,看来当初你母亲也是这样子勾引我的爹爹吧。”

    沐若雪笑得犹如天上仙女下凡,好听的银铃声声悦耳,可是她的言语是那么的恶毒,根本让人无法和她的倾世容颜相结合。

    “住口,我尊是我的,长姐,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儿~!”

    沐筱萝丝毫不畏惧,你沐若雪算什么,我就要揭开你们蛇蝎母女伪善的假面具。

    “老太君,这种事情我们并没有亲眼所见,若雪姐姐她怎么说都可以了。如果我偏说,刚才午时三刻,一等家丁江福海曾经在长房榻上出没,你们有谁相信吗?”

    冷冷一笑的沐筱萝有意瞧了东方飞燕一眼。

    江福河是东方飞燕的破落家族的亲表哥,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世,家奴们看在眼底,却半点不敢乱说的,相爷沐展鹏是被蒙在鼓里,否则他可要气吐血了不可。

    东方飞燕脸上一秫,天呀,这个死丫头怎么知道的,自己和江福海表哥可谓是青梅竹马,只是迫于家族利益,嫁给沐展鹏,谁**海表哥的家伙比沐展鹏大太多了,跟驴一样,想想方才午时三刻的**旖旎,东方飞燕忍不住红霞满腮,吃吃道,“沐筱萝,你你你……你这个小贱蹄子,你……你胡说!”

    “纵然是胡说,臻珍媳妇,你脸红什么?”

    老太君身为相府的一家子主,也可谓是掌管着相府的生杀大权,见她们二人各执一词,一向不苟言笑唯唯诺诺的沐筱萝竟然破天荒说了令东方飞燕把持不住场面的话来,凡事要斟酌三思而行。

    “沐筱萝,亏我一直对你推心置腹,想不到你竟然侮辱我的母亲!”沐若雪美如仙乐般的嗓音怒斥,扬起手来,对着沐筱萝娇嫩的脸蛋,就要狠狠掌掴她一巴掌。

    沐筱萝冷冷一笑,鲜嫩的玉臂拦住沐若雪,狐岐道真气灌输于掌心,筱萝稍微一握紧,沐若雪被扣住了掌骨,花容失色,“好痛,好痛,啊!”

    “,长姐,你还知道痛了?”沐筱萝摇摇头,抽出手,狠狠地“啪”的一声!

    “啊——!”

    沐若雪嘴角泌出一道淋漓的鲜血来。

    沐若雪丝毫没有想到,沐筱萝她会如此大胆,一个卑贱的,妹敢掌掴,姐,这个世界怎么了?逆转了吗?!

    是的!

    沐若雪正欲落入老太君的怀抱,却被老太君的拒绝。

    “老太君,筱萝妹妹她身为一个,女竟敢打,姐,这是以下犯上!”

    沐若雪一只手捂着火辣的掌印,狠狠得瞪着沐筱萝,恨不得她早点死。

    “那也是你先侮辱筱萝姐儿的母亲,不是吗?”

    少顷,老太君破天荒得一句,足以泯灭沐若雪心中的一丝幻想。

    旋即,沐筱萝挺身而出,道,“老太君,您是相府最公正的人了,这件事还是请您好好调查清楚,若真有此事,请您一定要好好惩治我的娘亲,如果,母和江福海之间真的存在奸情,也一样请您典量重刑!”

    “嗯,若雪,你不要仗着太君宠爱你,你就可以随意侮辱你的二姨娘,现在一切,还要等水落石出。”

    拄着九星龙权杖,老太君颤颤巍巍得对沐若雪道。

    沐筱萝很高兴,重生之前跟重生之后的老太君,性子依然那么坦荡,中原女子很少有如此坦荡的,这就是鲜卑一族老太君的女性传统。

    老太君老太君的血液里就是深深植根于这样坦荡荡的血脉。

    “何事呀,这么嘈杂?”

    长安园的入口处,无比威严的声音传来。

    一位身长七尺,面如冠玉,目若珪璋,双眸如电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帘,深蓝色的云锦宽袍,腰间悬一枚紫金虎纹玉佩,气质卓然,方脸看上去永远是那么冷漠。

    他,沐筱萝的生父,沐展鹏。

    “是,是,是老爷来了。”

    长房夫人东方飞燕俏脸一滞,仿佛不曾料到老爷会在这个时候来,心中欣喜万千,如今那个卑贱洗脚婢出身的筱萝生母跪在地上,妖娆的凤眸一凝,东方飞燕在心中咒骂道,筱萝生母林秋芸,今日本夫人叫你跪地,跪得永远再也没有机会起来!

    “爹爹,你来了。”

    沐若雪美丽的容颜一展,迎身而上的时候,如血泌出的红袍为风所动,霎时间仿佛神仙妃子那般,静站两旁的一、二等的丫鬟仆妇们皆傻眼了,说他们的沐府邸的大小姐沐若雪是天上的九天玄女下凡亦不为过。

    青葱柔荑握紧沐展鹏的袖口,沐若雪眼巴巴得凝望着自己的亲生父亲。

    和起初走进长安园的时候,原本生气的沐展鹏立即换上一副和蔼的神色,连连点头,看着自己的爱女一天天长成,如今又在自己身边撒着娇,他无比宠溺得用手勾了一下若雪的琼鼻,温柔得说道,“若雪我儿,今日是你的十三岁生辰,为父怎能不来,来,看看,这是什么?”

    “父亲,这是……”沐若雪赫然看到父亲的掌心躺着一只由纯金打造而成的别致灵巧的锦盒,不但雕工精美,而且上面的黄金用料十足。

    太师椅上的老太君老太君老目一凝,“这,这莫非就是西域国出产的冰山雪胭……快,快,拿上来,与我瞧瞧。”

    老太君老太君在她的年轻时节,可是了不得的女人,游学西域诸国,当年的老太君可是鲜卑族贵族阶层当中有名的美女,喜游历诸国的老太君在二八年华那年,来到大华王朝,碰巧赶上了鲜卑大华两国邦交联姻,嫁给了沐筱萝的祖父。

    正是因为老太君年轻游历了诸国,才会使得她的见识比一般的老太太们都要多得多,这冰山雪胭她老人家自然是见过的。

    沐筱萝的记忆之中,对冰山雪胭也有着极大的认知,冰山雪胭由冰山雪莲花的白色花瓣炼制而成,看上去莹白无瑕,可若是擦在唇畔,国了一会儿,嘴唇会变色,就好像真的涂了一层胭脂一模一样。

    “爹爹,这是送给我的?”沐若雪娇气盛人得扫了卑贱,女沐筱萝一眼,对沐展鹏说道。

    沐展鹏捋着青须,面带笑容得说道,“若雪我儿,为父答应过你要在你生辰的那一天,送你一个别出心裁的礼物,如今今天这盏冰山雪胭,我儿可满意。”

    “满意!满意!谢谢爹爹。”沐若雪笑得更加趾高气扬了。

    每当沐展鹏或者是谁给沐若雪礼物,沐若雪总要在沐筱萝这个卑贱的,妹面前好好炫耀一翻,可惜看上去年仅十三岁的沐筱萝早已没有了当初少女的攀比之心,这些对沐若雪来说是极品好东西,可沐筱萝却看浑然看上去,前世的她,可是做过位份尊贵的皇贵妃娘娘,想要的,想用的,想吃的,信手拈来,有什么求不到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