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4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沐若雪眼间并没有明显的那种畏惧,仔细想了想,很快明了母亲的意图,她到底是东方飞燕亲生的,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存在十指连心连着亲情感应这回事,还真没有几个人相信。.

    沐若雪最后凝了地上脸上紫,整个身躯蜷缩成一团的江福海,旋即问母亲道,“母亲,你毒死了江福海,怎么跟爹爹交代呢?”

    “何须交代?”

    东方飞燕无视地上躬成一团的紫死尸,摇摇手,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是江福海他自个儿事迹败露,服毒自杀,与我何关?”

    好毒的计谋啊,沐若雪不禁有点钦佩起自己的母亲了,这一招死无对证,实在是好,再说,上房内的这几个人,清一色都是母亲的亲信,恐怕没有谁会傻得说出去,去年的这个时候,有个好事者郑妈妈在外面说了一句,长房夫人私底下克扣五姨娘郑飞燕的月例,当天清晨说出去的话儿,这郑妈妈当晚就暴毙于奴役下等房里,死了三天才有人现已经长满咀虫子的尸体。

    沐若雪瞥见母亲眼眸中心那一抹极为残酷的光芒,却深深为之惊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东方飞燕在整个丞相府邸里,暗地里是出了名的狠毒辣手,表面上的她依然是丞相府邸德高望重,贤良淑德,美丽高贵,善良端庄的长房大夫人。

    “总算解决了一个,”东方命令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厮上来,“你们这些个人,把这个尸体一同搬到地下黑牢,不准惊动老太君和老爷子,否则本夫人把你们一个一个的脑袋给生生拧下来,江福海,就是你们的的下场,听到没有!”

    “是……!”

    小厮们哪里敢多嘴,他们家中无不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还打算他们在丞相府邸做工养活他们呢。

    听从主人命令,啥也无需多言,啥也无需多问,才是为下人之道!

    “你们搬出去的时候,要从后门的抄手游廊行去,哪里的仆婢已被我以大夫人之命遣散了,所以你们赶快去吧。”

    李妈妈在一旁小心嘱咐着。

    按道理说,李妈妈这样老东西,应该没几个时日就要被撵出相府,她之前是身为三等的粗使婆子,如今她替大夫人除掉替死鬼江福海自然而然是大受重用,表面上的李妈妈穿着下等人的服饰,她的身份早已跃上了一等婆子的,倒是和那容姑姑平起平坐了。

    有了李妈妈的给力支持,东方飞燕环顾四齐,似乎在寻找某一个人。

    “容姑姑这个小贱蹄子,你们可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这话,长房夫人记得自己好像问过第二遍了,可没有一个人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诉自己,容姑姑现在的行踪,江福海已死,容姑姑也一定要死,否则可谓前功尽弃了。

    “爪牙,你去外面寻寻,”

    东方飞燕叫住了前方一个哄抬江福海尸,看起来膀大腰粗的黄衣小厮,约莫二十五岁出头,一看他那腿脚雄浑有劲儿,那可谓是练家子的人物。

    爪牙放下尸,很快有人代替他的位置,几个人继续抬着尸往地下黑牢的方向去。

    爪牙上前,跪在长房夫人的膝前,抱拳磕磕道,“大夫人,何事请您吩咐,爪牙做了便是。”

    说起这个黄衣小厮爪牙,那可是从护院精英队伍里挑选出来作小厮的,他虽然乔装作小厮,可私底下的身份还要要比一等小厮还要金贵,与一等侍女大丫鬟容姑姑,还有现在封赏一等婆子的李妈妈,是一个等级,说白了,爪牙就是长房夫人的贴身男性保镖。

    “你起来吧,”东方飞燕招手令爪牙上前来,附耳他几句,爪牙就跑出去了。

    “大夫人请放心,爪牙一定会办好此事。”爪牙脚下如同踩了一阵风出去了。

    晶莹如玉的银盘爬上了树梢,寒风侵袭入袖,梅花香浮动。

    用完晚膳之后的沐筱萝孓然一身在开满早梅的庭院中散步,说起方才的晚膳,只不过是用那一口小砂锅和母亲煮了一点儿小稀粥吃进肚子里而已,娘亲筱萝生母已然睡下,只是今天是沐筱萝重生后的第二个晚上,无论如何,她总感觉心事重重,想睡也睡不着。

    依稀间,窸窸窣窣,隐约梅花林子内有人影闪动,那人的步伐沉稳,根基稳固,步履踏在雪地里,咯吱有声。

    是谁?

    到底会是谁?

    那人并没有意思到自己的存在,沐筱萝想了想,便从容不迫得跟了上去,对方一有异动,自己就立马就以梅花林为掩盖物体,还好此中院子多是梅林,沐筱萝追了半晌,凭借着倾泻而下的朦胧月光,她现在雪地里残留着大号的男人脚印子,见脚印轻盈如履薄冰,想必此人的轻功相当之好,只是沐筱萝一时之间想不到这个男人到底是哪位,他鬼鬼祟祟的,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这个人的轻功如此之好,到让沐筱萝有些咂舌了,不过她如今狐岐道法加身,轻轻从丹田处提灌几道真气浮游聚于脚心,也让脚底下的轻功好起来,倒也不是难事,只是会耗损一定的精神气罢了。

    果真,沐筱萝提灌着身体深处最为浩瀚的狐岐真气,脚底犹如步步生莲那般,离地二寸得跳跃而起,踏落在雪地里的时候,那浅浅的印记,竟然比刚才那个男人的脚印子还要浅薄些,这代表着,沐筱萝的脚底乘风的轻功比那个神秘男人还要强上不止百倍。

    追寻地上的脚印雪迹,这脚印子出落有致,分明是赶往一个方向,这方向使沐筱萝的脑海里愈清明了些许,这个赶往的方向不是往娘亲平日里劳作的菜园子方向吗?

    此时此刻的娘亲早已在筱萝的破柴房里休憩,试想,谁还在菜园子里头,当然是容姑姑了,这个小贱蹄子惧于自己的挨打,恐怕要忙到天黑了,快到时候了吧,沐筱萝突然想到,不过这个神秘男人到底是谁,为何深夜了要去找容姑姑,莫非——

    不行,我得赶紧紧跟其后,沐筱萝对自己说。

    运用轻功,脚下如同踩着一阵风的爪牙沉着脸,刚劲的冷风呼啦啦得在他的耳腮狂刮着,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如果过了明天,爪牙还没有把大夫人吩咐的事情做完,恐怕明天的自己,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你起来吧……你四处在府内查访容姑姑的下落,一旦找到她,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就好像上一次我叫你处置郑妈妈那样,直接要了她的性命,我明天不想看到她,懂吗?”

    这,是大夫人东方飞燕命令爪牙做的事情,而爪牙也答应了,刚才,她听一个小丫鬟讲,说容姑姑现在应该在菜园子里头,因为有人之前在梅花林见过她。

    梅花林是丞相内府通往外面菜园子的所在之地,并无其他,爪牙隐隐约约感觉到后面有人好像跟着自己,当他回头看的时候,却现浑然是漆黑一片,唯有皎洁的月光照耀下的梅花林的枝桠,琼枝梅花,在寒风之中,亦似乎似乎冷得抖,爪牙这才相信,原来是自己看错了。

    原来是他,爪牙,他来找容姑姑这个贱人,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重生之后的沐筱萝深刻记忆当中,去年的这个时候,静穆院的五姨娘郑飞燕房内的三等粗使婆子郑妈妈对外说,大夫人克扣五姨娘大半年的月例了,当晚上就传出郑妈妈在房间暴毙。

    而正是这个晚上,沐筱萝去静穆院找小五少爷沐宇轩玩耍一会儿之后,准备回到西边破柴房休息的时候,恰好经过静穆院的郑妈妈所住的下人房里,一个男子鬼鬼祟祟得跑出来。

    恐怕害死郑妈妈的那个人,和如今前往菜园子的这个人,只要看他的背影,哪怕化成了灰烬,沐筱萝也深信不疑,他就是爪牙,东方老贱妇的贴身保镖兼亲信。

    传承了九尾狐的狐岐道法,沐筱萝内力深厚不说,这单单运用轻功跑上几十里不成问题,腿脚不软,也不气喘嘘嘘的,这要是换了以前,一个小小十二岁的小身板儿如何能受得了,更别说跟爪牙这个二十五岁的青壮年高手比拟一番了。

    上一世,也是沐筱萝太过弱小了,她更是害怕灾祸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所以哪怕沐筱萝知道郑妈妈毙命的真正凶手,沐筱萝也不敢有所行动,可是她终究是错了,沐筱萝对,母,姐她们愿意把自己的心肝挖出来,恐怕,母,姐们也一样会利用巧计让沐筱萝魂归幽冥,否则到了最后,沐筱萝也不会被渣男狠毒,姐砍成血淋淋的人彘,放在冷宫三年,过下生不如死的余生!

    如今报仇的机会来临了,眼前的爪牙可以说是大夫人的左膀右臂,只要筱萝杀死了他,也可以说从此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敌人。

    “容姑姑,快回去吧,大夫人唤你回去了。”

    爪牙没走多久,遥遥得便看见一位体态风流绰约的少妇,容姑姑在丞相府是出了名的小蛮腰嫩如酥,老爷子沐展鹏平时一副人前正经人后风流的道貌岸然的丞相,其实他也有几分觊觎容姑姑的媚态,只是碍于大夫人的颜面不好出手罢了。

    “哎哟,这不是爪牙吗?怎么夫人找我么?”

    等容姑姑没走近爪牙的身侧多久,他正想告诉是二小姐沐筱萝让自己这样的,可惜她已然没什么机会说出口了,她的喉咙被爪牙的两根手指头扣住喉结,深深碾压进去。

    “咯……元…嘉,为…什…么…要…杀…我,”容姑姑很不甘心,“她…终…于…狠…下…心…了。”

    卡擦一声,喉头断裂,爪牙沉声道,“谁叫你命不好呢!”

    “我看命不好的,是你吧。”

    空寂寂的梅花林,突兀得传来一声惊瑟的女声,差点没把爪牙吓得尿裤子,看着倒地绝了气息的女尸,他不免彷徨,莫非是鬼不成?

    “谁,你是谁?”

    爪牙慌张之致,两只腿都几乎快要吓软了,他一身好轻功,可惜却畏惧鬼神之说。

    淡淡的,随着沐筱萝的莲花步伐轻移,缓缓映入爪牙视野之内那一片皑皑雪地。

    一个身材略显单薄的女孩儿站在自己的面前,看起来,她最多十二岁,爪牙强定了定心神,目光循循得望去,这女孩儿分明是沐府中的,出二小姐啊,是大夫人一直想要铲除的对象。

    今天她怎么到了梅花林了?

    爪牙顿然满腹疑问,刚才只闻听后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的“鬼”,莫非就是她?沐筱萝二小姐?

    沐筱萝二小姐可是看到自己亲手杀死容姑姑的,如果这个小丫头片子在丞相沐展鹏面前乱嚼舌根,恐怕爪牙他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既然沐筱萝是大夫人一贯的眼中钉,今日何不铲除了她,不杀死沐筱萝是死,杀死沐筱萝也是死,何不杀死她!

    “狗奴才爪牙,瞎了你的狗眼了吗?如今却是连姑奶奶沐筱萝也认不出了?”

    沐筱萝满眼鄙夷,那分他而来的记忆深处,这个可怜的爪牙虽然生前帮大夫人做了不少坏事,可有一句古老的成语叫做“兔死狗烹”,这个可怜可悲的狗奴才最终也难逃被大夫人赐饮毒酒的厄运,原因却是那爪牙知道的太多太多了。

    “二小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爪牙抡起拳头,径直得向沐筱萝走过去,“今晚是你的死期,你下了阴曹地府,别来找我爪牙,一切都是大夫人的指示,我也是无奈。”

    旋即,沐筱萝见爪牙身法凌厉得冲自己慢慢走过来,两只拳头爆着极为可怖的力量,若是以前,沐筱萝身为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娃如何能够抵挡得了一个大自己一倍的成年男子的攻击?

    不用想,也是死路一条,可惜,沐筱萝终究是不平凡之人,在狗奴才爪牙双拳紧握的时候,沐筱萝深吸了一口气,提引丹田内霸道的狐岐道真气灌入掌心齐齐,只要爪牙胆敢向前一步,顷刻叫他命丧阴曹!

    对一个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敌人,沐筱萝她只会杀了他,只有这样,沐筱萝才会有能力保护身边所有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

    还没等爪牙走近沐筱萝的身体,距离沐筱萝的身体还有两丈之宽,爪牙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平时文文弱弱的,出二小姐竟然会比自己先一步动手,可怕的是,二小姐筱萝的身手如此敏捷,只怕比自己强悍上百倍不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