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64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爪牙只感觉腹内一顿汹涌颠倒狂荡,深中了筱萝一拳,使他节节往后败退,退出了足足五十米,他重重得撞靠在身后的一棵盛开雪白的梅花树下,重重得吐出一大口血,扭头,死亡。 .

    整个人犹如木偶那般得乖乖得和身后的梅花树混为一体。

    沐筱萝拍拍手掌,美目一扫,看着这两具尸体,见距离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有一口金井,不费九牛二虎吹灰之力,随着“咕咚咕咚”两声巨响,筱萝顷刻之间把两具尸体往金井里一扔,完事了。

    沐筱萝嘴角咧开森冷一笑,轻轻拍拍沾满雪花的手掌,心中怡然,一切就等着明天看好戏,没犹豫了好半会儿,她就往西面的破柴房走去。

    这一夜,沐筱萝倒腾在娘亲筱萝生母身侧酣睡,睡的格外安详,这种感觉从前没有过的,也许筱萝觉,原来自己的命运可以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而别人的命令却是捏在自己的手心里,一改重生之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囧境。

    天蒙蒙亮,太阳公公调皮得钻出暗的云层,无私的把所有的清辉洒向大地,霎时间,整片丞相府邸金装素裹,熙熙攘攘忙碌着的丫鬟、家丁、婆子、护院们在庭院之中急忙奔走,好不热闹。

    ……

    “啊!死人啦!”

    “哎呀,金井死人啦!”

    “好可怜啊,是容姑姑和爪牙的尸呢,听说泡在井水一夜了。”

    “怪不得昨晚上一直找不到他们俩,原来……”

    破窗轩外面的嘈杂声音,倒没有把沐云吵醒,其实她早已醒来,已在自家的柴房归属的小庭院劈了一小会儿的柴了,这才听到外面的下人们嘈嘈杂杂的声音。

    筱萝生母昨夜和女儿在一个炕上安睡,这几日连着挑粪令显得有些老态的筱萝生母早已吃不消了,经过昨夜的休息整顿,睡的刚好听到鸡鸣,也就起来吧,她也听到外面嘈杂的声响,只是听的不大真切。

    所以筱萝生母索性走出来,看见劈柴的女儿筱萝满脸的汗水,不禁心生动容,“筱萝我儿,天气这么冷,你这么早就起,小心冻着。”

    “娘亲,我没事儿。”筱萝嘴角浮现一抹暖如三月晨曦悠然一笑,倒是化解筱萝生母心内不少的惆怅和苦楚。

    筱萝生母走过来不禁抓住女儿的手,轻轻地摩擦着,而后又用嘴去呵气,俩母女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别提有多抗寒了。

    “筱萝儿啊,你知道外面出什么事了么?”筱萝生母还是觉得外面的围墙哄哄嚷嚷的,很是吵闹,哪怕去年老太君八十大寿也没有像现在这般吵闹。

    沐筱萝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可这件事情娘亲她完没有必要知晓,多知一分,就多出一分危险。

    “娘亲,我不知道,要不……咱们一同出去瞧瞧?”沐筱萝提议道。

    筱萝生母摇摇头道,“筱萝,这府中大夫人的势力错综复杂贯穿府内,我们还是别管闲事罢,指不定又是大夫人的诡计啊……”

    筱萝生母历来受尽大夫人的阴谋算计,凡事莫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筱萝生母在偌大丞相府邸生活的准则,除非那个人侵害到自己的利益,否则筱萝生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其实,筱萝生母最怕的是,会因此多事连累自己的好女儿筱萝,筱萝是她的瓜瓜儿肉,心肝宝贝。

    “娘亲,怕什么?再说我根本不怕那个什么大夫人。”沐筱萝弱弱的十二岁的小身板儿,在这冰天雪地,看起来要多弱不禁风,就有多弱不禁风,可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深处透出一抹胜过成年人的那股子坚定!

    这点,令筱萝生母很是诧异,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两天,筱萝孩儿的拘举极为怪异,筱萝向来是害怕大夫人害怕得要死,前月,筱萝被大夫人使了一个理由,吊起来被容姑姑狠打,孩子做梦都被吓醒,当时自己在菜园子干活,只有天黑回府才知道,筱萝生母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再看看如今的女儿,筱萝她竟然说她不怕大夫人,筱萝生母蓦地心中一暖,连忙把筱萝拥入怀中,拿手轻轻抚摸女儿软软的头。

    “好吧,女儿,既然你不怕的话,就去看一看吧,不过凡事不能逞强,知道吗?”筱萝生母又推开她,细心得叮嘱道。

    沐筱萝连连点头,母亲的善良美丽的脸庞满是欣慰之色,这点很是自己舒心,“嗯嗯,娘亲,我晓得了,那我去了……”

    出了破柴房小院的斗门,沐筱萝一头扎进肥胖丰满的妇人怀里,这妇人穿金戴银,螓上扎着桃红色江州花绢,衬上她那白皙如玉的肌肤,煞是好看儿。

    “死丫头不想活了吗?”

    这美妇人的身后有两个三等粗使婆子,其中一个满脸长满红斑老货正欲对着沐筱萝抡起拳头喝叱道。

    这一拳还没到达沐筱萝的近前,沐筱萝吃吃一笑,伸腿、收腿,两个动作连贯而又干净利落,随着重重得砰的一声,众人都傻了,这个丫头的绊人脚的动作好一个利落呀!

    这道是谁呢?敢对凶狠红脸婆子楚嬷嬷动手?毕竟寻常丫头躲避楚嬷嬷还来不及了呢。

    美丽妇人定睛一看,连连躬身说对不起,“原来是二小姐啊,对不起啊二小姐,是楚嬷嬷莽撞了……”

    姓楚的老货一听是二小姐,吓得正好跪在地上磕头,“老奴眼瞎,原来是二小姐大驾,老奴该死!老奴以为是哪个寻常丫头……”

    “二小姐,您这是要打哪里去?”美丽妇人弓着腰身,福了一福,面色和善,并不是不敢得罪筱萝,而是因为她可以算得上筱萝的半个乳母了。

    这半个乳母名唤云秋娘,自打十二年前,她入了丞相府邸,一直在大夫人上房厨房作日常掌厨,人称“掌厨云娘”。

    十二年前冬天,正是沐筱萝出生的年月,生母筱萝生母分娩时失血过多无法正常哺乳,云秋娘心地善良,偷偷瞒着大夫人过来给沐筱萝喂了人奶,为了这件事情,云秋娘还被大夫人打聋了一只耳朵,现在唯有右耳能够听见。

    为了尊敬这个半乳母,筱萝甜腻得含笑喊道,“云娘,原来是你啊!我听着很吵,就出来看看呢。”

    “楚嬷嬷,给筱萝二小姐磕三个响头,不然你今天就跪死在这里吧!”

    云秋娘回应给筱萝一个笑意,旋即狠狠教训那个下作的三等粗使婆子。

    “云娘,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沐筱萝明知故问。

    “哎呀,我今儿个打算去菜园子弄点新鲜瓜菜打算给老爷夫人少爷小姐们午膳备用的,可谁想路过金井的时候,现两条死尸……”

    云秋娘吓得自是一番冷汗。

    “哦,是吗?”

    沐筱萝娥眉一挑,这算是好消息啊,饶是这般,沐筱萝也装作极为慌张的样子。

    “敢问云娘,这两条死尸却是何人?”沐筱萝一脸惊恐又好奇的问道。

    要装傻,那就装个彻底吧!

    到底沐筱萝还注意到了云娘后面跟着两个老妈子,一个是跪地磕头的楚嬷嬷,另外一个正是那李妈妈。

    李妈妈一直以来就是心眼子细,办事很少出岔子,颇得大夫人的喜爱,这点,沐筱萝是知道的,恐怕李妈妈从刚才到现在一直留心打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若被李妈妈怀疑了去,自然要落入大夫人东方飞燕的耳中,可就不好玩了。

    “是小厮头领子爪牙和大夫人贴身大丫鬟容姑姑,哎,真不知道他们上辈子造的是什么孽哟,今生落得如此下场!”

    云秋娘搓着两只白皙的藕臂,一条小丝绢在手心里绞啊绞的,眼看就快要被绞碎了一般。

    “是他们啊……”沐筱萝故作惊悚。

    众人眼底皆看到二小姐一副胆小鬼的小摸样儿,不禁有些嗤笑。

    那李妈妈更是如此,躬身得对沐筱萝道,“二小姐,要不,你们陪着奴婢们去瞧一瞧,如何?”

    “不,李妈妈,都是府里多少年的老人了,金井浮尸多不吉利啊,你倒想着让二小姐去瞧瞧?沾上了冤魂晦气可怎么好?真是不懂规矩!”

    云秋娘历来心疼筱萝,转身呵斥李妈妈。

    也正是因为如此,云秋娘不免有时候会得罪大夫人,可云秋娘不怕,她在丞相府邸干了十二年的掌厨人,做着一口老太君老爷们喜欢吃的美味佳肴,她从来不去想这些。

    沐筱萝狠戾的目光落在李妈妈的矮短的鼻梁之上,仅仅一瞬,这样的狠戾目光又被筱萝收起,李妈妈却毫无察觉,可跪在地上磕头连连的楚嬷嬷许久没有得到筱萝二小姐的回应,李妈妈也不敢再说别的劳什子的话,却是一股脑儿得道歉,“二小姐对不起,是李妈妈我这把老骨头莽撞了……请您别见怪。”

    “李妈妈客气了……”沐筱萝脸上洋溢着清淡如水的笑容,扭头对地上的楚嬷嬷道,“楚嬷嬷你也起身吧,下次不敢才好。”

    “是,是,奴婢下次不敢了……”楚嬷嬷正欲起身,抬眸看到沐筱萝脸上浮现一抹阴鹜的表情,慌张至极,“错了,是没有下次了,没有下次了……”

    这俩大黑心老货,以后多的是有机会教训她们。

    沐筱萝可不是白莲花,更不是省油的灯笼,她们光着腚儿一揭,沐筱萝就知道她们放得是什么屁,此等手段对于重生后的自己来说,的确不算得上什么。

    “对了,云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打算去哪里啊?”沐筱萝立马把话题引到正题上。

    云秋娘拿手拨了拨额头上垂落的流沐,镇定道,“刚才我在金井畔现了元、方二人的尸,所以我去上房禀告大夫人,大夫人不信便给了我两个老妈子随我一同去,现在,正要回上房禀告大夫人哩。”

    “哦,原来是这样啊!”沐筱萝闪了闪眉心墨如黑漆的乌眸,紧接着道,“云娘,要不,我也随你们同去上房,好吗?”

    什么?

    “二小姐,你说什么?你也要去上房?”

    这话不免使得一心系在筱萝身上的云秋娘有些犹豫不定,这大夫人不待见二夫人和二小姐她们,这是众所齐知的事情,去了,好歹也落个责骂什么的,这责骂还是轻的,若是再被大夫人找个劳什子理由责打,这可怎么好呢。

    见云娘眼间满是充斥着对自己的担忧色彩,沐筱萝不由得心里一甜,“云娘,你放心吧,没有理由的话,大夫人是不敢随便惩罚我的。”

    倒是旁边的李妈妈眼帘儿一黑,牙口一敛,和楚嬷嬷那老货一样,黑着脸,两只长满老茧的拳攥得老紧,希望等下见到大夫人的时候,大夫人会让他们替大夫人掌掌这个卑贱,女的嘴皮子,也倒是极好的。

    想到这里,李妈妈这头老货的布满皱纹的嘴角浮现一抹恶毒的微笑,她和楚嬷嬷两人以为沐筱萝没有现,其实筱萝目光电风云闪之间捕捉她们脸上极其细微的表情。

    “秋娘大嫂,既然二小姐坚持要去上房,您可别拦着她呀。”

    李妈妈冲身旁的楚嬷嬷使递了一个眼色,旋即趋到云秋娘跟前说道。

    “你……”云秋娘美丽的明眸闪过一丝嗔怒,李楚俩婆子向来为虎作伥,如今当着自己的面子红果果得盘算着筱萝二小姐讨不得好,这心中骤是不爽快。

    楚嬷嬷也丝毫也不比李妈妈落下,“说的极是呀,二小姐可要常常去上房多多走动,孝敬,母才是真真的。”

    沐筱萝心间了然一笑,这俩坏心肠的婆子,巴不得自己被大夫人东方飞燕活活打死哩,以后有她们的好果子吃,只不过现在,沐筱萝也就陪着她们演一场戏罢了。

    “楚嬷嬷说的对极了,大夫人是我的,母,这不我和你一道去请个安,也是必要的。”

    沐筱萝脸上详作一番被人算计出卖还替人数钱的人畜无害的表情,楚嬷嬷和李妈妈她们乐得屁股都开花儿般的痛快。

    “既然二小姐都这么说了,那好吧。”云秋娘叹息了一口气,再怎么不济,等下筱萝若是被大夫人责罚,自己多少也尽力帮衬着点儿,云秋娘虽然是东方飞燕附属下面的掌厨娘子,可心地善良,比那大夫人不知道好哪里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