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云秋娘如此决定,也是看在沐筱萝二小姐她甚是坚持得份子上。.

    “好吧,咱们走吧……”云秋娘抓住沐筱萝的手,走在前头,后头跟着李、楚嬷嬷二人。

    半个乳母云秋娘在筱萝耳边嘀咕,“二小姐,等下若是大夫人真要罚你,你就承认错误吧,不要一直跟她执拗,不然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知道吗筱萝……”

    云秋娘说的极为小声,犹如蚊呐,沐筱萝却听的真切,只是后面的李楚嬷嬷们就听不到了,上一世的沐筱萝就是因为不听云秋娘的劝告,每一次都被,母派嬷嬷们掌嘴一顿,每一顿下来都要牙龈出口血来,倒不是筱萝真的不想听云秋乳母的话,是筱萝性格使然,在她的骨髓深处多少有点傲骨!

    正是这一份深深的傲骨一直支撑着沐筱萝直到她上一世弥留人间的最后精神支柱!

    重生的这一世,沐筱萝更有着这一份傲骨,可如今这一份傲骨,沐筱萝誓要凌驾于,母东方飞燕的头顶之上。

    李、楚二位嬷嬷紧随云秋娘和沐筱萝其后,皆步入上房鎏飞院。

    坐在上的依然是沐丞相府的当家,母东方飞燕,她今天换上了一件紫色长袍,螓上扎着一根鎏金玳瑁簪子,佩合着她那高高耸起的飞天髻,往日里筱萝见她不常梳理这样的髻的,今天型可是变样了。

    至于缘由,沐筱萝再清楚不过了,这身为一等大丫头容姑姑已经去了,往后恐怕还真没有人再给东方飞燕梳理一个称心满意的型,这飞天髻倒是另外一个丫鬟梳理的。

    沐筱萝看着上位的东方飞燕,忍不住好笑几分,这,母想必年轻时候容貌幽俊,可惜的是,今天这个飞天髻却不是适合她的呢,她长得一张瓜子脸,脸型显得稍长,这飞天髻再竖起来,简直就是自爆其短呢。

    一看沐筱萝进门不先给自己请安,却一个劲儿得在那里笑着,长房夫人东方飞燕哪里会痛快,“放肆!沐筱萝,你是在嘲笑你的,母吗?嗯?”

    尖尖的眉头挑起来,东方飞燕正要吩咐李妈妈和楚嬷嬷对沐筱萝来张嘴。

    这时候的厨房掌事云秋娘也立刻站出来,“大夫人,奴婢这就让二小姐给大夫人您请安……”

    “她是断胳膊了,还是缺腿儿了,要云娘你请安?”东方飞燕冷冷得扫了筱萝一眼睛,恨不得把这个卑贱的,女和她的生母筱萝生母的心肝儿给挖出来炒着吃进肚子里,也倒省了不少事情哩。

    沐筱萝大大方方的,微微笑,轻身一福,“女儿给母亲请安,母亲想必您是误会了,我并不是嘲笑你的型,只是嘲笑替你搭理型的狗奴才罢了。母亲若是不信,自己倒可以尝试照一照铜镜!”

    “什么……你……”

    大夫人东方飞燕被筱萝的一番看起来正正经经恭恭敬敬的话来,心脏给硬是憋得急躁,嘲笑搭理型的狗奴才,还是嘲笑本夫人?

    这飞天髻可是今晨浣芬帮忙弄的,浣芬的拿手绝活,就唯独这飞天髻了,别的什么押云鬓、摔云鬓,她浑然不会的,这也是浣芬为何迟迟升不上去,做一等丫头,这二等丫头她都当了多少年了。

    云秋娘见大夫人脸色表情张狂得想要怒又要顾及她自己夫人的威严,云秋娘心中狂笑之极,却偏作一副噤声的模样,恐怕现在这个上房之内,唯独沐筱萝可以大大方方得笑出来,而没有受到大夫人的责罚。

    大夫人倒是想啊,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好缘故。

    “回大夫人,若雪大小姐来了……”

    进房门的是雨墨,躬身对大夫人道。

    “母亲,”沐若雪莲步轻移,一只脚踏进上房,就冲上位的大夫人微微一笑,无视身旁站立的沐筱萝。

    “若雪儿啊,你来了。”,母东方飞燕瞧见自家亲生女儿,脸上满是一副和蔼和亲的慈母表情。

    可在沐筱萝的心坎里,她说不出的厌恶和恶心,不过就算东方飞燕是一头母老虎,她仅仅是冲着自己使坏,对待她的亲生女儿,那总教百般疼爱的。

    “母亲,生什么事情了,打刚才起我进房的时候,就听到筱萝妹妹貌似说母亲的不是呢。”

    沐若雪恍如谪仙般好看的远山青黛一轮横斜,温柔和熙的目光竟然如同道道铁钉子似的打在沐筱萝的身上,“莫非二妹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第一句开口一个筱萝妹妹,何其亲昵,第二句是二妹,沐若雪她倒是想要给沐筱萝一个下马威。

    沐筱萝的嘴角微微浮现一抹静谧的微笑,深深沉沉,叫人捉摸不着,操理不清,淡然地轻福了一下,“,长姐有理了,二妹我这时候过来,是给母亲请安的,母亲什么都很完美,唯可惜今天的髻了……唉,母亲是何等人物,我看帮母亲梳髻的那个狗奴才可是真真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呢。”

    “哦,”沐若雪扶风弱柳般的纤细腰肢一摆,走起路子来娉娉婷,当乃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她高傲地仰着螓,特意在沐筱萝的身侧转溜了一遍。

    最终,沐若雪拿目光往母亲东方氏的髻上一触,母亲的脸蛋儿是瓜子脸,和自己的鹅蛋脸不同,很明显,这飞天髻真心不适合母亲,倒是自爆其短,愈显得母亲东方氏的脸长,这若是被父亲沐展鹏看到了,指不定往后的日子还怎么着得不待见母亲了呢。

    “是谁帮母亲梳理的髻?”冷冽如万丈寒冰的目光扫了一下满室之人,沐若雪趋步长房大夫人身旁的位置上,陡然之间,用玉手狠拍着茶几,刚刚沏好的上等毛尖一股脑儿得蹦跶到地上,煞是好看的瓷盏儿化了成数片,杯具是李妈妈就在沐若雪大小姐的身侧,她的一双手就被滚烫茶水烫的猩红,却断然不敢高声唱一句疼。

    浣芬这丫头早已吓得面无血色,往日里都是容姑姑帮大夫人东方氏搭理髻的,可今晨不见容姑姑的身影子,浣芬梳髻手艺说不上好,唯独拿手绝活就飞天髻,浣芬想着,若能够梳好了,讨得当家主母东方氏开心,谁知,浣芬这是要板起石头砸自己的痛脚,落个现在这个地步~!

    扑通一声,浣芬就跪在地上了,为了彰显诚意,浣芬还生生往那躺地上着的碎裂瓷片尖尖上,娇弱的膝盖一接触,霎时间血花溅湿了浣芬紫色裙子,深深的一杵子颜色煞是吓人。

    在一旁心里偷偷乐清闲的沐筱萝嘴角噙着一丝极为微弱的笑意,像浣芬这样的二等丫头,腹内多少还有几分精明在里面,若不精明她现在仍是个三等的粗使丫鬟,若是再聪明再机灵一点,她估计可以坐上一等丫鬟的位份,可惜她就不够精明,至少和一等大丫头容姑姑比起来,根本没得比,可容姑姑这样精明的丫头都死了,更何况是二等丫鬟浣芬呢。

    看来浣芬今儿个唱的这出苦肉计煞是有用,她自己受些苦也是好的,若是等到大夫人出手,恐怕她今后所承受要比今日跪在碎瓷片上要残酷得多!

    “大夫人是奴婢的错,请大夫人责罚奴婢。”浣芬直接跪在地上磕头认错了,每往地上躬一下身子,那尖尖儿碎瓷片就会扣紧膝盖肉一分,当然大家明眼里都可以看得见。

    沐若雪倒是不说话,美丽的凤眸一凝身边的东方氏。

    读懂若雪女儿想要说的话,东方飞燕不威而怒,道,“你真知道错了?”

    “奴婢知错了,不求大夫人宽恕,就让浣芬一直跪着吧,今日就是跪死了,也是大夫人赐给奴婢的造化。浣芬生是相府的人,死也是相府的人。”

    浣芬此番看去,额头上津津冒出冷汗来,两只手撑在地上,跪地的膝盖淌出一趟血迹,叫人视之触目惊心。

    浣芬的好姐妹雨墨在一旁看着,心内仿佛被一万把刀剑那般绞拨着,谁敢上前多说一句替浣芬求情去。

    “母亲,虽然眼瞅着浣芬丫鬟不好,可也服侍您老人家不少日子里哩。您当真狠得下心来呢。”

    沐筱萝大大方方得看着沐若雪和东方飞燕这一对狗母女二人,实打实得看着她们的眼睛,一改前世怯怯弱弱任人摆布的软弱性情,还有一份僵持着傲骨,沐筱萝也挥了个淋漓尽致。

    跪在地上的浣芬乍然一惊,莫非这,出二小姐沐筱萝此刻却是替自己说话不成?

    俗话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工夫气力保住自己么?

    浣芬不禁困惑起来,想想之前一直听凭大夫人的吩咐,多少也给沐筱萝二小姐使递眼色,可没有想到,筱萝二小姐倒是替自己说话,连一向与自己最为要好的姐妹雨墨都哑巴了,就筱萝二小姐一人算是替自己出头吧,不禁心内起了几道波澜。

    沐家,长姐沐若雪是何等人物,又岂能看不出沐筱萝她存着是什么心。

    冷冷的,沐若雪倒没说什么话儿。

    只是座上位的当家主母一听沐筱萝最后说的那句,“您当真狠得下心来呢”,闻之如同喉头梗刺,屁股上头更犹如坐针毡般的受怔。

    ……

    “怎么着在上房这边上开晨会呢?竟没有人请我这把老骨头来?你们一个一个真是我的好孙媳呢。”

    拄着九龙星杖的老迈妇人,她那一身织着长安琼梅仙鹤白银丝图案的对襟长褂,银狐貂裘作款肩,颤颤巍巍得,在一个看起来极为麻利的大丫头搀扶下,还没有迈过那上房门槛儿,这不——

    长房连忙起身迎接,脸上宸藏着笑容,身旁侍奉的雨墨倒也利索,也一道儿跑上去。

    “老太君万福。”

    数位丫鬟婆子们躬身唱了一声诺。

    “老太君,你来了。”沐若雪缓步上去,连忙握住老太君老太君的双手,心中百般心疼劲儿,就差没有捧在手心里了,“老太君,咋就来了呢,您老人家要过来,我去把您接过来还不成么?”

    “罢了,罢了,我是听着沉香说,没了两个奴才。”

    老太君看向长房夫人和沐若雪两个人脸上表情时,显得有几分冷漠。

    沉香自然是老太君身旁帮衬着搀扶的,看起来极为麻利的大丫头,她可是一等大丫头,和死去的容姑姑贱人是等级的,那些二等丫头浣芬潇、雨墨啥的,都要对沉香高看一眼。

    沐筱萝瞅着沉香细细打量一番,沉香依然还是前世那般娇柔可人,算不得绝世之姿,可她眼间秋波流碧,一双新月青黛轻轻横着,眼波如水般轻盈,琼鼻高俏,樱桃小嘴儿,耳边挂着老太君赏赐给她的玳瑁铃铛,说不出的风流俊俏。

    可惜如此风流俊俏惹得天嫉妒,沉香最后死的时候,也是因为她生得太美了。

    上一世,沉香偶尔会帮助沐筱萝,比如自己遭到大夫人责罚,若沉香知道,她一定会想办法告诉老太君的。

    “老太君,孙女儿给您老请安。”沐筱萝得体有礼得给老太君老太君福上一福。

    前几天,沐筱萝这孙女儿陪着自己在长安园看大戏,着实很是令自己喜欢,老太君阎昨晚上梦里还想着,啥时候再让那个曾经被自己一度遗忘的二孙女陪着自己看一场大戏呢。

    如今筱萝二孙女儿却在跟前。

    “筱萝孙女儿,你也在啊。”老太君眉心的欣喜之意,难以掩盖。

    惹得老太君身侧的沐若雪倒是不爽的很,她沐若雪是谁啊,可是,,亲的沐家丞相府里的,长女啊,沐若雪一想到自己上老太君的跟前,老太君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热情,反倒是沐筱萝她受了老太君不成恩宠呢。

    上房所有丫头婆子们的眼睛可不瞎,老太君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她们的眼里,看来她们是不敢看清沐筱萝这个,出的二小姐了。

    “老太君,我到了好一会儿了,我还想去您那儿看看呢。”沐筱萝甜腻一笑。

    众人似乎把江福海等人的死放在心坎上,虽说这年头低贱丫头还不如一头牛值钱呢,可沐府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沐家家主沐展鹏更是权倾大华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这可马虎不得。

    见沐筱萝二小姐亲手去搀扶老太君,老太君身侧的一等大丫头沉香倒落了个清静些,也稍微往后退了去,但并不敢离开老太君太远,沉香这样做,只是因为尊卑有序,沉香再怎么是一等大丫头也比不过筱萝二小姐。

    “嗯。”

    老太君拿手轻轻拍了拍筱萝的皓腕,丝毫不顾及沐若雪那脸上对筱萝几乎就要滴出血来的恨意。

    “臻珍,你快说说,他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