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29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老太君,万事小心总是没错儿的。 .”沐筱萝牵着老太君的手。

    老太君由沐筱萝揣着,不停得道筱萝的好,“筱萝啊,没有想到你肚子里竟然有那么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成语谜底,要不是你啊,我这把老骨头呆在轿子里头恐怕都闷得快要霉了呢。”

    “老太君又在胡说了。”

    沉香瞧了身侧的沐筱萝一眼,旋即只管吃吃笑了,话说沐筱萝二小姐真是一把好活宝,和老太君加起来,就是一双好活宝了,一个愿听,一个愿讲,其乐无穷,沉香从没有看到二小姐竟然会是这般好相处的人儿,人儿也不见得先前那般畏畏缩缩,胆小怕事的。

    这是第一次,沉香和筱萝同坐一轿子,沉香得到的感悟。

    ……

    打扫极为干净的寺庙上门匾上刻着:“青冥寺”三个金漆大字,红墙绿瓦,颇有威严的大寺庙,齐边高木叠起,闻着到处是腊梅花香,相比齐边应该种满了梅花呢。

    高高寺庙围墙围起来,叫人看不出里面到底有多大有多宽。

    “原来是老太君大驾光临,老纳有失远迎,真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不一会儿,随身带了素净衣裳的僧人,他头顶上戴着方丈帽,红黄袈裟家身,铁杖杵在手心里,颇有威严得向沐筱萝、老太君、沉香等人走过来。

    “衡明方丈,老身这厢有礼了。”

    老太君双手合于心间,极为虔诚得点头问候。

    “阿弥陀佛……”

    筱萝学着衡明方丈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女方丈了!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正是青冥寺的写照,地上铺着青石砖,沐筱萝等人若不是由衡明老方丈带领,恐怕要迷途于这广袤无尽的僧院之中。

    沐筱萝第一眼所见,便是那天王殿,天王殿两侧拱绕着钟楼和鼓楼,是每日清晨作早晚课时需要用到的暮鼓晨钟,中央大大方方的主大殿,便是那三世佛的大雄宝殿。

    未至主殿宇内,沐筱萝老远就闻到焚香的香火味道,清幽,淡幽,看来这是极品好香,跟只能用得起劣质香的小座寺庙是没法儿比的,这青冥寺香火很是旺盛,这还没到初一十五了,香火已然如此鼎盛了。

    若是初一十五的时候,人山人海还不把青冥寺挤垮了。

    步入大雄宝殿,老太君接过衡明老方丈递来的大香,对着青石板上的******三叩九拜,老目紧闭,态度俨然这世间最为虔诚的佛家弟子,口中隐隐念着说辞,直道祈求阖家安宁之类的话。

    至于沐筱萝也学老太君这般心无旁骛得双手合于掌心,心里念叨着有生之年一定要让大夫人、,长姐、夜倾宴……反正一切迫害过自己的人,通通下阴曹地府。

    可能这样恶毒的愿望,我佛慈悲断然不可能让沐筱萝的愿望达成,饶是这样,也不能够泯灭沐筱萝心中想要付诸于行动的计划!

    沐筱萝有样学样,学着老太君那股子虔诚,人家老太君万般虔诚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相比筱萝,她困在沐府里好些天,这才有幸跟着老太君前来青冥寺烧香祈福,为的就是透一口气。

    沐筱萝强行眯着眼睛,她的脸可以说是一盆如洗,显得是那样素面朝天,父亲沐展鹏偏爱,长姐沐若雪算是偏爱到头了,沐筱萝每日苦作也倒罢了,这平日里丫鬟都有的胭脂水粉,沐筱萝却是没有的,那沐若雪用的可是京城上层贵族的夫人小姐们上等的胭脂水粉,不好的,沐若雪还不用它。

    一想起那个偏心无良的亲生父亲,沐筱萝就心生火气,也罢,不管怎么样,他是高高在上的生父,沐筱萝也不记挂在心头上,多想了徒然增添难过,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焚香礼毕,沐筱萝搀扶着老太君站起来,她吩咐跪在右边******上也起身的大丫头沉香去给增添些香油钱。

    衡明老方丈自然说些“老夫人乐善好施日有福报”云云,老太君听后也跟着脸上洋溢成一团锦簇花团儿。

    不过衡明老方丈倒是好奇,这老夫人向来是每逢个初一十五必来的,如今却是初十,再满五日便是十五,足足提早了五天,老夫人倒不说沐府里头出了命案,只道是“只望多求多福。”

    衡明老方丈也不追问下去,唆了身后一个唤明玥的眉清目秀小和尚上前,接过大丫头沉香手里的香油钱。

    明玥接过沉香这妮子手中香油钱的一刹那,目睹了她的绝代风姿,年仅十二岁的少年明玥心中有几分悸动。

    厚厚的一掂量香油钱,倒是沉重的很,小和尚心里乐意,表面上当做啥事儿都没有生过一样。

    “筱萝你若是倦,就去寺院子逛逛吧。”

    老太君疼爱得看了沐筱萝一眼,她这般年纪是喜欢到处耍耍,要不然可就埋没了她的孩子心性。

    沐筱萝嘻嘻一笑,“老太君真舍得我去么?”

    “哪里会舍不得?你这孩子,”老太君还偏过头去,对沉香道,“沉香,你也一道儿去吧,我好跟衡明方丈谈谈佛理。”

    沉香看上去比筱萝大不了几岁,可筱萝灵魂深处的真实年龄可比她大太多了,这样看来,筱萝倒有点像小姐姐了。

    趁着她们这些丫头片子临走之时,老太君无比宠溺得凝了筱萝乖孙女儿一眼,又瞅了沉香一眼,“沉香,你办事牢靠,我呀放心,不过你可得好生照顾二小姐。”

    “嗯嗯,沉香晓得了。”

    沉香高兴得翘起青春无敌的小屁股,方才接过香油钱面色清秀的小和尚都看痴了,人道丞相沐家的,长女沐若雪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出二小姐沐筱萝都长得玲珑剔透,没有想到丫鬟也此等出类拔萃,清秀小和尚他心里念叨着,等自己过两年还俗,准娶沉香作老婆。

    这才走出大雄宝殿,沐筱萝和沉香步至长满常青藤的偏僻寺院子,这里寂静,若是到了明年初夏,这里盛开青青修竹,明月当院照,诵经念佛,青灯陪伴,如此良辰美景,就算是当了一辈子的和尚尼姑也值得了。

    “二小姐,你看啥呢,这么入神?”

    少女心性的沉香哪里知道沐筱萝二小姐心中所想,见她愣住的模样,好生奇怪。

    沐筱萝瞧着沉香风流俊俏的好摸样,不禁嬉笑,“沉香,我在想啊……刚才那个叫明玥的小和尚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呀?!”

    “啊?二小姐您……您说什么?”沉香咬着娇艳欲滴的美丽红唇,脖子根渐渐染上了一层醉人的特属少女的红晕,她也就十五岁,那眉清目秀的俏和尚约莫也是十五二,相貌倒是匹配,可她是处子之身,手拿着丝绢儿,扭着脖子,满不自在的模样。

    沐筱萝愈得寸进尺得一眼球直勾勾得盯着她。

    沉香哪里会受得住,红唇咬着手心里的白绢子,“小姐哪里学来的荤话,倒往沉香这说来着,若是被人听了去,我这清白还不要了要,莫说他长得俊俏,他就是天上的天王老子,我也看不上他去,沉香情愿一辈皓澈陪在老太君身边,他日老太君去了,我也是跟着去了……”

    “哈哈,你这小妮子还当真了怎么着。”

    筱萝没好气得伸出手,抓捏沉香的暖如温玉般的皓腕,不禁摇摇头,“你当真是不是?”

    沉香摇摇头,“沉香真心被二小姐吓坏了,以后可不许这般捉弄沉香,若是被歹心的人听了去,沉香这条小命估计也活不长了。”

    好歹沉香今年年满十五,比沐筱萝还要年长个三岁,被二小姐说成了个“小妮子”,沉香多少觉得有一点违和感,可考虑人家是二小姐,而自己只是个小丫头,说小妮子也不是不成。

    说罢,筱萝也觉自己有点过了,想想重生后,自己的年龄也才十二岁,让人家觉得自己早已是二十好几的人呢,还好沉香也没有去追究。

    “好了,沉香,我以后再也不说,成吗?”沐筱萝眼带着款款的笑意。

    这可把沉香吓坏了,连连拿手放在筱萝的唇畔晃晃,“二小姐这是要折煞奴婢了!您可是主子,不管二小姐说什么,沉香都不会心生怨怼的,您是主子,奴婢是奴婢!”

    沐筱萝更是心里好笑,便摇摇头,便啥也不说了,凭借前生的记忆,沐筱萝挺同情沉香的,父亲沐展鹏有个同宗兄弟,筱萝唤他二叔,这个二叔名唤沐伐,筱萝十四岁的那年,眼睁睁看着好沉香被沐伐收作了第十八房姨娘,成亲当日,沉香服毒自杀于婚房之内,当天夜里,众人现在二叔府外大狮子被人的鲜血染红,还俗小和尚明玥怒撞在狮子头上,他们二人可是双双殉情。

    若不是筱萝前世的血淋淋的经历,她如何会知道这段惨烈的爱情,只不过这样的爱情,被大家族权力倾轧之下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或许,在大华皇朝这样等级森严的封建国度,莫说下人们的爱情不如草芥,就连贵族家的少爷小姐们,他们的爱情也深受家族摆布,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悲剧!

    想想那时候老太君听闻心爱的侍婢沉香没了,之后一直郁郁寡欢。

    看着眼前活泼可人的沉香,沐筱萝绝不会忍心任沉香的悲剧命运重演,既然重生了,筱萝一定会不予余力成她和小和尚明玥两人的爱情,至于沉香是如何和明玥互相传情,她倒是不知。

    前世的沐筱萝唯唯诺诺,她任人摆布,自己的命运犹如秋风中的孤叶孤寂飘零犹顾不可及,哪有余力阻止沉香的悲剧生。

    沐筱萝还知道,沉香嫁给二叔沐伐冲作第十八房姨娘,也是大夫人东方飞燕一手促成,要不然凭借沉香是老太君贴身的第一大丫头,试问府中哪个等闲之辈能够撼动得了她,莫说是沉香的终身大事,往日里沉香若有什么事情,老太君都会出面帮助她的。

    就好比前段日子,沉香乡下老家的老娘卧病在榻,当月,沉香到手里头的月例银钱,比皆皆是丞相府邸里头一等大丫头的月例银钱都要多的,还引得同样是一等大丫头容姑姑不满,容姑姑得知,沉香的月例银钱足足比自己多了三倍还不止。

    这一切,自然是老太君的主意,可见老太君是多么喜爱沉香这丫头。

    沐筱萝走近一棵长满琼枝的梅花树下,轻轻一折,刚刚冒着花骨朵儿的梅花就顺手拈来,置于鼻尖轻轻一嗅,闭上双眸,那弥散而出的幽幽梅芳,着实令人心旷神怡啊!

    数九寒天下起了微雪,沉香见二小姐闭上眼睛轻嗅初梅,她也轻轻扬起螓,齐齐轻盈白雪纷飞,唱道,“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沉香打小就伺候着老太君,所以耳濡目染,也颇有点儿墨水。

    倒是沐筱萝咋听,猛地睁开眼睛,对望着寒风白雪中微微起舞的沉香,真当是美丽极了,筱萝觉得此间的沉香一点儿也不逊色于,长姐沐若雪。

    “二小姐,怎么了?”沉香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美丽的眼眸中满是惊诧的神色。

    沐筱萝扑哧笑了,“沉香,你呀慌什么,我想说,你这丫头好有文采啊,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这不是古人称有着‘咏絮才’东晋大才女谢道韫的惊世名作么?不过沉香你也是大才,想得到合乎此情境的诗词。”

    “还是老太君教我的呢。”沉香脸色一红,她真的是不禁夸赞。

    沉香媚顿了顿,“若说大才,二小姐您才是大才呢,适才轿子里面,你说的那一番成语谜语,我打死也想不出谜底的呢。”

    听闻这话,沐筱萝不禁有些舌燥,说起成语谜语,还是娘亲告诉自己的,只是筱萝不知道,这成语谜语原先是父亲沐展鹏一次下朝回家经过大华皇宫掖庭辛者库,说给筱萝生母听的,没有想到筱萝生母一听之下,就被沐展鹏身上那股风流博学的才情给吸引住了,很快筱萝生母就被沐展鹏娶回沐家,当二夫人。

    “哪有,我那是胡诌的。”筱萝笑着说道。

    漂亮的嘴皮子一轩,沉香两只手撑扶在腰间,详作嗔道,“是么?敢情儿二小姐这是糊弄沉香吧。”

    “没有,真没有骗你啊,傻丫头。”沐筱萝又来了,她简直是把沉香当做小女娃,殊不知人家沉香可年长筱萝足足三岁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