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8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真不带这样的,沉香好一阵儿郁闷着呢。.

    她们二人浑然不觉走出距离大雄宝殿七八丈之外的地域,有一光秃秃脑门的年轻小和尚倚在假山石后面欣赏着细微风雪中的筱萝、沉香二人,这个年轻小和尚模样生得倒是风流俊俏,不是那明玥又是何人?他的眼珠子倒不敢去看美丽万千的相府二小姐,却一股脑儿得把粗粗眉毛下的眼珠子一直凝着沉香,对于明玥来说,沉香还是比较适合他。

    筱萝倒是洞察了这一切,她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只是等会儿将要酝酿着一件大事儿,事关是否能够嬛救老太君的性命!

    恍然间,二人与其说是信步来到青冥寺的外头,倒不如说是筱萝有意识得领着沉香往外面走去。

    二人便听到青冥寺外有几声嘈杂的声音,便循声走了过去,看看那边有什么事。

    ……

    “二小姐,您瞧呢,这是咋回事呢?”

    沉香芊芊玉指指向寺庙外的台阶下面八人大轿子,轿夫、粗使丫头、护院他们屯围起来小憩的地方,许是天气太冷了些,下人们才会那样做的。

    “……”

    沐筱萝并不言语,直打眼球儿一直往下人们聚集的地方望着,现每个男仆手里都有一杯温乎乎的还冒着热气儿的杯盏,不知道是温酒还是那是热茶,女仆人们手心里也有一块冒着热乎劲儿的看似刚刚出锅的干烙饼子吃。

    重点是分这些个东西的,竟然是那一个身穿墨衣的小厮模样的男子!

    墨扬,怎么是他?

    沐筱萝眉头一皱,前世的墨扬可是十十足足狗爪牙子,至于是谁的狗,自然是那大夫人东方飞燕!

    不过,他跑来准没好事儿!

    心里有些底子的沉香拽牵拉着筱萝二小姐的袖腕道,“二小姐,这小厮墨扬可是大夫人手底下的人,他不可能这么好心冒着酷寒前来,给下人们分热饮和烙饼子抵御严寒……这……这大夫人可不会这么好心……”

    后面的“好心”两个字,沉香说的极为小声,大夫人的为人,整个丞相府里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沉香她自个儿声音细细以为二小姐听不见,反之,沐筱萝听得一清二楚,不过筱萝偏偏详作不知情那般,“走,我们走近一些,看看墨扬他们在玩什么把戏。”

    听到筱萝这般说辞,沉香真真吓了一跳,这是自己认识的相府二小姐么?

    想想之前的二小姐可是唯恐避事所不及。

    的确,上一世的沐筱萝的确是一位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安分守己的“乖乖,女”,向来对,母,姐儿们的话言听计从,半点不敢违抗,可惜后来又换来了什么,还不是生生给搭上了性命?

    沉香脸上有些微顾虑的神色,沐筱萝倒是清风云淡得笑了笑,“走吧,咱也是过去看看而已,再说我这个相府二小姐,会区区怕一个下人?真是好笑?!”

    到底是丞相府中的千金四小姐,哪怕是,出的位份,也无法改变主子的尊荣!

    ,出的小姐?哼哼!相对于卑微的奴才来说,那也是堂堂正正的主子!

    沐筱萝一脸倨傲得莲步稍移,靠近他们,并没有出现在墨扬这些人的视线楚围之内。

    紧随其后的沉香也半点不得放松,毕竟这很可能会勘破墨扬这些狗腿子们的阴谋诡计呢。

    “快,趁这些人不注意,咱们快点动手!”

    “墨扬老大,我们用最锋利的匕在轿子底部板的粗杆子切断,这样轿子抬到半路上的时候,杆子会渐渐承受不了重量,这样轿子里面的人会轰隆一声掉在地上,这轿子底部可是足足高出地面好几尺,一摔下去管叫屁股开花,若是年纪大了点,估计也就一命归阴了,哈哈……”

    “闭嘴!叫你们来做事的,还是来扯嘴皮子的?”

    “是,是,是。”

    “大家赶快干活吧,趁轿夫,粗使丫头,护院他们吃着热茶和干烙饼子,这度必须快啊,可别让人瞧见了,你们几个去东边作掩护挡住他们,还有你们,去西面行动,以最快的度接近轿子,听见没!”

    “是!”

    ……

    这些个穷凶极恶的小厮团们,跟豺狼虎豹没啥分别,在墨扬的指引之下,来的列位小厮们急促奔走着,作掩护的作掩护,用匕割那轿子底部的,反正兵分两路!

    怪不得墨扬他们打着爱心幌子,冬天雪地里给这些跟随的仆从们送来热茶和饼子,原来打的是这个坏主意!

    沉香呆在相府里,伺候老夫人好些年了,这些狗腿子一揭屁股蛋儿,就知道他们使什么坏心眼,只是沉香没有想到的是,墨扬他们这些个狗奴才如此胆大包天,倘若真被他们得逞了,那轿子真在半途里坏了,自己摔下来倒没什么,好歹自个儿年轻力壮。可老太君呢,她老人家今年可是八十余一高寿,一摔可摔了个好歹来,可怎么办?

    且莫说她是丞相府里头至高无上的老太君,是当今丞相大人的生母,更是整个大华朝屈指可数的一品诰命夫人!

    这些个狗奴才真真不活了!

    眼见着沉香甚是激动就要一个劲儿得飞身冲过去,这时被沐筱萝拦住了,“沉香先别着急,如今墨扬他们的诡计却是被我们知道了,我们姑且陪着他们,把这场猴戏演下去吧。”

    其实筱萝酝酿的那件大事,自然指的就是墨扬等人用匕偷偷割断轿子底部的几根主要杆子,让轿子承受不了轿子的巨力,莫说三个人同坐一轿,就是老太君她一个人坐,危险系数也是很大的。

    上一世,老太君她就是从青冥寺归来的途中,突然生轿子底部的板子脱位,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砸坏了脑袋儿,整个人神志不清,还连着近乎半个月的高烧,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儿如何使得,也就再过半个月,老太君她就撒手人寰了,为此,筱萝夜夜啼哭,差点哭瞎了眼睛。

    命运终究是太过无情!

    更可恨的是杀死老太君的神秘幕后指使者——当今长房夫人东方飞燕这个心如蛇蝎的老贱妇!

    沐筱萝不明白,为何重生的这一世,很多对自己和自己这边的人不利的事件,都通通提前了。

    东方飞燕提前诬陷娘亲筱萝生母和京都衣匠衣锦绣有染,这一次,是老太君的轿子里头被墨扬这个狗奴才动了手脚。

    同样的,这两件事抵临身侧,沐筱萝都有深深的预感,也就说,以后将要生的每一件大事,在沐筱萝心中都会产生一种极为玄妙的预知感,从而有足够的时间,令沐筱萝做好相对应的措施。

    唯一不好的是,坏事通通提前了,沐筱萝终于还是想通了,反正该来的始终会来,为何不坦坦荡荡得面对呢!

    让那些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些吧!

    前世受尽了苦楚,这一世注定要把那些歹人通通踩在脚底下!

    正当沐筱萝冥想之际,却传来沉香小声惊诧的恐惧声,“二小姐您瞧,大小姐和四小姐也来了……”

    沐筱萝望去,果然看见一个身段妖娆无双的年轻女子,此女姿色一等一,恍如谪仙,正是那,长姐沐若雪,她身穿正红长袍,外面套着父亲沐展鹏赐予的五彩斑斓的孔雀毛大氅,映衬着她恰似神仙妃子。

    沐若雪身边的那个女子,湖水碧长裙,外面套着白鹤大氅,望见里面也是湖水碧黒湖缎子的中衣,看起来也是娉娉婷的好摸样,只是脸上堆满稚气。

    沐筱萝认得她,她名唤锦绣,沐府中四小姐,记得她和她的生母四姨娘上官温柔,她们母女二人和,母,姐狼狈为奸,后来,母利用完了她们,最后落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出四小姐沐锦绣被大姐沐若雪从锦绣院子里头拉出来,说是要观赏一番好戏,至于这好戏是什么,沐锦绣问沐若雪,她也无从所知。

    毕竟大夫人并没有告诉沐若雪,她派遣墨扬一行人跟随老太君的轿辇做什么,只道是给老太君下面的仆人们分热茶和干烙饼子。

    沐若雪又不是傻子,她心底暗自思忖母亲才不会这么好心肠。

    一个母亲最为可悲的,那就是连她的亲生女儿都不会相信她竟然会善心对待下人们,平日里对待,系的夫人小姐少爷们尚且不怎么样,又怎么可能把那些小的可怜的好心付诸于低贱不如纸的下人们!

    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

    沐若雪为了能够抓紧时间看一场未来的好戏,她还特意拜别了在留香暖等了半个多时辰的大殿下夜倾宴,这才拉着沐锦绣,行色匆匆坐着绿盖珠缨八宝香车赶来,为了不让知道,新妆和新茗也没有带,只一车夫。

    赶来的时候,沐若雪和沐锦绣还生怕被老太君撞见,所以她们螯伏在寺庙的一方角落里,这寸子小地带,墨扬根本现不了沐若雪她们,相反,二小姐沐筱萝和大丫头沉香所杵的这个位置,却是可以清清楚楚得看见沐若雪她们,这样就方便沐筱萝好监视她们了。

    若是被沐若雪知道,原来沐筱萝早就在角落看着她们,也许会把她们吓得魂飞魄散了呢。

    可惜的是,沐若雪来得太晚了,等她来的时候,墨扬一行人早就在八人抬的大轿子底部做好手脚,只要有人一往上坐去,抬到半路上,摔了个屁股开花,那准是妥妥滴。

    “大姐,我们杵在这里做什么啊,跟墨扬他们打声招呼不是挺好的么?”

    四小姐沐锦绣声音尖尖细细的,就好像幽谷的小雏斑鸪叫声一般,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至少和沐若雪那美如仙乐的声音比起来,那简直是一个渣!

    “蠢货,你懂什么?!”沐若雪狠狠白了锦绣一眼,“静观其变再说。”

    被无端端骂了一句蠢货,这换了别人,沐锦绣立马就作的,可这个人是,长姐,她哪有那个胆量。

    沐筱萝知道,前世的沐若雪总是爱跟那些个姿色平平的姐妹们交往,这样更可以证明沐若雪她这京都第一大美人的称号不是虚妄得来,当然这一世也一样。

    好聪明的女人啊……沐筱萝心中冷笑的同时,也不禁对四小姐沐锦绣心生可怜之意,被人利用了最后还被害死了都不知道,说白了,就是被人给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那种屁颠屁颠的乐呵劲儿,真令人受不了。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沐筱萝对这个,出的四妹沐锦绣存不到半点好感的因由是,沐锦绣和大夫人她们狼狈为奸,一起迫害,系姐妹,沐锦绣自个儿倒是忘却了,她自个儿也是,出的吧。

    ,女何必难为,女,唉……!

    可四妹沐锦绣临死之前还不曾明白到这个道理,被人当成了炮灰也不自知!

    这就更显得她可怜了。

    沐筱萝和沉香这边也等着一场好戏。

    怎料,那边的沐锦绣却是坐不住了,“大姐,不是说好了,我们来这里看热闹的么?像咱们这样不看热闹,干站着,成得了啥事儿呀。”

    “死蹄子,休要罗嗦,不怕等会回去撕烂你的嘴么……”

    沐若雪正想扬起一只玉手来,狠狠手掐锦绣一番。

    沐若雪却闻得身后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声音也极为温和优幽得唤道,“想不到大姐和四妹也有兴致陪老太君来青冥寺呢。”

    “什么?是你——怎么会是你?”

    慌得,沐若雪一个利落得转身,便看见她日'日夜夜想除掉的那个卑贱,妹沐筱萝就站在自己跟前。

    不过这个该死的,女就这么轻悄悄来到她的跟前,叫自己一个措手不及,沐若雪不免有几分惊骇之色浮现于那张倾城倾国的脸上。

    “怎么就不是我了?我可是老太君指定的人陪她老人家来这青冥寺上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老太君可没叫你同陪的呢。”

    沐筱萝和右边的沉香对视一眼,相互笑了笑。

    ,长姐沐若雪气节,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又听得沉香从容不迫得说道,“大小姐和四小姐没有经老太君的传唤就跟到青冥寺,不怕老太君责罚么?”

    “沉香,你这个臭丫头,平日里仗着老太君的宠爱,怕我不敢骂你是吗?你这个贱婢!”四小姐沐锦绣边说,边扬起手掌来,准备往沉香香腮狠狠一掴,“你看到大姐和我,竟然不向我们行礼,还敢乱嚼舌根,我非得打烂你的狗嘴!”

    霎时间,沐筱萝冷哼一声,拿出手掌来,接过四小姐用尽吃奶力气的手掌,森冷一笑,“四妹这么心急做什么,沉香这不是还没有给你们两位大人物施礼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