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6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沉香咬着丝绢儿,吃吃笑道,一脸的笑态可掬的小摸样。.

    “也是啊,那就把我们院子外头的二等丫头,瑾秋和香夏指给乖孙女儿你,你可愿意?”

    老太君瞧了一眼沐筱萝。

    沐筱萝那个讶异啊,瑾秋和香夏是长安园的二等丫头,前段时间儿,因为她们两个人做事伶俐又少言少语,老太君还想着把她们二人提拔为一等大丫头,可长安园如今的一等大丫头可是沉香,又怕沉香生气,所以也就此作罢。

    如果没有沉香在身边侍奉,老太君可愿意瑾秋和香夏到自己的身边来呢,如今却是一道儿赏给了沐筱萝。

    “孙女儿这就谢谢老太君呢。”

    沐筱萝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须要知道,等级森严的相府里,只有,系的小姐公子们才有可能配两个二等丫头的,,系的配个三等丫头那是顶天儿去的,况且瑾秋和香夏这两二等丫头,可是整个府内二等丫头群里拔尖尖儿的人物,各大小房都想要争夺的对象呢。

    “二小姐,您知道吗?上个月,大小姐过来跟老太君讨要一个瑾秋或者香夏,说她自个儿愿意用沁芳暖里俩丫头新妆和新茗来换,老太君都不应允呢,如今老太君却是一股脑儿得送与你,打今后,二小姐可是好生孝敬老太君啊。”

    沉香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

    沐筱萝心里甜了像吞下一颗蜜糖,这想着沐若雪要都要不着的东西,自己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心里头还不爽快么?

    “可怪我平日里太多宠溺你了,谁叫你在筱萝面前咬舌根的呢。”

    老太君详作生气,这不,沉香媚反倒笑得更加厉害了。

    然后沉香道,“老太君,我这就去把瑾秋和香夏叫进来。”

    “快去,快去。”老太君自是笑得合不拢嘴。

    室内的兽炭炉烟烟袅袅弥散着沉香混合烧炭的味道,既可以供暖,又能够让满室生香,香气安脑凝神,筱萝偎依在老太君的肩膀上,好暖好舒适,就这般睡着了。

    ……

    等沉香领着瑾秋和香夏进入内室的时候,她们三人就看到筱萝二小姐依靠在老太君的肩膀上小憩,倒真把她们三个人给着实惊讶了一番,老太君的肩膀许是许久不见有人依靠的呢,若是有,也是从前备受宠爱的大小姐沐若雪。

    看来筱萝二小姐在老太君心里头的地位,恐怕是要比大小姐沐若雪还要重呢。

    “咿…”

    老太君的眸底染上一层浓浓的墨色,许是因为被筱萝这个二孙女压靠着,肩膀有些麻痹,老人家不禁呻吟了出来。

    沉香忙着给兽炭增添些沉香木,怎料她听闻站立一旁小心翼翼侍奉的香夏小声得惊诧叫起来,“沉香姐姐,你瞧,老太君的肩膀被二小姐压着生疼了。”

    “哎呀,是呀,要不咱们叫醒二小姐吧,这样时间长了,老太君可受不住哩。”

    瑾秋拿香帕掩盖住嘴角也忍不住轻声说道。

    毕竟老太君也是闭目小憩,沉香正当为难不知道要不要去叨唠老太君。

    约莫好一会儿,沉香瞥见老太君撑开眼皮儿,示意大家不许开口说话,要让筱萝好好睡一觉。

    筱萝何曾是真睡了,只是小憩而已,装作醒来的样子,揉着朦胧的双眸,嬛着老太君的袖腕道,“老太君,是筱萝不好,压着你疼了吧。”

    “可不,我想老太君可疼着呢。”

    沉香这丫头一瞅着筱萝二小姐,手脚利落得围着老太君,晶莹如二月的嫩藕的玉指以指压的方式帮老太君按摩。

    一下,两下,三下……

    手法之利落,令筱萝不禁有些折服,“好棒啊沉香,你这指法叫什么?”

    “回二小姐的话,名唤花辰指压技法,从西方大花国传到我们大华朝的,传说是当今西方国主膝下的大殿下花辰御明的。这花辰指压技法原本是大花国宫廷流传,后来传到大华宫廷,旋即传到各大豪门仕族,还专门有一本书简详细介绍指压技法呢。”

    看起来沉香是侃侃而谈,她的那一双眼珠子可是潋滟着一丝难以向外人道的波澜。

    “嗯,很是不错呢。”

    沐筱萝的注意力完集中在沉香快利落的指法上面去了。

    那真真属于沉香的芊芊玉指呢,晶莹柔若无骨,时而如佛祖拈花,时而似春风盈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在老太君的肩膀齐齐如同结了冰渣的春笋在跳动。

    花样繁缛且多样化,沐筱萝知道,这要学习花辰指压之法,肯定非得耗掉一些时日的功夫,还要要求讲求天份,若天份不行,再怎么努力也是瞎忙活。

    怪不得沉香是这么讨老太君的喜欢,聪明伶俐非一般丫头可比。据筱萝所知,沉香她懂画、懂诗词、懂书法、懂乐器,好像什么都难不住她。

    不过说明这花辰指压之法的人,势必不是凡人。

    “香夏,你知道吗?我坊间传闻,当今西方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呢,他明的东西不仅仅是这些啊,最近他好像还明了碧落眼妆,比前段时间宫中流行的梅花眼妆好看太多了。”

    瑾秋自问是众位丫头们当中最是追求流行时尚潮流的,她一脸嬉笑得对筱萝道,“二小姐,赶明儿,你有空去学来,我们私底下好相互效仿呢。”

    “哇,天下第一美男子啊。”

    香夏也是听瑾秋说起这个大西国的太子殿下花辰御,不过也只是偷偷幻想了一把,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倒是在老太君身后一边施展花辰指压技法的沉香似嗔非嗔道,“老太君在前面,你们胡诌些啥,也不怕老太君笑话。”

    “……”沐筱萝只管笑着不言语。

    老太君忽然把手落在沉香的手掌上,意思让她停下,旋即她老人家也是笑了,“怎么最近宫廷流行的梅花眼妆落伍了么?又开始新兴流行碧落眼妆了,这花辰御倒与一般的皇家子弟不同,本身颇有奇才啊!”

    “恐怕我要知道的,比你们还多呢。”老太君愈说愈上瘾了。

    沉香呆在老人家身旁侍奉,尽管嗤笑。

    “老太君,你快说说。”沐筱萝也睁大那一双滚圆的眼珠子道。

    “却道这碧落眼妆啊,不似那梅花眼妆只允许年轻小姐夫人呐装饰才能够用上,上一趟我老人家就是没有赶上了,不过这一次,碧落眼妆是挺适合像我这样的老夫人呐。”

    老太君眼眸洋溢着笑意,可惜这抹笑意转瞬即逝。

    筱萝捕捉到老太君的一丝异样,立即道,“老太君,怎么了?”

    “只是这碧落眼妆,我也想尝试一下,不过最近只是在大华朝的宫廷上流行,至少要等到三个月才能够传到各大氏族,若能够早点得到碧落眼妆饰法之道,那可太好了。可惜啊……”

    老太君很是遗憾。

    瑾秋不明白了,“老太君您贵为当朝一品诰命,上大华宫廷要来一点,还不容易吗?”

    “瑾秋你胡说什么?没大脑的蹄……”

    沉香瞪了她一眼,瑾秋当下跪下来,吓得抖。

    沐筱萝也知道,老太君这是为了自顾当朝一品诰命夫人的身份,不便主动向宫廷索要!

    明白这事儿的不仅仅是筱萝与沉香,还有香夏,唯独瑾秋年纪偏小些,倒不是不知道这些条条框框,不过筱萝想,瑾秋和香夏二人是出了名的办事牢靠说话严实,怎么到了这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呢?

    这点被沐筱萝洞悉了,以后要收为自己的小丫鬟了,可要担心了,凡事不要都跟瑾秋说,还是多跟香夏亲近亲近。

    “对了,沉香,去把筱萝二小姐上次进园子里头都不曾吃到哈密瓜取来。”

    老太君手拿着靠枕,凝了沉香一眼。

    正当沉香转身的时候,沉香忽然道,“哎哟,对不住老太君,我倒是忘却罢,冰库的钥匙我给宁上官二家了,今天早上,我让她帮忙一起拾掇拾掇冰库里的冰渣子,此事落给了其他下人,又怕不牢靠,我见宁上官二家手头里没啥事儿,挺闲着呢,就给先给她了。”

    “好好好,数九寒天这哈密瓜冷藏在冰库里头,可另有一番风味呢,等下取来便是了,筱萝孙女儿,你可好好尝尝啊。”

    老太君这话说的沐筱萝心里莫名一甜。

    “也不知道黄瑞家的,到了大夫人的上房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了不。”

    沉香觉得无聊,挑起小雕花楠木板凳上面的竹篮子,上面有针线活计忙起来。

    “也是呢,这五二盏的功夫可是过去了。”香夏兀自穿过玉屏,偏过头往外头望去。

    这不,香夏话音刚落,玉屏浅浅处,一双老沉甸甸的脚步映入玉屏阴影处。

    伴随着吃笑的声音,“是哪位姑娘在念叨着我黄瑞家的呢?”

    沐筱萝只见宁上官二家和香夏打了个照面,对视了一眼,旋即黄瑞家的进来,给老太君福了一福,语气俨然,“回老太君的话,大夫人她……”

    “大夫人她可是不愿意?”老太君白的眉黛微皱,心里暗骂道,东方飞燕,好你个泼辣户儿!

    “不不不……大夫人她岂敢呀。”黄瑞家的连连摆手,“大夫人没说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道是明日给老太君请安的时候,就把这件事一块说了。”

    老太君大怒!

    “哼!还反了她!好!明日看她怎么与我说法。”阎垂下眼眸,旋即又睁开眸皮,叫黄瑞家的道,“沉香说冰库钥匙可在你哪里?”

    黄瑞家的深深错愕,立马摸了摸贴身衣袋,连连点头,“对对,在我这里,沉香姑娘今早叫我帮她去冰库处理冰渣子的,我也想着还给姑娘,没想着却忘却了。”

    “无妨,你和沉香一同去冰库把哈木瓜取来吧。”

    老太君的一颗心都在筱萝身上,两只手依然紧扣筱萝的柔荑,“我可要让我的,亲孙女儿好好尝尝。”

    “是,奴婢这就去。”

    宁上官二家和沉香又是福身子又是满脸挂着笑。

    这一刻,沐筱萝不免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沐筱萝以前是不曾体会到了,如今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原本属于,长姐沐若雪的宠爱,不能不令沐筱萝心中感觉稍许的快慰,不过对于老太君老太君并也不是没有回报,在青冥寺的那顶轿子,也是因为沐筱萝的干涉,让四妹沐幽虎充当了替死鬼,肚子没了那种孽种,也算是给予对方小惩大诫了。

    沐筱萝吃了一点沉香和宁上官二家从冰库里头取来的哈木瓜,就带着瑾秋和香夏二人暂时的居所栖静院,临走之时,还听见老太君对自己说,栖静院刚才已被三等粗使嬷嬷丫头们整理干净了,连床褥子也是刚刚换上的。

    却没有想到,老太君对筱萝如此贴心,不由得心中一暖。

    已不知道穿越过多少抄手游廊,迂曲水路,花园池塘,偌大的相府,林林总总的别苑小筑不知凡几。

    前生筱萝性格畏畏缩缩,别说整个相府逛一遍过去了,好多地方,她都不曾去过,只是这栖静院格外熟悉,一直以来娘亲和自己住的地方。

    只是娘亲后来被大夫人迫害诬陷,去了菜园子挑水挑粪,而筱萝自己更是被调去了柴房,若不是因为母亲本身是相府二夫人的位份,大夫人为了不落人口实,恐怕也早早把筱萝生母赶出栖静院。

    瑾秋和香夏俩丫头之前都不曾来过栖静院,还须筱萝指路。

    越过栖静院中央的一方大大长满青苔藓的假山,假山下方盘龙似的盘着一口梭子形状的鱼塘,上面偶尔会冒出几朵金鱼来,活蹦乱跳的煞是可爱。

    栖静院不过是偌大的相府之内一处最不起眼的院子,不过好歹是二夫人的院子,这分配格调下面,倒不输与其他几个姨娘们。

    倏然之间,假山后面探出几个闪闪避避的脑袋瓜子,盖是那些个三等的粗使丫头婆子们。

    “奴婢们见过二小姐。”

    领头的是年长一些的婆子,脸上长满了皱纹,一双横布着老茧的双手擦了擦,向沐筱萝福了一福。

    “起来罢,院子和寝室可整理好了?”沐筱萝问道。

    “回二小姐的话,打理好了,二夫人这回在中房也睡下了。”那个婆子又道。

    瑾秋和香夏二人面面相觑,倒不说什么,只是打量着一众刚刚被老太君派来打扫栖静院的三等婆子们,她们两个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倨傲之神色,也难怪,她们可是从长安园出来的,又是二等丫头,身份自是比三等下人高了些,再说老太君的园子里头,二等丫头可以等同于外头姨娘们房里的一等丫头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