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这份荣耀,也是使得瑾秋和香夏天生有着一股傲气,哪怕大小姐沐若雪沁芳暖里的而等你丫头,新妆和新茗,也要对她们高看一眼的。  .

    “你们下去吧,别打扰二小姐休息。”香夏稳稳当当得说了一句。

    那股气势那股威严,一点儿都不做作,反而还很自然,筱萝瞧了香夏一眼睛,微微一笑,也不必自己说了,香夏倒懂得办事儿,难怪是长安园里头除了沉香之外的堪称众位丫头之中的第二把交椅了~!

    香夏右侧的瑾秋气势丝毫不落于她,“怎么着,香夏姐姐开口说话了,你们还不服从吗?出去,若是耽误了二小姐休息,少不得要挨打你们几个屁股板子!”

    瑾秋这话一说完,那三等丫头婆子们连连朝沐筱萝赔不是,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

    说心里话,沐筱萝倒是心里寒恻恻个不已,万万想不到,香夏瑾秋她们二人在老太君的面前可谓是恭恭顺顺,百分之百的服从,却一股威严不可阻挡得气息却是在下等奴才们显露而出。

    太佩服,特别是瑾秋,沐筱萝之前还感觉瑾秋这丫头性子急了,恐怕不见得会把什么事儿都能够牢牢靠靠的,今日一见,瑾秋这货一点儿也不输给香夏呢。

    瑾秋和香夏这俩丫头很明显得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为沐筱萝这个,系的二小姐走先锋,立下威严,这样下等的奴才们也不会莽莽撞撞了。

    沐筱萝想想也对,前身的自己唯唯诺诺,莫说不被老爷和大夫人们不待见,就连着大丫头容姑姑欺负个不行,久而久之,相府之内愈多的势利眼的狗奴才们也跟风不待见沐筱萝。

    ,长姐沐若雪一有事情叫几个粗使丫头婆子们做事,她们哪里敢偷懒,倘若是沐筱萝叫她们去做,恐怕都落不到几个好。

    沐筱萝转身之际,刚想说什么。

    心思洁净如莲台的香夏含笑道,“小姐以后请放心,这些下等的蹄子们,被我和瑾秋今日这么一吼,往后啊我们栖静院若有什么事情再叫这些个丫鬟们婆子们使用的地方,她们就不敢不勤快了呢。”

    “是呀是呀,小姐,咱们先到你的卧房吧。看看在这些个蹄子们是不是真把床褥翻整理好了呢。”瑾秋咧开嘴角笑了。

    香夏接着道,“这次是老太君叫她们办事儿的,多给她们一百颗胆子一千颗胆子,她们可不敢办糊涂了,这相府的饭碗还要不要了?”

    不得不承认,瑾秋她一袭霜华素白的衣裳很美,虽然比不上沉香和香夏二人,倒是也有小家碧玉的感觉,至于香夏她如同冬日里贴在窗轩上喜气洋洋的窗花,容貌品相直追沉香,也许是年纪小的缘故,不过如今,她们个个已有小美人胚子雏形了。

    “好好,咱们一起去吧。”

    沐筱萝浮现玉颊的喜悦,是自内心的,睡了破柴房久了,来到一个窗明几净的,大的可以三个人同床的主卧,心里头如何会不畅快?

    对面是娘亲住的主卧,不过沐筱萝想如今天色也不早,娘亲想必也睡下了,就不便打扰她了,这些日子,她一个人起早贪黑去菜园子劳作,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倒是这几天才稍停了些,那大夫人也不再叫她上菜园子,这几日生的事情足够令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头疼了,她哪里还会顾得上菜园子的事情到底由谁去做。

    沐筱萝接过香夏贴心得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仔细打量属于自己的主卧,淡粉色的纱帐,绣花茶叶枕头,筱萝走到床边,把香茶放在床侧的茶几上,抱起绣花枕头,里面浓浓的茶叶芬芳扑鼻而来,这是母亲去年亲手做的,当做自己的生辰礼物。

    茶叶做成的里子弥散的芬芳能够有效帮助睡眠,还能够清除异味,还有枕头上绣着一朵盛开得极其妖娆的牡丹花,那是代表着母亲希冀筱萝自己一生富贵荣华。

    小小的枕头,酝酿着娘亲不少的心思。

    上面的牡丹花好像鲜活了一般,粗粗一看这针法也实在太过简单,可细细一瞧会现,这牡丹可是母亲运用她的独门绝技“点睛绣法”,每一针一线仿佛都融入了牡丹花原本的生命活力。

    若是螓枕在上面,筱萝仿佛整个人身置牡丹花海,就像此刻这样,沐筱萝倒在床铺上,头枕着牡丹茶叶枕,闭上眼睛,渐渐的,就好像都听到了牡丹花的呼吸声……

    ……

    “香夏姐姐,今晚上你守夜呀,明天可换我了呀。”

    瑾秋悄悄得瞄了一眼卧在主卧上酣睡的筱萝二小姐,对香夏道。

    香夏拿手指头蒙住瑾秋的唇畔,小心翼翼得说,“别吵,跟老太君说了老半天的话了,小姐也该累,就让她好好休息吧,明天有啥事儿明天再说。”

    “嗯。”瑾秋点点头,退下去了,她在西厢有自己的一处小房间。

    至于香夏,今夜轮到她守夜,自然是睡在距离筱萝二小姐主卧旁的一矮小的床铺上,也有合着粉红色的小纱帐,跟二小姐的床榻相比,就好像小了一号还不止。

    今夜就这么过去了,总算太平,香夏也睡得极为香甜,过程之中就是筱萝二小姐有时候说了几句梦话,好像在说“夜倾宴,你好狠的心,我要报仇!我要报仇……!”之类的云云,倒把香夏吓坏了。

    不过香夏不会跟别人说的,自打今天开始,筱萝二小姐就是她和瑾秋的主子,一荣则荣,一损俱损!

    三声鸡鸣过后,筱萝睁开眼睛就看到香夏和瑾秋开始忙活起来,一个手里打着洗脸水,一个手里捧着面巾盘子,上面还有漱口用的茶盅粗盐木刷等物。

    就在俩丫头伺候着筱萝梳洗完毕,旋即就出门了。

    筱萝要给老太君请安,她今天一身碧玉藕花裳子,螓别着一根湖水绿的簪子,算不上名贵,可搭配她的一身,可真真素幽温婉极了。

    香夏和瑾秋这两丫头嘴里头虽不说,可着实羡慕着筱萝二小姐,和大小姐沐若雪那嚣张跋扈太过招人眼球的倾世容貌相比,素净淡幽的筱萝二小姐简直就是别有一番风味,很是耐看。

    这才刚刚出了卧房,筱萝就看到娘亲也出来了,她身后也跟着一个丫头,名唤小初梅,原本小初梅还有一个姐姐叫大初梅的,前段时间得了痢疾死掉了,这才叫小初梅来顶替,也有十二三岁的小摸样。

    看见筱萝二小姐,也只是轻轻福了一身,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香夏和瑾秋见了二夫人,自然说“二夫人万福”的话,甚得筱萝生母喜欢。

    “筱萝,你这是要去哪里呀?”林秋芸见女儿今日神采奕奕,心里颇为舒爽,“怪我昨夜睡得太早,没看到你回来。”

    筱萝兀自摇摇头,凑近娘亲的跟前,满脸欣喜“老太君赐予我两个丫头,我不能不去啊。再说也是因为老太君我们才有机会重返栖静院呢。”

    “也是,为娘跟你一块儿去吧。”

    筱萝生母脸上也浮现一抹笑容,心里道,如今却有了老太君的庇佑,恐怕以后母女二人在相府的日子也不至于那么难过呢。

    “那是最好不过了呢。”沐筱萝可高兴了,有娘亲陪着自己同去,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说罢,林秋芸的脸上些许不悦,又现林秋芸的目光落在身后小初梅的身上,多了些许的落寞。

    “娘亲,你身后丫鬟是哪个?之前我怎么没有见过呢,不过她真的好像一个人呢。”筱萝心里很是好奇。

    “她叫小初梅,她姐姐大初梅原本是服侍我的,前段时间,我去菜园子帮忙,便没了,我也是昨晚上才知道呢。”

    筱萝生母的心情甚是复杂,大初梅今年也有十八岁了,正是风华正茂的好年岁,她就这么一个丫头,如今却是无端端的没了,怎么不令人伤怀。

    一听到胞姐死去的话语,小初梅就哭泣不已,啥话儿也不愿意说,只管拿袖子抹着眼泪珠儿。

    “怪不得啊,原是小初梅啊。”

    沐筱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小初梅,模样并不怎么上成,微带有一点清秀可人,剪裁合身的青梅色小袄子,青葱色的小裤子,别跟一根儿说不上颜色的腰带儿,整个人文文弱弱的,恐怕还不禁一阵风呢。

    “小初梅见过二小姐。”小初梅这才抬起清清眸子来,瞥了筱萝一眼,旋即就把目光往低处望去。

    沐筱萝打算和生母筱萝生母走之前,让瑾秋和小初梅先行留在栖静院负责守着院子,只叫了香夏一人陪同。

    与之前不同,同样是去长安园,沐筱萝和娘亲二人一路上所见的奴才们都极其礼貌向她们点头哈腰,一口一嘴一句二夫人万福,二小姐吉祥。

    这些个趋炎附势的狗奴才们耍起嘴皮子可别提有多甜了,不过沐筱萝却是无视。

    沐筱萝她是相府二小姐,对于下等奴才们的行礼,她可以不用搭理的,只是香夏鄙夷了他们一眼,轻描淡写得说了一句,“罢了,给二小姐让开一条道来,小姐可是要去长安园的。”

    若换了以前,这几个关顾着埋头打扫的狗奴才们肯定不会主动让路,如今却是大大不同了,沐筱萝二小姐真真被老太君所倚重,配了一双二等大丫头也便罢了,还让二小姐她重新返回栖静院,瞎皓澈能看得出来,沐筱萝二小姐的身份地位可比往日提高了许多。

    初入长安园,筱萝便看到沉香嬛着老太君,老太君嬛着九龙星杖,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散步。

    “哎哟,老太君可仔细脚底下的石子,滑啊。”

    一看到老太君这般模样,筱萝生母就坐不住了,也顾不得请什么安了,小步趋前,双手扶住了老太君。

    “秋芸,你来了。”

    老太君面有喜色,不过她的目光却是往后面望去,倒终于看到了筱萝,“筱萝孙女儿,你也来了。今儿个可真早啊。”

    “孙女儿给老太君请安。”沐筱萝乖巧得在老太君的膝下福了一福。

    筱萝生母心里可甜呢,老太君她这么讨喜筱萝,说不定以后还真能够给好女儿筱萝指一门好亲事呢,比大小姐沐若雪还要好,昨天沐若雪倒被老太君罚抄《孝经》,着实叫自己痛快!

    这口怨气可着实憋在足足十余载了,自打从大华朝辛者库与沐展鹏一见钟情,嫁入相府,就受尽长房大夫人不少的鸟气,如今大夫人膝下的,长姐受罚,也是那东方飞燕遭了报应。

    如果筱萝生母的真实想法被筱萝所知,筱萝一定会感叹娘亲终究是太过善良,前身就是杀死自己母女二人的真正凶手,罚抄一千遍《孝经》,以过抵过,也实在太轻了吧,哪怕抄写十万遍,一千万遍,也无法泯灭筱萝心中的仇恨!

    “真真是太君的好孙女儿,以后别管什么繁文缛节,以后啊能免就免吧。”

    老太君自打昨天从青冥寺归来,心里总是有一种对筱萝乖孙女儿说不上的感觉。

    这一说,筱萝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激动,倒把林秋芸给着实吓了一跳,自己在相府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老太君她老人家对谁说过这样的话来,就算对最喜欢的,长孙沐轩昌和沐若雪他们,恐怕也没有这么说过。

    而自家女儿沐筱萝她到底是,女啊!

    林秋芸纵然心中感觉受宠若惊,女儿得到老太君的宠爱,她自己的威严也在列位姨娘辈里拔高了一些,当然她原本就是二夫人,若再能够得到老爷沐展鹏的宠爱,恐怕就要盖过长房大夫人的风头呢。

    “大家别杵着外头了,我也是刚刚睡醒,唤沉香陪我晨练罢了,听闻经常踩着石头子,很能够舒筋活络的呢,老人家踩了呢,效益尤显得大呢。”

    老太君笑着拉着筱萝的皓腕,香夏也就搀着筱萝生母,步入内室。

    倒是沉香勤快很,没有老太君的吩咐,就先准备茶点去了。

    大家茶点这才吃了一半,就听到外头传来中年妇女似怒似嗔,叽叽喳喳,听起来令老太君极为不悦的声音。

    沐筱萝侧耳一听,哼,这不是长房大夫人东方飞燕,又是何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