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谢过大姐,妹妹就此拜别。 . ”

    上官温柔总算看清了这个蒙着人皮面具的母老虎,明面里一套,背面里一套,幸好沐筱萝即使出现,否则不单是自己,就连卧床休养的幽儿都被活生生给扔出相府了,这还不把身体加剧弄垮了都。

    沐筱萝把上官温柔带出来,她们两个人还真的往长安园的方向去,为屯在齐边的仆妇们不禁交头接耳一阵子,旋即有几个充当做眼线的跑回鎏飞院去了。

    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十足的狡猾,临了仍然不相信沐筱萝所说的,竟是派人紧紧跟随沐筱萝两个人在后面偷偷观察她们的动向。

    到底不明内情的上官姨娘轻轻拉着沐筱萝的手道,“筱萝小姐,老太君真的有叫我去吗?”

    沐筱萝心里却是想到,老太君会叫你这个卑贱,系姨娘去才见鬼去了,很快,筱萝答道,“老太君没叫你,是我叫你去的。”

    “可是我就这么莽莽撞撞去长安园……不,还有……如果大夫人知道你在欺骗她,她还不……”

    想到这里,上官姨娘的脊髓后面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直至遍布身体的四肢百骸。

    沐筱萝领着上官姨娘步行至曲桥,穿过假山后便是那长安园级大的圆月拱门。

    圆月拱门何其大,成年的大丫头手拉着手腕儿,十个人还能多出半个人的身体穿过去。

    倒是还未曾到达假山呢,假山后边就蹿出红白两道人影,着实把上官姨娘吓着一只到底的软脚虾。

    “小姐,我们等你好久了耶。”

    “是呀,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去长安园了。”

    香夏和瑾秋两个人想活络一下腿脚,为了等筱萝,她们可等了半个多时辰,还要屈蹲着膝盖,不被外人看到。

    “看你们说的,倒是我成心虐待你们似的。”

    红嫩的樱桃小嘴一挑,筱萝拿小拇指头戳了香夏瑾秋两人的顶门盖,嗔道,“好你们两个憨货,还没叫你们做点事呢,你们就懒成这样了,等到了老太君房里头,本小姐把你们许配经过我们丞相府邸的……甲乙丙丁戊己的路人们!”

    “哎呀,小姐饶了我们,我们不敢了。”瑾秋吐舌笑不已。

    香夏倒是含蓄,涂了一点小梅花眼妆的眸皮儿时不时得乍了乍,看了筱萝一眼,便低头不语。

    “别磨蹭了,走吧。”沐筱萝瞥了一眼她们,旋即就穿过假山。

    众人跨过圆月拱门,你夸我的腿脚利索行得快,你赞我的香囊滚衣边,倒也其乐无穷。

    偏偏如此情景,到给庄严肃静的丞相府院增添了不少青春活力。

    丞相府邸的上上下下本该是如此啊!

    老太君由着沉香搀扶之下,拄着九龙星杖在圆月拱门看到如斯散着青春芬芳的美景良辰,更看到筱萝乖乖孙女儿那转瞬即逝的美丽容颜,还有香夏瑾秋这两丫头的天生活泼,倒是后面跟着一个妇,嗳,这不是四房的上官姨娘?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老太君!”

    “筱萝乖孙女儿!”

    瞅着老太君出了拱门,沐筱萝欢快得迎上去,生怕老太君摔着,搀扶着老太君是那办事牢靠的沉香她向来的贴心又细心。

    “二小姐你可来了,沉香可想死你了。”

    沉香俏皮一笑,滚圆滚圆得眼珠皓澈几乎拧出水来。

    筱萝心中叹息道,好一个标致的丫头,水灵灵,就好像一头小白菜似的,白不溜秋,水灵溜溜的。

    今儿个老太君披着一件洁白无瑕的狐狸大氅,右手杵着九龙星杖,左手捧着上了垫套的鎏金暖手炉,她一心皆在筱萝的身上,“筱萝,你身后跟着的可是上官姨……”

    “上官姨娘”后面的“娘”字还没说出口,上官姨娘倒上前,给老太君一个福,唤道,“老太君万福。”

    却着实令老太君困惑不解,眸心的目光一直凝着筱萝身上并没有丝毫片刻的放松,只是道,“筱萝乖孙女儿,我好心不曾召见上官姨娘前来,她怎么就来了呀。”

    “老太君呀,是我叫上官姨娘来的。”筱萝搀握着老太君的手,眼睛潋滟着一丝别样的光芒,“大夫人从娘家回来便不待见上官姨娘,要把她和锦绣二人撵出相府呢。”

    听这话,老太君不免怒火攻心,鎏金暖手炉直接掉在地上,还好是鎏金的,摔也摔不烂,香夏眼急,立马捡起来,倒是沉香不动声色,拿手轻轻拍着老太君的后背,轻声说道老太君请保重身体之类的话语。

    可老太君怎么可能听得下去,瞄了一眼正在福身尚未起身的上官温柔一眼,望鎏飞院的方向骂道,“东方飞燕这个破落户儿,上官姨娘要不要撵出相府可是她一人说了算的?哼!真真是目无尊长,当我这把老骨头是一堆棺材里头的烂骨头吧!”

    哼,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等天来收拾她。

    不单单是沐筱萝心里这般想到,饶是上官姨娘,香夏,瑾秋,沉香心里头也是这般想到,只是大家恍如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生过一样。

    “我本该是想要去筱萝乖孙儿的栖静院坐坐,想不到一出了长安园,就听到这档子事,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你们随我去鎏飞院,找那高高在上的大夫人算账罢!”

    老太君的脸色毫无表情,却硬气不接住香夏这丫头递过来擦拭干净完好的鎏金暖手炉,由着沐筱萝和沉香搀扶着,一步步向鎏飞院靠近。

    ……

    “哎呀,大夫人,不得了了,筱萝二小姐带着上官温柔这个贱人去长安园与老太君告状了,我刚才躲在假山后面都给听到了,这可怎么好啊?”

    李妈妈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战战兢兢的,额头上如豆巨汗顺着布满皱纹的脸颊滑落而下,滴滴答答得落在大理石瓷砖上。

    上房屋子里头也徒然剩下这些声响了,如果正常人的耳朵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估计可以听见的,唯独是那急促的呼吸声音。

    “我倒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要赶走上官姨娘和四孙女锦绣呢。”

    还没走进上房,上房之内的所有仆妇们皆然听到了老太君掷地有声的音线,可谓是震惊四座。

    以李妈妈为的仆妇随着大夫人东方飞燕出了房门,前来请安的请安,磕头的磕头。

    “给老太君请安!”

    “奴婢们给老太君请安!”

    一大堆仆妇跪下去,沐筱萝心中暗笑,她们也会屈膝人前吗?刚才可是剑拔弩张的样子,想要杀掉人一样,不过,她们到底畏惧老太君的权威。

    老太君不咸不淡得冷嘲道,“你们也会知道给我这把老骨头请安吗?哼!我可不吃那套!”

    “老太君,您……您这是怎么了呀?妾身是做错了什么惹得您如此生气?请您务必要告诉妾身啊!”

    刚从老尚书回来的大夫人这茶水还没喝上,就前来迎接老太君,欠着身体喊着老太君万福,却丝毫不得老太君怒色骤减,相反她老人家脸上的怒意愈浓烈了。

    “好你个东方飞燕!好一个,母啊!竟为了娘家的人!就不把我们相府,系姐妹当人了是吧!”

    狠狠得瞪了东方飞燕一眼珠子,老太君拿九龙星杖在地上咯咯作响,惊得匍匐在地上的仆妇们个个面无血色。

    老太君这是前所未有的震怒啊,每个人的心里都仿佛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无尽寒渊,冷意疯狂贯穿身,细心等候着,只希望老太君能够尽快消怯心中怒火,要不然跪在地上的人得都跟着遭殃。

    “老太君,我……”

    大夫人支支吾吾了半天,啥都说不出来,只管拿眸光凝着沐筱萝,她想这一切一定会沐筱萝使的诡计,要不然老太君叶不会像现在这样亲自跑来鎏飞院来兴师问罪。

    “好!我没空跟你罗嗦,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打算将幽儿母女撵出府外的?”

    重重的九龙星杖的杖尾一落地,鉴于老太君太过用力了,地上都几乎强行被砸出一块擦痕,老太君双目如电般锐利,很快捕捉到东方飞燕的眼神所落之处,“别去看我的筱萝乖孙女儿,不是她告密,是我原本就知道了?今天你可要好好与我交代交代!”

    毋庸置疑的是,老太君这次是认真的,貌似也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了,东方飞燕自己若是不想去承认也不行的。

    东方飞燕充作无辜,俩膝跪在地上,一字一顿道,“老太君,我这不也是为了整个沐家吗?丞相府邸里出了这么一个不知自爱的,女,简直是要给整个沐姓氏蒙羞,我也为她们准备谋生的银钱了,足够她们一生生活无忧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我和老太君真的误会了母亲了?”

    蓄意了很久的沐筱萝在老太君的耳畔道,“老太君,恐怕你误会了母亲呢,母亲说已经给上官姨娘她衣食无忧的银钱了呢。”

    老太君充当不闻,却是转身问上官温柔,“上官氏,我且问你,东方飞燕曾给你多少银钱让你一生一世衣食无忧呢?!”

    “回老太君的话,三十俩纹银。”

    上官姨娘抬起眸来,凝着老太君的眼,“就三十俩纹银,不多也不少。”

    三十俩纹银,莫说五十俩纹银,哪怕是三百俩纹银也不够大夫人一个月上旬的吃穿用度,大夫人一月的月例银钱可是足足九百两纹银,啧啧,真是太可笑了!

    “东方飞燕!恐怕你赏给管家江福海也仅仅是三十俩纹银吧!”

    这个,儿媳妇实在令自己太过失望了,三十俩纹银一生一世的吃穿用度都靠这三十俩,这还不活活把她们两个母女俩饿死,如此赶尽杀绝的恶毒计策,恐怕也只有东方飞燕能想得出来。

    不过东方飞燕却以为老太君说了这般话是因为沐筱萝告诉了她老人家关于东方飞燕她的某种秘密,“老太君,您千万不要听筱萝这个死丫头瞎说,我跟江福海绝对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是清白的,我是绝对不可能背叛老爷的,请老太君放心,我……我……”

    “可没人说你和管家江福海之间有什么的?”

    老太君转念一想,东方飞燕她如此激动,难不成这件事情是真的,“你如此激动,东方飞燕,你且告诉我,是不是你心思,真的做了对不起征儿的事情了?我能饶了你,恐怕征儿知道了,他可不饶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被老太君这么一吓,东方飞燕活活愣住了,莫非老太君已然现自己和江福海**在床的证据了么?

    “不,老太君误会了。江福海他是妾身的表弟,只是近日寻不到他的人,妾身因为和他的亲人血脉关系,所以才会担忧他。”

    大夫人细细观察老太君和沐筱萝的脸色,渐渐得让浑身的气力集中到胸口上,尽量保持十二分的精神,若是随口讲错一句话,恐怕她会以电光之被老太君剥夺大夫人的位份赶出沐家。

    沐筱萝想,老太君何曾是误会了?在场几十双眼珠皓澈患上眼疾了么?通通看不到大夫人身的面部表情吗?

    “不管你说什么?反正今天,我一定要搜出这个江福海,你说,江福海被你藏到哪里去了?!他是不是你的奸夫!说!是还是不是!”

    眼看东方氏的慌张神色,老太君就愈来愈可疑,几乎以斥声吼道。

    老太君年已八十余一,却一点儿不显老态,听其声音倒是显得气若洪钟,

    “我……我哪里会……我怎么敢……不是的老太君……”

    很快,东方飞燕陷入一片慌乱之中,哪怕她在相府这么多年,每个人的性命在大夫人看来是多么廉价,她的手里操控着往日所操控的一切,可一旦事情落在自己的头上,东方飞燕就陷入二神无主的境地。

    这难道是上天来讨伐她自己的罪孽吗?

    东方飞燕似乎在短暂过去的一秒钟对自己说道,可一想到,自己可是丞相府邸堂堂正正的丞相大夫人!

    “哼!不敢!你还不敢!口口声声说不敢,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缺德事!我算是看透你了……”

    背过身子去气节的老太君不想再看到东方飞燕那副极为难看的嘴脸,要知道以往都传闻之中得知,大儿媳妇臻珍她极为刻薄,系的姨娘姐妹们,如今却着着实实见识到了,她竟然乎自己想象楚围之外的刻薄无比。

    丞相,母,当乃是天下好,母的典楚,是要做出一个好头,然后各大豪门氏族他们才好跟风,让贤良淑德的高贵品格名扬天下,这也是未尝不可啊,可偏偏东方飞燕竟是如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