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老太君不禁感觉到一阵嘘嘘,她的膝下可是一位拥有者绝美容颜少妇人,想想她在,长孙女沐若雪一般大的时候,就嫁入相府,当初她看起来是单纯、善良、贤淑,如今她却慢慢演变成了一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母老虎。.她为了迎合自己,明面里是一团阖家和睦的繁荣景象,背地里,却是互相倾轧,系姐妹们。

    哎……想到这层面上,老太君痛心疾得问东方飞燕,“难道心里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倘若手下那区区三十俩纹银的人是你,你东方飞燕会当如何?!”

    “老太君,我错了,我可以给上官妹妹五十俩、一百俩、三百俩、五百俩或者一千俩,甚至更多,请老太君您饶过臻珍这一次吧,臻珍这一次也是被猪油蒙蔽了心肝,才会置幽儿母女的生死于不顾。求求老太君……给臻珍一次机会……臻珍求求您老人家了……”

    昔日堂堂长房大夫人,她,东方飞燕哭哭啼啼当着鎏飞院上上下下百来个仆妇们的面,像狗一般寻求老太君那里要讨饶。

    可惜老太君无奈得摇摇头,“臻珍,你自己看看,前前后后,我给你多少次机会了?往往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与人无尤!”

    最欢喜的要数上官姨娘呢,她恨得老太君现在就把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给就地正法,令这个老贱妇死无葬身之地那是最好不过了。

    不单单是上官温柔心里头畅快,就连沐筱萝的郁闷多时的怨气恐怕也减了不少,不过消失,那是不可能,上一世的血海深仇,这一世只是让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尝了一点小苦头罢了,更为惨烈的,还是要在后头呢。

    沐筱萝想,如果就这么让东方飞燕死了,也太便宜她了,要让她慢慢感觉到痛,感觉到悲哀,那才是对她真正的惩罚。

    想要让沐筱萝手下留情,那唯独是唱大戏上才有的戏码。

    一时之间,院子中央鸦雀无声,唯有大夫人小声的啜泣声。

    老太君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原谅了大夫人的过错了么?

    上官姨娘心里焦急着呢,恨不得立刻解决了这个相府里头最大的祸害,谁又能够想得到老太君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大夫人她好歹出生名门望族,她在相府的一举一动,兴衰荣辱,很能够和她所在的娘家势力结合在一起,并不是轻轻松松说铲除就能铲除的。

    “老太君,请您要替温柔做主啊,幽儿才流产身体虚的很,大夫人就如此狠心,用那区区三十俩银钱打我们母女俩走,这是要把我们母女两个往绝路上逼啊。”

    上官姨娘的眼泪果真簌簌而下,她一边疯狂哭泣着,一边偷偷眼睛瞄着老太君等人,希望她们可以给予大夫人一个惩戒,当然了大夫人此举罪不至死,只是有损,母的威严罢了。

    “你哭什么?你和幽儿的最后的结果还不曾到了太糟糕的那一步路数上,你还是陪着幽儿在锦绣院静养吧,你们放心,以后不会有人遣散你们出府,哪怕是征儿也不行!这院子中的丫头婆子们可听清了?”

    随着老太君一声高声喝令,原本显得极为寂静的鎏飞院就愈显得静寂骇人,太安静了也会让人产生一种极度惊惧之感。

    最终还是沐筱萝的一句话打破了暂时的沉寂,“老太君,我觉得吧,你还是要惩戒一下犯了错事的个别人,让相府上上下下的奴才们看一看,不论是主子还是奴才,有罪同罚,有过同担!这样才公平!有道是天子犯法与,民同罪,老太君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换了其他,女,肯定不敢讲出这般话的,沐筱萝可不比其他,女,她有的是坚决,有的是魄力,她真的不相信大夫人从此以后还能够一手遮天?!

    有了老太君这座大靠山,大夫人哪怕是铁打的膝盖也要服软。

    “奴婢们听清了。”鎏飞院子的一众丫头婆子们点头说道。

    这话明面里是说给仆妇们听是,可实际上,老太君的却是在警告大夫人,她的决定没有人可以违背,没有人,哪怕是她的亲生儿子沐展鹏,连亲生儿皓澈如此了,更何况是身为大媳妇的东方飞燕,她又能算得了什么?

    “好了……李妈妈……送你家主子去柴房里闭门思过。”

    老太君眯了一下眼睛,真真儿把跪地上的李妈妈给吓坏了,要送,长房夫人去小柴房?

    听起来可是着实令人耸人听闻的一件事情,大夫人她是何等身份,怎么能够屈尊降贵去小柴房呀。

    李妈妈连连摆手,跪地喊道,“老太君不可啊,大夫人如此尊贵,怎么可以去那个鬼地方,那里老鼠横行,门窗破旧,夜里睡的时候寒风从缝隙里刮进来,犹如掉入冰窟似的,大夫人这玉体怎受得住呀?”

    “哼!你家夫人受不住,我的乖乖筱萝亲孙女就受得住么?我可没见筱萝在跟前抱怨什么?”

    老太君白了大夫人一眼,“东方氏,你若是不去,好,可以,那么请你离开我们沐家,我们沐家不需要你这个忤逆长辈的,长媳。”

    “好,老太君,我去便是。”东方飞燕知道自己无法再违抗老太君的命令,如果冒死违抗,也只能够徒增老太君对自己的反感罢了。

    待东方飞燕和李妈妈起身,老太君朝她们的背影道了一句,“是筱萝乖孙女儿往日住的那间柴房,你这个女人不好好反省自身,如果再教坏了孩子们那可怎么样?也不看看,长孙女若雪姐儿被你教成了什么样子了……”

    老太君一句一句锥心的话语对于东方飞燕来说,简直是一根倒扣在肉深处的竹签,想挑又挑不出,又不会立马死去,活活给疼死,而此时此刻,大夫人的感觉就是这般。

    好半响功夫,大夫人和李妈妈终于离开了鎏飞院。

    老太君旋即对地上仍然跪拜的上官四姨娘道,“上官姨娘,你起来罢,如今大夫人已被我惩罚了,量她往后也不敢造次了,你可放心了?”

    “妾身诚惶诚恐。”上官姨娘连连点头,向老太君表示感谢,不过她更要谢另外一个人,索性焦急道,“今儿个若不是多亏了筱萝二小姐,恐怕我和幽儿真的没有容身之所,我和幽儿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现在是幽儿最需要安静怡人的地方静养,只是我更希望幽儿她能够嫁入东方府。”

    上官温柔刚才如此对待大夫人,还巴不得大夫人关起来呢,这点道道,东方飞燕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到的吧,可上官温柔偏偏如此幼稚,筱萝不禁感到好笑,恐怕她的女儿要嫁给东方瑾,变成泡汤已成了一场定局。

    “如今你得罪了东方飞燕,你还想把女儿交给她们娘家人,亏你会想,难道你就不怕她们娘家人联合起来一起欺负刚刚嫁过去的新婚媳妇沐锦绣,上官氏啊,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老太君的话极有道理,至少在上官温柔听来,的确是这样的,只是她不知道沐筱萝二小姐也想到了,倒是没有说出来,而由老太君说出来罢。

    老人家最不禁累的,老太君站了没一会儿便喊腰酸背痛的,沉香倒是先搀着老太君回长安园。

    上官四姨娘也回到锦绣院伺候修养之中的沐锦绣四小姐。

    而筱萝跟老太君告别,准备回自个儿的栖静院。

    众目睽睽之下,沐筱萝看着老太君惩治那个老贱妇惩罚她到小柴房面壁思过,心中却是一阵舒爽,不过很快想到的是,接下来该要让沐若雪好好尝一尝苦头了。

    这两日,恐怕沐若雪一直按照老太君所吩咐的那样,抄写《孝经》,母女二人不约而同受罚,倒是相府府邸之中几个看不过去的姨娘们眼中,的确是好消息接踵而来。

    天色尚早,沐筱萝回栖静院用完了茶点,便继续在丞相府邸随意逛逛,前生不曾好好逛逛的区域,沐筱萝一个地方也没有落下,若不能,不就白活了一回吗?

    走着走着,沐筱萝走到了一方水榭,清澈见底的流水哗啦啦得流淌着,此处多修长幽幽竹,几乎每一段每一节都极有规律得排布着,不但可以欣赏到郁郁苍苍的小竹林风貌,还能够听到叮咚水声敲击水榭板底的声音,无论是视觉感官还触觉感官都得到了较大的满足。

    若我能够长住在这里就好了,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唯有修竹常伴,此生足矣。

    美丽的事物总能够令沐筱萝潋醉不已。

    瑾秋拿狗尾巴草别了一枚精致的戒指戴在手上,丝毫没有察觉筱萝二小姐到底在想什么。

    平素心思缜密的香夏悄悄走到筱萝身边,“小姐,你似乎很喜欢这个地方呢。”

    “是呀,香夏,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心思。如果能够常住在这里就好。”

    筱萝懒散得道了一句,两只手伸开,爽了一回懒腰,清凉的竹芳泌入鼻心深处,她忍不住在轻轻嗅了好几口,直至把水榭附近的竹芳都吸完了。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小姐你知道吗?这处水榭环绕的修竹是老爷从南方帝国大火国带回来的紫荆竹,这种紫荆竹子比寻常竹子更能够抗严寒暴风雪,哪怕风力再强再大,也无法撼动竹子根部分毫呢,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如果砍下这些竹子晾干烧火,会产生一种紫色火焰,像极了紫荆花,这也就是竹子名字的由来呢。”

    香夏吃吃笑着解释道。

    其实谈及紫荆竹,筱萝是知道的,上一世她跟随夜倾宴赴往葫芦口的一场极度危险战役,就是利用燃烧紫荆竹释放的紫色烟雾来迷惑敌人,最终达到胜的目的。

    很可惜,沐筱萝无论怎么做,都只为了,长姐沐若雪做嫁衣罢了,穿皇后凤袍的是她沐若雪,囚禁冷宫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人,是沐筱萝。

    香夏她话音刚落,忽然紫荆竹丛林深处探出一颗粉嫩粉嫩的小脑袋瓜子,两颗眼珠子大大的,滚圆圆的,就好比透明的铜铃似的,他的两只手插在竹林后面,所以看起来只有一颗人头,还是小孩儿的,吓得香夏都不敢说话了。

    “啊,二小姐有鬼啊!”香夏差点没有吓得掉进水榭下的池水里。

    瑾秋听后也了怔,“什么啊香夏姐姐,你可别吓我,我最胆小了!”

    “是人好不好?再说你们都认识的……是宇轩啊!”沐云开口道,“五弟宇轩,是你吗?”

    五弟沐宇轩,是沐筱萝上一世最最疼爱的弟弟,她是五姨娘郑飞燕之子,长得虎头虎脑的,性格极为活泼,也许是五弟太过英俊了,就跟女孩儿似的,看上去极为美丽,哪怕是寻常男子看到他,也难以会把目光移开。

    香夏和瑾秋忍不住惊讶喊道,“是五少爷宇轩吗?怎么会,他怎么会在这里?”

    “二姐……”

    软糯香甜的声音在沐筱萝的身侧响起,只见一个年龄约莫五二岁长得粉雕玉琢的男孩子一脸笑盈盈得冲筱萝跑过来,沐宇轩当真是美丽极了,比女孩儿还要俊美三分。

    “宇轩,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沐筱萝就这样被看起来极为漂亮的男孩子来了一个激烈的熊抱。

    沐宇轩很会撒娇,他两只手轻轻得环着筱萝白皙如玉的颈脖,小孩儿的触感极为美妙,就好像一团温暖舒适的小棉花在沐筱萝的脖子上蹭啊蹭的,惹得沐筱萝极为受用。

    沐筱萝一脸宠溺得拿手刮了一下宇轩的鼻梁,“宇轩,你说说,你怎么偷偷跑出来?不怕五姨娘责怪你吗?”

    “二姐,静穆院好无聊啊,你最近为什么不来找宇轩玩耍啊,宇轩都好想二姐的,每次我想要偷跑出来,可没有出了静穆院,我就被娘亲拦住了,如今娘亲在午睡,我又骗守院子的老妈子说我要出恭……”

    沐宇轩可爱极了,他眼珠子睁得大大的,就等沐筱萝前来询问了。

    不过倒有比筱萝还要焦急一百倍的人,瑾秋拿着狗尾巴草编成的戒指放在嘴里轻轻嚼了一下,“宇轩少爷,静穆院也有出恭的地方,你能够出来的借口也太牵强了吧。”

    “就是啊,除非守院的老妈子是睁眼瞎不成,嘻嘻……”香夏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