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瑾秋也跟着笑了。 .

    二人笑得花枝乱颤。

    沐筱萝却是在思考,沉默了半响,还是想不出,便问宇轩道,“那是什么呢?”

    “我跟老妈子说,我现在不喜欢在静穆院出恭了,我喜欢借用大哥的横溪院出恭,大哥也答应我了。”

    沐宇轩一脸调皮得笑了。

    筱萝几乎没被笑得四脚朝天了。

    编了一个如此无厘头的玩笑来蒙骗守园的老妈子,这五弟也真够绝的,不过大哥沐轩昌的横溪院是不允许人随随便便的进去的,哪怕是五弟也不可以,沐轩昌他是沐府的,长子,是沐宇轩和沐筱萝的大哥,虽然是大哥,可沐轩昌从来未曾尽过作为大哥的本分,他和,长姐沐若雪是一母同胞,性格极为相似。

    沐轩昌更是会包庇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对筱萝抑或是其他,系兄弟姐妹加以倾轧。

    这样残酷的事实对于经历过一世为人的沐筱萝来说,算是见惯不惯了,说白了,沐轩昌和沐若雪,他们兄妹俩可谓是一丘之貉,作为大哥的沐轩昌自然不会好生对待其他姐妹了。

    在沐轩昌的手里,他只有能够掌控在手心里的权利和能够帮助自己达成的利益!

    “可是宇轩,你这样没跟五姨娘说一声就跑出来,五姨娘是会替你担心的呀。”

    沐筱萝拿手嬛起他的双手,他那一双手白如凝脂,滑若春笋,她情不自禁拿手捏捏宇轩精致得无以复加的富有弹性的脸蛋儿,嘻嘻笑道。

    沐宇轩立马摇摇头道,“不会的,娘亲她不会担心的,至多我过一会儿再回去吧,我可是好不容易从静穆院来到这里的呢。”

    “对了宇轩五弟,你来水榭这里做什么啊?”

    沐筱萝一想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到底想要干嘛,一个人来到这里,肯定不是玩耍那么简单吧,这个小鬼,筱萝太了解他了。

    旋即,沐宇轩扑哧一笑,红扑扑的小脸蛋格外惹人怜爱,他踮起脚丫子,嘴巴扑在筱萝的耳畔道,“二姐,你不知道啊?我真的跑来这个地方出恭来的。”

    “什么?”筱萝顿时觉得一时无语。

    宇轩又马上道,“我本想随便溜达溜达,也好过整天闷在静穆院子里头,我知道上次娘亲还到锦绣院看望生病的锦绣姐姐,我当时想去来着,可娘亲说小孩子不可以去,我好苦恼啊,所以这次我下定决定一定要偷偷出来,我就随便逛逛吧,就逛到这里了,突然感觉有点内急,所以就偷偷地在竹林后面,正巧遇到二姐你啊……”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个小鬼头!”

    沐筱萝无比爱怜得摸摸他的小虎头,和前世想比,沐宇轩她仍然是那么可爱,很可惜,宇轩在他八岁的时候感染了天花,不幸夭折了,当时筱萝哭的死去活来,可如今重生这一世,筱萝真的不想自己的好弟弟就这么撒手人寰离开自己,一定不要!

    想到这里,沐筱萝的鼻头红红的,就好像哭过似的。

    “二姐,你怎么了,好像哭了?不会看到我这么可爱,你就感动了吧。”

    善解人意的宇轩拿手捏捏筱萝的鼻子,想要尽力帮助二姐缓解鼻子的酸红,可无论宇轩怎么做,筱萝二姐她豆大的泪珠儿就不停不停地簌簌往下狂飙。

    同行的香夏和瑾秋都惊呆了,纷纷问及,“小姐,你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筱萝连连摇头,被她们看到自己落泪实在太糗了,“是竹林深处风沙吹进眼睛了,我没事的,你们放心好了。”

    沐宇轩一脸天真得笑了,“二姐没事才好呢,要不二姐陪我去静穆院玩耍好不好?”

    “好,姐姐就陪你去吧。”沐筱萝爽快得答道。

    有啥好吃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跟二姐分享的沐宇轩有点奇怪,抓住筱萝二姐的手问道,“二姐,你今天怎么回答的这么爽快,你不劈柴的话,大夫人还会不会罚你呀,还有那个容姑姑……不过我听闻她死在井里了,终于死了一个欺负二姐的人了,这些人该死该死!”

    前生的沐筱萝太过软弱,她一直被大夫人罚睡在小柴房,每天要完成大量的劈柴挑水工作,也难怪有时间会跟五弟宇轩耍在一起,饶是这样,沐宇轩有好几次会偷偷溜出静穆院奔到小柴房陪筱萝聊天。

    如果宇轩被看园的老妈子现了,他铁定走不了的,所以这几天,看园子的老妈子因为梅花林的金井里死了人,加大了看守的监控度,平日里一个苍蝇也出不去,要不是宇轩想出一个拉风的借口,恐怕他现在还呆在静穆院呢。

    一个人和娘亲郑飞燕呆在静穆院或许是件很无聊的事,不过沐宇轩只要有了筱萝二姐,那根本就不会感觉到无聊。

    水榭激流湍湍,紫竹迎风招展,沐筱萝闭上明眸,想要好好呼吸一下此间静谧的空气,顿时脑袋一片清明,似乎把所有的一切的烦扰抛诸九天云外去了。

    “二姐,你想留在这里,不去静穆院了么?”

    虎头虎脑的小五少爷拉着筱萝的皓腕,搞不定二姐闭目冥想什么。

    香夏在筱萝身后嘀咕道,“嘘,小五少爷,你不知道啊?小姐她向来喜欢良辰美景,此间清风迎面,令人觉得惬意,正好放松放松嘛。”

    “是吗?我怎么一点儿也察觉不到呢?”瑾秋一脸狐疑,瑶鼻轻轻嗅。

    渐渐的,瑾秋这丫头努力嗅着,生猛得拿手掌捂住嘴部,骇然惊心得作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香夏也早已看到筱萝小姐她脸上表情当真是奇异极了,美丽的娥眉高高蹙起,俨然是一副极为恶心的样子。

    “好臭的味道啊……好像尸臭……!”

    愈变得诡异可怖的沙沙作响的紫荆竹林间,沐筱萝说出一句破天荒的话语,令香夏和瑾秋吓得花容失色,浑身起鸡皮疙瘩得尖叫起来。

    “二姐,你的意思的是说,这里死了人,据我所知,没有及时掩埋曝露在空气之中太久的尸体会慢慢腐烂滋生白色大虫的,旋儿会有很恶心很糟糕的气味飘出来。”

    小五少爷沐宇轩一脸正经得分析着。

    瑾秋听了小五少爷所说的话,霎时间一股滔天的凉意从骨髓深处凉遍了四肢百骸,这……这小五少爷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儿也不畏惧的样子。

    “……小姐,我们还是马上离开这里,好吗?”

    下的花枝乱颤的香夏身体向筱萝靠拢,她只管嘴里咬着丝绢,宝石般明亮的大眼睛朝着齐遭扫来扫去,生怕现什么残骸啊尸什么的。

    “害怕和恐惧是没有用的!”筱萝淡淡得对香夏道,“关键是要能够找出那尸臭的源地,才最重要的。”

    瑾秋强定了定心神,找理由道,“不过也可能不是人啊,可能是死掉野猪野猫,还有死掉的老鼠之类的东西呀。”

    是呀,说不定是动物的尸体呢,香夏忍不住点点头,这瑾秋平日里说她笨,没有想到她也蛮聪明的。

    沐宇轩不说话,他的目光完注视在二姐筱萝的脸上。

    “不是……”

    筱萝清风云淡得摇摇头,仿佛心中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在筱萝的记忆中,当初和夜倾宴赴往大华国边境和大风国交战,可怜无定河边骨啊,阵亡的敌我方战士们的尸体堆累成小山丘,那一段时间又是雨季,尸体来不及掩埋,都腐烂不堪,被高空上面的老鹰叼走也便罢,只是残留在地上融成一滩血淋淋的尸骸,却是多么令人触目惊心啊,更别提那个可怕的扑面而来的尸臭了,那是筱萝做梦都无法忘去的。

    所以筱萝很肯定,闻到的这股子意味,断然是人死亡的尸体泡在水里腐烂的尸臭毋庸置疑。

    “啊……真的是死人啊!”瑾秋差点晕倒,这听来实在是骇人听闻了,想不到看似好个良辰美景的此处水榭竟会有死人,万万出乎自己的意料。

    香夏知道二小姐所说的定是不假的,拼命忍住惊慌之色,幽幽地问筱萝,“小姐,这个……这个尸臭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散出来的?”

    “是呀,二姐,那具尸体在哪里啊,找出来,咱们告诉爹爹,竟有人如此大胆!敢在我们相府杀人埋尸于此!”

    二岁的小五弟沐宇轩可以说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浑不知什么叫害怕,两只奶油味未曾消褪的小拳头紧紧握住,大有一番真的把那该死的凶手绳之以法的大气魄。

    沐筱萝并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尽管尸臭难闻,可筱萝偏偏迎着尸臭的方向走去,那里好像是上游,更有一根根的竹管连起来,成为一条管道,走到水渠边下的小管道上,筱萝她蹲下来,拿手掌轻轻一拨,一股极为浓重的臭味扑鼻而来,几乎叫自己作呕,如果筱萝没有及时忍住,恐怕昨晚上的隔夜饭都吐出来。

    筱萝站起来,巡视着这根安置在水渠中央的排污竹管,现这排污竹管的源头是来自东西方向,如果知道东西方向是哪一户房间,那么一切谜底就会迎刃而解。

    “谁能告诉我,越过紫荆竹林,那边的东西方向是什么?”筱萝指着那个方向,问香夏她们。

    香夏时常在偌大的相府府邸里奔奔走走,对相府的环境格局了如指掌,眼睛都不眨一下,便道,“东西方向却是那地下黑牢的呢,一般是关押相府犯错下人的地方。”

    “二姐,莫非,那尸体是在地下黑牢,地下黑牢死了人?”

    沐宇轩极为美丽清亮的眸子满是惊诧的模样,想不到筱萝二姐这么快就查出尸臭的来源了?只是不明白二姐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之前她还唯唯诺诺的,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只是对自己傻笑,她……

    两只手捂在嘴边,瑾秋恶寒道,“是真的吗?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死在地下黑牢里了,难道死了也没有人现吗?这条管道从地下黑牢排污口出来,完完饶了这么多弯,这要死多久啊!”

    “瑾秋你这话说的对,应该死了好些天了。”

    筱萝这是第一次表扬瑾秋,可瑾秋的眼底堆砌了一簇簇恐惧的神色。

    筱萝再仔细看看,生原来是脚边那一段冒出水面的竹管儿有一丝破洞的地方,所以气味才使然冒出来的,还好没有浸泡入水,要不然好好的一滩水榭真要给污染了,那也太可惜了。

    思来想去,沐筱萝觉得还是亲自去地下黑牢一趟,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错的。

    “你们谁要跟我去地下黑牢?”筱萝脸上闪电般的那一抹笑容,令香夏和瑾秋两个人简直无法淡定了。

    小五弟沐宇轩一眼灼灼,“二姐,我和你同去,反正我又不怕!”

    真的不敢相信五少爷他也才二岁而已,竟然如此人小胆大,这要是长大了,还不指定变成啥样子了。

    “小姐,你们真要去啊?”香夏也站不住了,她用手拉拉身旁瑾秋的袖腕,“如果二小姐去的话,我和瑾秋也只能跟着你同去了。”

    最胆小的瑾秋似乎作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既然小姐和香夏姐姐都决定了,那我瑾秋也要去,不过我们要去的东西方向是相府的地下黑牢没有错,不过大夫人的上房就在东侧,西侧才是地下黑牢,我们到了地下黑牢,一定会叫大夫人手底下的李老嬷嬷现的,这个老不死的一定会禀告大夫人的。”

    “好,我们去看看江福海的死相到底是怎么样的?”

    沐筱萝早就知道那从地下黑牢里散的尸体恶臭是来自死去的江福海,这一点上官四姨娘跟自己说过江福海被大夫人拿涂抹了砒霜的千层糕喂了下去,死了之后才拖去地下黑牢的,如果不是江福海的尸体出的味道,那恐怕死在黑牢里头的,不止是江福海一个人了。

    大夫人向来狠毒,只是想不到她竟如此狠毒!

    香夏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要大,“小姐,你是说地下黑牢死掉的尸是那这几日回老家的江福海?”

    “江福海管家我们听说了,是回老家了,”瑾秋有意识得瞅了香夏一眼,“难道真的是死了,我们完被大夫人蒙在鼓里。”

    长房大夫人的狠辣手段,小五少爷沐宇轩也有耳闻,“想不到当今,母如此狠毒啊,据我所知,江福海可是,母的远方表哥呢,好歹是亲戚,怎么就如此痛下杀手呢,真是畜生!”

    “那么你们还敢跟我去地下黑牢看看吗?”

    沐筱萝扬起螓,踏出莲步准备离开水榭了,往地下黑牢的方向去了。

    瑾秋一脸迟疑,抓着香夏的桃红袖子,战战兢兢得说道,“小姐不怕,我瑾秋也不会害怕!”

    “是吗?”香夏眼睛阴测测得一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