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霎时间香夏犹如阴魂上身,吓得瑾秋着实一跳呢!

    倒是小五少爷沐宇轩很是善解人意,懂女人的心思,“香夏瑾秋,你们若是害怕的话,尽管躲在我的背后,我会保护你们,你们放心好了。 .”

    这话说的俨然宇轩小五弟他是小大人一般,筱萝忍俊不禁,多少消澈了此间浓重的阴森气氛,“小五弟,看来你还真的挺能为女生着想的呢!”

    “那是!我是谁啊!丞相府的五公子啊,沐宇轩,有谁不知道我的大名呢?”

    沐宇轩转身问香夏和瑾秋道,“香夏瑾秋,你们说本少爷说的对不对?!本少爷是不是本来就很为女生着想的呢?”

    这个小五少爷不仅人小鬼大呢,还十分的……香夏心里头寒了一把,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我们小五少爷是天底下最最最棒的男人了。”

    “是呀,小男人嘛。”瑾秋咧开嘴嘻嘻笑着。

    然后沐宇轩追着瑾秋就跑。

    沐筱萝的脸上也有一丝笑容,只是这笑转瞬即逝,若是为了让小五弟宇轩永永远远这么开开心心得生活下去,自己一定要有足够的能力好好得保护他们,不让她们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四人一路上小跑。

    沐筱萝跑在最前边,其次的是小五少爷沐宇轩,后面才是香夏和瑾秋俩丫头。

    胆子最小的瑾秋两只纤纤玉手牵拉着裙裾,她脸蛋苍白如雪,一想到此处水榭散着一股惹人毛骨悚然的尸臭,耳畔哗啦啦的风声听起来都像极了鬼泣魂吼,她不禁哭腔道,“香夏姐姐,等等我呀,瑾秋怕怕,瑾秋怕怕。”

    被瑾秋妹妹拉住了腰间的红腰带,香夏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竟是如此胆小的人儿,扭过头去,嗔了她一句,“咱们小姐领着我们,害怕鬼抓了不成?再说青天白日里的,哪里那么多孤魂野鬼的,瞎咧咧啥子,这可是偌大的相府呢,要是被大夫人听见了,没准撕你的嘴皮子!”

    一提到大夫人,瑾秋立马闭上嘴巴,相府是容不得低等卑贱的仆婢乱开口说话的,前几天有个小丫鬟坐在守园子的门槛上乱嚼舌根,硬生生被大夫人拿哑药给毒哑巴了。

    倒真不是香夏有意去吓唬瑾秋,事实概莫如此啊。

    可能是九尾狐传授的狐岐道法加持肉身,沐筱萝感觉得到,自己的嗅觉可以直追上二郎神部下的哮天犬神兽了,那股腥臭恶心的气味的来源,正是此间筱萝追赶的方向。

    “小姐,地下黑牢到了!”香夏连忙拦住筱萝,不让她继续往前。

    沐筱萝定睛一查,果然那一道黑黑的大门上写着“地下黑牢”四个楼空的黑字,大大方方的,看起来极为威严肃穆,这个属于相府的小地牢,专门关押那些平日里行为不端庄不检点,偷鸡摸狗抑或调戏勾引主子的无耻仆婢之所。

    别说来这里,香夏和瑾秋两人单单听到“地下黑牢”这四个字,身上的鸡皮疙瘩险些掉了一地,那可是关押犯错下人的地方呐!

    地下黑牢有四位提刀护院在那里看守着呢,他们脸上表情笃定,每一个护院手上加持着一把五尺钢刀,刀尚未拔出刀刃,已教人看出钢刀是多么厉害!

    有时候香夏和瑾秋路过护院练功的集中所,便会看到他们挥舞着钢刀,在空气之中霍霍出声,银白冷冽光芒交错,甚为骇人!

    “小姐,我好害怕呀,咱们能不能离开这里?”

    一看到护院们身上贴上的那把大刀,瑾秋就吓得跟软脚蟹一般,忍不住抓住二小姐沐筱萝的皓腕,苦苦哀求。

    筱萝不禁汗颜,今生今世的自己也算是一名无惧无畏的主子吧,怎么调教出来的瑾秋如此胆小怕事,倒像极了前世的自己,旋即凝了瑾秋一眼,“你若害怕的话,就先行离去吧,不必在我这里。”

    “小姐,瑾秋不敢了,瑾秋誓死要和大家共进退!”瑾秋可明明看到香夏和小五少爷沐宇轩他们两个齐刷刷向自己投来无比鄙夷的目光,意味着胆小怕事是要遭人鄙视的,所以瑾秋再也不敢了。

    沐筱萝心间愀然一笑,面容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现在要做的是,就是进入地下黑牢一查究竟。

    沐筱萝才刚靠近看守地下黑牢的护院近前,他们总共四个人,钢刀部拔离刀鞘,五尺钢刀暴露在空气之中,阳光照耀之下,极为刺眼。

    “地下黑牢重地,闲杂人等勿闯!”为的护院是下巴长满虬髯的魁梧中年人,生得膀大腰圆,雄伟有劲的身板儿,沐筱萝在他面前,只有他的一半来高,可护院头子说了这话,再看看眼前这个小女孩的眼睛竟然有着越她实际年龄的沉稳厚重,叫钟沐魁他心中竟然产生一股敬畏的感觉。

    太可笑了,他堂堂相府护院之,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小女孩心生敬畏,这不科学啊!

    沐筱萝冷面冰眸没有说话,倒是香夏瞪着好看的明眸,叱诧道,“钟沐魁,瞎了你的狗眼了么?敢对筱萝二小姐如此说话,你是仗着自己是相府护院头子才这般胆大妄为的么?可要知道,你作为护院头子,每年吃的可是丞相老爷子给你的薪饷!”

    “什么?您是筱萝二小姐?!”

    钟沐魁眼珠子瞪如铜铃,立马收起腰间五尺钢刀,单膝跪地,两手抱拳,“卑职有罪,未知是二小姐莅临,请多多恕罪!”

    见头子跪下来,他身后的三位护院也扑通跪在地上,连呼,“卑职失察,请二小姐恕罪!”

    “要我恕罪也可以,不过你们可要答应我一个事情。”沐筱萝幽幽道,护院头子钟沐魁他们之前对自己的无礼,就以这个为把柄,来威胁他们。

    小五少爷沐宇轩看钟沐魁的时候,脸上满是洋溢着愈调皮的神色。

    眼看被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威胁,钟沐魁哪怕他自己的武艺再高强,也无法派上用场,嘴上虽不说,心里头却着实郁闷极了,两拳抖了抖,“卑职不知,请二小姐示下。”

    “人家说狗也会揣摩主人的意思,你们身为相府院里的狗奴才连二小姐想要做什么都揣摩不出来,还好意思每年吞下丞相老爷子给你们派的薪饷么?干脆不要吃好了。”

    瑾秋却是最最怕事儿的,可之前倒是有香夏姐姐为自己开道,无疑之间,那底气却是足了几分,眸光凝向钟沐魁身上,便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焰。

    钟沐魁在相府里头也有十来年的光景了,经那个身着白裳的二等小丫头一提醒,倒是清楚的很了,这个筱萝二小姐恐怕是要进地下黑牢去看一看了。

    猛然间想起这个,钟沐魁断然摇摇头,“筱萝二小姐,您无论命令卑职做什么,卑职也不敢去违背,可惜进入地下黑牢,就一定要有丞相大人或者大夫人的令牌,才能允许进入,如果二小姐您执意要进去的话,请出示您的令牌!”

    “是吗?本小姐若是不出事令牌呢?”

    沐筱萝娥眉一挑,她这世最讨厌有人违背自己的意愿了,前世受尽不少的窝囊气,那终究是受够了,今身是一点儿也不要再受了。

    前世的沐筱萝和护院头子钟沐魁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一个是唯唯诺诺的,备受欺凌的,女,一个是奉公执法,只懂得愚忠的护院领,之前的钟沐魁也一贯听说筱萝二小姐孱弱的性情,今日却不想,竟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跋扈?!

    “不!请恕卑职冒犯了!”钟沐魁还是选择站起来,跪也跪过了,拜了也拜完了,礼数一应俱,倘若二小姐再不识大体,休怪自己无礼了,这个可是与人无尤。

    “钟沐魁,好你个狗奴才!今天你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本奶奶能不能进去!”

    沐筱萝嘴角微抿,美丽无双的明眸转瞬即逝一抹惨烈的光华,赤身上前,手头上空无武器,钟沐魁他们四位护院一一架起的钢刀尽数被沐筱萝抛到五丈之远,看着钟沐魁满目骇然的惊讶之色,沐筱萝率领着众人进入地下黑牢。

    小五少爷沐宇轩,香夏和瑾秋等三位小伙伴都惊呆了,太神奇了,他们的筱萝二姐和筱萝二小姐啥时候如此厉害了,竟然拿手轻轻一扯动钟沐魁他们列位手上的钢刀,那钢刀仿佛被施咒了一般,变得再也不是钟沐魁他们等人所能掌控的,而是部被筱萝割离出去。

    沐筱萝的手段太猛太快,钟沐魁练了二十多年的功夫,却万万想不到也着实接受不了,一个十二岁的黄毛丫头就轻而易举把手上的武器给取走,这对于钟沐魁这个崇拜武道的人士来说,实在是太摧残以往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坚定信心了。

    “二姐,你真棒,我们进去吧。哈哈……”

    小五少爷沐宇轩牵着沐筱萝的手腕,看着钟沐魁他们耷拉着脑袋儿,一改先前傲慢目光无人的形色,心中着实痛快,这些个狗奴才,也该是好好教训一顿了。

    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钟沐魁想死的心都有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二小姐她们进入地下黑牢么?

    从今以后这个相府的地下黑牢的统御权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莫说丞相大人会如何处置自己,那大夫人东方飞燕在相府里头是出了名的狠辣角色,上一次大夫人命令墨扬等人拖动浑身紫的江福海死尸弃在地下黑牢叫自己看守,二小姐突然之间进入地下黑牢,肯定会现被污水泡得高度腐烂的尸体,不久更会把这件事情抖了出去,钟沐魁想自己和其他三个守卫地下黑牢的兄弟们还会有活路吗?

    大夫人那么狠毒,不会就这么轻易饶恕他们的,所以钟沐魁无论怎么样也要阻止筱萝二小姐她们进入地下黑牢。

    “二小姐,您不能进去。”

    没有了五尺钢刀,钟沐魁快跑上去,用身体把沐筱萝挡在地下黑牢的门口,其他三位护院也是这般。

    沐筱萝冷然一笑,“你们之前的四把钢刀已被我部扔出去了,难道你们想,你们的下场是跟四把钢刀一样,被我一个接着一个扔出去么?嗯?”

    这二小姐的气魄竟不输于那些昂藏七尺的男儿!

    香夏和瑾秋两只手握在手心,激动极了,同时也为筱萝二小姐担心,毕竟筱萝二小姐说到底是十二岁的小女娃,对方可是一个长满胡须的中年人啊。

    小五少爷也不淡定了,不过饶是这样,沐宇轩冥冥之中感觉得到,钟沐魁等人对于二姐来说,说不上什么压力的。

    本姑奶奶就是要闯!

    谁能奈我何?

    沐筱萝有点好笑,钟沐魁等人没了武器,尤是像极了丧家之犬,又想拦着自己,不想挨打么?

    “二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

    钟沐魁等人知道他们自己无法阻止筱萝二小姐进入地下黑牢的决心,可丞相大人和大夫人的命令不敢不尊。

    小五少爷沐宇轩气得牙牙痒,二岁的他,跟个小大人似的,出拳舞腿的,就恨不得把钟沐魁这些个狗奴才按在地上轮番暴揍,看他们还敢欺负他的二姐!

    二姐沐筱萝可是谁都不能欺负的!

    “二姐,要不你揍扁他们吧!”

    谁也没有想到,小五少爷沐宇轩话音刚落,就传来一个小年轻护院被抛离五丈之远后,身体重重坠落在地的沉闷响声。

    大家勃然一惊,稍定心魂,以钟沐魁为的护院龇牙欲裂,简直是无法相信却不能够不相信,沐筱萝二小姐她竟然空手抓起阿飞,凌空一抛,直接把阿飞扔出五丈方的地域。

    这个阿飞是钟沐魁的部下,他是第一个走近筱萝二小姐的身侧,想要用身体去撞二小姐叫她停止进入地下黑牢的,不想,却是这个下场。

    阿飞没能够动弹,四脚朝天得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最起码一只脚的脚后跟趾骨被摔裂了,以后要想像正常人那般行走,还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

    “阿飞,阿飞他……”

    钟沐魁脸上笼罩一层阴森之色,筱萝二小姐哪怕是相府最不被待见的,女,可人家好歹也是丞相大人的血脉,是丞相府的二千金,这般的高门,女,外面的良家子弟恐怕挤破了脑门儿,也想跟筱萝二小姐结为姻亲,身份何等尊贵,自是如此尊贵高人一等,阿飞他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下人,哪怕被二小姐打死了,也不能有丝毫的怨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