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这话可道出瑾秋和香夏她们心中的心声,凭什么,虽说是一介,女,可筱萝二小姐的身体血脉始终流着老爷沐展鹏的血,纵然要分清,系,系,也不必如此赤果果吧!

    大公子沐轩昌当着老太君的面上,尚且对筱萝二小姐如此,这老太君不在了,指不定还成什么样子了。.

    “我知道老太君不想此事闹大,人们总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出门,长兄弑妹不详,我知道老太君想给大哥一个机会,大哥他是太激动太冲动才会这样。”

    沐筱萝这般说道。

    表面上,沐筱萝是替大哥沐轩昌说话,可也点出了是沐轩昌太过冲动的问题,实际上,老太君听在耳里,眼睛里泛着浓浓白雾,扯过筱萝的手,让筱萝屈膝,让乖孙女儿的螓靠在她的身前,老太君爱怜得抚摸着她的额头,“筱萝,想不到你心里头如此通透,倒叫我这个老人家枉做好人了!对不起啊,筱萝……”

    “老太君,该说对不起的,不是你。”

    沐筱萝抬头望见老太君脸上有两滴珠泪落了下去,想老太君年轻时后肯定东闯西荡,游离江湖之中,相忘于江湖之中,何其自由何其豪迈,如今虽稳坐丞相府邸内宅深处,却眼见心爱的孙女差点遭遇不测,为了沐家的名声,她老人家别无他法,只能选择隐忍。

    “好筱萝孙女,你如今十二芳华了,我尽快给你指一高门大户嫁过去作,媳正妻,也好过在相府里仰人鼻息!老太君自知大限不久将至,也没有多少时日能够保护你了。趁我没死之前,看你嫁出去,我哪怕下了黄泉也是安心的。”

    老太君说的时候,她从腰间抽出一丝锦帕擦拭眼泪,锦帕细细密密浸湿,沉香也红着眼睛走过来,安慰老太君,看着筱萝,道,“老太君,你放心吧,我想经过这一次,大公子应该不敢再筱萝二小姐动手了。”

    那躺在地上裂成两段的九龙星杖可是明证!

    这把九颗龙头拐杖可是当初前任丞相大人沐光在世之时,为心爱的女人老太君用上古的神龙木雕刻而成,遇水千年不腐,遇火千年不焚,遇土千年不化。

    更是代表着沐光对老太君老太君坚贞不移的爱情见证!

    如此为了训诫沐家不孝,长孙沐轩昌,竟无端端毁了它。

    旋即,众人只听得见宁上官二家在外头喊道,“恭迎老爷。”

    沐展鹏进房,便看到老母亲热泪纵横,他向来侍母至孝,眼见母亲如此痛苦,一路上走来的,也听说了沐轩昌这个小畜生竟然在母亲堂下亮出兵器,心一急便什么也不顾了。

    沐展鹏身后跟着他的胞弟沐伐,还有五子沐宇轩。

    “母亲,你没事儿吧!”

    “老太君,二姐,你们没事儿!”

    三人不约而同道。

    五弟走过来,双手握住筱萝,“可担心我了,我听你的话,把父亲从书房里叫古来,半路上便听说大哥他要把你给杀了,还当着老太君的面……”

    “好五弟,你放心,二姐没事儿。”筱萝极为艰难得挤出一丝笑容。

    在沐宇轩眼里,二姐她笑得好牵强,她怎么可以对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笑呢?二姐她不会的!

    若是沐宇轩自己在场,他一定会为二姐出头拼命的,可惜刚才不在。

    “母亲,对不起,让您老受惊了!”沐展鹏双膝跪地,膝行跪至老太君跟前,两只手握住老太君,“对不起,我等会儿一定好好教训夜个小畜生!竟然对母亲您无礼!还有东方飞燕这个贱人!哼!她和江福海之间的事,我总是明了……”

    老太君只管唉声叹息不说话。

    这意味着老母亲对自己该有多么失望了,沐展鹏哪能够容忍地这些。

    沐展鹏夺门而去,看都没有看沐筱萝一眼,她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可他的心里只有老太君一人,老太君也看在眼底,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沐展鹏怒气汹汹直入鎏飞院,见东方飞燕竟然坐在上位和那个小畜生沐轩昌优哉游哉得品着香茶。

    却听他们道,“母亲,要不是老太君的九龙星杖扔过来,恐怕沐筱萝那个卑贱,女早就被我当场杀死!我沐轩昌可是沐家的,长子,就算我做错了,老太君也会看在已逝老祖父的份上,百般护着我的……”

    “夜儿,你太冲动了!不过我当时看见你一剑就要把沐筱萝这个小贱蹄子给刺死!为娘心里也着实痛快了,没成没关系,以后找个机会教沐筱萝死无葬身之地,也有多难?”

    东方飞燕娥眉一挑,冷傲无双,她轻轻一句话,眉心紧蹙起无数的毒计。

    沐展鹏前脚一踏入屏风后面,就听到正妻东方飞燕和,长子沐轩昌之间的对话。

    “好你们个母子原来如此狠毒!你们简直是……丧心病狂!”

    越进内堂,沐展鹏就立马破口大骂气来,他气节,迎上去,直接给东方飞燕的莹****脸狠狠“啪”得一记耳刮子。

    “老爷,这是为何?你为何要打我?”

    嫁给沐展鹏这么多年,东方飞燕从来没有挨过沐展鹏的一根手指头,如今一进门就是狠狠一个掌掴,她嘴角噙满了一丝猩红液体,猩红的血液顺着苍白的嘴角流了下来。

    “父亲,你有什么理由打母亲?”沐轩昌本想上前为母亲说情。

    谁知道,说时迟那时快,沐展鹏对着迎上来的沐轩昌就是一顿脚踢腹部,“小畜生!你还有脸来问我!你竟胆敢在老太君的内堂之上,对沐筱萝妄动杀念,就算你们一个一个不待见沐筱萝这个,女,可她终究是我沐展鹏的血脉,我可没有打算要杀了她,你们倒好,盘算着要先让她魂归阴曹!你们好狠的心~!是要把丞相府邸的,系杀地干干净净的了,让我沐展鹏做一个孤家寡人吗?!”

    “畜生!你这个小畜生!丧尽天良的小畜生!”

    沐展鹏气急败坏,方才踢了一脚,沐轩昌哪怕武功修为再高,也不敢对父亲大人反抗,抱着父亲沐展鹏的大腿之时,沐展鹏趁机多踢了他的腹部好几脚以此来解恨!

    等儿子沐轩昌鼻肿脸青,胸口一闷吐出一口鲜血,东方飞燕躺倒在地,哭得要死要活,“老爷别打了,夜儿他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这么打,终究会打死夜儿的!难道你要让沐家绝了后,你才甘心吗?!”

    “哼!没有了你,我还有宇轩和澈儿,也容不得沐轩昌你这个白眼狼小畜生!”沐展鹏抓起沐轩昌的圆领,抡起拳头正准备狠狠下落一拳,谁知道,拳头下落竟然打在东方飞燕的背脊上。

    东方飞燕是妇道人家,哪里受得了沐展鹏大男人的重重一拳,沐轩昌还好说一点,毕竟人家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东方飞燕就不同了,当下大夫人就昏厥了。

    这么多年的结恩情,也不是说断就能断了的。

    沐展鹏抱住东方飞燕,“臻珍,你醒醒,臻珍,你醒醒啊。”

    李妈妈这时候从厨房端来一打茶点来,却看到大夫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烧水,请沐鱼源太医。”沐轩昌狠狠瞪了李妈妈一眼,心里骂了一句老蠢货。

    沐展鹏抱起东方飞燕放在床上,那李妈妈也赶来禀告,说沐鱼源太医往栖静院去了。

    “什么?沐鱼源太医怎么会去了栖静院?”

    沐轩昌暴怒,他拿袖袍擦了一口嘴角边的鲜血,转头对沐展鹏道,“父亲,你看看,栖静院是林秋芸那个贱妇住的地方,又是这个贱女人把母亲的太医弄走,这分明是要母亲的命啊!”

    “住口!她到底是你的二娘!贱妇是你叫的?你这个畜生!”

    盛怒之下,沐展鹏抓住沐轩昌的英俊秀挺的脸就是一顿暴揍,沐轩昌又有两道鼻血流了出来。

    吓得沐轩昌再也不敢说话了,刚才吐一口血是因为鼻血流入肺泡胸腔里头再反呕而出。

    沐展鹏尽管盛怒,可毕竟东方飞燕是自己的结正妻,又不能不管她,否则她老娘家对自己伺机难可不好玩,沐展鹏准备去一趟栖静院亲自把沐鱼源太医请过来。

    栖静院需要沐大太医,莫非秋芸病了?

    沐展鹏也不知道无情的人,只不过他向来是喜欢新人胜于旧人,一有新鲜好玩的玩意儿,就会把以前的情分忘了个一干二净。

    沐展鹏夺门而去,沐轩昌便猜测到父亲要往栖静院去,“父亲,去不得啊,母亲一直以来不喜欢你去栖静院看那个……二娘的。”

    小畜生的话,沐展鹏自不会挂在心上,等着自己回来再好好教训他。

    ……

    栖静院。

    之前小五少爷沐宇轩叫上几个外面的江湖朋友蒙面扛着大初梅的身体安置在栖静院。

    二夫人一看到是奄奄一息的大初梅,她的双腿已经被剁掉,简直不是个人形,煞是悲恸万分,不过还好,总算能保住一条性命。

    妹妹小初梅更是抱着姐姐大初梅的身体大哭。

    而后,林秋芸亲自去相府药房请沐鱼源太医过来。

    “沐太医,我姐姐大初梅怎么样了。”

    小初梅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肝肠欲裂得哭诉道。

    “你们先出去吧,你姐姐伤势这样重,一定要尽快做截肢手术,否则伤口污染,可要危及生命啊!你们去寻几个人一起烧水,这里有我呢!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准进来。”

    沐鱼源太医放下药箱,嘱咐了她们几句,小初梅擦拭着眼间流不干的眼泪,若不是二夫人搀扶着她,恐怕她早就跌倒在地上,栖静院里头的三等粗使丫鬟婆子们烧水的,上相府药房补给膏药的,乱作一团。

    虽说大初梅是二夫人前任的贴身近婢,可林秋芸到底把大初梅当做亲生闺女般疼爱,再说大初梅遭受如此大的痛苦最后竟没有站在大夫人那边作假的供词,如此忠心的奴仆,极为难得,林秋芸是从心里头爱护大初梅的,所以她想亲自去一趟小厨房,看看热水烧好了没有,想那几个粗使丫头婆子们手脚定然没有自己这般利落。

    这才进了小后厨房的斗门,由于小后厨房斗门对面就是栖静院的大门,林秋芸抬头便和迎面那个儒幽的中年男子打了个照面。

    林秋芸差点栽倒在中年男子的怀里,男人怀中的温热同十二年前一样,依然是那么的令人迷恋令人沉沦。

    “老爷……怎么会是你?!”

    视眼前男人为天的女人娥眉紧蹙,筱萝生母万万想不到老爷沐展鹏竟会出现在栖静院,他不是亲口对自己说永远不踏足栖静院一步吗?

    现在为什么来了?

    林秋芸很清楚,她知道沐展鹏来了,绝不会是来找自己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

    深潮暗涌的眸底毫无半点情愫所在,沐展鹏有的是决绝和无情!

    果然,他不是为自己而来,林秋芸早已猜测到这般的事实,她希望男人还是爱自己的,可惜终究被冷言冷语击碎心中幻梦。

    饶是如此,林秋芸强定了定心神,“老爷当然可以了,只是不知老爷到此作甚?”

    “哼!你把沐太医留在栖静院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有人更需要他吗?”

    旋即,沐展鹏看都没有去看林秋芸一眼,径直得往一屋子去,他刚才看到好多丫头婆子沐续不断得从里间端出染红的纱布团子,明明明澈热汤进去,出来竟是这般模样,看来沐鱼源太医真是给屋里头某个丫头治病。

    见沐展鹏要进入小屋,林秋芸在后边拽住沐展鹏的衣袖,“老爷不可啊,里面可脏乱了,你进去可要沾上废弃的,切不可这么做呀。”

    沐展鹏哪里肯听林秋芸的话,扎头一跑进内屋,就看到双腿血淋淋的怪物躺在床上,她身侧做着一位老太医,不是沐鱼源老太医又是谁?!

    “沐太医,这是?”沐展鹏愣了一下,白皙玉指捋了捋梳理有齐的须,英俊的剑眉紧锁开来,“这,这。”

    沐鱼源一脸无奈,见是相爷沐展鹏来到,不过此刻救人要紧,却道,“相爷嫁到,请宽恕臣下无法下地跪礼,眼下这大初梅危在旦夕,被人惨无人道砍掉双腿之后,还泡在死尸水中足足数日,病情不加重的话,恐怕还挺难的,哎……”

    小初梅一直守候在大初梅身边,姐姐是她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这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孤零零的,未免太过可怜,一定要让沐太医治好大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