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8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请老叔公息怒,筱萝这样做,无非是寻找您老想要知道的证词罢了。. ”

    沐筱萝她深深一福,举止文幽又有礼貌,沐芒在某个瞬间,他几乎都生不起气来,这小小,女不见她是多么渺小的一个,女,说话做事得当,叫长辈无法惩罚于她,沐筱萝她该有多么高明啊,沐芒可看在眼底。

    “此话当真,若是有一句欺骗的话……”沐芒的神色极为严厉。

    沐筱萝浅浅一笑,“若是有一句欺骗的话,筱萝愿意去梅花庵里出家,一辈子不踏入相府一步。”

    梅花庵距离相府三阎之外的尼姑庵,沐筱萝记得再清楚不过了,当时大夫人擅用毒计,把她的眼中钉沐锦绣给送了进去,一辈子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对于女子来说,不能出嫁,反而要在梅花庵里孤独终老,恐怕是这世界最为残酷的了。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并没有让你这么做,你可想清楚了?”

    沐芒煞有意思得看了身侧的老太君一眼,近日沐芒听闻老太君很喜欢她的,出小孙女儿,如今瞧瞧老太君促狭眸心沉沉之色,还真的确定了这几日之传闻。

    沐筱萝倒是无所畏惧,为了替娘亲洗刷冤屈,自己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沐筱萝不敢去看娘亲泛红的眼睛,冲沐芒幽幽一笑道,“老叔公您要相信我,在场的所有人,我会向你们证明我娘亲是无辜的。”

    “你先介绍自己吧。”沐筱萝凝了一眼花倾城,示意叫她自己放心大胆得说出来,在场所有人反而不必忌讳什么。

    沉稳心神,花倾城点点头,旋即灼热的目光望向跪地的衣锦绣,“贱妾花倾城是青楼坊的头牌,贱妾虽然出身风尘,可贱妾是卖艺不卖身的,我们青楼坊的姐妹们有时候会让京都第一匠衣衣锦绣替我们缝制几件称心如意的衣裳,我见衣锦绣人品耿直,他也不嫌弃我,我们俩已经决定一生一世要在一起了。”

    “倾城,是我不好!是我没用!拖累你了!呜呜……”

    衣锦绣跪在地上痛哭无泪,他知道如果花倾城今日不来沐家的大祠堂,她很可能就没事,然而倾城为了自己,她竟然连命都不想要了。

    倒是沐筱萝有意走到衣锦绣的耳边对他说,“你别太伤心了,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和你妻子的。只要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沐筱萝的声音极为小声,除了衣锦绣一人听到之外,其他人无从听见。

    “倾城,你说吧,大胆得说出来。”

    衣锦绣初次会见沐筱萝,也不知道她一个十二岁的小,女竟然想着要帮自己,在那个时刻,衣锦绣极为犹豫,以为自己要不要相信沐筱萝的时候,衣锦绣看到沐筱萝那清澈且无比深沉的双眸竟然会有乎她实际年龄的沉稳,衣锦绣他整个人才可以放松下来,因为他深信沐筱萝会帮助他和倾城的。

    有时候,人到了死的边缘更愿意相信一个人的眼神,哪怕她是孩子,只要看懂了眼睛,那么什么都可以看得真真切切。

    “好,我说!之前,大夫人曾经拿我来要挟我夫君衣锦绣,要在大祠堂上作假的供词嫁祸我夫君和二夫人有暧昧,实际上他们两个清清白白,干净的就好像一张还未曾开封的宣纸,后来相爷找到衣锦绣也核实了这件事,整个事情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目标所知道的。请你们不要杀错好人。二夫人和我夫君是清白的,一切都是大夫人酝酿的罪孽。”

    花倾城跪在地上,一个字一个字得说得极其深沉,她也不知道说出这话之后,对自己和夫君衣锦绣意味着什么,可花倾城愿意赌一把,要么一起生,要么就一起死,无论如何,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

    不可否认,花倾城还是有勇气的,这点沐筱萝果然没有看错人儿。

    沐筱萝拿眼睛瞥了娘亲一眼。

    林秋芸收到女儿的眼神,连忙说道,“大夫人当时拿了方手帕叫我运用点睛绣法来绣上龙凤呈祥的图案,我当时以为是,定是大夫人赏识我的针法,妾身自是高兴万分,可没有想到,大夫人竟然利用手帕来诬陷我和衣锦绣之间……苍天在上,老叔公,老太君,老爷,你们可要明察秋毫啊。”

    “是呀,就算龙凤呈祥手帕是秋芸所绣,也无法证明事实就是东方飞燕说的呢。”

    老太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凝着靠在茶几上昏睡不醒的东方飞燕,心中半点好感却无。

    沐筱萝多次使用颜色,提醒娘亲说出大夫人和江福海之间的奸情,可娘亲迟迟不肯开口,莫非要自己说么?

    想到这里,沐筱萝着实被难住了,自己亲口去说的,莫说老叔公了,恐怕连老太君都无法相信,毕竟这是空穴来风的事情,二人****过后,犹如春风了无痕迹,如何能够查询得到?

    不过老太君还是戳中重点,证明娘亲无罪了,沐筱萝想,估计这一次又要达成平手了,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厚脸赛过城墙,她哪怕不惜利用头撞巨柱的危险也叫人无法相信她和江福海之间有着奸情一事。

    就在这个时候,,长姐沐若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对沐芒说,“老叔公,你可知道?管家江福海向来是和容姑姑交好的,某人是想要通过这个来中伤母亲大人的。”

    沐若雪的眼底满是倨傲,她说的某人指的自然是沐筱萝母女的,这贼喊捉贼的事儿,在筱萝看来是屡见不鲜的了。

    不过重生之前的沐筱萝可是领教过沐若雪的狠毒,她比她的母亲东方飞燕更加狠毒惨烈数十倍!

    沐若雪你好歹毒的心啊!

    她或许想到如果让她的母亲真正能够撇开和江福海之间的奸情,那么唯独有嫁祸给死去的容姑姑,毕竟人死了无法开口,弄这个死无对证的办法,哪怕阎罗王来了,也不怕对峙。

    沐筱萝太了解眼前这个,长姐了,她的手段是那般高明,玩玩死人对症这种毫不起眼的小把戏,沐若雪和她的母亲也只能捡捡这个玩儿。

    “,长姐这一招泼污嫁祸好个利索呢。”

    沐筱萝恬恬静静得冷冷一笑,“众所齐知大夫人身侧的第一侍婢容姑姑死在金井之中,如今她人一死,你就是说容姑姑和死去的爪牙有染也是可以的呢。死者已矣,不过他们可真惨。生前被人利用殆尽直至失掉性命,如今死了之后也半刻不得安生,可怜呐可怜。”

    万万想不到沐筱萝她一个卑微的,女竟在人人位份尊贵无比的大祠堂上大放厥词,沐筱萝一定以为这是她的栖静院吧,想想当初她这个卑贱,妹可是居住小柴房里天天砍柴劈柴,而她那同样也是卑贱的洗脚婢娘亲筱萝生母也如此大胆!

    一时之间,沐若雪气节,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愈看她沐筱萝眉目铮铮之色凝着自己,沐若雪的心中愈躁狂,“你这个卑贱,女,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我可是沐家的,长女!”

    这话一开口,沐若雪就后悔了。

    沐筱萝立马抓住沐若雪的把柄,“,长姐您是至尊无上的,系,相府里我们几个,系向来是没有身份没什么地位,有多少人会像姐姐这般清贵的呢,只是想我沐筱萝是相府最最卑贱的,出之女,自然是没有资格与这位清贵无双的,长姐说话。只是这件事情涉及到我的娘亲,我娘亲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二娘呢。”

    众人皆知沐筱萝这话是教育堂堂,长女沐若雪她心中毫无半点的尊卑之意。

    这一点直接戳中沐若雪的脊梁骨,就算沐若雪是相府至高的,长姐,可林秋芸是沐展鹏老爷子的二夫人,虽说,母比不上,母尊贵,可名义上好歹是沐若雪的长辈,大祠堂之上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多了去,他们都感觉这个,系的沐若雪着实丢了脸面,失去了,系本该有的荣华。

    “你们给我住口!”沐展鹏憷,很明显,他这话的语气是冲着沐若雪说的,想不到往日里,长女若雪暗地里不待见,女筱萝也就罢了,如今大庭广众之下,整个沐家家族无数长辈都在上头,这么说沐若雪就掉价了,她简直就是罔顾了自己的,系尊严。

    此话一出,无数人就会觉得沐展鹏偏宠,系甚于,系,当然事实上是这个没错,可沐展鹏不想落一个这样的口实,叫外人说偏颇,系虐待,系,怎么看着也不是一个贤良的丞相大人该有的作风。

    好不容易四女沐锦绣在朝堂之上的风波小了一点,沐展鹏就纳闷了,怎么一直心爱的,长女沐若雪也来给自己添堵!

    “筱萝素来知道爹爹待我和娘亲不薄,也不会纵容相府的,系对我们这些个软弱的,系下手而视而不见的。”

    沐筱萝的语气虽轻,平平淡淡的,犹如在磕家常,可这话是反着说的,说的沐展鹏脸上的神采都染上了一层晕红,沐筱萝在众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既保住了沐展鹏在沐家家族的脸面,也着狠狠在良心上惩罚了沐展鹏一把。

    一时之间,沐展鹏感觉喉咙被鱼刺哽咽住了似的,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原地,两只手置于后背,整个人跟雕塑似的,唯有从大祠堂外飘进的风轻轻拨动他腰间蓝田美玉佩,叮当叮当,突兀悦耳。

    “你这个该死的,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非打死你不可!跟你娘都是小贱人!”

    毫无理智的沐若雪朝着沐筱萝跑过去,扬起手掌来,却准备对她打一个巴掌!

    上座的老叔公沐芒,老太君都惊呆了,他们都知道沐家,长女是过分了点,指责贬低,女不说,还妄自撒泼了起来,与那市井之间的泼妇有何区别?

    啪——一声清脆的掌声落下,沐筱萝嘴角满是笑容,望着沐仙嬛那秀美无双的脸蛋残留着自己的手掌印记,冷冷得道,“沐若雪,这一巴掌是我替我的娘亲筱萝生母打的!你可以骂我这个,妹,不管怎么骂也没有关系!可是你一再辱骂我的生母!筱萝生母到底是你的,母!我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我的娘亲!”

    这一番话说得沐若雪完给怔住了,她竟然想不到任何语言来应对,被沐筱萝这个卑贱的,妹大庭广众打了一巴掌,脸颊火烫火烫的。

    自然也说得林秋芸眸间滴出数滴眼泪,一直拿袖子擦拭。

    “该死的小,女竟敢打我,亲妹子若雪,我弄死你我……”

    沐轩昌也是一直想要把沐筱萝置于死地,上一次在长安园的上房当着老太君的面杀她不成,如今又想着她毙命于此。

    “大哥是想要再大祠堂之上挥剑再杀我一次么?”

    沐若雪冷笑。

    “打的好!”老太君阴沉着脸,九龙星杖是之前摔坏,在没有任何东西倚重的情况之下,站了起来,满脸倨傲之色,“若雪!你也太不知自爱了!你屡次三番竟当着我的面上辱骂你二娘!筱萝生母是你,妹的亲生娘亲,你若想一想,若是你娘亲东方飞燕被人辱骂,你作何感想?身为沐家的,长姐不想着团结相府中的不论,系抑或是,系的兄弟姐妹,就这么想排除异己吗?我老太君还世呢!等我撒手人寰了,你们这些个,系还不指定如何虐待,系兄弟姐妹们呢!”

    老太君说什么撒手人寰什么的,沐展鹏第一个诚惶诚恐,连连作揖赔不是,“母亲,对不起,若雪让你心寒了。”

    旋即,沐展鹏冷眸一凛向沐若雪,大吼道,“妄自尊大的小丫头!还不给老太君跪下磕头认错!”

    沐若雪做梦也不曾想,父亲竟然会当众向自己火,还叫自己跪下,这不就意味着承认自己的过错了吗?

    不能啊……我沐若雪没有错。

    沐若雪她可以说万千宠爱集于一生,她是谁,是沐家尊贵的,长女,相父和,母掌声明珠,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怕摔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才这样养成她刁蛮任性妄自尊大的性情。

    “不!父亲!错是那个该死的小贱人!我为什么要下跪!要下跪的应该是沐筱萝这个小贱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