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4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沐若雪一只手护住脸颊,刚才被沐筱萝掌掴了一巴掌,她疼得眼泪都下来了,如今父亲又逼着自己跪下来承认错误,这无论怎么说,自己好歹是沐家,长女,可不是卑贱的,女沐筱萝可及的。 .

    “放肆!”沐展鹏躁狂了,疯了一般移动脚下的步伐,扬起大手掌来,“啪”的一声,惨烈的力道,比沐筱萝之前还要狠,这一巴掌,是沐展鹏违背心意的一掌,可是这么多眼珠子盯着,如果再不狠狠惩戒沐若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长期浸淫锦衣玉食的,长女,她只怕要把整个相府掀了个底儿朝天吧。

    一口一句该死的卑贱的,女,这样的多话,说出来该有多难听,沐展鹏万万想不到心爱的女儿若雪竟如此执迷不悟,他的女儿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难道之前一直在做表面功夫么?

    是沐若雪她隐藏的太深了……沐展鹏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得经过一场绞痛,打在心爱的女儿身上,痛在沐展鹏的心里。

    这一切,沐筱萝看在眼底,她的心里浮现万般的厌恶,哼,相父沐展鹏他如此偏颇,却真真到了这个地步,他从小就疼爱,长姐沐若雪如同掌上明珠,而对筱萝自己,简直是弃若敝履尤不可及。

    “爹爹,你打我!你从小打大从来都没有打过我的……”

    沐若雪两个巴掌分布于左脸和右脸,脸色潮红,再也没有仙女般的高洁,就好像得了癔症似的疯狂大叫,失了分寸,“爹爹,你好狠的心,说不疼若雪就不疼若雪,你不是我的父亲……你不是我的父亲!”

    “快点跟你二娘道歉。”沐展鹏把大家的目光都捕捉到眼底,他知道,今天要是不给筱萝生母一个交代,恐怕不单单在相府之内会大失去人心,只怕这件事传到朝廷之上,些许个心怀鬼胎的大臣们便会兴风作浪,好让自己这个丞相下台。

    “不,我不道歉,我坚决不道歉,我没有错!”沐若雪捂着脸,扬长而去。

    沐筱萝凝着沐若雪因悲哀哭泣失魂落魄的倩影,心中好笑,沐若雪这一次恐怕要更加辱没了相父的尊严了吧。

    可要知道,沐展鹏爱面子,简直要爱过甚过他自己!

    “儿子,你就当没有生过沐若雪这个不孝女吧!”

    老太君连她的眼底最后一抹希望也变成绝望,她不再认为沐若雪能够改恶为善了,之前以为让她去誊写一千遍的《孝经》,好好研磨一下心性,谁知屡教不改,还变本加厉。

    沐筱萝知道老太君此刻对沐若雪早已心寒了。

    “母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两蹙剑眉耷拉而下,沐展鹏的神情很是复杂,他也知道老太君已对沐若雪绝望了,自己又何曾不是呢,若雪可是他曾经最为疼爱的大女儿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一和二女儿筱萝正面交锋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要知道今日的大祠堂都是沐家家族的成员,这传出去简直就有损他相爷的威名。

    沐展鹏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他自己,他只考虑到自己的感受,其他人一律都不放在心上,她把唯一一点的怜爱之心仅仅放在沐若雪身上,沐展鹏以为若雪可以帮助自己巩固在大华王朝的权力,他有心有意要把沐若雪培养成当朝太子妃,这样新皇登基之后,她就是当朝国母了,到时候沐展鹏的身份除了是一朝丞相的之外,更是名声显赫的国丈大人,正统的皇亲国戚,不论实力还是权力更是可以一手遮天。

    相父沐展鹏追求的就是能够握在手心里的权力,只要被他握在手心里了,沐展鹏才会有那么一丝快感!

    再世为人的沐筱萝,她实在太了解自己的亲生父亲了,说难听一点,他宠爱沐若雪,只是因为沐若雪可以作为他巩固官场进一步上位的铺路石。

    这种马戏终究是提前结束了,沐筱萝觉得老叔公老太君他们暂时没有处置大夫人,恐怕是忌惮老尚书府的缘故吧,算她命大,东方飞燕就是依仗她娘家势力庞大。

    衣锦绣和花倾城被遣走了,并且叫他们出毒誓一辈子不准踏入京都半步。

    林秋芸本想说大夫人你剁掉我贴身侍婢大初梅的双腿,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筱萝是亲亲娘亲的肚里蛔虫,她心中也是不服,可是看到老太君等人的脸上,知道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索性拉着娘亲的手,也随着众人离开大祠堂。

    ……

    栖静院。

    沐筱萝日常主卧上房。

    “女儿啊,大初梅被害成那样子,我是本想为她出头来着。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呀!”

    坐在梨花香凳上的林秋芸心中满是愤懑,凭什么大夫人糟践了那么多条下人的性命,一点儿都没有。

    筱萝无奈得摇摇头,“娘亲,你可知道老太君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给大夫人一点厉害瞧瞧,可老太君不能这么做的个中原委,你知道吗?”

    “什么?”林秋芸多少想要听听筱萝是怎么说的。

    筱萝就着桌子上坐了下来,拿起瑾秋和香夏适才端进来的美味凤梨酥轻轻地在唇畔边沾了沾,缓缓得说道,“大夫人若不是依靠她娘家的势力,只怕老太君这回早就办了她!”

    “大夫人的娘家?”林秋芸才恍然大悟,“是,筱萝你说的不错,大夫人的亲生父亲可是当朝老尚书,权力倾覆半个大华王朝,和咱们家老爷和其他几位大臣成为鼎足之势,当然也势如水火,娘亲真是糊涂,怎么就没有想到这茬上面去了呢,还是筱萝姐天生聪慧。”

    “那也是娘亲打小在我娘胎的时候传给我的,不是吗?”沐筱萝幽幽一笑,替娘亲娶上一枚凤梨酥。

    林秋芸脸上也有笑容,回忆女儿筱萝在大祠堂之上,那一副不卑不亢的气焰,简直是压过了大夫人和,长女沐若雪等人,洗刷了冤屈不说,着实让大夫人的老脸没有办法搁置。

    恐怕大夫人未来在丞相府的地位即将一落千丈了!

    风水轮流转呐。

    沐筱萝和筱萝生母聊得正是起劲儿,突然听到屏风后面犀利的脚步声。

    探头一笑,香夏匆匆走进主卧上房来。

    “二小姐,二夫人,我刚才听鎏飞院的三等看门丫鬟讲,说大夫人被老太君遣到鎏飞院后面的一所僻静的佛堂里头,叫她静思己过呢,还有大小姐若雪,她把自己关在沁芳暖里,一直都不出来,她的贴身两丫头新妆和新茗在外面楼哭哭啼啼的,都在担心她们家的大小姐。”

    香夏笑盈盈的没有说话,却是尾随香夏的瑾秋说着话。

    筱萝咬着凤梨酥,目光浅浅深谙无波澜,漫不经心地说,“娘亲,你可看见了,这就是大夫人和大小姐的造化!只要老太君讨厌她们,谁还来喜欢她们?哼。”

    “谁说不是呢,二小姐,我和瑾秋妹妹两个人一路走来,看见我们的别院家丁丫鬟护院们都对我们点头哈腰的。”

    这回轮到香夏说话了。

    这相府的中狗奴才居多,都是一些随风草俩头倒的趋炎附势的狗腿子,香夏和瑾秋二人她们要不说,沐筱萝也是知道的。

    “对了,娘亲,你可知道老叔公和老太君为什么绝口不提幽儿四妹的事?”筱萝娥眉一挑,颇有意味得看着筱萝生母。

    筱萝生母叹息道,“这还用说,沐锦绣四小姐未婚生子又流产了,若是有了孩子罢,还可以让婴孩倒腾个滴水认东方瑾为父的铁一般的事实,如今胎死腹中,大夫人关乎他东方家的脸面自然不会承认!上官姨娘要是想说,恐怕老太君和老爷也不会让她说出口的,可要知道老爷子在相府呆了好些天才决定腆着老脸去上朝,这大祠堂是什么地方?要不是这件事涉及到,系大夫人的身上,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在大祠堂之上处理的。”

    “娘亲分析的对。”沐筱萝点点头,前世的娘亲胆小又怕事,只怕没被大夫人挤兑得剩下人干了。

    沐筱萝她其实也知道,重生这一世,沐筱萝自己的性情得到很大之改变,娘亲恐怕也是随了自己,她们母女二人都明白,与其坐以待毙任人鱼肉,倒不如自己为刀俎,神阻弑神,佛挡屠佛!

    ……

    是夜。

    鎏飞院北侧一所小佛堂。

    东方飞燕一身素净,双眸紧闭,手里窜着佛珠,念叨着。

    若不是李妈妈在近前与她说话,外人若是知道她们二人之间的说话内容,决然认定东方飞燕她一副佛口蛇心,假意虔诚修佛,实际上诛人字心不死。

    “大夫人,按照你的吩咐,我叫阎开外崂山村的铁巫婆那里取来被施了法术木偶在这里呢。”

    渐渐的,李妈妈偷偷从袖子里头拿出两个木偶,狠目放光,“大夫人,按照你说的,这两个木偶上面可是刻着林秋芸和沐筱萝这两个贱人的生辰八字呢,只要找个可靠之人放在林秋芸和沐筱萝她们的床褥之下,保管三日,定叫她们害疾身亡。”

    “三百俩银子可是给了铁巫婆了?”东方飞燕始终闭着眼睛。

    李妈妈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那是自然。铁巫婆是阎开外崂山村最为神灵的巫婆了,无论是咒人病死还是什么的魇胜之法,都极为有效!”

    “可被其他人看到?”东方飞燕停止捻动手指上的佛珠,猛然睁开叱诧的凤眸。

    这一睁眼,饶是活了几十年的李妈妈也心急如火头如点蒜,“墨扬这小子可是大夫人您最看中的人儿,他手腿儿麻利,特意日夜兼程,日行阎的良驹都累死两匹。”

    “哼!那个废物就这件事情办得还行。”

    东方飞燕心中满是冷然,上一次在相府之内夜刺沐筱萝不成,还险些被人认出来,只是不明白那天晚上,到底是谁抵挡了刺向沐筱萝的匕,叫沐筱萝逃脱一劫呢。

    想罢,东方飞燕两只手绞着佛珠,狠狠一扯,数十颗佛珠坠落在地上,噼噼啪啪,好不悦耳。

    李妈妈连忙上去,弯腰拾掇。

    “外面可有丫头守着?”东方飞燕居高临下得问着李妈妈。

    李妈妈可是相府里头的老人了,她平时一向是趾高气扬的,一到了大夫人跟前,就活像一头摇尾乞怜的老狗,嚣张跋扈的气息都没用了。

    “有的,有的,我派了两个丫头,一个叫弱水,一个叫星儿,她们两个可是胞姐妹,做事可利索着呢。她们两个都在外头候着呢。”

    李妈妈连忙答道生怕自己怠慢了,引得大夫人不快。

    大夫人心里头要是不快,立马就把自己的项上人头给取走了,恐怕大夫人的眼皮皓澈不眨一下的。

    大夫人点点头,“却把大一点的姐姐叫进来的吧。”

    “你是说弱水?!”李妈妈迟疑了一下,见到大夫人脸上的表情犹如乌云密布,连忙道,“是,我这就去。”

    容姑姑死了,自己又困在佛堂,总该重新培养一个心腹吧,大夫人一想到,就做在香樟椅上,端着茉莉花茶,瞟着进门儿的那个妙龄女子,姿色竟在容姑姑之上,一身素幽的水蓝裙襦,撑托她年约双十的妖华年纪。

    “你叫弱水?”大夫人一双眼珠子怔怔得看着眼前的少女。

    弱水犹如一朵乡间朴实浑身散着幽芳的野菊,她看起来极为恬静温柔,淡淡得点点头,“是的,奴婢正是弱水。”

    “你还有一个妹妹?”大夫人揉紧手上的窜佛珠的白绳,瞄了一眼坠落在地的小佛珠,目光犹如鬼魅般得飘移。

    若不是弱水善于察言观色,她不可能得到李妈妈的信任,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夫人,奴婢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只要你不为难我的妹妹星儿。”

    “本夫人说过要难为你的亲妹妹星儿了吗?”东方飞燕娥眉狠蹙,“你的意思是说本夫人生性狠毒,动不动就对你们要杀要剐的对吗?”

    这一说,弱水薄薄的嘴唇颤抖了个没边儿,两只凤眸差点没泌出血水来,螓不停磕着,渐渐的光洁的额头上染上一层乌青,“不,不,大夫人饶命,是弱水的错,弱水以后会加倍用心服侍夫人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