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起身吧。. ”东方飞燕突然幽幽一笑。

    弱水是识之人,亦不敢拍去身上的尘土,静静得站着。

    东方飞燕眉头微扬,倒竖着丹凤眼,冷冽说道,“弱水,我有件事交代你去办了,办成了,我提拔你为一等大丫头,代表容姑姑的位置,你可愿意。”

    “是。”

    弱水很小就进了相府,只能做个三等丫头,这大夫人瞅着自己聪明伶俐一心想要提拔自己为大丫头,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要知道一等丫头的名分可比二等三等清贵了去,想想当初容姑姑可是大夫人房里头的一等大丫头,身份何等尊贵,颐指气使二等三等奴才奴婢们做事,那可是一点儿不含糊的。

    “这两件东西,你寻思个法子,放在林秋芸和沐筱萝的床褥底下。”

    盱眙之间,东方飞燕手心里捏出两只木偶,弱水分明看到木偶上刻着人的生辰八字,林秋芸?沐筱萝?那可是相府的二夫人和二小姐啊!

    弱水后退了几步,眉心恍然异动,要知道,如果事情败露,莫说自己了,就连亲妹妹星儿也会深受牵连的,这大夫人对二夫人和二小姐该是有多大的怨恨呀。

    可倘若违背大夫人的命令,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怎么办?

    弱水烟水轻淼般的眉黛紧紧一蹙。

    东方飞燕愈凌厉了起来,“怎么?弱水!你可胆敢违抗本夫人的命令不成?难道你就不怕星儿她……”

    大夫人这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裸的威胁啊,弱水要是不从的话,亲妹子星儿没准儿就是下一个容姑姑!

    “奴婢照做便是!”弱水狠狠得咬了咬嘴唇,大夫人她果然生性狠辣,“只是奴婢身份卑微,却是如何能够接近栖静院呢,更如何接近二夫人和二小姐的卧寝呀。”

    弱水到底是个没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的小丫头,还有待于时日好生调教,这话可是问到点子上去了,东方飞燕招呼她且附耳过来,详详细细说了一番,弱水点点头,也就退了下去。

    交待的事情俨然落了实,东方飞燕满脸惬意得跪拜在佛堂之下,两只手合于掌心,红唇微动,念叨着,“佛主啊,希望早点让林秋芸和沐筱萝早入阴曹,也不枉本夫人如此潜心计划。”

    这般恶毒的誓愿,莫说温良善良的佛主了,哪怕最最狠毒的地狱恶魔听了,也要好生考虑一番要不要帮助她实现愿望。

    两只木偶折叠放在袖中,弱水似乎鼓起极大的勇气退了出去。

    弱水走到佛堂门口,却被李妈妈拦了下来,“大夫人交代的,可听仔细了。”

    “有李妈妈的教导,奴婢怎敢不仔细?”弱水冰冷一笑,旋即看着自己的妹妹星儿。

    “星儿,我们走吧。”弱水对杵在墙角的小女孩说道。

    李妈妈脸上一抹一丝冷漠的笑容,嘴角抖索得哼一声,转而进了佛堂。

    ……

    弱水拉着妹妹星儿的手来到原本属于她们三等丫头的住所,关紧门窗,两姐妹二人互诉衷肠,当弱水说出要设法进入栖静院把木偶娃娃放在二夫人和二小姐的床褥底下,星儿听了极为担心受怕。

    可要不是这样做,弱水知道妹妹星儿的性命堪忧,可要知道大夫人该有多么心狠手辣了,能够作出这一对无比邪恶的压胜之物,咒人沉珂死亡。

    星儿知道弱水姐姐这一次,若不是不成,别说在大夫人这边找不到什么活路,在二夫人那里恐怕也找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丞相府邸上上下下,下人们都知道沐筱萝二小姐在沐家大祠堂之上是何等威风,哪怕,长姐沐若雪也讨不到半颗好果子吃。

    沐筱萝二小姐已不再是以前那个筱萝二小姐!

    是夜。

    弱水混入栖静院,成了一群三等丫头们的一员。

    二等丫头在各个房里都有登记在册的,而三等丫头可能是一些临时工,变动实在太大,人的数量一多,相关掌事人也就懒得登记造册,再说二等丫头除了工钱比三等丫头多了三倍之外,福利也是极好的。

    所以相府上上下下,几百号的三等丫头婆子就算挤破脑袋也想要上位,就是为了这个,所以三等丫头的地位低下不说,平日里也无人问津,最起码在各个房里的主皓澈紧记不得三等丫头是哪些。

    如此便利,早就弱水轻轻松松混入栖静院的可能。

    每到了辰时,沐筱萝就寝之前,就会几个三等丫头端来热汤,旋即再转交给内卧的香夏和瑾秋。

    因为二小姐的卧房,三等丫头是没有及格进入的,弱水一直寻着机会,谁料到当天夜里,筱萝二小姐说她的簪子不见,也许太黑,香夏和瑾秋叫了几个三等丫头们一齐进来找找。

    弱水找准了机会,辗转进入内卧房,东找找西找找,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瞅着卧房上铺没什么人,弱水趋身上去,掀开床褥的一角,偷偷把木偶塞进去。

    一切进行得极为顺利。

    少顷,沐筱萝坐在梳妆台前面,香夏和瑾秋侍奉着把她螓上的花钿尽除,洗漱完毕,她一双如月凤眸凝着铜镜,对面的床铺上有一丫头上前,偷偷掀开床铺,也不知道在里边塞着什么。

    等三等婆子们走了出去,关上门来,沐筱萝凝着香夏、瑾秋二人,“瑾秋,香夏,你们刚才现了什么不曾?”

    “什么?二小姐,有什么问题不成?”瑾秋深深一愕然。

    香夏把三等丫头婆子们找到的金钗递到沐筱萝跟前,脸上也写满了讶异,“二小姐,金钗找到了,还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丢掉的金钗并不是这把。”

    “我说的不是这个。”沐筱萝摇摇头,“你们可现,靠近卧铺的三等丫头很是奇怪……”

    沉吟了半响,沐筱萝命令瑾秋上前去掀开床褥瞧一瞧。

    “哎呀!不得了!”瑾秋掀开床褥一瞧,定睛一看,吓得寒胆津津,使手中的木偶掉落在地。

    香夏旋即给瑾秋一暴栗,近身上前,捡起来一看,她顿时杏目圆睁,一时之间竟无法言语,“这,这,这……”

    “与我看看!”沐筱萝扫了她们脸上各异的神情。

    香夏立马递给筱萝。

    “天杀的!这可是咒人病亡的巫蛊之物!”

    瞬时间,沐筱萝的眼神何等锐利,一眼就看出来了,此等东西向来是相府最为忌讳最为禁制之物,莫说一个小丫头了,就连各大房里主子们也不管乱用乱带的。

    沐筱萝转动小木偶,后面赫然刻着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有几枚蚊须针插着,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性质事件,看着香夏和瑾秋苍白无力的脸孔,喝道,“香夏,瑾秋,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我自有主张,眼下你给我死死盯着那个三等丫头。”

    “那个丫头,你们可认识?”沐筱萝眼睛一瞟她们。

    香夏道,“二小姐,我们栖静院的三等丫头婆子太多了,就瞅着她眼生,不过我却记下她的容貌了。”

    “香夏姐姐,你和二小姐都有留意吗?我都不知道是谁?不过三等丫头太可恶了,竟然在我们家小姐的眼皮底下作这等事情,真真是不想过活了。”

    瑾秋眼快,之前没有留意这些,不过筱萝二小姐一提起,她努力想起,却也想不起什么来。

    “嗯,我也认得她,想不到她品相如此清秀的女子,竟然如此狠毒!”

    沐筱萝幽幽得道,“罢了,我要休息了,这事儿等明天再办着,她可以害我,想必定能够去害娘亲,断不能够让她得逞,香夏你找一个心腹三等丫头去监视她吧。”

    “是。”香夏连连点头,自是二小姐的命令,自己是不能违背,她也想要来一个瓮中抓鳖,她知道沐筱萝二小姐这般做,也是为了找出幕后黑手,一个小小的三等丫头绝不可能会作出此等下作的事来。

    东方飞燕,你个老贱妇,这次又想作茧自缚不成?沐筱萝心中冷笑。

    翌日,沐筱萝病倒。

    整个栖静院的人都慌急了,二夫人一大早去相府药房请来了沐鱼源沐老太医,沐太医也素手无策,紧跟着老太君也便来了,呆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五弟沐宇轩也前来看望沐筱萝,他守在沐筱萝,看着一脸呆傻的二姐,“二姐,你不要吓五弟啊,你到底怎么了呀?!”

    为了让更多的人相信自己是疯癫傻乱了神智,沐筱萝一脸傻笑,更是把五弟沐宇轩眼泪都给吓了出来,要不是静穆院的五姨娘郑飞燕前来把沐宇轩接走,沐宇轩还不想就此离去。

    之后,林秋芸一直守在沐筱萝的床边,眼睛都哭得红肿,万万想不到大祠堂之上神采奕奕的好女儿筱萝一夕倾覆如此,她怎么能不伤心,要是没了筱萝,以后在相府的日子可怎么过活?

    “筱萝姐儿,可好了些呀。”东方飞燕由着丫鬟星儿搀了进来。

    进门之前,东方飞燕饶有深意得凝了站在门外守候的混作三等丫头的弱水一眼,旋即金莲步踏入沐筱萝的上房。

    林秋芸沉默着,不冷不淡得说,“多谢姐姐劳心了。”

    “这筱萝姐儿咋就病倒了呢,我可好生心疼啊。”

    东方飞燕娥眉紧锁,她心中甚感大快人心,没想到昨日里叫弱水把刻着沐筱萝的生辰八字的压胜木偶置于她的床头底下,这还没有多久就应验了,接下来轮到林秋芸一命归阴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饶是这般,东方飞燕始终搬出一副慈善的,母的惺惺作态,莫说林秋芸心中作何感想,瑾秋和香夏早想把昨夜里的隔夜饭一股脑喷在大夫人的脸上。

    “好了,秋芸妹妹,姐姐我回去了,我被老太君罚在佛堂的早课还没有做完,姐姐我得赶回去做完它。”

    转身之际,东方飞燕一脸得意得笑。

    沐若雪本也想来凑凑热闹的,却被东方飞燕止步沁芳暖,这指不定将来会生什么。

    “不送。”林秋芸望着大夫人的背影,心中燃起万丈怒焰!

    不过更令林秋芸心寒的是,相爷沐展鹏却也一点儿不关心筱萝姐儿的病情,竟然一丝过问都没有。

    “二夫人别伤心了,相信香夏,二小姐不日便会好起来。”香夏知道筱萝二小姐是将计就计来个装疯,让大夫人放松警惕,然后叫她,系正房狠狠摔一跤。

    ……

    横溪院。

    大公子沐轩昌之住所。

    沐轩昌正与大殿下夜倾宴把酒言欢。

    “倾宴大殿下,你可知道现在我的心里可有多么欢畅呀。”

    说罢,沐轩昌捻起葡萄美酒夜光杯一饮而进。

    一身明黄长袍的夜倾宴眸目熠熠生华,“哦?能说来听听?”

    “我那赔钱货的二妹终究是疯疯傻傻了,她那大祠堂之上张狂之样,我这个做大哥的,早就想杀死她了!哼……”

    放心手中的月光杯,沐轩昌的嘴角浮现一抹颤抖的冷笑。

    这笑常人望之,不免的心寒胆汁狂冒。

    “看不出啊,你这个作大哥的!竟是这般痛恨自己的亲妹子。”

    原本以为只有大华皇宫之内,兄弟相残已是家常便饭,夜倾宴怎么也想不到堂堂相府之内,却又这么兄不友弟不恭的一面?

    “哼!”沐轩昌冷哼一声,“沐筱萝那个狗杂种!我唯一的妹子只有沐若雪一人?沐筱萝她那个贱人,给我伺候穿鞋子也不配。莫非大殿下你对她有意思不成?”

    考虑到沐轩昌可能是自己将来登基为皇的一大铁杆盟友,夜倾宴是不可能愿意失去沐轩昌这个好盟友,拍着沐轩昌的肩膀,缓缓得道,“夜兄,本殿下对你的,亲妹子沐若雪是怎么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可是人家看不上我,这个忙你能不能帮我。”

    夜倾宴话锋一转,说得沐轩昌的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大殿下的心意,若雪她不知道,我这个作为长兄的如何不知道?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如今夜倾宴生母王氏余孽零星有之,大华众位朝臣无比反感王氏,他们讨厌王氏,恨屋及恨,连带着讨厌起夜倾宴来。

    所以,相比之下,在外流连十几年的二殿下夜胥华却是被多位大华肱骨大臣所看好所倚重。

    势利的沐若雪也是看准了这点,所以沐若雪才选择夜胥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