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瑾秋突兀得出现在月光之下,面目狰狞,“好个老死鬼!以为在二小姐这边说说好话,就能够把从前的事情拨了个一干二净么?哼哼,这个算盘打得好呀。 .”

    对方人多势众,李妈妈连连否认,“筱萝二小姐,你们在说什么,老身怎么不明白呀?”

    “筱萝二小姐,你不是病了吗?怎么此刻如此神采奕奕?”李妈妈突然想到沐筱萝早上可是沐鱼源沐老太医瞧了一遍也都素手无策的,可如今却没事了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难道一切都是阴谋!

    沐筱萝她是假装疯癫的,并没有受到巫蛊之术的残害,本和自己约好前来通风报信的弱水竟然没有来,却换上了一个假弱水香夏,这更加确定无疑,巫蛊之事暴露了!

    “大夫人那边还有事呢,老身先行告退!”李妈妈想了想,还是设法离开这里,对方人多势众,恐怕讨不得半点好处。

    沐筱萝森然一笑,“哦?李妈妈不想多呆一会儿,就这么想走吗?”

    “是,老身定要先走不可,难道筱萝二小姐敢拦我不成?”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林瞅着李妈妈拔地起身,就要离开这里。

    不等李妈妈走多远,沐筱萝捡起脚边长满尖锐菱角的巴掌大重达五斤石头,狠狠往李妈妈的脑门砸去。

    嘭……

    李妈妈脑浆四处溅洒,这个老货老眼一黑,旋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啊!瑾秋第一个尖叫,要不是她的嘴被香夏死死得掩盖,非得把栖静院齐边的人们吵醒了不可。

    香夏心中也极度恐惧,不过还是慢慢冷静下来。

    倒是沉香她似乎早已料到此举,因为之前她的表情浑然专注于沐筱萝身上,筱萝二小姐的一举一动,沉香非常明了。

    “哼!竟敢用巫蛊之术害我和娘亲,单单此举,本小姐足以叫她挫骨扬灰,我现在砸坏她的脑,叫她死亡,始终也保留了尸给她,算是客气的了。”

    沐筱萝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如果自己不狠,那么别人就对你狠!

    “香夏,瑾秋,你们找几块大石头绑在这个老货的身上,然后扔到大池塘喂锦鲤去!”

    相比其他人,沐筱萝极为冷静和笃定,“大家尽量小声一点,不要吵醒别人就好。”

    这**裸行凶杀人,陪着老太君深居长安园的沉香听得不少,见得那可是第一次,虽说李妈妈往日里嚣张跋扈不是那善良之辈,可沐筱萝二小姐说杀就把她给杀了,毫无犹豫,这件事情,多少令沉香对二小姐产生了看法,二小姐她是有勇有谋略的人物。

    和之前畏畏缩缩的性情,简直是判若两人!

    饶是沉香心中困惑不行,可眼前的一幕使她想起,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相府,不是你吃人,就是等着人来吃你,表面上看起来祥和一片,其实壮阔巍峨的波澜底下,却是那无尽的阴沟。

    筱萝二小姐这般变化,也丝毫不足以称奇。

    对于瑾秋和香夏二人来说,李妈妈为虎作伥,如今更是丧尽天良用巫蛊之术除掉二小姐和二夫人,也难怪二小姐会大雷霆,一石击中李妈妈的脑部,叫她下阴曹见那阎罗王。

    这个李妈妈也是命该如此,香夏和瑾秋自打跟从了筱萝,她们便誓要一辈子追随二小姐,永不变心!

    而沐筱萝也是看准了她贴身俩丫头和沉香,所以她胆敢这么做,在她们三人面前杀了李妈妈。

    只听得见噗通一声,李妈妈的身体被沉甸甸的巨石绑住,沉入荷花池塘的深处,就且当做荷花的养料,来年的荷花开放得会更加茂盛浓郁。

    “二小姐,弱水和李妈妈已经死,大夫人那边要是找不到她们可怎么办?”

    到底还有一个心地歹毒的大夫人,香夏还是说出自己的困惑。

    沉香略有深意得凝了香夏一眼,“且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生过一样。”

    “一切就按照沉香所说的,你们可记清楚了?”沐筱萝看了沉香一眼,她有的是胆色和魄力,一个沉香简直可以抵得过好几个香夏瑾秋呢,要不然当初整个长安园,只有沉香一人才有资格在老太君身旁侍奉呢。

    东方飞燕那个老贱妇,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派遣李妈妈和弱水在暗中交通,以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得把巫蛊之物放在沐筱萝和林秋芸这边,酿成祸害,如今李妈妈和弱水两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除非东方飞燕会懂得派人潜入荷花池塘底部查探出尸,要不然她如何能知道李妈妈和弱水早已毙命?

    当然,沐筱萝这边的人都是对她死忠的,更不可能会将此事告诉给大夫人东方飞燕!

    “好了,沉香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沐筱萝转身对香夏和瑾秋道,“我们也回栖静院吧。”

    香夏和瑾秋小心翼翼查看齐边并且确定没人之后,她们也就离开了。

    ……

    三更,大夫人跪在佛主头像前,两只手捻着佛珠,心里蹿过一丝心绪不宁之感。

    在大夫人身旁侍奉的弱水胞妹星儿也一脸焦虑之色。

    “大夫人,请宽恕星儿斗胆,为什么都三更了,仍不见李妈妈和姐姐回来呢?”

    星儿也是无意之中听到李妈妈和弱水之间的谈话,所以才知道今天晚上二更是她们约好在栖静院的荷花池塘交头的,都过了这么个时间点儿,还没有回来就意味着有变。

    大夫人厉色道,“死丫头!本夫人都不急,你急什么?是不是有意触本夫人霉头啊!等李妈妈回来,看我不叫她打死你。”

    到底星儿年纪小,这么一吓,便生生给愣住了,也不答话儿,东方飞燕心中也是一阵子的焦虑,腹诽着,李妈妈好歹也是相府里头多年光景的老人了,她无论做什么事情办得可都是妥妥帖帖的,可是今儿个东方飞燕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老感觉一阵儿的精神恍惚,似乎隐隐有些悲伤。

    到了第二天正午,前来佛堂送饭菜的三等丫头前来禀告东方飞燕用膳,东方飞燕才警觉原来李妈妈还没有回来。

    “你叫什么名字?”大夫人瞧了一眼有些眼生的送饭菜的三等丫头。

    “回禀大夫人的话,奴婢叫小翠。”小翠小心翼翼得说道,大夫人的母老虎脾气,整个相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这送饭的差事原本是李妈妈的,可今儿个厨房里头的人久久不肯等到李妈妈前来管饭,所以就自己送来了。

    大夫人自然要问小翠关于李妈妈的去向,小翠却是一问三不知,她一天到晚呆在伙房里头,负责着洗菜的差事。

    之后,大夫人又把厨房里头的掌事厨娘叫来,顺便也把那个做糕点的厨娘也一并儿叫来,她们都说不知道李妈妈的下落。

    星儿这回急着眼泪都下来了,“大夫人,请容我去栖静院找姐姐,求求你了……”

    “混账!该死的贱丫头!来人呐,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大夫人一怒之下,就叫人把星儿给拖下去毒打一遍,打得她股肢皮开肉绽,出了血水,半会儿无法行动,这才放了心。

    这回儿要是让星儿哭着喊着去栖静院寻人,岂不是要泄露了她自个儿派遣弱水去栖静院安放巫蛊木偶之事?

    再说三等丫头没有登记造册,都是有时候这个院子忙碌一点,就会在这个院子多派几个人手,或许是那个院子空闲下来,又要拨过去,没了个定法,星儿要是去了,栖静院那边肯定会矢口否认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物。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夫人不想要叫别人知道自己的事,倘若被老太君知道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就算娘家的后台有多么强硬,恐怕也无济于事!

    换了沐展鹏最疼爱的大女儿沐若雪做了这档子的事,沐展鹏肯定丝毫不留情面毅然将沐若雪逐出相府,永远不承认他有这个女儿,心疼的女儿尚且如此,近几年来,沐展鹏一直反感东方飞燕的为人处世,就拿虐待相府,系一事,就足以叫东方飞燕在沐展鹏心目中失掉了往日地位。

    “女儿给母亲请安。”

    正当大夫人满脸惆怅之际,沐筱萝在香夏和瑾秋二人的陪伴之下,来到鎏飞院西侧的佛堂,一见大夫人螓上没了往日华贵的朱钗,一身如素,体态清减了不少,筱萝心中好不痛快,可好歹人家是自己的,母,这明面上的礼仪还是有的。

    “不必多礼。”

    东方飞燕脸上毫无血色,她转过身子来,看到沐筱萝她一身华丽,右侧云鬓戴着金光荡漾的名贵金钗,左侧又插着那无比名贵的碧玉簪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上佳,直追亲生女儿沐若雪。

    “那女儿先行告退了。女儿此番请来,就是替老太君看看母亲有没有偷懒,原来母亲眉宇偷懒呢,那女儿可以去长安园将此事禀报于老太君了。”

    沐筱萝嫣然含笑,转身自己,她高傲地扬起头来,在香夏和瑾秋两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佛堂。

    “啊!”东方飞燕疯狂地扯断佛珠链子,这是毁掉好不容易重生窜上去的,又被自己给毁掉了,她,沐筱萝好大的胆子,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这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见沐筱萝一夕之间变得有精神,一改昨日的疯疯癫癫,东方飞燕气得吐血的心思都有了,可真真而没有想过结果竟然会是这样?

    东方飞燕嗖得站起来,左右思量,又派她那个混在小厮队伍里的高手墨扬,搜遍整个相府,哪怕掀翻了个底儿朝天,也要找出李妈妈和弱水二人的下落,可是找了很久,直至天黑。

    墨扬披着一身墨色长袍闯进佛堂,跪在地上,两只手抱拳,脸上充满着无比的愧疚之色,“对不起,大夫人,属下无能,属下和一众兄弟搜遍了整间相府,就算是长安园,属下也派几个我们的人进去,也丝毫不见李妈妈和弱水两人的踪影呀。”

    “栖静院去了吗?”东方飞燕的心有如那即将要灯枯那般,渐渐变得死灰,脸色非常难看。

    “我们第一间去的,就算那里,我们也派一拨人混进三等丫鬟的队伍里,也寻了遍,根本找不到,她们两个,好像凭空在人间蒸一样……我想……肯定有人杀死了她们……然后毁尸灭迹!”

    墨扬想到,眼下就有这么一个可能。

    这……毁尸灭迹!

    大夫人眉心万千波澜起,沐筱萝她真懂得杀人于无形?

    如果不是沐筱萝杀死的,那么李妈妈和弱水怎么消失一夜而不得回?

    沐筱萝……本夫人定要让你千刀万剐永堕阎罗!

    一想到这里,五脏二腑万般悸动,东方飞燕娥眉愈锁得紧,心口痛彻不已,也就昏厥过去。

    ……

    长安园。

    沐筱萝和老太君说着话,倒是想起老太君曾说大华宫廷如今流行碧落妆,是她老人家一直梦寐所求,碧落状非同梅花妆只适合青年女子。

    “老太君,如果我能上大华宫廷一趟就好了,正好可以给您弄一个碧落妆的份儿回来,给你好好装饰装饰,老太君您说好不好?”

    眼里含笑的沐筱萝正在给坐在古藤椅上的老太君施展指压技法,沉香、香夏和瑾秋皆在身旁侍奉,她们脸上一片笑意浓浓。

    “怎么不好啊。”老太君天天在这一堆年轻女孩里头团转着,倒觉得自己一下子年轻起来,往日不愉之心情也倒缓和了些许。

    不过家臣女子是不能够随时随地上大华宫廷的,老太君握着筱萝的手,感慨道,“筱萝啊,太君知道你孝顺,可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你是不能够随随便便上大华宫廷,你爹爹虽然贵为一国丞相,也只有要事禀奏皇帝的时候,才进宫一趟的。”

    “是呀,自古历来男子才有资格在朝为官,出入宫廷,再不然就是成为太监在宫廷中侍奉各大贵妃皇子们。”

    瑾秋吐了一下舌头,被旁边的香夏一个暴戾的目光给瞪回去。

    瑾秋说的不错,其实香夏没有必要去瞪人家,倒是筱萝极为淡定,自己是女子,并不代表着未来就不能够进入庙堂和须眉男子比肩?

    只是我泱泱大华朝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女子罢了,我沐筱萝将会在大华皇朝的第一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