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在心中偷偷得起大誓言,她不知道,老太君要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定会感叹沐家出了一个好女儿。  .

    “老太君,您还是用一点糕点吧,筱萝二小姐,你也用点吧。”

    不知何时,沉香端上一盘极为可心的糕点上来,一颗一颗白糯团子,闻之清香扑鼻,叫人食欲大开。

    老太君自己还没有吃上,就替筱萝夹了一口,置于她口中,问道,“筱萝姐儿,这糯米团子可合乎你的口味?”

    “味道软糯适中,香甜得当,很是不错的呢。老太君也吃。”沐筱萝也给老太君夹一块儿,轻轻放在她的嘴里。

    祖孙两人其乐融融,看得小丫鬟们看得好不羡慕,她们之中很多人都是从小被拐卖到这里来的,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就早已跟亲人失去了联系。

    看着祖孙坐享天伦之乐,她们心中更加希望的是,筱萝二小姐能够和老太君永永远远这么快乐得幸福生活下去。

    见着老太君连连打了几个哈欠,筱萝也不好生多打扰,便寻了一个理由,带着瑾秋和香夏准备回栖静院了,这不,老太君疼爱筱萝,爱屋及乌,说要硬带几个糯米团子回去给娘亲尝尝。

    长者赐怎敢辞,筱萝也就收下了,只是路过一方高高院墙,沐筱萝似乎想起了什么,便支开了瑾秋香夏二人。

    这两个丫头鬼精灵的很,筱萝觉得,有时候事情不要尽然让她们知道才好。

    她们也就以为筱萝二小姐想要在这里一个人待会儿。

    谁知道,沐筱萝走到高墙之下,轻轻敲了三下。

    一位身形健朗的戴银面男子自高墙缓缓落下,他的身形是那么的卓那么的不凡,这尘世间的普通女子看了肯定会尖叫不已,可惜筱萝终究不是寻常女子,她重生两世为人,可要知道这个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平淡。

    沐筱萝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

    “你终于需要我了?”银面男子哈哈一笑,银面之上那一对勾魂摄魄的清澈眼眸,恍如这世间最为澄澈的大海,这双眼睛或许说可要洞穿这世界的一切,却无法洞穿筱萝心内的真实想法。

    沐筱萝似笑非笑得答道,“算是吧,不过对于夜胥华二殿下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小事?”

    “你别那么快揭穿我的身份行不行?”银面男子极度郁闷,他喜欢她,所以一直苦苦派人守在高墙的另一端,只要出现三声敲打声,他一定会从任何地方赶到这里来,为的只是尽自己一切力量去好好疼惜他爱的那个女人。

    沐筱萝见他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星眸如钻,秀挺的鼻翼,深邃的剑眉,一一划,恐怕世间上最为杰出的画师都难以用手中丹青倾尽一一墨,也许除了天上的画仙才能够勉强勾勒出眼前男子的大概轮廓。

    夜胥华太美了,堪称完美,也许这两字放在男人身上来形容他,可能会觉得很奇怪,可惜沐筱萝找不出别的词了。

    要不是上一次被夜倾宴的“虚伪真心”打动,筱萝真心错付薄幸人,假如没有了夜倾宴,沐筱萝还真的能够接受夜胥华的爱,从此和他双宿双栖,可惜的是,在前一世,沐筱萝也只有在弥留之际,才知道夜胥华惨死在军营之中,总而言之,是被自己连累至死。

    这一世,沐筱萝不敢说可以给夜胥华带来幸福,最起码,她可以保护他,让他好好生存下来,再帮他谋夺帝国皇位。

    不能够确定是否给夜胥华带来幸福,只是沐筱萝的心已死,她知道皇帝历来皆是凉薄之人,他虽然拥有万里江山,但是手里的血腥如何能够洗刷得去?

    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夜胥华一袭银袍,腰间束着绣着金丝线的细长玉带,勾勒纤腰如修竹盈盈,他的眸顿然温柔了起来,时如深不可测的大海,时如明镜澄清的秋湖,他还是问道,“说吧,什么事儿需要我做的?”

    “也没什么事儿,听闻近日大华宫廷流行碧落妆,你给我一份吧。”

    沐筱萝看了他一眼,旋即埋头不敢在去看他的眼睛,这应该是重生之后的自己第一次请求他办的一件事吧。

    还没等夜胥华吱声,沐筱萝又补充道,“请二殿下放心,这份人情,我沐筱萝以后会报答你的,不过我不想此时此刻……”

    “我懂你的意思……”夜胥华何其不知筱萝的心思,她是不想欠自己的,感激和感情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只是心想,这碧落妆是好娶得,不过自己可是二殿下,身旁有没有王妃侧妃的,贸然去宫廷里索求未免太掉份了,被人诟病是肯定的,此事得好好想办法。

    “若你觉得为难,就当我没说。”沐筱萝不想多说一句,转身就走。

    “慢着,我又没说做不得?”夜胥华伸手去,单薄的手触在空气当中,一股凉风袭来,如果此时此刻能够握住筱萝的手该有多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风劲玥对于筱萝身上的那股气质极为着迷,如果说前世的筱萝给夜胥华的感觉是这般,这一世,更是如此,当然重生的只有筱萝一人。

    相比沐若雪的妩媚妖华倾城无双,沐筱萝多的那一份娴静,那一份处于世俗之中却不为俗世蒙污的倔强。

    夜倾宴钟爱的是沐若雪那一副倾城倾国的媚骨,而夜胥华倾慕的是沐筱萝的那一份清淡静幽的气质。

    “好,既然你答应了,我只好暂时收下你的人情了,日后必当报答。”沐筱萝点点头,再次准备离开,除了这件事,筱萝觉得没有什么跟他好说的。

    他可是近日大华皇朝所有皇子之中最有热门登上皇位之人呐,难道沐筱萝就如此淡薄名利吗?天底下那么多的女子就巴不得要跟自己亲近想要当上一国之后,难道筱萝她不想当皇后。

    夜胥华的心里很是矛盾,他痴情的就是筱萝无心追逐皇后的心胸,爱得就是她那独一份恬静淡幽的性情,可他烦的也是这个。

    如果沐筱萝一心想要巴结夜胥华,就是为了日后能够当上一国之后,那么夜胥华还能喜欢她,还能爱她吗?

    答案明显是不能,所以造成夜胥华心中的无比矛盾。

    “等等,我想问你,”夜胥华快走几步,拦去筱萝的去路。

    表情笃定的筱萝眸珠瞥向远处一方高耸的假山石壁,看着上面长着几棵稀稀松松的苍翠野草,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等待夜胥华心中的疑问。

    抚了抚大拇指头上的龙纹玉扳指,夜胥华明澈如湖水的眸心深处一直凝聚在筱萝身上,“我想知道,为何那日在地下黑牢救人的时候不叫上我呢,而是叫你五弟寻外界江湖人士帮助,当时情境之危险,我真为你担心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沐筱萝这下抬起头来,眸心已然不见了静谧之色,而是带有一种不可思议得神色,“莫非二殿下在相府之内可有细作不成?”

    听及奸细两个字,夜胥华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筱萝你觉得本殿下像个细作?你无须管我如何知道,反正我是知道的。当时事情那么严重,你都没有叫上我,如今就因为要拿到碧落妆这等小事就知道寻我帮忙了。”

    “二殿下可是在教训我?”筱萝转过身子去,心中腹诽,什么二殿下,不给就算了!

    筱萝看似生气了,夜胥华的心颤抖了一下,连忙解释道,“我可是担心你的安危,我只想让你知道,只要你需要任何的帮助,我都会尽力用我的力量去帮助你的,之前,我早已对你说过,不是吗?”

    “谢谢。”筱萝的语气极为冷淡。

    沐筱萝今生实在不想跟夜胥华有太过的交集,说白了,就是怕连累人家,连累他再为自己死掉一次该怎么办?

    说完那两个字,筱萝的身影直接掩映入高墙假山石壁之中,恍若神仙妃子般离去的倩影,对于夜胥华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打动那个一去不回头的女人。

    思索了一番,夜胥华但听得有人朝高墙这边走过来,重新戴上银色面具,衣袍轻扬,踩着轻功轻轻飞上高墙之上,居高临下,却看一个碎藕裙襦的小女子提着一小篮子行色匆匆往栖静院走去,她左顾右盼的样子,生怕被人知道。

    如此鬼鬼祟祟,怕干的不好的事情吧。

    夜胥华二殿下多次来相府为了打探丞相沐展鹏和大殿下夜倾宴之间是否存在秘密联系,所以日子久而久之,他也对相府内的房屋构造了解程度丝毫不下于沐筱萝。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女子想要做什么?如果她胆敢对于筱萝不利的话,哼哼……夜胥华飞下高墙,又叫两个贴身侍卫继续在高墙边上放哨。

    两个侍卫看到的是,小丫头竹篮里头提着的一根长长,浑身长满肉刺的东西,应该是某种爬行动物,却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何物,不过他们还是把这件事告诉夜胥华,夜胥华让他们两个继续窥探。

    提着竹篮子,神色无比惊慌的橘红生怕有人看到她,这一篮子里头装着西域十大毒种七尾蜈蚣,准备放二小姐筱萝的床头底下。

    能够能把这件事情办成,橘红就可以拿到一银子,给老家杏花村的大哥二哥三哥砌个好点的土坯房,然后娶上媳妇,家乡的三位哥哥年逾三十,就是太穷了,连土坯房都盖不起,根本没有人嫁给他们,这是橘红的心病,为了解决这块心病,虽然弱水姐姐做错事竟然无端端失踪的前例在前,但是橘红觉得只要拿到银子,哪怕搭上性命也是值得的。

    栖静院又是招呼几个三等粗使的丫头婆子前来打扫,橘红突然想到单单揣着竹篮子进入筱萝二小姐的寝室一定会叫人生疑,这该如何是好,如何吸引大家的注意,这样自己就有机可乘呢?

    对,在柴房放火,人群慌乱之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到时候不就轻而易举得把七尾蜈蚣放在二小姐的床头,等她上床入睡之时,也是教她命归阴曹之日。

    一不做二不休,橘红跑到栖静院南侧小柴房去,她个子小,跑起路来也极为轻快,整个栖静院的下人们都在忙活活计,谁有空管一个粗使丫头做什么。

    一溜烟,橘红这丫鬟的身影就飘入小柴房之中。

    橘红弄了一堆儿干草,打响了火折子,一丝丝火苗嗖嗖嗖得窜了上来,明黄幽绿的火苗如同舌头一般疯狂地舔氐着干草,骤然间甘草噼啪噼啪得燃烧起来,橘红嘴来浮现一抹冷笑,把燃烧着的干草给扔到干草堆里头,呼啦一声,小火冲了上来,小火变成了大火,大火开始冒着青烟,霎时间整间柴房满满的烟雾。

    然后橘红跑到院子中央大喊,“来人呐,柴房失火了,就要烧到上房了,大家赶快来救火呀,快点啊!”

    大家一听到“上房”两个字都齐刷刷傻眼了,这可是大夫人和二小姐住的地方,但是只要聪明的人想一想,上房距离南侧的院子隔了好几处房屋呢,要烧的也没有那么快烧到那边。

    不过只要是火灾,大家都觉得很恐慌,瑾秋香夏簇拥着沐筱萝出来,二夫人也被小初梅搀扶出来,卧病在床的大初梅也给几个身强力壮的三等婆子抬出来。

    “哪里着火了?”沐筱萝凝了一眼众人。

    人群中有丫头说,“二小姐,是南院的小柴房!”

    “你,你,还有你们,救火!”沐筱萝连忙指教她们做事,众位丫头们开始奔奔跑跑,就连瑾秋和香夏小初梅也加入行列。

    正当大家齐心协力救火之时,橘红趁着乱跑入沐筱萝所住上房之中,揣着小竹篮进去,一进入主卧,掀起云锦荷纹被,小竹篮的口子对着被里晃荡了一下,长达七寸的浑身长满剧毒肉刺的七尾蜈蚣落在锦被的缎面上,为了能够让七尾蜈蚣乖乖呆在这里,橘红拿起中指放在牙齿边上,狠狠一咬,一滴二滴三滴血迹滴溅在七尾蜈蚣的身上。

    七尾蜈蚣是西域十大毒种,这些毒种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特征,它们嗜血,只要给它们提供血液,它们就能够乖乖得蜷缩在原地半日,当然这半日之内可要保证有足够的血液供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