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0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望着被褥里那一趟血迹,橘红眼里浮现狠戾的神色,看来这头七寸的七尾蜈蚣足够在被褥里呆上一段时间,只要沐筱萝屁股坐上去,叫它咬一口,七步之内定叫她剧毒溶入五脏二腑,华佗在世也难以施救,更别说叫沐鱼源沐老太医了。 .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橘红竟然从沐筱萝的眼皮底下逃脱,这也难怪沐筱萝,她如今一心只在南院小柴房的救火大事上,这天干物燥的,火物极其猖狂,如果没有及时灭火,照这样的火势,连着东侧上房的院皓澈给烧了个精光。

    而橘红也是装作救火的样子,因为她从沐筱萝上房里头端来了一大盆的水,也急匆匆跑到南院参加救火的行动,橘红走得太匆忙了,她竟然把装七尾蜈蚣的竹篮子落在了沐筱萝的塌下。

    约莫忙活了大半个时辰,南侧的火苗终究是被扑灭了,众位丫头们前来禀报说肯定有人点了火折子忘记收好,因为在小火灾现场现了一根火折子。

    “娘亲,你说会不会有人故意纵火呢?”沐筱萝眉心一皱,这事情来得蹊跷啊,晚不来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起火呢?

    林秋芸也是微微颔,“筱萝,你说得对呀,这场火来得太诡异了。”

    “小姐,我和瑾秋虽然身为栖静院的二等丫头,但是我们管教那些粗使丫头婆皓澈是按照当初长安园的规矩来着,这火折子的事情我们也在私底下跟她们强调多次,一定要在用完了之后好生收起来。”

    “对呀,没有道理这些粗使丫头婆子们会明知故犯呀。”

    香夏和瑾秋二人面面相觑,她们知道经自己管教之后,栖静院的三等丫头婆子们办事没有以前那么懒散拖沓了。

    栖静院内火折子乱放的问题,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小初梅听她们说着,轻轻浅浅的眸子皮一轩,提高了音量,“二夫人,二小姐,香夏姐姐,瑾秋姐姐,如果我小初梅没有推测错误的话,定是有人混入我们栖静院了~!对,一定是她干的。”

    “香夏,瑾秋,你们二人给我清点人数!”沐筱萝喝令道,她之前也知道三等丫头婆子的管制力度实在弱爆了,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相府之内三等丫头婆子人流变动过大,都懒得登记造册,不过今天生的事情倒是可以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定要好好轻清点人数,从中查出可疑之人。

    “是,二小姐!”

    “是,二小姐。”

    香夏和瑾秋干此等事情可十足麻利得很呐,栖静院所有的丫头婆子们都叫过来,负责管饭的,负责管衣,负责管饰的,负责管支出开销的,真是应有尽有,活像个******。

    要不是今天特意叫香夏和瑾秋清点人数,沐筱萝还不知道各司其责的二等三等丫头婆子们竟然也有三十多个,好些都是老太君给予筱萝的厚爱多拨了一些过来,当初还在相府最小柴房受难的筱萝绝不会有现在的待遇。

    “启禀二小姐,一共三十三口丫头婆子。”香夏上前禀告。

    沐筱萝一个一个得走过去,看了一遍,怎么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少一个,“我怎么觉得少一个人呢?”

    “二小姐,可少了谁呀?”瑾秋一脸郁闷,虽然三等丫头婆子流动大,也差不多是三十几个这样子,她真的想不出到底少了谁。

    筱萝生母眉心紧凑了些许,知道筱萝说的少的那个人定是那放火的元凶!

    “刚才我明明看到一个丫头,从我屋子端洗脸盆子救火,怎么这会看不到她的人呢?”沐筱萝愈肯定了,所有人都在,而那个端着盆子的碎藕裙襦的小女子就她不见。

    沐筱萝放下话,“你们大家打今儿个起,给我好生注意,谁在相府里头穿碎藕裙襦的,有的话立马报告给我!听见没有!”

    ”听见了!“列位丫鬟们都齐刷刷低下头。

    这穿着碎藕裙襦的人么?

    小初梅似乎想起了什么,可那是不可能的,橘红姐姐是整个相府对自己最好的好朋友,橘红把自己当做亲生妹妹一样看待,在亲姐姐大初梅囚禁在地下黑牢的时候,橘红姐姐一直关照着自己,小初梅把头垂得很低。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我也乏了。”林秋芸遣散了下人,然后和筱萝聊了几句,便也去睡觉了。

    沐筱萝一进房,觉得四肢有点酸,走到床边,被皓澈没有掀起来,就往床边上坐去。

    七尾蜈蚣钻出面目可憎的头来,那长长得獠牙正准备穿透筱萝的臀,却无人现。

    “小心!”

    一袭银袍冲入沐筱萝闺房之中,把香夏瑾秋得吓得一大跳。

    沐筱萝还好僵住了身子,屁股蛋儿没有落在被褥之上,银面银袍男子拉住筱萝的手,补充道,“小心,你床头下面有毒虫!”

    这个人看得怎么那么眼熟,香夏怔了一下,这分明不是上一次和二小姐在高墙之下遇到的那个银面美男么?他可是救了小姐和自己一命,要不然早死在歹徒的匕之下了。

    见香夏的眼珠子奇怪得在银面男子身上打转,瑾秋忍不住问道,“怎么了,香夏姐姐,你可认得这个陌生男子?”

    瑾秋到底没有见过银面男子,更不知道其中原委了。

    “不,我不认识他!”香夏回答得极为坚决,他已经答应了筱萝二小姐,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

    “瑾秋,别问那么多了,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香夏不等瑾秋继续询问,马上抓住她的手,出了房门,然后关上门。

    一脸惊慌彷徨的瑾秋,就这么的被香夏抓住手腕,心中满是疑团,这个银面银袍是谁,为何闯入二小姐闺房之中,莫说二小姐一点事儿都没有,就连香夏姐姐也保持得如此镇定,莫非她们认识那个银面银袍男子?可是为什么就自己不认识他呢?

    按道理一个陌生的神秘进入二小姐的闺房,香夏姐姐她们和自己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喊“有刺客闯入二小姐的闺房”之类的言语,可实际上都没有。

    ……

    沐筱萝上房。

    “有毒虫,你怎么知道有毒虫?”沐筱萝目光冷凝着他。

    男子解下银面,在幢幢的昏黄烛光之下,掩映出那一张比女子还要美丽还没妖娆的脸,不是他夜胥华又是何人?

    “夜胥华,你别妄想胡乱编一个理由就往我的闺房里跑,你看看都被我手下的俩丫头看见了!”

    沐筱萝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如此莽莽撞撞,就算很喜欢自己又怎么样,闯一个黄花女子的闺房是何道理呢?

    眼前的女人似怨还嗔,眼波流转,看似无情还有无情,如此幽闭的密室,哪怕要夜胥华就这样跟她一辈子这样困守在此处,他也心甘情愿,可是他不愿意心上人这么误解自己。

    “你瞧瞧,这是什么?”夜胥华走过去,拉住筱萝的手,自己上前两步,用力掀开云锦被,盯着筱萝的脸,“你自己看看!”

    沐筱萝定睛一看,云锦被团下面竟然盘着一滩腥臭令人作呕的血,令人惊心的是,血上赫然盘着一根浑身长满肉刺的怪物,它的尾巴竟然有七个,是……是夜胥华口中说的那个毒虫。

    “如果我没有说错,这就是西域十大毒种之一,叫做七尾蜈蚣,只要你刚才被咬一口,华佗在世也难救。”

    夜胥华从袖子中取出一把匕,手法如若疾风闪电朝七尾蜈蚣的尾巴一砍,顿时间七尾蜈蚣一动不动。

    “你怎么知道我的闺房之中有毒虫?”沐筱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是眼前的男人救了自己,难道自己就可以恩将仇报了吗?

    旋即,夜胥华撕下床单的一角,包住那个头尾分割成两段的毒种,面色笃定得答道,“要不是之前我在高墙之上等你没走多久之后看到一个丫头揣着小竹篮行色匆匆往栖静院的方向行去,我也根本不会想到……当然我赫然看到小竹篮蠕动的小毒虫,我就知道一定是有人想要加害于你?”

    “可是一个碎藕裙襦的小丫头?”沐筱萝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静静等待夜胥华的说辞。

    夜胥华陡然怔住了,连忙问道,“是的,只是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

    “栖静院南院小柴房起火之时,我看到一个身着碎藕裙襦的小丫头端着一大盆子的水从我的房间里跑出来救火,可见救火是假,放毒虫才是真的。”

    这句话看似对夜胥华说的话,可在夜胥华的感觉,好像是沐筱萝她自个儿在自说自话。

    不过夜胥华可以肯定的是,沐筱萝说的,和自己看到的那个身着碎藕裙襦的小丫头是同一人没有错。

    “看来真是那个小丫头先在南院小柴房防火,造成混乱之后,再到你的房间里放毒虫的。”夜胥华静静得凝着她。

    这些是很重要,不过刚才要不是夜胥华突然闯进自己的闺房,叫住筱萝自己,她早就没命了,重生了一次,难道上苍会那么好心真让自己重生第二次吗?那是不可能的。

    “你又救了我一次。谢谢你。”沐筱萝欠他两次了,每一次都在自己生命最危险的关口救了自己,有道是大恩不言谢,可沐筱萝不知怎的,还是把谢谢俩字说出口,除了这个,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胥华脸上浮现一抹苦笑,“筱萝,你我之间还须言谢么?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那你要的是什么?”沐筱萝娥眉一皱。

    “我要你!”夜胥华的声音如同一阵风,软软的风,吹进沐筱萝的心坎里头。

    “不可以!请二殿下死了这条心吧。”沐筱萝的态度极为坚决,她誓从此不再入宫,不想再度经历前世的痛楚,这种苦太深太累,无论如何也不要重蹈上一世的覆辙的。

    筱萝的眸心深处是何等的倔强,那是一种看上去比天下之间最为刚强的男子还要执着坚定的绝强,饶是飘摇江湖这么多年的夜胥华也为之震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夜胥华说的,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可见如何切入心肺的。

    “不必多言,我意已决,二殿下请您出去,否则我要叫人了,今日你救我一事,日后定将图报!……或许我可以帮你成就帝业!”

    沐筱萝背对着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过在夜胥华离开之前,他真真切切听到沐筱萝最后那句话,或许我可以帮你成就帝业~!

    不得不说,这口气有多么傲慢有多么坚决,夜胥华也不知道沐筱萝的坚定来自于哪里。

    可是听着她的声音,筱萝是不会骗自己的,很快,夜胥华重生戴上银色面具,一袭银袍飞向上房的高墙之上,在黑夜之中犹如鬼魅那边。

    香夏和瑾秋是有感觉那一面墙上有什么黑乎乎的东西飞过似的,不过很快,她们又坐在长廊之上,交换着心思聊天儿。

    一个人在房间内的筱萝,这才缓缓转身,夜胥华痴心爱着自己,筱萝也不知道他到底爱自己什么,不过他真的跟一般男子很不一样,别的男人遇到心仪的女子可能会死缠烂打,而夜胥华不会,他识同时也是大华储君,是和夜倾宴竞争为皇的有力竞争者。

    像夜倾宴这般虚伪寡情薄意之人,与其让夜倾宴登基为大华皇帝之位祸乱天下百姓,倒不如靠筱萝自己的双手推波助澜,成就二殿下夜胥华的如画帝业,这也是沐筱萝刚刚向夜胥华许偌的。

    也许在夜胥华看来,筱萝她是带一点开玩笑的性质在说这句话,可沐筱萝心中她这话却是出自她真实的内心,毫无半点虚假。

    ……

    哗啦一声,沐筱萝推开门,一瞥见香夏和瑾秋二人坐在长廊之上闲聊,脸色微变,“香夏,瑾秋,你们此刻还有功夫在这里瞎扯嘴皮子,还不度调查一下那穿碎藕裙襦的丫头?“

    “是,小姐。”

    沐筱萝这么一喊,香夏和瑾秋二人吓得可不轻,二小姐很少大喊大叫得冲着自己,可今儿个在她们俩的心目中,沐筱萝二小姐随时随地像一个铆劲儿的烟花筒子,啥时候点着都有可能爆炸!

    见香夏和瑾秋脸色都变了,然后手脚愈利索走出栖静院,沐筱萝也不想唬她们的,一来夜胥华在房间里跟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实在令自己有些窝火,二是找到放火投毒虫的元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