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瑾秋凝着一脸血汗的橘红,呻吟痛叫不已,愈狠了,“自作自受的蹄子,命真够大的,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能够一命呜呼,才能苟延残喘?”

    “瑾秋姐姐,要不就这么得了好不好,好多血啊,也好多血啊,橘红姐姐她一定很疼。 .”小初梅年纪小胆子更小,俨然比不上她大姐大初梅不畏惧死亡。

    香夏沉吟冷笑,“放过她,小初梅,你且问问橘红这个该受千刀万剐的小蹄子她可会放过我们筱萝二小姐?当真我们二小姐是好欺负的么?哼,活该!捅死她倒是得了。”

    “不要啊,香夏姐姐,瑾秋姐姐,小初梅求你,我想橘红姐姐她一定是受幕后有人指使她怎么干的,要不然橘红她哪里会有天大的胆子呀!”小初梅哭了,只是因为她太过善良的。

    而太过善良的人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前一世,沐筱萝尝过太多太多惨绝人寰的苦头。

    如果自己的善良可以给人带来一生的平安喜乐,沐筱萝也愿意这么做,只可惜,你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这,就是现实!

    所有的一切,沐筱萝都看在眼底。

    “小初梅,你敢跟叫这个小贱蹄子为姐姐?当真以为我看不到吗?如果你胆敢认橘红为姐姐的话,请你马上离开栖静院吧,你去锦绣院吧,或许那边更需要你?!”

    沐筱萝纤秀盈盈的身姿掩入在场人的视线之中,犹如黑夜之中一个人长相清丽的鬼魅,她的声音是那么清绝,带有不可抗性!

    “二小姐!”香夏和瑾秋点了点头。

    小初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二小姐,小初梅对您和二夫人的心可昭日月,只是我不忍心橘红她成为四夫人的陪葬品。”

    “哦,听你的语气,小初梅你好像知道些什么?”沐筱萝娥眉一挑,看来小初梅她真的知道了什么,要不然也不会说出陪葬品这三个字。

    负伤的橘红满目苍凉,眼眸之中毫无半点生气,“不,一切都是我自己所为,不关四夫人的事,也不关四小姐的事情……”

    橘红话未说完,精明的沐筱萝又捕捉到了一个信息:哦,原来沐锦绣四小姐也参与其中呀。

    “你若再不说实话的话,我现在就把你处死,扔进荷花池喂王八!”沐筱萝眼眸闪烁一丝狠辣的神色,对于一个想要谋杀自己的贱婢,她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上,还真当自己是以前的那个唯唯诺诺受人欺负受人摆布的二小姐么?

    开玩笑!

    这种小贱婢不好好吓她一番,她是不会招供的!

    “香夏,瑾秋,上去,把橘红架起来,绑上巨石,扔进池子里。”沐筱萝惨烈一笑,自己教唆香夏和瑾秋二人干这等杀人事迹又不是没有干过,大夫人东方飞燕这几天都没有找到李妈妈的行踪,只是因为李妈妈死掉的尸体早已在池子里头泡得腐烂浮肿,怕早已被池底的鱼类分食只剩下一堆白骨吧。

    真真是不进棺材不掉泪。

    橘红被绑上大石的那一刻,就眼看要被香夏瑾秋二人推入深达数丈之深的深池之中,沐筱萝在橘红即将要坠落水中的时候,拿拳头狠狠得在露出橘红肌肤外表的剪刀刀柄狠狠一推,剪刀尖锐部分深入锁骨三寸之多,直接穿透锁骨,当然还不足以置于死地,沐筱萝可不想她这么快死了,未免也太便宜她了?!

    要死,得慢慢折磨至死!

    沐筱萝她有的是戾气和手段!

    “说,到底是四夫人和四小姐合谋,还是她们当中的一个?”沐筱萝捏着剪刀柄,听见橘红在无尽暗夜之中惨烈得哭喊声,她就感觉无比得快乐,她现在真的明白为何上一世的沐若雪母女两个要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要不亲身体验,沐筱萝绝对获得不到这样的满足,当然沐筱萝没有像沐若雪那般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

    沐筱萝懂得如何逼迫得审问。

    没等几分钟,橘红应该受不了锁骨被穿透的剧痛,“真的不关四夫人的事是,锦绣四小姐派来我把七尾蜈蚣放在你的床上,然后放火以遮蔽人之耳目?”

    “我什么要相信你呢?你一直为四姨娘开脱,小贱人,别想为你的四姨娘开罪!你去死吧……”

    沐筱萝话音刚落,两只手就紧紧箍住橘红的脖子,叫她喘不来气,她的螓随时摇摇曳曳得将会坠入池心,到时候没人可救得了她了。

    “真的……二小姐……我没有撒谎……是锦绣四小姐她逼我的……”橘红眼珠子一抹黑,只要沐筱萝再加把劲儿的话,估计她不久于人世了。

    其实沐筱萝本无害橘红之心,只是她真真切切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若不是夜胥华在关键时刻阻止自己坐在床上,要不然被七尾蜈蚣要死的沦为冤鬼的可就是沐筱萝自己了!

    ……

    “二小姐,请你饶恕橘红吧。”对面凹凸不平的假山石壁上探出一个头来,声音如此熟悉。

    沐筱萝不由心中一憷,怎么她来了,哼,真的来得巧啊。

    上官四姨娘竟然二更十分来到人迹罕见的偏僻的池齐围,一定有古怪!

    “上官姨娘,你深夜到此,有何指教?”沐筱萝直接呼她,对于一个想要谋害自己的人,用得着跟她客气么?!

    上官温柔故意压低了身子,声音细细弱弱的,就好像沉珂在病榻多年的老妇人,很明显,这么些天来,她以肉眼可见的度削瘦下去,见她满脸慌慌张张,岂不是奸计被沐筱萝识破的样子么?

    好你个老贱妇,你倒是有脸子来?沐筱萝心中大骂她老贱货,不是跟那东方飞燕一样的可恶,还有什么?当然,沐筱萝却是不用言语骂出声来。

    “二小姐,你没听橘红说吗?是你四妹不懂事儿,才干得这么一桩糊涂事儿?!”上官温柔躬身躬腰地细步走到沐筱萝跟前,“如果真是上官姨娘我害你,对上官姨娘我有什么好处,我可是与筱萝姐儿你说好了的,我们要一同合作共同抵抗来自大夫人那边的,难道不是吗?”

    沐筱萝仔细想想,上官温柔说得也对,如果自己死了,难道大夫人东方飞燕就不会想尽办法铲除上官温柔和沐锦绣母女俩?可要知道沐锦绣和大夫人娘家侄儿东方瑾数月之前勾搭成奸,珠胎暗结,这事儿东方瑾那边视若无睹,压根儿不想娶沐锦绣过门,上官温柔姨娘可气得牙牙痒着呢,她如何能够放过大夫人,当然东方飞燕也不会放过上官温柔的。

    “那沐锦绣为何要害我?”沐筱萝根本想不到那一日自己还在曲拱桥溶洞之下救了她的性命,沐锦绣不知好歹竟要害自己,真是不可理喻,看来做好人死得快这样一个论证在沐筱萝的心中又落了实诚。

    上官温柔回答之时,声音更低了,她根本是没有脸子了,“二小姐,锦绣她想死的,她怪你救了她,所以……她之前都跟我坦白了,我就寻思着怀疑橘红深夜到哪里去了,我便出了锦绣院去寻,岂不料在半路上我捡到橘红的手帕就跟到这里来,正好听到你和橘红在……”

    沐筱萝左思右想,觉得上官温柔说的有道理,若是她想要害自己,根本不会浪费唇舌说这么多,反之,她可以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生矢口否认就行了的。

    沐筱萝冷然道,“好,橘红交给你带回去处置吧。”

    这上官姨娘的手脚极为麻利,马上带橘红走了。

    瑾秋和香夏二人不理解为何不把橘红给杀了呀,小初梅跪在地上抽泣不停。

    ……

    待到翌日天明,香夏给沐筱萝梳头的时候说道,“二小姐,正如你所料,橘红昨天夜里四更的时候在她的房里悬梁自尽了。”

    沐筱萝淡然一笑,心中想到,不过是一个臭丫头罢了,对于沐锦绣,筱萝誓,以后不会再帮她了,哪怕她跪在地上向自己磕千遍,筱萝也不会为其所动分毫,定会坚硬如磐石般的。

    “知道了。”

    沐筱萝唇畔拂过一丝早已洞悉此间内情的笑意,看来上官四姨娘上官温柔果然冲着自己这边表起“衷心”来,若不是如此,恐怕上官四姨娘以后再也没有脸子来见自己了,可要知道上官温柔还是打算着要与沐筱萝一起合作斗垮大夫人东方飞燕的。

    香夏瑾秋伺候好沐筱萝理鬓添花儿,沐筱萝突然对着晃泱泱的铜镜打量起自己来,满头金钗玉簪横陈,听闻碧落妆是娇嫩红妆之中的一点碧色,倘若点在额心之上,想定是媚态妍妍,增加了几分朝气和可爱,当然时值十二年华的沐筱萝,已经够青春可爱的了,一切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只是老太君喜欢,所以沐筱萝才时时刻刻挂在心头之上。

    “唉……”沐筱萝无奈得叹了一口气。

    瑾秋撅起小嘴皮子,“小姐,可有什么烦心事儿?”

    “没有,”沐筱萝摇摇头,手扶着云鬓眸子凝向瑾秋和香夏,“只是不知道我那碧落妆何时到呢。”

    碧落妆,可是上一次二小姐在长安园里边与老太君说过的妆画,这可不是寻常人家有的呀,哪怕是相府这样的高门大户短时间不可能有的,最少最短要等个三五个月,或许一年半载的。

    “如果二小姐能够像我朝男子那般,能够出入庙堂封侯拜相,岂不妙哉?”瑾秋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过类似的话,反正被筱萝和香夏白了一眼。

    沐筱萝轻轻啐了一口,“死瑾秋,你成心来气我的是不是?整天说我要封侯拜相,等我封侯拜相之日,我娶你作侯爷夫人行不行?”

    “二小姐,你敢娶,我就敢嫁。”瑾秋嘻嘻笑着,露出一口白白晶莹的牙。

    在一旁站着的香夏也忍不住扑哧一笑。

    沐筱萝笑了笑,而后道,“对了,你们可知道我们栖静院失火的事情传到长安园没有?”

    “没呢。”香夏连忙说道,“小姐你忘记了,大火被扑灭不久,你在栖静院下命令那些个仆妇们不准把此事张扬出去。”

    “是呢。”瑾秋也点了一下头,“是的呢二小姐,你不让讲,别说我们这样二等丫头不敢了,她们几个三等的仆妇更是不敢了,除非她们不要命了,当然除了橘红那样不知死活的小贱婢。”

    沐筱萝穿戴好裳裙,用一点点绿豆清粥配着可口的小咸菜,也就吃了几口,就放下竹筷,甩身出去,这个时间去老太君的长安园给老太君请安还早呢,旋即又来到高墙之下。

    日复一日的清幽花径铺满了皑皑白雪,凉气侵袭,好冷啊,沐筱萝忘记披一件斗篷,她也特意支开了香夏和瑾秋打点栖静院的一切,不让她们跟来,因为沐筱萝凭直觉二殿下今天会来。

    果然——

    “快披上吧!”一道黑影猝不及防得从高墙跃下。

    听那熟悉的声音,沐筱萝心中一喜,这赫然是二殿下夜胥华的声音啊。

    沐筱萝转身、驻足、凝眸,深蓝色的四爪龙袍,金缕编织成的滚边长袖,极细且长的玉腰带,如冠玉的俊脸,掩盖天生星辰华光之深深墨眸,这一切的一切完暴露在白日之中。

    此间是青天白日,不比黑夜阴森,不管他的身法如此闪电迅猛,也难逃人的眼睛。

    只是他跳下高墙,脱下他自己披着的黑长袍裹在筱萝身体的时候,筱萝完是愣住了,男人度之快,叫自己完给怔住了。

    “谢谢。”沐筱萝本想抗拒的,可是袍子已经裹在自己身上,柔弱的肩膀被他的双手按住,在某个瞬间不得挣脱开来,还有就是夜胥华他自己其实也很冷的,只是为了自己,把长袍给了自己。

    这点,筱萝实在不忍心拒绝。

    “跟我还说客气话儿?你若是要谢谢我的话,先别急着说,我还有一件事儿让你说呢。”

    夜胥华深邃如万顷清波般的眼眸噙着浓浓的笑意,他的笑是天底下的女人无法抗拒的那种,加上他温柔的语气,愈让普通女子动容不已,“你瞧我这小小锦盒之类,装的是什么?”

    “是碧落妆?”沐筱萝眼珠子轻轻一瞥,她自己终究不是寻常普通女子,她再也不会蠢到像前世一样,只看重男人的外表,上一世,筱萝就是太在乎夜倾宴的外表,所以才砍成人彘囚禁冷宫三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