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沐筱萝接着道,“老太君,祖父他一夜之中击杀了二十多条狼,想必是无敌英勇啊,他返回大华又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当真是上马能御敌,下马能安邦治国,能文能武!”

    “是呀,你太君年轻时候真的很了不起,只可惜他……”阎红玉又想起当初不开心的过往,紧接着她不往下说了。 .

    沐筱萝今天得到两个有用的信息,原来老太君的真实名叫阎红玉,恐怕整个相府中人,特别是后辈,没有几个会知道的,恐怕连长房大夫人都不知道的吧,还有爷爷年轻时候是个文武双的好男人。

    生前的老祖父对老太君如此痴心,他是带着对老太君永恒的爱恋下了地底黄泉的,可父亲沐展鹏呢,他为何没有传承老祖父的优良血统,他对娘亲始乱终弃,得到了她的身子,就罔顾她日后的幸福快乐,而娘亲他似乎也没有怨言,为何会差别这么大。

    沐筱萝心想,以后万万不可嫁给沐展鹏这样的臭男人,是,他是筱萝的父亲,可筱萝讨厌他,沐展鹏在筱萝看来,他现在每做的一件事无非是为了他巩固皇朝政权铺路,说他宠爱他那个,长女沐若雪,只不过沐若雪将来会按照他的意愿联姻,是沐展鹏成功的踏脚石。

    万紫苑。

    祖孙婢仆三人哄哄而笑,实给数九寒天的万紫苑增添了不少人气,望着这此间姹紫嫣红的“春色”,她们无不觉得活在当下最好,平安喜乐,一世无忧。

    阎红玉左侧由着沉香搀扶,右侧由着筱萝帮衬,三个人走得很慢,行到了一处大花坛边上,一场劲风呼啸而来,可把老太君惊动个不轻。

    突然,沉香停下脚步,面有愧色道,“老太君,天气凉了许多,我回长安园给你弄一顶熊皮大氅子,若是冻坏了,我沉香可是万死也不得的呀。”

    “哎呀,你这个孩子,去吧,去吧。不去还真是难为你了。”老太君冲着沉香笑了笑。

    而沐筱萝握紧老太君的手重了几分,“老太君,你若觉得冷,我把外襟子脱下,与您披上如何?”

    “不,孩子。”老太君连连摆手,“我还担心你冷了呀,太君不冷,只是刚才风有点大,现在却是没有了,别小题大做,再说老头儿我呀身子硬朗着呢。”

    沐筱萝知道老太君的性情如此,再怎么说也没用,老太君她担心自己胜过自己,筱萝如何不知道。

    筱萝搀着老太君的手一道儿上凉亭下的木质坐栏上,看着风中傲然绽放的西域奇葩,老太君想起她以前在阎部落的美好童年,也就随了性子想了起来,过程之中和筱萝说说笑笑,也便过了好一会儿。

    沉香手脚利落,这就取了浓厚的熊皮大氅给老太君送过来,怎巧儿的是,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花径上,迎面竟然是大小姐沐若雪和她身后紧紧跟随的俩丫鬟:新妆和新茗。

    还没等沉香行礼,新妆脸上满是嚣张的神色,“好大的奴婢!竟不给若雪大小姐请安?”

    “你那一只狗眼没看到我给大小姐请安了?”沉香狠狠一瞪新妆和新茗,给她们二人一记狠狠的板栗,旋即把目光放在沐若雪的身上,娇躯深深一恭,“沉香给大小姐请安!”

    啪的一声,沐若雪不由分说得走上去,直接给沉香掌一巴掌,厉声厉色得训斥道,“好你个该死的蹄!本大小姐在这里,你一个小小奴婢竟然当着本小姐的面上辱骂我的丫头!难道你不知道打狗还需要看主人的么?”

    这说的沉香心里憋屈,这话不是应该由自己说出口的么?怎么反倒在沐若雪的嘴里说出来了,好歹自己也是在老太君身旁侍奉了这么多年,老太君都舍不得打得呢,却被沐若雪打了一巴掌。

    老太君前些日子惩罚她誊写一千遍的《孝经》,恐怕大小姐心里一团气儿没处儿撒去,竟然冲着沉香撒起来,有道是柿子专挑软得来捏。

    “怎么了,大小姐赏你一巴掌,那是天大的恩德,你心里还不痛快不成?”新茗见新妆被沉香辱骂一句,而沉香最终被大小姐狠狠掌掴了一把子,着实爽快的很。

    沐若雪走上去,拿出手指头爪子掐着沉香细嫩的肌肤好几下,“该死的蹄子,老太君偏心疼爱筱萝那个贱人,你这个小贱蹄子也偏偏来恼我,你这个小贱蹄子,我非不得打死你!”

    沉香是长安园里头一等一的大丫头,位份比死去的容姑姑和李妈妈她们还要高几分,可是在沐若雪这边,对于沐若雪来说,什么都不是儿,沐若雪是相府,长女,是主子,沉香再深受老太君的喜爱,再高人一等也是大丫头,也改变不了她是奴婢的身份。

    任凭着被沐若雪的手指爪子掐着身子,由于巨大疼痛实在令人无法忍受,沉香到底溅落几滴泪珠儿,“大小姐饶命,沉香再也不敢了……”

    “哎呀,小贱蹄子知道痛了?你不是不会懂得痛了么?怎么这回子也痛了?该死的蹄子,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沐若雪狂性大,她以为这万紫苑中,没别的旁人在,自己一个人掐着还不够,还把两旁的新妆和新茗叫过来,大声喝叱道,“新妆,新茗,你们这些死丫头还杵在原地做什么,沉香就在这里,大家还不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是,大小姐!”

    “遵命!大小姐!”

    新妆和新茗对视一笑,她们一听到可以正大光明毫无顾忌得教训沉香这一天,她们等待了好久了,自打新妆和新茗三岁一进入相府,沉香就仿佛相府之中最为尊贵的丫鬟头子,身份高贵,别说他们,就连容姑姑和李妈妈她们也要对沉香礼让三分,打残了,到时候老太君只不过是胡乱教训了若雪大小姐也就算了,一个死丫头而已。

    不过确实新妆和新茗酝酿了很久很久的复仇的快感!沉香压在她们上头,除非她们是木偶人,要不然她们根本不会觉得痛快。

    “沉香姐姐,对不住了哟,谁叫你得罪我们大小姐的呀。”新妆惨然一笑,她旋即从腰细里别出一枚长长细细的绣花针儿,两只手指头儿捏住针头狠狠往沉香的手肘扎去。

    哎呀——!

    这一扎,沉香的三魂不见了七魄了,那新妆和新茗的大头针可是足足下了狠劲儿,就没差要把沉香给戳得晕眩过去,不过针尖刺入皮肤之时,由于针脚过细,虽然很痛,却没有办法流出血来,是名门望族的内眷们惩治不听话的奴婢们的一**宝,伤口隐藏在里边,外人根本看不出来,所以沉香只能干冷着,可是太痛了,沉香想要忍受,却没有办法不喊出来。

    “大小姐,请你饶了奴婢吧!沉香有没有什么重大过错。就算老太君也从不这样……”

    沉香痛得一惊一炸。

    这话说的沐若雪腹内愈升腾万般波涛,怒气填膺,狠狠得再刷来一巴掌,“该死的沉香,我本想就这么惩治一下你,也就算了,谁想的你,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竟敢把老太君搬出来,你别以为你有老太君傍着做靠山,我就会怕了你,你休想!我打死你!打死你……”

    经得沐若雪重重一推,沉香跌倒在地,连着她手心里的熊皮大氅也掉落在地上,裹上了一层厚重的雪。

    沉香想要爬着遁走,循着老太君和筱萝所在之地,却不曾想,被围过来的新妆和新茗,一人拽住一只胳膊,两个人紧紧扣住了沉香的身子,沐若雪脸上幽幽森然一笑,抬起她穿着的绣花鞋对着沉香的肚子狠狠一踢。

    “啊……”沉香顿觉得五内翻腾。

    就在这个时刻,阎红玉和沐筱萝出现在沐若雪的背后。

    老太君心中狂震,眼看着沐若雪就要踢第二脚的时候,喝叱住了,“好大的胆子!通通与我住手!”

    新妆和新茗一听那个老人声音,非同凡响,吓得胆汁都快要冒出来,连忙松开抓住沉香的手。

    沐若雪也着实怔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子来,看见满面怒容的老太君。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竟然当着老太君面前蹂躏殴打一等大丫头沉香,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沐筱萝脸上丝毫不起波澜,只是对着地上的沉香起了一丝怜悯之心,不过如此的微弱的表情在沐筱萝的脸上稍纵即逝,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捕捉得到。

    “沉香儿呀,你怎么样了?”老太君颤颤巍巍得走上去,都压根儿不让筱萝搀扶着呢,就好像在场的,沐若雪和沐筱萝不是她的亲孙女儿,躺在地上抽搐了个七荤八素的沉香才是她,亲亲的乖孙女儿。

    沉香神色惊慌,以为还有人继续来殴打自己,一见是老太君来了,热泪盈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说道,“老太君,请您不要责怪大小姐,都是我的错,是我犯错了,所以才惹得大小姐不快!”

    “你别说话了,跟我回园。”老太君收敛了心神,要知道这里寒气盛,不宜久留,扭头凝了沐筱萝一眼,“筱萝你跟那个人说,叫她也马上到我长安来。”

    那个人指的是谁?

    自然是沐若雪了。

    沉香是谁呀,是这么多年来常伴老太君左右的人儿,就算是老爷子沐展鹏和长房夫人东方飞燕也要对她高看几眼,这么些年,也要多感谢沉香在身侧无微不至的侍奉了。

    可沐若雪头昏脑涨的,竟然想着去……

    沐筱萝不禁还笑,她真的是太蠢了,如此蠢钝如猪头的一个人,筱萝觉得上一世怎么会被她耍得团团转,然后被砍成血淋淋的人彘成了一个废物了呢?

    每个人也有他蠢钝如猪的时候啊。

    沐筱萝大大方方得走在沐若雪的面前说道,“那个人,老太君跟你说的话,你可曾听见了?还不赶快走着,想要惹恼了老太君不成吗?那个人,你可以不走,就等着吧——”

    ……

    “新妆,新茗,我要是有什么,我要你们两个陪葬!”

    见沐筱萝轻移步伐,款款而去,沐若雪才知道自己被老太君看到自己如此狠辣的一面,这么些年道行,在老太君的面前竟然一朝尽丧啊。

    长安园。

    老太君老太君不想再去看跪地的沐若雪一眼,她一个堂堂的沐家,长女,竟然作出此等有辱没斯文之事,沐家是簪缨世族,诗礼传家之家,怎么会出一个如此丧德败行的,长女?

    还贵为,长女,简直就是沐家的耻辱!

    被打过的沉香一句话都不说,她静静得站着,只是眼珠子上噙满了泪珠儿,当真是敢怒不敢言。

    沐筱萝挨着老太君坐在老虎皮软榻上,看似无限温柔眸子凝向沐若雪之时,沐筱萝的眼满满的寒冰测测,“,长姐真可谓是一手足以遮天,可,母的手段都是相府之内最最拔尖尖儿的,打人都不带手软的。沉香她就是有万般的不是,也有老太君这里裁断,可何曾轮到,长姐了呢,恐怕,母也无权动老太君身边人一根毫毛吧。”

    眉目如画的筱萝淡然寻常得说这话儿,如果真往骨头里边挑刺儿,那是万万挑不得什么的,至于沐若雪她一直低着螓跪在地上,脸上可谓遍布悲凉之色。

    “好大的胆子!”阎红玉一拍茶几,杯盏纷纷抖动起来,还有茶水溅洒而出,“沐若雪,真是我的好孙女呀!你倒是说……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有什么理由打沉香?”

    由着老太君一系列的逼问,沐若雪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是,“老太君,我贵为沐家的,长姐,替老太君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小小奴婢也不可以吗?不就是一个奴婢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你个沐若雪,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老太君大怒,她没有想过沐若雪竟然如此忤逆,怎么说都与她说不通。

    沐筱萝轻轻拍打老太君的胸口,小声翼翼道,“老太君,你别生气呀!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值当呀!我绝的还是让若雪姐姐先回她的沁芳暖去吧,没有十天半月的,不准她出来也便是了!”

    好你个沐筱萝,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死贱人!竟然对老太君建议本小姐要禁足十天半月的,这可不是行,我沐若雪会害怕闷坏了,等这件事风波过了,我一定要好好惩治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