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1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东方飞燕愁绪满怀,一时之间她想了很多很多,她知道未来的道路即使是错误,也要将错就错得走下去,不然不就威胁到自己在相府的地位么?不管老太君如何不待见自己,自己好歹也是沐展鹏的结妻子,是沐展鹏名门正娶回来的,妻,大华朝响当当的丞相夫人。.

    漫天的老天爷,诸天神佛,你们告诉我,我东方飞燕怎么样才能够将沐筱萝母女二人斩草除根,让她们永永远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东方飞燕双手合紧,诚心祷告。

    为今之计,东方飞燕为了更好的牵制她们,就必须重新培养一个心腹:星儿。

    ……

    相府西院小柴房。

    星儿一路小跑以为能够进入小柴房见到若雪大小姐,却没有想到小小的柴房外竟然站着两个护院在把手,比当时囚禁沐筱萝二小姐还要严格,当然关于筱萝二小姐的事儿,星儿只是耳闻而已。

    见一个丫头想要逼近小柴房,护院们连忙用手化作交叉状,冷冷的眸子射过来一道凄厉寒光,“你这丫头要做什么?老太君吩咐过任何人不准靠近大小姐!”

    “我……我可是大夫人传话来的。”星儿吞吞吐吐得说,不过她一想到是大夫人的g1e,她马上换上一张不卑不亢的小脸,“哼!大夫人话了,你们竟然……”

    其中一个护院大声叱道,“快滚!老太君说了,任何人不许探望大小姐,就算是大夫人本人来了,也不允许,你算哪根葱,快快滚蛋,否则要你好看!”

    星儿的心如同一颗玻璃球哐当一下,掉落在地上,怎么样,这可是老太君亲口下来的命令,连大夫人也无法违背,怎么办,星儿想就这么回去,一定会被大夫人狠狠责罚的。

    没有法子了,星儿在柴房门外大声喊道,“大小姐,我是大夫人身边新晋的一等丫头,大夫人让我来传话,你怎么样了?”

    “你告诉母亲,我很好!”沐若雪强忍住悲伤,知道外面有护院把守,又不是在自家的暖闺房,此刻若是苦闹,还不损毁了自己的名声?当然,沐若雪不会蠢到如此地步。

    星儿以为沐若雪会不理睬自己,相反大小姐回答自己的问题了,看若雪大小姐不哭也不闹,事情也完成了,星儿冲着门内微微一福,对着两个护院轻哼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

    星儿转身之际,迎面而来的却是那沐筱萝,还有她身后的两个大丫头,各自是香夏和瑾秋。

    “星儿给二小姐请安!”星儿就没差把膝盖跪在地上。

    这个小婢女的所作所为,筱萝早已清清楚楚完完得收在眼底,恐怕这是东方飞燕那个恬不知耻的老贱货新提拔上来的心腹吧,想一想,东方飞燕真够可怜的,容姑姑、弱水、李妈妈接二连三的在人间蒸,当然她们的死部跟筱萝自己有关,恐怕这个所谓的星儿再跟着大夫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小命也没可能保得住。

    小婢女给自己请安,沐筱萝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走到小柴房的门口。

    两个护院对于沐筱萝的到来,他们脸上都露出喜悦之情,“哦,原来是二小姐来了,属下拜谢二小姐!”

    “免了,我就是来跟若雪姐姐说几句话儿。”沐筱萝一脸淡淡的笑意,至少在两个护院看来,是完没有敌意的。

    “筱萝二小姐的心地真是善良啊。”

    其中一个护院应该是相府的老人,满脸下巴长满了腮帮黑须,年龄在四十岁左右,却一派年轻力壮的样子,丝毫不会输给那些后辈的。

    更可以看出他对沐筱萝是极为敬重的。

    “我来是看犯错事的姐姐,而不是要你们行礼的。不必如此行礼。”沐筱萝旋即微微一笑,身子还没有凑近小柴房。

    小柴房内的声音凄厉又刺耳,哪怕她曾经是那么高高在上,宛如谪仙般的人物,“沐筱萝,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你不得好死……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来姐姐仍然是不知悔改呢,妹妹自当把这件事告诉老太君知道。”沐筱萝冷冷一笑,沐若雪这个贱人需要在小柴房内囚禁面壁思过个一个月,这对于沐若雪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惩罚!

    沐若雪在沁芳暖的时候,觉得郁闷无聊就偶尔弹弹琴,作作画,再无聊也会自编自导一个舞蹈,沐若雪身段如小蛮,柔荑似春葱,她在树下摇曳生姿,舞倾花海,且不知道在一年前相爷沐展鹏寿诞,相府宴请满朝达官贵人,而沐若雪以谢舞酬宾,更是传为佳话。、

    “沐筱萝,你个贱货,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小姐指手画脚,你也别拿老太君来压我,我不怕,我相信老太君是一时之间听信你的谗言,决定才会有此偏颇,只要到时候父亲大人他……”

    话说到了一般,沐若雪就马上闭上嘴了。

    沐若雪她以为自己不说,沐筱萝就不知道了?

    可笑,真是可笑?!

    “姐姐,你以为我不不知道七日之后便是父亲大夫人的生辰了吗?到时候父亲大人一定会放你出来,引领府内歌姬群舞,想要在众位宾客露脸,当然了,到时候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也都会在场。姐姐,妹妹说的没错儿把。”

    你想露脸吗?沐筱萝心如深澜的内心涌起一团怒焰,那我沐筱萝就让你沐筱萝好好露一回吧,哈哈哈啥……

    “什么?”

    “你说什么?你……你……?”

    小柴房的声音极度充斥着颤抖,那简直是接近了歇息底里了呀。

    “希望姐姐到时候可以引领群雄,成为新一代的舞姬。”

    沐筱萝话音刚落,灵秀的身子便掩映斗门之中,任凭沐若雪在破旧小柴房里头喊破了嗓子,沐筱萝头也不回得离去。

    在这个社会的舞姬毫无地位,是达官贵人互相赠授的货品,她们可以说比普通的正常人还要不如,她们完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节操,沐若雪在年前领舞,大家可是把沐若雪当做谪仙般的人物,哪里会把她看做舞姬,沐筱萝这么说她,着实刺激她,嘲笑她。

    整个人被困在小柴房里,沐若雪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里不准外人送饭菜来,只能自己在里边做饭,破旧的厨具,霉的大米应有尽有,她可是天天吃着名贵的雪梨雪蛤,极品血燕燕窝,鲍鱼翅肚长大的,就算累了,也有俩丫头新妆和新茗在身侧服侍,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苦不堪言。

    如果沐若雪她说自己苦,那么沐筱萝,自打很小的时候,她就被东方飞燕找了一个借口遣送在这里,天天劈柴,挑水,日复一日,苦,到底谁苦?

    沐若雪她这个人是恶有恶报,她肚子饿了,自己去拿一些霉的米随便洗了两下然后就开始放在水里,没几分钟,竟然糊了,比干锅巴还要难吃一万倍。

    却不知道回到栖静院的沐筱萝她坐在铜镜前,闭上双眸,想了很多,对于生父沐展鹏,沐筱萝直到现在仍然生不出半点好感,他七日之后的生辰,恐怕这回子已经在秘密筹备了,丝毫不让沐筱萝知道,恐怕连娘亲林秋芸也不知道。

    生父沐展鹏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沐若雪在大庭广众露脸一把,重新铸造她以舞技倾覆天下的高贵形象,届时老太君恐怕也能恢复对沐仙的信息。

    父亲啊,父亲,我沐筱萝也是你生的,为何你偏袒姐姐到了如此地步,只是因为姐姐长得比我美貌吗?

    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冷酷笑了笑,父亲真的会疼爱沐若雪,看来沐若雪也只是父亲的一枚小棋子而已,沐展鹏他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爱的始终是他自己。

    ……

    七日后,正如沐筱萝所料,当天傍晚,大红灯笼犹如雨后春笋般高高挂起,前一天相府里还一片风平浪静的样子,此间却转如天上人间,整个相府无比吐露着喜庆的气息。

    “筱萝,你可想好送什么给你父亲吗?”

    娘亲筱萝生母推开门,香夏和瑾秋上前搀扶了一把,拥着走过来。

    沐筱萝始终盯着镜面,嘴角荡漾开一丝丝清冷的芒,“我还没有想好了呢,如果我相信定不会让父亲大人失望的。”

    “哎呀,那就好,那就好,我就希望你对你父亲呀能够改观,其实你父亲并不是那么绝情……”

    到底娘亲心在沐展鹏那里头,可惜沐筱萝不是,上一世的沐筱萝,自己被囚禁在冷宫砍成人彘,流干了最后一滴泪,沐展鹏可曾对自己上过心,没有吧,一点点都没吧。

    沐展鹏的心一直在姐姐沐若雪的身上,这些,沐筱萝都知道并且很清楚,恐怕这个世上没有比自己更加清楚得了解沐展鹏了。

    沐展鹏,我一定会让你最疼爱的姐姐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脸的,到时候你脸上也会荣光的!、

    快到晚饭的时候,相府内外非常之热闹,门墙外锣鼓喧天,门墙内嬉笑连连,老太君身着盛装在沐筱萝的簇拥下,在上座位上坐着,哪怕是沐展鹏自己大寿之日,他也不忘记给老娘亲磕头谢恩,要是没有了老娘亲的养育之恩,自己如何能够活到今天?

    然后连着沐展鹏坐在上座上,先着大哥沐轩昌上前恭祝他老沐松柏,,长姐沐若雪却不见人影,满朝文武的人都来了一大半,就连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也紧靠着级贵宾席上就坐,其他相府各房的小姨娘们挨着从大到小的顺序往下面坐着。

    在沐筱萝的意料之中,大家皆以为,长姐沐若雪并不在老父宴会上出席,是极为大不敬的,怎奈一位身着霓裳羽衣浑身雪白娥眉犹如天降,她腰间束着一根红玉带,红带极长,随着沐若雪手脚的律动犹如一道道的浪潮摔击而来。

    哇!

    好漂亮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子么?

    相府大小姐沐若雪真真是谪仙般的绝色美人呐!

    公子王孙们无不惊呆了。

    在沐筱萝的视线之中,,长姐沐若雪舞姿犹若仙人,娥眉淡扫,额头上竟然画着当朝最为流行的碧落妆,沐筱萝心道这碧落妆记得相府之内,只有自己和二殿下夜胥华有点关系,才拿了那么一小盒。

    沐若雪她竟然也有?

    沐筱萝心中不怔,随意望去,现大殿下夜倾宴的双眸一直凝聚在沐仙的身上,沐若雪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的曼妙舞姿都在夜倾宴大殿下的眼眶里打转着。

    如果说沐筱萝和沐若雪并没有仇恨关联,也许沐筱萝会觉得,她姐姐的舞蹈的确是乎天人般的存在,可惜不是……沐若雪她心如蛇蝎,很多人对她的认识只是浅薄得停留在外表。

    沐筱萝早就在她的衣服上动了一个小小的手脚,只要沐若雪施展出十二道连环狂舞,这是非常耗费腰力的舞步,很难练习,为了把这个舞步练好,沐若雪可谓是花了将近三年的功夫,在沐筱萝在小柴房里的几年,正是沐若雪一直苦练琴棋书画的几年光景。

    “好漂亮啊!好美的仙子啊!”

    “太美了!太美了!”

    “谁能够娶到沐若雪那可真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一件事了。”

    ……

    听着左右四下议论纷纷,无人脸上不充斥着艳羡的情绪,沐展鹏很是受用,他不由得多喝了几杯,看着大殿下夜倾宴对于自己若雪女儿的爱意如此浓厚,沐展鹏更是喜出望外,他就等着这一刻,之后夜倾宴一定会给自己下聘礼,越快越好,只要夜倾宴被扶上王位,沐若雪堂而皇之成为新皇帝后,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之时,更是巩固大华朝势力的一把好手!

    沐展鹏比任何人一个人都想的真切,这是他的算盘,他以为就他自己一个人晓得,谁知道他的二女儿沐筱萝的眼眸一直盯着他。

    若是沐展鹏看到沐筱萝无比冰冷的眸,作为父亲的他一定会吓坏了,怎么了当初任凭欺凌无比软弱的女儿竟然也会报复……而是将要是那种毁灭性的报复!

    “啊——”

    半空中潋醉于自我完美的舞姿之中的沐若雪突然疯狂大叫一番。

    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了,所有王孙公子看到沐若雪那华美而又高贵的舞衣裳的臀后破了一个洞,雪白如玉晶莹且剔透的肌肤暴露于人前。

    沐展鹏近乎崩溃上前,扯下舞台上的幕帘盖在沐若雪的身上,沐若雪自己也惊吓得昏死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