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797老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沐筱萝冷冷一笑,这个衣服嘛只要过十二道舞步腰臀的部分就会难以抵抗束缚,舞衣上的线条会自动断开,每一分每一秒,沐筱萝都算计的好好的。 .

    满座的宾客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沐若雪的舞步滑到第十二道之时,娇臀裙裾底部以下的衣线完破裂,臀部一大片肌肤裸露而出,吓得沐若雪花容失色。

    哪里想到,长姐沐若雪恍如神仙妃子的惊人妙舞一番,竟然会获得如此不幽的下场!

    在大华朝,倘男子一看过女子的肌肤,一定是要把这个女子娶回去的,因为贞操被毁,如果这个男人不要她,那么她一生永远得背负不贞的罪名,永生永世受人唾骂。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不仅大殿下、二殿下他们,就连宾客之中凡男子者皆看到沐若雪赤臀露腿的模样,相府尊严早已丢了一地。

    沐若雪她是相府,长姐,代表着相府的脸面,沐若雪折辱,意味着相府折辱,更代表着相国大人沐展鹏脸上挂不住。

    这一次,是沐若雪自己“舞”出一场祸端,正中沐筱萝的下怀,她的复仇才刚刚启航,没有理由这一世会让沐若雪她安安稳稳,若她想要图的安稳,可以,条件必须的尝过一番自己上一世所走过的路。

    沐展鹏再也不想看到如此失礼于人的大女儿,实在令自己太失望,原以为女儿的一曲舞蹈能够赢得满座宾客的心,同样这也是沐展鹏收敛人心的手段,也更是相府扬名的机会,却没有想到却出丑了,比上一届寿诞所跳的舞步还要糟糕。

    座位之中有不少王孙公子就说道,“万万没有想到沐若雪如仙女一般的人物,竟然也会有把持不住的时候……”

    “长广兄,这是何意呀?”身着蓝色锦袍对红色锦袍的青年道。

    红色锦袍是睿国公的长子,幽幽叹道,“想不到沐若雪大小姐久居深闺久了,也想在诸位男人露露脸,也难怪啊。”

    “长广兄这话说的在理儿。”蓝色锦袍男子满是笑意款款。

    睿国公的长子睿长广之前追求过沐若雪,可惜屡遭拒绝,眼见沐若雪落得如此下场,他倒很乐意落井下石,好好出一出当日的一口恶气。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大殿下夜倾宴立马飞奔上前,丝毫不顾自己大华朝大殿下的威严,一拳打在睿长广的脸上。

    睿长广门牙被打碎了一边,跪在地上,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哆嗦嗦得道,“大殿下,我说错话了吗?我哪里说错了?请大殿下原谅!”

    “大哥!”二殿下夜胥华也走出座位,急忙拦住他,大庭广众呀,大殿下堂堂为了一个出丑的相府,长姐如此出手,日后那些好事之徒该怎么说我们皇家?!

    心里是这么想,夜胥华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拦住了大殿下不让他继续殴打睿国公长子。

    蓝色锦袍是与红袍睿国公长子一道来了,如今见睿长广被大殿下教训,心中骇然不已,看来大殿下该是多么紧张沐若雪。

    只要是大殿下紧张的沐若雪,日后必定是王妃了,说未来王妃的坏话,那可是吃了十头豹子的豹子胆也不顶用了。

    或许大殿下夜倾宴在未来的某一天身登皇位,那么他的妻子就是大华朝母仪天下的皇后,比王妃还要高几个阶级呢。

    得罪沐若雪,意味着就是得罪了夜倾宴,等死吧。

    “滚!”夜倾宴猛然松开睿国公长子,外加狠狠踹了他一脚,看着对方屁滚尿流的满地爬走,夜倾宴剑眉才微微松开一丁点儿,旋即也就当做啥事儿也没有的离开了。

    这一切的一切,沐筱萝都看在眼底,夜倾宴啊夜倾宴,当初姑奶奶我瞎了狗眼竟然会嫁给你。

    今天,夜倾宴依旧为了姐姐沐若雪,不惜以皇家殿下的身份拳打脚踢一个睿国公长子,他日,夜倾宴更是可以为了沐若雪,上刀山下火海,不惜一切的一切,哪怕最终的代价就是让沐筱萝死,夜倾宴也会马上做出判决,并且为之甘之如饴。

    男人的心,部都在沐若雪身上,如果怕说前一世的沐筱萝还没有看清楚,那么今生今世,沐筱萝她看得清清楚楚了,比谁都要清楚,这就是意味着沐筱萝洞穿了夜倾宴,哪怕今后夜倾宴跪在地上求筱萝嫁给自己,筱萝也断然不会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相反的是,沐筱萝一定会给夜倾宴一个所未有的打击!

    夜倾宴,你丫很不喜欢当皇上吗?好,姑奶奶我沐筱萝就让你的皇帝之位别说坐了,就跑上去舔一口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也要扶持二殿下夜胥华上皇帝宝座,这样从广义来讲,对于匡扶社稷拯救天下黎民百姓是大大的有益处,从狭隘方面,沐筱萝可谓活生生出了一口闷气。

    前世,太多太多的不满,不录影,就让这一世狠狠的泄,哪怕整个大华朝的未来为之震动,沐筱萝也在所不惜,她不爽不安稳,天下休想安稳!

    “大殿下如此大动干戈,看来大殿下是对姐姐动情了呢。”

    沐筱萝的声音故意往大声说去,她知道满堂宾客在此可是每个人都看到大殿下夜倾宴刚才乎正常人的激动、愤怒和不安。

    沐筱萝这话问得夜倾宴当下心神不定,嗓子口几乎都冒烟了,两颗眼珠子犹若凝固住的冰球一动不动。

    很明显,大殿下夜倾宴是被沐筱萝问得深深怔住了,所有人也随着沐筱萝的视角看向大殿下夜倾宴,的确大殿下的表现很是异常,如此异常,那么很快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大殿下夜倾宴喜欢上了相府,长姐沐若雪。

    也难怪,自古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大殿下夜倾宴是男人,是普天之下最为优秀的男人之一,更是以后最有可能荣登大位的人选。

    夜倾宴大殿下喜欢的女人,自是不凡。

    看着眼前如僵持的一面,心地善良的夜胥华站不住了,走到沐筱萝的身侧,偷偷在她耳畔说道,“筱萝,你能不能给我皇兄一点面子,你看……”

    一直以来,夜倾宴一直把夜胥华当做一个劲敌,他永远不相信自己所谓的这个便宜二皇弟会给自己说好话,当然,夜倾宴直接拒绝夜胥华对沐筱萝的好言相劝。

    “二弟,沐筱萝她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去吧。”夜倾宴傲然一笑,“她说的再多,只是嫉妒她姐姐而已,莫说沐筱萝的她的舞姿比不上她姐姐,恐怕整个京都,有哪一家的名门闺秀能够比得上相府,长女沐若雪的倾天之舞?寥寥可数……”

    沐若雪都这样了,臀部都裸露了一大片,被在座的王孙公皓澈看了个遍,想来夜倾宴他是一点儿都不介意的呀,也是,夜倾宴对沐若雪的真心,真真的可昭日月。、

    沐筱萝看了夜胥华一眼,声音依然充斥着倨傲之感,“二殿下,大殿下如此不领情,你又何必多言呢。”

    上一次夜胥华屈尊降贵给沐筱萝求来一小盒子的碧落妆,这小丫头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好处了,不过隐隐约约,夜胥华怎么感觉她是为自己说话,如果不是为自己说话的话,他又感觉不到沐筱萝说的到底是错的还是对的。

    “沐筱萝,你想要怎么样?你姐姐尚且如此了,难道你一点都不关心你姐姐么?”夜倾宴冷冷一笑,心中大骂,你个卑贱的,女,算得上什么,竟然这么开口对我说话。

    沐筱萝高傲的娥眉轻轻一轩,淡然笑道,“大殿下这说的是哪里话,大殿下对姐姐若雪的心意,我这个作为二妹的会不明白吗?不过大殿下既然要做我的姐夫,何必急于一时呢,当然了,您眼里都是我的,长姐,说的都是,长姐的好,就算我这个二妹武技惊人又当如何,还不是被大姐夫您视如草芥?”

    一个十二岁弱女子的声音,是那么轻缓,隐隐有一根锐利的刺在话里边,可一肚子城府的大殿下夜倾宴硬是说不出沐筱萝半点的不好。

    沐筱萝的意思,大家都听了很明白,一共有两点,一是大殿下早已心有所属了,这个心上人是沐若雪,二是反驳大殿下之前说的话,并不是所有的大家闺秀之中,沐若雪是最优秀的,沐筱萝她也很优秀。

    只是二殿下夜胥华听到如此俏皮的话,不禁失笑出声,而大殿下夜倾宴可是气得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沐筱萝,大姐夫也是你叫的?再说我与令姐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请你不要乱说,你说舞技惊人,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如何惊人的!”

    夜倾宴负手而立,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岂不知欺骗了多少无辜少女,还好沐筱萝早已看清了他的骨髓本质里头是一个人渣!

    “二殿下,请你把你的佩剑借给我吧。”沐筱萝只是说了一声,夜胥华点点头,很是满意。

    不过夜倾宴却是傻了,“沐筱萝,你不是说舞技惊人么?好端端的不跳舞,弄剑做什么?”

    “回大殿下的话,筱萝说的舞技惊人是武功的武,而不是跳舞的舞!”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双手持剑,体态翩然,犹若孤鸿渡江那般盈盈若水温柔。

    满座惊诧目光乱攒。

    转,回,前击,后扫,斜攻,环刺,沐筱萝她恍如一位莅临人界的世外高手。

    她的每一剑每一步,犹如神龙摆尾,更甚有凤来仪,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写尽了曹植洛神赋中洛神的妍妍美态。

    “好美啊!”

    “太美了!”

    “剑气苍劲如松柏,士气如虹,而今相府有女有胜须眉呀。”

    无数的王孙公子们的赞叹,无数人的目光聚拢在沐筱萝的妩媚纤尘无双的娟幽身段之上。

    一刀一剑尽描绘出沐筱萝的至上无双的美态,那美丝毫不矫揉造作,是那么凡入圣,是那么动人心肠,是那么令人不忍心分开心神看向别处去。

    就连一心讨厌沐筱萝的大殿下夜倾宴,竟然对于沐筱萝举世无双的武剑之术震惊不已了,至于二殿下夜胥华那就更不必多说了,他原本一直就是莫名倾心于沐筱萝,如今却是爱上加爱,喜欢个不得了了。

    “如此秀美的剑舞,在我一生之中,看过数不清的女人跳的,她们当中不乏有大家闺秀,名门望媛,也有最为下九流的歌姬们,看我从来没有见到如此精美的舞蹈,在场中跳着的剑舞的,可是相府二小姐沐筱萝?”

    被打断门牙的睿国公长子睿长广,眼珠子几乎就要掉下来,他挥舞着锦袖,顾不得嘴角的血液狂流,嗓子冒着火,真的希望可以一亲沐筱萝的香泽,想不到沐筱萝论容貌没有沐若雪的仙人之色,不过她再有一份娟秀淡幽的气魄,犹如幽幽深山之内的一道神秘幽泉,少人去开,少人去问津而已,这是一种可以匹敌仙人之色又乎凡界的美!

    真的,睿长广真的在某个瞬间他挥失去理智那般,跑过去,抱住沐筱萝亲吻怜爱一番。

    沐筱萝实现了她之前在大殿下夜倾宴跟前放的厥词,她赢了,赢了在座所有人的赞叹和掌声。

    坐在上的老太君破天荒看到筱萝乖孙女竟然会懂得如此剑舞之步伐,莫不是有几分武功底,根本跳不出如此令人艳羡的舞剑。

    “好!很好!太好了!”父亲沐展鹏脸上满是热忱的笑容。

    不管怎么样,看起来都是一位慈父该有的笑容!可惜……

    沐展鹏见到沐筱萝这个平日里被自己不待见的二女儿竟然能够石破天惊得演绎一场剑舞,虽然有几分好奇小小年纪的她如何懂得武功,而沐若雪就是不懂武功,女孩子家家舞刀弄剑像什么样儿?

    可是沐筱萝好歹博了一个满座宾客们的彩儿,也算是为了整个相府争了光,就算沐展鹏他有多么讨厌这个二女儿,沐展鹏至少会在人前表现出极度富有慈父的一面。

    “筱萝我儿,舞的好,舞的好啊。”沐展鹏第拍着手掌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