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静坐在沐展鹏身侧的大夫人东方飞燕一动不动,她两只手就握住佛珠,刚才沐若雪出事她也当做没事一样,因为满堂宾客都在数落沐若雪的不是,亲生女儿被人诟病,作为生母的东方飞燕脸上自然不好看,而沐若雪的大哥沐轩昌竟然如此。.

    他们母子三人,如狼似虎,简直不把,亲亲人当做一回事,尚且对于,亲的如此,对于沐筱萝这个同父异母的胞妹,他们更不会心生善意了。

    不过在人前嘛,相府大公子沐轩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拍着手道,“二妹好样的,舞的真好。你们看这就是我的二妹,平日里深居简出的,你们呐没有机会看到她了,刚才可是鉴赏一番她的举世无双的身姿吧,哈哈哈哈……”

    沐轩昌这话是对着曹老国舅爷的二公子说的。

    然后,越来越多的王孙子弟像癞皮狗似的纷纷围坐在沐轩昌大公子讲她的妹妹。

    就那么一片刻的功夫,大家似乎把沐若雪这个淡出视野了,如今风头正盛的,当属于沐筱萝。

    “筱萝二小姐,你的舞蹈很美,人更美!”

    “明天中午清风有诗会,不知小姐是否有幽兴一同去……”

    “幸会幸会呀,筱萝小姐,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

    无数的王孙公子纷纷涌了上来,他们有的是高门大户的,长子,有的是家中富可敌国的富商,有的是权倾朝野的仕子,有的是名门望族继承人。

    一下子这么多男人们涌上来,沐筱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是眉目带着浅笑,并偷偷向台下的香夏和瑾秋使眼色,叫她们来搭救自己。

    死妖精,林秋芸这个不知道羞耻二字的老贱货才能生出如此**的女儿,哼,大庭广众之下,被一群男人包围着,像什么话儿!

    大夫人东方飞燕今儿个盛装出席老爷子的寿宴,她还特地在左右手指头戴上镶嵌着五光十色的波斯国进贡的鎏金鎏银指甲套,这些的当年先皇尚未驾崩之时,赠给沐家的,然后老爷就转赠给自己,这可是沐家独一份儿的荣耀,可是现在,大夫人的指甲套狠狠对掐,指甲套歪了也坏了,再也不能用的。

    谁能想得到,如今在上位坐的当家,母东方飞燕心内可谓是怒海翻波,自己,亲女儿沐若雪在人前出丑,而一直被自己看不起的老贱货生的小贱人沐筱萝,只怕今日之后声名大噪!

    现在的大夫人心中各种不平衡。

    凭什么,论身份,沐若雪可是相府,长女,比那,出的沐筱萝高出了不知道多少,论相貌,沐若雪当今无愧是大华第一美人儿,有多少男子对沐若雪趋之若鹜。

    所以东方飞燕一见到其他男子们不找自己的,亲女儿沐若雪,反而像苍蝇那般追着,出女儿沐筱萝不放,这算得上哪门子的道理?

    东方飞燕自知再看下去,自己一定会吐血的,称病不呆了,索性就叫星儿搀扶着她回去鎏飞院西侧的小佛堂去了,要不是因为今天是老爷大寿,恐怕东方飞燕没有任何理由出小佛堂一步。

    沐若雪也要继续在小柴房里边带着,呆满一个月之期到了再出来。

    香夏和瑾秋好歹是个灵巧的人儿,早就舞台下伺候着呢,一见二小姐向她们二人打眼色儿,她们纷纷上了舞台。

    引得更多的王孙公子前来围观,“哟,这可是筱萝小姐的贴身丫鬟呀,如果谁娶了筱萝二小姐,她们两个也当做陪嫁丫头一起嫁过来,看她们长得水灵呀,真好!”

    “是呀,好美啊。”有的男子做花痴状。

    被这么男人围着,二殿下夜胥华说什么也不让了,可能是心内醋意翻腾,跑上舞台,护住筱萝主仆三人,命令台下的王孙公子,“你们且散去了吧,别打扰筱萝二小姐,她应该累了,该要休息了!”

    “二殿下,您帮小姐下台吧,现在人潮太过汹涌了。”香夏恭恭敬敬得对夜胥华道。

    夜胥华点点头,看这架势,不拿出皇室威严,他们这几个纨绔子弟是不肯罢休的,突然厉声厉色道,“你们还不赶快与本殿下,想要一个一个关在天牢里是不是?”

    瞬时间,所有人都哗然,围住沐筱萝的男子们纷纷作鸟兽散去,一时之间对于他们来说,沐筱萝一块大大的雷池,而这样的雷池,唯独当今二殿下夜胥华可以染指。

    沐筱萝脸上却一副毫无风波之色,其实内心还是很高兴的,目前看起来,所有男子之中,唯独夜胥华是真心真意对待自己好的,其他男人各种不靠谱。

    当然沐筱萝也不会想太多,很快避开围堵的人群们,沐筱萝在夜胥华的一路护送之下,沐筱萝走到娘亲林秋芸的面前。

    林秋芸对夜胥华很有礼貌得福了一福,“多谢二殿下,送筱萝回来,要不然筱萝这孩子呀又不懂的拒绝别人,该如何是好呀。”

    “是呀是呀,多亏了二殿下,不然被那些个王孙公子们纠缠,还没玩没了的呢。”

    “是呢是呢。这一次真是多亏了有二殿下一路上充当护花使者呢。真好。”

    香夏和瑾秋二人,她们面面相觑,开心之色直接浮现脸面,丝毫不像有城府的某人,他们会把真实的想法掩藏在内心深处,直到有一天,他们会带到棺材里边去。

    “你们别瞎说,什么护花使者!”沐筱萝看着二殿下夜胥华明显红了,所以假装轻轻哼了香夏和瑾秋她们。

    老太君面带喜悦,是沉香搀扶着她老人家过来的。

    二殿下也给老太君轻轻一福。

    老太君却连连摆手,“哪能受二殿下如此大礼,真是折煞老身,老身这就拜二殿下……”

    “老人家,不可,您可是当朝一品诰命,也是筱萝的太君,而我和筱萝同辈,怎可以让你如此受累。”

    夜胥华连忙搀扶着老太君。

    一旁走过的大殿下夜倾宴眼神愈锐利,心中鄙夷道,哼,二弟,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什么好心呀!

    大殿下夜倾宴心里虽那么想,可是嘴上却是那么说,“老太君,近来身体可好啊。”

    “老身见过大殿下,老身很好,拖您的福。”阎红玉冲夜倾宴点点头,夜倾宴也回敬一笑。

    大公子沐轩昌也走过来,看似其乐融融的样子。

    “二妹,我真是枉作你的亲大哥了,竟然不知道亲妹子竟然会得武技精湛凡的剑舞,真是失敬失敬!”

    沐轩昌明明口口声声说是沐筱萝的亲哥哥,却又说着只有外人才能说的奉承恭维的话,却是叫二皇子夜胥华这个外人都看不清了。

    夜倾宴刚才的确是在某个瞬间被沐筱萝迷住了,可是仔细想想,还是沐若雪好,虽然沐若雪在大庭广众露了肌肤,可仍然不改她是京都第一美人的幽名,当然,如今放眼那些炙手可热的女人们,不管是金钗玉人坊,还是万花楼,春风得意楼里边的花魁们,哪一个不是袒胸露臂,露一点点算什么。

    当然,在沐若雪莲步轻移,十二道舞步刚刚完毕,腿下大片几乎暴露于人前之时,一直目不转睛得看着,可是夜倾宴,相反二殿下夜胥华,他知道非礼勿视的戒条,不和那些纨绔子弟一般见识。

    由此可见,大殿下夜倾宴和二殿下夜胥华,此二人的品性如何,当下立判,别以为沐筱萝毫无察觉,其实,长姐沐若雪在舞台上施展连环十二道舞步,两位殿下的面部表情尽入沐筱萝的眼底。

    沐筱萝知道,就单单凭这个,夜胥华不知道比大殿下夜倾宴好上多少倍,只可惜是的,沐筱萝对二殿下夜胥华没有一丝的感觉。

    而另外一边的沐展鹏,今天可谓是大女儿失利,但是二女儿沐筱萝破天荒得给自己嬛回了不少面子,大家似乎都淡忘了沐若雪这个,长姐的存在了。

    香夏和瑾秋两人以为筱萝二小姐会和二夫人回到栖静院休息片刻,毕竟宾客散去大半,可是沐筱萝却径直走向沐展鹏那边,正围着沐云征身边的尽是本朝的达官贵人。

    沐筱萝走到亲生父亲的身侧,精致无双的俏脸上嫣然一笑,“父亲大人,女儿今日送给您老的贺寿大礼可喜欢吗?女儿偷偷练习了两个月,方能有今日之成就!”

    “嗯,筱萝我儿,为父很喜欢,哈哈哈哈……”相父沐展鹏皮笑肉不笑得说道。

    碍于这么多位同僚在场,沐展鹏自然要装作一副慈父的模样。

    礼部尚书呵呵笑道,“丞相大人,你这位二女儿真可谓是才貌双绝呀,您老有福了,要是我的女儿就可好了。”

    京都府府尹脸上满是笑容,“不知道筱萝二小姐分配没有,我愿意以我犬子与二小姐成就秦晋之好,可否?”

    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说的大多是夸赞或者是想要跟筱萝提亲的话。

    这么多人在场,沐筱萝恬静一笑,“父亲大人,筱萝是给您一份好礼物——剑舞,可惜若雪姐姐她却给挥失利,失礼人前,我希望父亲大人不要介怀才是……”

    “你……”沐展鹏倒吸了一口气,心中一堵一口气,却完喘不过气来,他知道筱萝她要表达的意思,您老平时不是喜欢,长姐沐若雪吗?若雪姐姐可是失礼人前,今儿个可是大大给你脸面了,贵为相国的您真是大大有面子呀~!到最后还不是筱萝我给你长脸了!

    沐筱萝是在责怪自己,沐展鹏又不是傻子,岂能听不出来,只是,当着这么多文武大臣同僚在场,沐筱萝残酷得揭开沐展鹏的疮疤,令沐展鹏痛心不已。

    可是沐筱萝这个二女儿,说话又是那样恭恭敬敬,叫不明内中的情理的人皆以为沐筱萝是个有教养的好女孩儿,谁料到这话犹如尖锐的刺狠狠扎进沐展鹏这个禽兽父亲的心脏!

    京都府府尹察觉到沐展鹏相国一口气竟然提不上,肯定是心中太过高兴了,他好心好意拿手拍着丞相大人的后背,想要帮他顺顺气儿,可沐展鹏的老脸一时之间满满的红光,犹如日薄西山那般鲜**人。

    各位同僚皆以为沐展鹏是太过高兴了所致,却不知道他是被沐筱萝个气的,活生生气成那个样子,在沐展鹏有生之年还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把他气成那样的,也只有沐筱萝,他的宝贝二女儿才能做到!

    “是呀,父亲是太开心了,那么女儿先行告退,各位大人们不好意思,小女子先行一步了。”

    沐筱萝极有礼貌得退去,她的目的达成了,狠狠羞辱了她那个没有良心的爹爹一场,相比前世自己被砍成人彘的无尽痛楚,沐展鹏他这点小小的屈辱算得了什么,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凝着女儿筱萝的背影,沐展鹏的眸心深处隐约闪过一丝落寞,沐筱萝她虽然句句珠玑、针针见血,可她未尝说的就不是正确的,大女儿沐若雪的的确确是给自己丢脸了,而不被他看好的二女儿沐筱萝又确确实实给自己长脸了,也给整个沐家的家族长脸了。

    这下,沐展鹏完愣住了,哪怕同僚在身侧扯着他的袖子说道筱萝有多么乖巧,今年几岁了,何年到达及荆之年的问题云云。

    沐筱萝方才的一番表现震惊四座,特别是几大官僚家中有适龄适婚的公皓澈想要找沐筱萝作媳妇。

    当然他们更看重的是,沐筱萝身后的背景,其父亲是当朝宰相大人——沐展鹏。

    而很明显,沐展鹏对她的二女儿极为疼爱,甚至越了大女儿沐若雪。

    也许宾客们都错了,有些更错的离谱,他们就会以为沐展鹏该有多么疼爱他的二女儿,一切都是表现,是沐展鹏装出来的,因为当时的事情生到了那样的情况,沐筱萝确确实实受到了体宾客们的掌声,沐展鹏不得不配合演练一场戏码。

    这,更是关于整个相府的脸面的事儿。

    只要关乎相府门面的事儿,沐展鹏不管做什么,只要感觉有面子,他一定会去做,哪怕牺牲掉了他一直最为疼爱的沐若雪,沐展鹏他也甘之如饴,而,沐筱萝正是极为清楚得了解他父亲这么一条狗改不了****的悲哀品性。

    沐筱萝能够知道这些,是用她上辈子惨痛的经历换来的。

    ……

    是夜。

    栖静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